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不断电

2013年1月25日 亲情不断电

一件旧衣服的价值amp;amp;amp;《小屋》第五集:猜猜谁来晚餐

亲情不断电130125——蜗牛整理

收听     


一件旧衣服的价值

有一个人,他是黑人,1963年2月17日出生于纽约布鲁克林贫民区。他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一个妹妹,父亲微薄的工资根本无法维持家用。他从小就在贫穷与歧视中度过,对于未来,他看不到什么希望。没事的时候,他便蹲在低矮的屋檐下,默默地看着远山上的夕阳,沉默而沮丧。

  13岁的那年,有一天,父亲突然递给他一件旧衣服:

  “这件衣服能值多少钱?”“大概一美元。”他回答。“你能将它卖到两美元吗?”父亲用探询的目光看着他。“傻子才会买!”他赌着气说。

  父亲的目光真诚中透着渴求:“你为什么不试一试呢?你知道的,家里日子并不好过,要是你卖掉了,也算帮了我和你的妈妈。”

  他这才点了点头:“我可以试一试,但是不一定能卖掉。”

  他很小心地把衣服洗净,没有熨斗,他就用刷子把衣服刷平,铺在一块平板上阴干。第二天,他带着这件衣服来到一个人流密集的地铁站,经过六个多小时的叫卖,他终于卖出了这件衣服。

  他紧紧攥着两美元,一路奔回了家。以后,每天他都热衷于从垃圾堆里淘出旧衣服,打理好后,去闹市里卖。

  如此过了十多天,父亲突然又递给他一件旧衣服:“你想想,这件衣服怎样才能卖到20美元?”怎么可能?这么一件旧衣服怎么能卖到20美元,它至多值两美元。“你为什么不试一试呢?”父亲启发他,“好好想想,总会有办法的。”

  终于,他想到了一个好办法。他请自己学画画的表哥在衣服上画了一只可爱的唐老鸭与一只顽皮的米老鼠。他选择在一个贵族子弟学校的门口叫卖。不一会儿,一个管家为他的小少爷买下了这件衣服,那个十来岁的孩子十分喜爱衣服上的图案,一高兴,又给了他5美元的小费。25美元,这无疑是一笔巨款!相当于他父亲一个月的工资。

  回到家后,父亲又递给他一件旧衣服:“你能把它卖到200美元吗?”父亲目光深邃。

  这一回,他没有犹疑,他沉静地接过了衣服,开始了思索。

  两个月后,机会终于来了。当红电影《霹雳娇娃》的女主角拉佛西来到纽约做宣传。记者招待会结束后,他猛地推开身边的保安,扑到了拉佛西身边,举着旧衣服请她签名。拉佛西先是一愣,但是马上就笑了,没有人会拒绝一个纯真的孩子。

  拉佛西流畅地签完名。他笑着说:“拉佛西女士,我能把这件衣服卖掉吗?”“当然,这是你的衣服,怎么处理完全是你的自由!”

  他“哈”的一声欢呼起来:“拉佛西小姐亲笔签名的运动衫,售价200美元!”经过现场竞价,一名石油商人以1200美元的高价买了这件运动衫。

  回到家里,他和父亲,还有一大家人陷入了狂欢。父亲感动得泪水横流,不断地亲吻着他的额头:“我原本打算,你要是卖不掉,我就叫人买下这件衣服。没想到你真的做到了!你真棒!我的孩子,你真的很棒……”

  一轮明月升上山头,透过窗户柔柔地洒了一地月光。这个晚上,父亲与他抵足而眠。

  父亲问:“孩子,从卖这三件衣服中,你有明白什么吗?”

  “我明白了。您是在启发我,”他感动地说,“只要开动脑筋,办法总是会有的。”

  父亲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你说得不错,但这不是我的初衷。”

  “我只是想告诉你,一件只值一美元的旧衣服,都有办法高贵起来。何况我们这些活着的人昵?我们有什么理由对生活丧失信心呢?我们只不过黑一点、穷一点,可这又有什么关系?”

  “是的,连一件旧衣服都有办法高贵,我还有什么理由妄自菲薄呢!”


从那以后他努力学习,严格刻苦训练,20年后,他的名字传遍了世界的每一个角落。他的名字叫——迈克尔•乔丹。当年的乔丹通过3件旧衣服改变了人生的态度和方向,今天你也可以靠着耶稣基督得着新的生命。

小说连播《小屋》:第五章
猜猜谁来晚餐

有时候,人选择相信常被看做绝对不理性的事,这不代表这确实不理性,当然也不能算理性,或许有超理性,就是超越一般逻辑的理性,只有看见更宽阔的现实画面的理性,或许那就是信的空间。


有许多事麦肯都不能确定,但是在结冰车道上摔倒的那几日,他的决心和理智越来越坚信,对于纸条只有三种合理的解释,那可能是上帝写的,虽然很荒谬;可能是一个残酷的玩笑,或许杀害密斯的凶手在计划更邪恶的事。无论真相怎样,那纸条在他清醒的时候支配了他的每分每秒,也在夜里支配他的梦境,暗地里,他计划下个星期开车去小屋,起初他对这件事绝口不提,连小娜也不知道。


如果透露出来,他不知道自己的行为会造成什么后果,他怕自己会被锁起来,钥匙也被丢掉,反正他自我合理地认为,这种对话只能导致更多痛苦,而且不会有任何解决的方法,我是为小娜好才不说的。他这样告诉自己,除此之外,坦诚那张纸条的存在,就代表他有事瞒着她,他心中觉得隐瞒这件事没有错,有时,诚实也可能造成不可收拾的后果。


由于确信自己即将进行的旅程是正确的,麦肯开始考虑让家人周末离开家里而不起疑,毕竟,凶手引诱他出城伤害家人的可能性还存在,然而他无计可施,小娜太了解他,无论他怎样出招。幸亏小娜自己提出解决方法,她原本就想拜访住在华盛顿州圣胡安群岛的姐姐家,姐夫是儿童心理学家,小娜认为,听听姐夫对女儿凯特日益反社会的行为或许很有帮助,特别是她和麦肯都对凯特无计可施。当她告诉麦肯时,麦肯一口答应:“你当然要去。”小娜向他丢出质疑,“我觉得这个想法很棒,我一定会想你们大家的,但是我一个人也能撑几天,反正我有很多事要做。”小娜耸耸肩,或许是对要离开的路这么容易打开感到庆幸:“我只是觉得这样对凯特也许还不错,还可以离开几天。”小娜补充说明。


麦肯点头表示同意,很快致电给姐姐后,这趟旅程就这样排好了,屋里变得热闹,贾诩和凯特都很开心,如此就可以放一个星期的春假了,他们喜欢探望表亲而不是因为他们别无选择。麦肯向威力借四轮机动车,需要比自己的车更好才有办法在保护区行驶,而且当地还可能在冬天,可想而知麦肯诡异的要求引起威力很多的问题,尽可能避重就轻回答,麦肯仍然表示当下无法回答,等到他来换成时自然会回答。


星期四下午接近傍晚,麦肯为小娜、凯特、贾诩送行后,就开始慢慢的长途车程,他推论如果这真是上帝寄来的邀请,那么他要不要带很多东西。为了以防万一,他在冰箱里装的东西超过了几倍,还有睡袋、蜡烛、火柴,以及其他求生设备。或许他会成为白痴或者成为什么恶劣玩笑的笑柄,他大可毫无顾忌开车走人,敲门声让麦肯警醒。他看见威力站在门口,他们先前的对话足以令威力提前来访,麦肯只是觉得好在小娜已经出门了。

“威力,我在这里,我在厨房。”麦肯大声喊叫,威力从走廊角落探出头,看见麦肯弄乱的东西不禁头痛,双臂互抱,“好了,我照你要求开来车,加满了油,但是你要告诉我究竟怎么回事,我才把车钥匙交给你。”他知道对朋友说谎不管用,而且他真的很需要这辆吉普车,“我跟你说实话,我要回到那间小屋。”

“我也猜到七八成,我想知道的是你为什么要回去?特别是在这时候,我连这辆老吉普是否能带我们去也不确定,麦肯,为以防万一我在车后放了链子。”麦肯走到办公室,拿出纸条,走到厨房拿给威力。“天啊,是哪个神经病写这种东西给你,还有,这个老爹是谁啊?”“威力,你不是不知道,小娜最爱把上帝叫做老爹。”麦肯耸耸肩不晓得还能说什么,麦肯拿回纸条放在口袋里。

“等一下,你不会以为那真是上帝写的吧?”麦肯转身迎向他,反正他已经快打包了:“威力,我不知道应该怎么看这件事,刚开始,我还以为是恶作剧,让我生气,恶心而反胃,这让人听起来是没影的事,但是我莫名其妙受到吸引,我要去,不然一辈子不得安宁。”“麦肯,你有没有想过这是凶手别有居心引诱你回去?”“就算是,我也不会失望,我还没和他算账呢,”他冷酷地说完后停了一下,“我认为凶手不会写上老爹,那必须和我们家很熟。”

威力满脸困惑,“和我们那么熟的人不会寄这种纸条,我想只有上帝会。”“或许吧,可是上帝不会寄纸条啊,至少我没有听说上帝寄纸条给谁。而且我想不出还有什么比那里更糟的地方。”麦肯往背后的吧台一靠:“我不知道,我猜有一部分上帝还会眷顾我,即使过这么久,我还是很困惑,而且事情并没有好转,我感觉到我们快要失去凯特了,这简直令我心如刀绞。或许发生在密斯身上的事是上帝审判我对我父亲做的事。”他抬起头看着威力。他是除了小娜之外最关心麦肯的人,“我知道我必须回去。”

两人之间先是一阵沉默,然后威力再度开口:“麦肯,我们什么时候上路?”麦肯为朋友加入他的疯狂行列而受到感动,“谢了,不过我真的需要自己去做这件事。”威力转身走出厨房,手里拿着一把手枪轻轻放在吧台上。“我算准自己说服不了你不要去,我相信你知道怎么用。”麦肯看着枪知道威力是好意。“威力,我不能用这个,我30年没碰过抢了,如果我过去学到什么的话,那就是用暴力解决问题一定会有更多的问题。”“万一那是杀害密斯的凶手呢?万一他在那里等你呢?”“我不知道,那我就赌一下吧。”“但是你没有办法反击啊,谁说得准他心怀什么鬼胎,那你就拿着吧。”威力把枪传过来,麦肯低头看着枪,经过一阵思虑后,小心地放进口袋里:“好吧,好兄弟,我放在口袋里。”

往外走向吉普车,发现行李比预期更重,“天啊,麦肯,如果你认为上帝在那儿,你何必带着这么多的东西?”“我只是想让基本需求一应俱全,未雨绸缪吧,也可能是不雨绸缪。”

两人笑着走到吉普车道上,威力从口袋里把车钥匙掏出来交给麦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