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不断电

2013年2月1日 亲情不断电

《小屋》第五集:猜猜谁来午餐

亲情不断电130201——蜗牛整理

收听     

亲情的家人你们好,欢迎来到亲情不断电,我是娟子。在新年一开始的时候,我们办公室的主管就在我们桌上放一个书本一样的小挂历,挂历的封面是枝桠茂盛的大树,不是很高,像打伞一样张开的热带植物。我很喜欢的是这本挂历每个月都是不同季节不同地域的树,有海边的椰子树也有路旁的梧桐树,有古树也有白雪覆盖的松柏,还有被外力强烈冲击扭曲的树根,也有长在沼泽地旁五彩斑斓的树。

当我今天再次翻看这本小挂历的时候,这段文字映入眼帘,树木在圣经中多次被提起,还有一个小故事,一个富有的人爬到树上,想看当时会从树旁经过的耶稣,耶稣停下来,往上观看,叫这个人下来。可想而知,这个人多惊讶,他顺从耶稣的命令,迅速爬下来,耶稣的第二个要求是要去他们家里吃饭,如果神的儿子要来你家里吃饭是什么情形呢?而有一天你不止知道神的儿子愿意到你家里和你建立亲密的关系,更愿意在十字架上为你献出生命,承受死的惩罚。不是为他所做的事,而是为我们曾经做过的,或者将来会做的神不喜悦的事,所以圣经说他被挂在树上,亲身担当我们的罪。你可以明白这样的爱吗?这爱确实有时令我们很难想象和理解,但是神的儿子就是这样真实地亲自这样走过的。

这使我想起我们最近听的小说《小屋》里麦肯的故事,主人公麦肯的心路历程,他是一个有信仰的人,在生活中处处有信仰的影子,但是当他的女儿被歹徒杀死的时候,他还是对信仰产生了疑惑了,到底上帝真实存在吗?他和我有什么关系呢?我的生活他在乎吗?我的痛苦他在意吗?今天麦肯终于要走进小屋中,接受那个署名为老爹的邀请,不止是他疑惑了,我们听的人也疑惑了。那个署名的人真的是上帝吗?上帝究竟是怎样和他交谈的呢?上帝要怎样和他面对面来谈这个他心中最痛的事呢?

他又做了一次深呼吸,慢慢吐气让自己冷静下来,下定决心告诉自己他已经害怕过了,于是继续踏上小径,他想让自己看来比感觉上更有信心。不想白跑这一次,如果上帝真的要在这里和他碰面,那么他已经有万全的准备,让心里面的情绪一吐为快,但是当然是带着敬意。

转了几个弯,跌跌撞撞走出树林到了一片空地,在远处他又看见了小屋,他站在那里,胃里面有一股绞痛,从表面上看,除了冬天剥落的树叶,四周还覆盖着厚厚白雪,一切像往常一样,小屋本来看起来死寂空洞静悄悄。但是当他注视小屋,那张小屋似乎马上变成狰狞的面孔,像某种恶魔的鬼脸,向他挑衅,麦肯无视心中逐渐扩张的恐惧,他决定走完最后的一段路,上回站在这道门前的记忆和惨状像潮水一样涌去,他犹豫了好一会才把门推开。

“hello。”他叫了一声,但是声音不大,他清清喉咙再叫一次:“有人在吗?”他的声音在空荡荡的屋子里有回音,在他眼睛渐渐适应幽暗之后,他开始在室内辨别细节。他走进客厅,认出破旧的桌椅,当他的眼光转到自己不忍观看的地方,他难过地无法自已,即使过了几年,才找到密斯洋装的地方,火炉旁边密斯的血迹依然清晰可见,“对不起,亲爱的。”眼泪涌上他的眼眶,终究,他的心还是像洪流一样爆发了,从崎岖峡谷中,举目望天叫出他锥心刺骨:“为什么,为什么让这种事发生,为什么把我带来这里,有那么多地方可以见你,为什么是这里?杀了我的宝贝还不够吗,就一定要这样捉弄我吗?”

在一阵盲目愤恨中,麦肯抓起椅子,椅子裂成碎片,他抓住椅子碎片四处破坏,绝望而狂怒的愤恨、狂乱中,将自己的愤恨发挥到极致,直到精疲力竭为止。在绝望与被击退,麦肯瘫坐在血迹旁的地板上,他轻轻碰触那滩血迹,他的密斯,只剩下这个,当他躺在旁边时,他的手指温柔地碰触血迹边缘,轻轻低声说:“密斯,对不起,爸爸对不起你,我不能保护你,我找不到你,我找不到你。”即使精疲力竭,他的怒气仍然在心里翻腾,他再次把怒气发泄在上帝身上,他幻想上帝就在小屋上空的某个地方:“上帝,你甚至不让我们找到她,把她好好埋葬,难道我这个要求过分吗?”

随着各种混杂情绪慢慢退去,痛苦取代了他的怒气,一波新的悲伤融入在他的困惑中,“现在你在哪里,我以为你想在这里见我,好,我就在这里,上帝啊,那你呢?我根本看不到你的影子,在我需要你的时候,你一直都不在,我小的时候你不在,我失去我的宝贝密斯的时候你也不在,现在你也不在,你算是哪门子的老爹啊?”他终于口出恶言,麦肯静静坐在远处,那个地方的空芜侵蚀他的灵魂,他那堆无解的问题都和他一起慢慢流逝到一个无底的坑中,剧痛紧紧围绕着他,这种痛苦他知道,他和这种痛苦很熟悉,好像是老朋友了。

这时候,麦肯可以感觉到背后的枪,那股诱人的寒意紧贴他皮肤,他抽出枪,他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不再关心,不再感到痛苦,不再有任何感觉了,自杀,这个时候,这个选择简直太吸引人了,他想,那就容易多了,不再有眼泪,不再有痛苦,他几乎可以看到有一道黑色的缺口从他注视的枪口的地板上裂开,黑暗吸走了他最后的希望,如果上帝真的存在,那么自杀会是对上帝的反击。屋外的云已经散开了,一道日光忽然射入室内,正好射到他绝望的内心,可是,小娜应该怎么办呢?贾诩凯特,泰勒,小强应该怎么办呢?虽然麦肯想要停止心中的巨痛,但是他知道不可以再增添他们的伤口。

麦肯就这样恍惚地在地板上坐着,他衡量着自己的选择,一道寒冷的微风吹过他的脸庞,有一部分的他想就此躺下冻死算了,但是他如此疲惫不堪,他往后面的墙上一靠,同时揉揉疲惫的双眼,他闭上眼睛,喃喃地说:“我爱你密斯,爸爸爱你,爸爸好想你。”不久毫不费力沉沉入睡,或许只过了几分钟,麦肯猛地惊醒,麦肯惊讶自己怎么睡着了,把枪塞回到背后的腰带,也把怒气塞回灵魂深处,真是荒唐,我真是大白痴,竟然会希望上帝关心我,甚至寄张纸条给我。

他抬头望着空荡荡的房梁,“我来过了,上帝,”他轻声说,“我再也不做这样的事,我已经厌倦在乱七八糟的世界里寻找你。”麦肯下定决心,这是他最后一次寻找上帝,如果上帝要他,那么上帝必须亲自来找他,这样想着,麦肯伸手在口袋里,拿出在信封里发现的纸条,然后把纸条撕成碎片,被刚刚经过的一阵冷风吹散,他这个疲惫的老人走下前廊,带着沉重的脚步和沉重的心慢慢走回车边。

小屋的故事今天的部分我们听完了,似乎麦肯并没有解决他心中的困惑,我相信《小屋》的故事只是我们生活的缩影,在每个人不同的经历里面,在大大小小痛苦中,我们面临的纠结和挣扎我相信都是相同的,而我们大部分时候,都选择把痛苦像麦肯一样藏在心灵深处,我想你很感兴趣的是麦肯如何在隐藏的痛苦深处和上帝交往呢?这也是我很想知道的,那我们就把悬念留在明天的节目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