亲情不断电

2013年1月11日 亲情不断电

《小屋》第四集:剧痛(二)

亲情不断电130111——蜗牛整理

收听     

各位听众你好,经常收听节目的朋友知道我们是讲述亲情的节目,新的听众也知道我们有新的节目,让男人讲话的天下男人,青年人反应心声的耶子树下,更少不了亲情中很重要的亲情角色,贤妻良母俱乐部,还有周五周六的广播小说连播。节目内容真是非常丰富,那我们要学习如何建立亲密的关系,不但是在家庭中,亲子、夫妻、婆媳都希望我们通过亲密关系的学习,怎样表达心声,处理不容易处理的问题,把危机转换为转机,这是我们想要达到的目的。

很多朋友可能是被我们的名字吸引,亲情不断电,希望在这里获得怎样维持和教养孩童的技巧,随着时间推移,我们做了7年节目,前几年注重怎样教育孩童,后来我们慢慢发现,教育孩子还是其次的,重要的是知道自己的问题,夫妻之间配合,孩子是受家庭潜移默化影响的,我们不能忽略夫妻之间的关系,我们透过信仰把上帝告诉孩子,让上帝进入教育当中,你就会发现教育的果效。因为上帝不是单单要你们亲子、夫妻、婆媳之间关系好,更是要你们和自己的关系和好。人经常会对自己生气,不了解自己,但是有一位神,他比你更了解你自己。《小屋》可以带你更深进入内心探索和自己的关系。

那位青年维吉尔所说的话足以说明他们为什么找不到密斯的原因,但是麦肯怎么也不肯相信这是真的。他转身朝办公室跑,被埃米尔制止了,我们和警察局联络过了,并且附近的警署会拦截可疑的卡车,两辆车很快开来,一名青年警官诺顿记录,全境通告都发布了,约瑟夫镇的警察设立的路障,那是更深处的道路,虽然那可能是掳走孩子可能走的道路,但如果是,警方一定会获得信息。菲利普家的营地被隔离,维吉尔尽可能提供描述,这些线索火速发布到相关单位。

麦肯的妻子小娜也接到电话在路上,她的朋友玛丽安开车送她来,警犬也加入了,但是密斯的踪迹消失在停车场。鉴别专家地毯式地搜索,多勒警官请麦肯再进入检查东西是否错位,尽管麦肯已经疲惫不堪,但他想尽力帮助警方,他小心翼翼回忆自己的脚步,只要时光能倒流,即使再烫伤手指也无所谓。他再回头,但是一切吻合毫无改变,他来到密斯画画的画册旁边,上面是她画到一半的印第安公主,密斯最喜欢的红色不见了,红色蜡笔在树旁边,可能是挣扎的时候掉了。

麦肯问:“你怎么知道她挣扎?”警官说:“因为在树丛中发现了一个小女孩的鞋。”女儿和变态禽兽搏斗的画面在他心中搏斗,他靠在桌上以免昏倒,正在这时,他发现了一个瓢虫别针,他问:“这别针是谁的?”“我们以为这是密斯的,你说这别针早上没有吗?”“我绝对肯定这东西早上不在那儿。”多顿警长请人来鉴定,如果麦肯说的对,那可能是歹徒刻意留在这里的,这可能是好消息也可能是坏消息,他正在脑海中搜寻正确的措辞。好消息是也许我们可以在其中找到证据,这是唯一的物证,那坏消息呢,麦肯屏息以待,留下这东西的人一定有目的,可能是以前曾做过这些事。

“你是说这人可能是连续杀人犯吗?这是他刻意留下的像标志地盘的东西吗?”麦肯还来不及发问,多顿警长接了电话,联邦探员请警长描述具体情况。麦肯站在小组后面拼命听,“这是瓢虫别针,像是女人喜欢别在身上的。颜色和特征?”多顿警长贴在塑料袋上,“瓢虫是黑色的,头和身体是红色的,有黑色的边缘,身体左边有两个黑点。”“好极了,瓢虫右边有三个点,”对方停下,“警长,你确定有五个点吗?”

警长抬头,麦肯已经移到另一边,想看得更清楚,多顿警长把塑料袋移到底部看得更清楚些:“上面是字母和数字,看上去像某种东西的编号CK146。”话筒另一边沉默无声,麦肯想知道是什么意思,对方沉默得更久了,她的声音疲惫而空洞,想私下讲话,多顿了解了点头的麦肯的意思,让麦肯跟在后面。

“所以瓢虫是什么回事呢?”“我们想要抓这个家伙已经四年了,我们已经跨越九个州追踪他了,他是女娃杀手,已经杀了4个女孩,每次他都在瓢虫上增加一点,所以现在是5点了,全都是同一型号,更遗憾的是我们追查不到别针的来源,那4个女孩的尸体也找不到,但是我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那些女孩已经遇难了。歹徒可能是专业的樵夫或登山客。”“那离开的时候开的卡车呢?不是有清楚的描述吗?”“那可能是他前两天偷来重新油漆的。”听了警长和女探员的对话,麦肯觉得连最后的希望也消失了。

听完了小说之后,我的心情和麦肯一样沉重,我们都不希望小女孩密斯真得遇到这样一个杀手,成为生命中的不幸,但是绑架明显还是发生了,后面又会有怎样的进展呢?听到这里,娟子真期待明天的节目,让我们明天再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