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不断电

2013年1月21日 亲情不断电

婚姻,主做主!

亲情不断电130121——王豆豆整理

收听     

最近参加了一个小学同学的婚礼,我们曾经是情敌,后来变成了好朋友。回忆我们的过去真的百感交集,千言万语却不知从何说起,想起来真的有趣,嘴角总会不由地上翘。我们曾经一起雨中漫步,朋友觉得这样很帅,其实不过是两个没有带伞的笨蛋而已。在我心中,朋友是个倔强而与众不同的怪人,我们一起雨中漫步走过的不只是短短的几条横街,还是一段无知而又天真烂漫的童年。

婚礼在一间像教室一样大小的教堂中举行,整个过程大概也就30分钟,是我参加的最小型最简约的婚礼。但是我发现,无论参加的人有多少,婚礼的时间有多少,婚姻同样是神圣的。两个人的誓词,戒指的交换,亲友的祝福,每一滴眼泪,每一个音符,每一段掌声都是神圣的。站在这间建于公元1848年的小教堂里,我闭上眼睛尝试感受幸福到底是什么味道,爱到底是什么颜色的,情到底是什么温度的。白色的婚纱,粉红色的脸颊,满头大汗的紧张,鼻子一阵的微酸是我眼前的答案。

其实我也很想结婚,很想有一扇属于我和她的大门,每天守护着我回家。但我知道现在不是我的时候,什么时候我也不知道。但我相信生命中有一位主宰,祂会为我安排。

圣经中有一个故事:耶和华神说:“那人独居不好,我要为他造一个配偶帮助他。”
耶和华神用土所造成的野地各样走兽,和空中各样飞鸟都带到那人面前,看他叫什么。那人怎样叫各样的活物,那就是它的名字。那人便给一切牲畜和空中飞鸟、野虫走兽都起了名,只是那人没有遇见配偶帮助他。耶和华 神使他沉睡,他就睡了;于是取下他的一条肋骨,又把肉合起来。耶和华神就用那人身上所取的肋骨造成一个女人,领她到那人跟前。人说:“这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可以称她为‘女人’,因为她是从男人身上取出来的。”
因此,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

当时夫妻二人赤身露体,并不羞耻。这是圣经中一段很浪漫的故事,上帝说:“那人独居不好,我要为他造一个配偶帮助他。”上帝为人类解决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孤独。所以孤独并不只是我们心里面的一种感觉,而是很真实的一种需要。里面也说明了配偶的作用,就是互相帮助。在圣经里帮助是把爱付诸行动的表现。接下来上帝只用了一根肋骨造了一个女人,所以,注定陪我们走到最后的也只会有一个。你对这个人的存在和与之相遇深信不疑,这就叫信心。

虽然我明白这道理,但我还是时常为孤独而烦恼。虽然我相信神的存在,但还是时常为她的出现而着急。所以,我明白你的想法也能够体会你的心情,我希望在你想不开的时候圣经的这个故事给你一点安慰。


光影之痛哭

让我感到难以忍受的情感大概有三种:孤独、思念和后悔。孤独的时候会思念,思念的时候会发现已经失去,接着就是一股庞大的后悔。这种情绪的挣扎和情感的折磨就像寒风带过淡黄的秋叶,每想一次,心就凋落一片。但后悔让我看清楚我是谁,思念让我记着他的名,孤独逼我紧靠神的背。有时候我想哭,心底的伤痛会毫不犹豫地感到恐慌。用有形的姿态表达他们无形的存在,模糊的眼睛,失恋的心,慢慢我又回到祂的跟前。父啊,我疲倦无力的时候至少我还可以放声哭泣,因为你说你知道我的伤痛,你把我的眼泪收在袋中,我的遭遇都记在你的册子里。你本不喜爱寂寞,若喜爱我就献上。燔祭你也不喜爱,神所要的祭就是忧伤的灵。神啊,忧伤痛苦的心你必不轻看,我的痛你是知道的,你是不会不理我的。我求你,求你让我凭真实把信心显明。

我要一心称谢耶和华,我要传扬你一切奇妙的作为!我要因你欢喜快乐;至高者啊,我要歌颂你的名!(诗篇9: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