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不断电

2013年1月4日 亲情不断电

《小屋》第三集:引爆点(二)

亲情不断电130104——蜗牛整理

收听     


亲情不断电的家人们,平安。今天我才知道能说出平安这两个字是多幸福,因为这证明我们还活着,我们还有机会向别人表达问候,因为生命可能稍纵即逝。就在半个月前的圣诞节,美国的校园里出现了一个全副武装的枪手,他手持手枪对着毫不设防、面带稚气的孩子们开枪,最后自己也饮弹自尽。面对这么一个惨剧,看着一张张和我儿子一样大的孩子们纯真的笑脸,我的心深深刺痛了。当他们的父母知道心爱的宝贝不在的时候,他们的心情是怎样的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在发布会上,一名6岁女孩的父亲的一番话深深触动了我。


他说我们真心想在这起害人惨案中受害的家人致以哀悼,我们会一直为你们祈祷,这其中也包括枪手的家人,我无法想象这经历对于你们会有多难过。当我们心中哀痛的时候,我们为女儿艾米丽感到安慰,短短一生她带给每个人快乐,她的笑声是多么有感染力,每个认识她的人都承认这个世界因为她而变得美好。她喜欢为身边的人绘画和制作贺卡,她是两个妹妹的好姐姐,喜欢教她们唱歌跳舞,她是一个永远微笑的金发小姑娘,我为是她的父亲而高兴。这起案件的枪手动用了自己的自由意志,连上帝也无法阻止,我也有我的自由意志,就是好好照顾我的妻子和女儿。


看完这段告白,我的心都碎了。惨案令人心痛,但是他的话让我温暖,朋友,衷心祝福你在新的一年有上帝赐的盼望和力量。


《小屋》第三集:引爆点(二)


杰西期待着麦肯多说一些他太太小娜的事情。麦肯在犹豫,因为虽然他和这两个人相处地很愉快,但是他们并不算真正认识,而这段谈话已经有些深入到令他不自在,他快速搜寻简短的答案来结束这段对话。“哦,杰西,在这方面小娜比我懂得多了,她甚至把上帝叫做老爹,因为他们的关系很亲近,杰西,你认为这有道理吗?”没等杰西开口,莎拉先说了:“当然有道理,把上帝叫做老爹是你们家的习惯吗?”“不,孩子们有时候也这样叫,我不喜欢这样,因为那样好像太私密了。反正,小娜有个很棒的父亲,我想对她来说容易些。”


话脱口而出,他希望没人注意到,但杰西注目看着他:“令尊没有这么棒?”“是,他死的时候我还很小,他自然死亡。”麦肯的声音虚虚的,”他是喝酒喝的。”为了麦肯的不幸,他们很难过,麦肯能感受到他们的真心。有时候想起来,人生真不容易,但是有许多事可以感恩。麦肯正奇怪为什么这两人可以如此轻易地穿透自己的心理防线。一阵不自然的沉默随之而来。几秒后,孩子们的一片混乱解救了他,他们乐坏了,他们抓到安伯和贾诩在黑暗中拉手。麦德森夫妇拥抱孩子们道晚安,莎拉紧紧握了握麦肯的手,然后几对夫妇在黑暗中向营地走去。


麦肯转身催孩子们睡觉。凯特和哥哥交谈时发出轻轻的笑声。最后慢慢归于寂静。麦肯就着露营灯整理东西,然后决定第二天早上再理,反正他们决定明天中午再离开。然后煮好晚上最后一杯咖啡,坐在营火前享受,火光渐渐微弱,人很容易迷失在火光中,他一个人却又不是一个人。这是布鲁斯的歌中的一句。在火光的妩媚与温柔中,他做感恩祷告,他得到的太多了,他满足而充满平静。当时他不知道,在24小时后,他的祷告会改变,而且是剧烈改变。


第二天早起,天气晴朗温暖,一开始却不太顺利,麦肯很早起来,想给孩子们一些惊喜,做饭时他烫伤了手,煎饼糊也洒了,孩子们被吵醒起来看,他们一搞清情况就哈哈大笑,但是爸爸说:“有什么好笑的?”他们躲在沙坑里往外看,所以早餐不是预定了的大餐,而是冷麦片加糖精,因为最后的鲜奶已经放进煎饼糊里。麦肯随后花了一个多小时整理营地。两根手指插在冰水里,并且更换冰水。莎拉带来了急救药品,给他涂上药品。贾诩和凯特想最后玩一下独木舟,在恳求后麦肯同意了。他们的营地和湖边很近,而且孩子们答应会尽量靠近营地。


小密斯在玩着色本,“哎呀,我的小宝贝,她就是那么可爱。”,他一边整理,一边朝着小女儿看。小密斯穿着仅剩的一件干净衣服,上面绣着一朵野花图案的无袖小洋装,那是他们第一天买的衣服。15分钟后,湖边传来熟悉的声音,“爸爸,”孩子们划船,令人惊讶的是一个普通的动作改变了人的一生。凯特想向爸爸挥手,突然她的浆失去平衡,独木舟翻了过去,贾诩想保持平衡,但是为时已晚。两个人消失在水花之间。麦肯朝水面跑去,没想跳下去,只想在他们浮出水面时靠近他们。凯特先浮上来,哭喊着,但是看不到贾诩,麦肯知道事情不妙,接下来,翻上来两条腿。


麦肯惊讶他担任青少年救生员时的本能反应浮上脑海,他立刻跳下水去,首要焦点是儿子贾诩。潜入更深的地方,水很清,能见度3米,很快发现贾诩的问题,他的救生衣缠在江底了,麦肯想帮他拉出来却是不能,他向儿子打手势,叫他往独木舟里去,那里还有残留的一点空气,贾诩因为惊慌紧紧抓住皮带,麦肯向凯特大声叫,让她游回海面。麦肯知道问题的严重,因为贾诩在惊慌中不让任何人接近,麦肯只能选择第二个方案,他永远不知道是上帝和天使还是上帝和肾上腺素的帮忙,他用两次就把独木舟翻过来。麦肯全身瘫软,血从头上的伤口渗出。他尽全力为儿子做人工呼吸。其他人也听到声音过来,把他们拉上去。麦肯对众人的呼唤无反应,就在他的脚碰到地面的时候,贾诩把水和早饭吐出来,麦肯崩溃地开始放声大哭,凯特也大哭,大家在有哭有笑中拥抱在一起,他们总算抵达岸边,在欢呼喝彩和如释重负中,他听见埃米尔一次次说对不起,因为那是他的独木舟,出意外的也可能是他的孩子。“没关系,这不是你的错。”埃米尔开始大哭,情绪开始释放,他们避开了一个潜在危机,至少当时麦肯是这样想的。


很多时候危险是不会提前发出警告的,平安可能瞬间失去,在新年开始,我不想危言耸听,但是听众朋友希望你仔细想想,如果有一天,你失去了家庭、工作、亲情,如果你以前有的东西失去了,你还会有平安吗?还会感到幸福吗?在小说中麦肯刚刚经历了一场与生命的搏斗,这会是他这一天中最深刻的记忆吗?还是深藏的暗涌在悄悄酝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