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不断电

2013年2月22日 亲情不断电

爱是永不止息 《小屋》:深入交谈

亲情不断电130222——蜗牛整理
收听     
亲情不断电的家人大家好,我是娟子。我们有分享有分担,真的是有难同当,在一月底,有一位马弟兄在良友留言板上留下这段文字:我怎样可以见到我的妈妈?以前我一个人独自在外奋斗,什么样的苦都吃过,苦得连哭的时间和地方都没有。目的就是一个,让父母过上好日子。只要看见我妈妈笑,我吃过什么样的苦都忘记了。如今,我的妈妈好日子都还没来得及过上,决志后还没与来得及受洗,就突然病逝了,我一个人孤零零在世上,我实在想不出走下去的理由。求问大家,我在天国能见到我的妈妈?
戎大姐看到了,马上回复:亲爱的马弟兄,首先我向你表示真诚地亲切地慰问,我是过来人,对你所受的苦我能体会,对你失去妈妈的心情我能体会。从字里行间能看出你是个孝子,我也是,这不仅是主内的弟兄姊妹这样评价我,教外的也如此。我妈妈是得癌症去世的,那种痛苦,说实话,如果能行,我真的愿意代替她。直到如今,我仍深深地怀念她。正因为如此,我想用以下的话来安慰你。
首先,当感谢主,因为你妈妈在生前已经认识了这位救主,并且做了决志祷告,这样,她就一定是神的儿女了。没有受洗只是有点点遗憾而已,受洗与得救无关,决志信主却与得救绝对有关。你也是神的儿女,将来必定能见到你的妈妈的(我将来也能见到我的妈妈)。所以你一定要节哀,要好好信主,要感恩,要趁着还有今日,多多追求认识神。如果你的父亲还健在的话,要好好地孝顺他。我知道,你心中的忧伤和思念之情是需要时日来医治的,你当倚靠主,因为他是医治的主。弟兄啊!要肯受安慰,要靠主刚强,喜乐的心乃是良药,忧伤的灵使骨枯干。有什么忧伤就向神倾述,或在这里留言,家人们会帮助你的。
马弟兄做出回应:我妈妈的气息断了,但是您让我看见,我不孤单,主内都是我的弟兄姐妹和母亲。我读您的那一句“将来必定能见到你的妈妈的。(我将来也能见到我的妈妈)。”我得到巨大的安慰。今后我可以不再以泪洗面了。说实话,我看着我妈妈气息断了时,我哭喊“主耶稣救我妈妈”,那时我信仰第一次动摇了。我想,我唯一信靠的主为何让我经历如此悲痛。这个悲痛我无法承受。既然我能在天国再见到我的妈妈,有了盼望,我的信仰不再动摇。是的,我的父亲十年前也得了癌症,我们全家靠着主耶稣的恩典大能,我的父亲康复了。我没有理由在这里埋怨神,怀疑神。这不是更要向神感恩吗?说不定到那时,我们到了天家,您拉着你妈妈的手,我也拉着我妈妈的手,我们一起唱诗赞美神,我们永永远远和母亲不分离,我们永永远远做天国的好邻居。
戎大姐接着留言:亲爱的马弟兄,看见你的回复,很为你感恩,是亲爱的主耶稣,他亲自安慰了你。唯有主耶稣能够抚平我们心中一切的伤痕。将来在天家,不仅能看到我们主内的所有亲人,更是能够亲眼看到爱我们的主耶稣,因为圣经上说:他的仆人都要事奉他,也要见他的面。何等美好!希望弟兄在悲痛之余要更深地认识主,真知道他。愿神祝福你!我是姊妹。
看着他们的对话,我真的要谢谢戎大姐,虚心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哀恸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安慰,因着耶稣的爱,我们才成为天国里的一家人。

《小屋》:深入交谈
“我们创造了你,和你分享那种状态,不过后来亚当选择走自己的路,我们都知道,他会这么做,然后一切都乱了,但是我们没有摧毁整个创造,反而卷起袖子修复,那就是我们在耶稣身上所成就的。”麦肯继续承认,尽最大的努力来跟上老爹的思绪,“当我们三个以人类的存在成为神的,成为不折不扣的人类,我们也选择拥抱因之而选择了种种限制。尽管我们一直在自己创造的宇宙中,但我们现在已经成了血肉之躯,就像这只鸟,它的本性是飞,只不过他现在选择走路,留在地面上。他没有放弃当一只鸟,他的这种选择的确是丰富了他的生命经验。”老爹停了一下,确定麦肯还跟的上,虽然,麦肯脑子中觉得明显抽痛,但还是说出:“好好。”
他请老爹继续说,“虽然耶稣生性就是十足的神,但他也是十足的人,而且以人的形态活着,他从来没有失去天上的飞行能力。但是他时时刻刻选择留在地面,所以他的名字是以马内利,神与我们同在,或者更准确的说是神与你同在。”“那老爹请你告诉我,一切的神迹怎么说?还有医治,还有使死人复活,不是更证明耶稣是神而不是人吗?”“不不,这证明耶稣真的是人。”“为什么?”“麦肯,但是人类不会飞,耶稣是十足的人,虽然他也是十足的神,但是他从未援引自己的神性做任何事。他只是活出他和我的关系,还有就是他确确实实用我所造的每个人类和我建立的关系,他只是第一个做到最极致的人,第一个绝对相信我的生命在他里面的人,第一个全然相信我的爱和善的人,绝对相信我的生命在他里面的人。”“那他把瘫子和瞎子治好又怎么说?”
“身为一个有限而有依赖的人类,他之所以办得到是因为他相信我的生命和力量在他里面而且通过他而运作,耶稣作为人类并没有力量医治人。”老爹说的这句话对麦肯的宗教认识是一大触及,“只有他专注于我们的亲密交流,我们合一的时候,他才能在任何情况下展现我们的关系。所以你看到耶稣在飞的时候,真的是在飞,但是你看到的其实是我,我在他里面的生命。这就是他真正的生活和行为方式,也是每个人类被设计活出生命的方式,就是活出我的生命。不是根据人类看是怎么样,而是根据我脑海中一切事物被赋予的意义在界定的。”
听着听着,麦肯越听越觉得这些讯息使他不堪负荷,他需要花一些时间来理解,于是他干脆坐下来:“你的意思是说,耶稣在世的时候,你就受到限制,你把自己限制耶稣身上吗?”“虽然我只有在耶稣身上受过限制,但是我从来没有在自己身上受过限制。”“那就是一整套三位一体的概念吗?这就是我怎么也弄不懂的地方。”麦肯也想跟着发笑。老爹把小鸟安放在麦肯旁边的桌子上,转身打开烤箱,看看正在烤的烤饼,老爹非常满意便拉了把椅子,麦肯看着那只小鸟甘愿和他们在一起,感觉太不可思议了,此情此景让麦肯咯咯笑了起来。
“首先你们没有办法掌握我本性的奇妙,这倒是件好事,谁想要敬拜一位自己已经完全理解的神,那就没什么神秘感了。”“但是你们有三位,而且你们都是同一位神,这有什么差别呢?”“还算对,我们不是三个神,就像一个男人身兼丈夫、父亲、老公,我是一位神,也是三个位格,每个都是完整而充分的。”老爹的这一番话,让麦肯的“啊”终于光荣地浮上台面。“不管那个了,重要的是我下面说的话,如果我只是一个神,一个位格,那你就会发现创造中没有什么奇妙的事物,甚至没有什么是最重要的,而我也绝对不是我了,那我们也不会有……”麦肯甚至不知道应该怎么提问题了。
“爱和关系,所有爱和关系对你都有可能,是因为爱和关系都存在在我,在上帝本身之中,爱不是限制,爱是飞翔,我就是爱。”仿佛回应老爹的宣言,计时器响了,小鸟这个时候也展现它的翅膀,往窗外飞去。看着飞翔中的蓝鸟,让麦肯看到一种全新层次的喜悦,只能惊奇地盯着他看。好美又令人赞叹,即使他有些失落,即使巨痛仍然随时在侧,但是麦肯觉得他已经专注在亲近他的安全感中。
“你确实明白,除非我有爱的对象,或者有爱的人,如果我自己里面没有这种关系,那我就完全没有爱的能力,你就会有一位不能爱的神,或者更糟,你只能有一位就他本性去爱的神,他可能所作所为都没有爱了,那种神当然就不是我了。”老爹一边说一边,烤好的饼放在吧台上,然后转身自我介绍,“这位如此的神,他的所作所为不能与爱分离。”尽管不懂,麦肯觉得自己听到的是令人赞叹和令人自信的话,仿佛老爹的话包围着拥抱着他,又有言外之意向他说话,他并不觉得那真的是一套,如果那套是真的多好啊,但是并非如此。
“这个周末要讲的是爱和关系,我知道,你有很多话想跟我说,但是现在你最好梳洗一下,其他两个人要进来吃晚餐了。转过身来,麦肯,我知道你心里充满痛苦愤怒和一大堆困惑,我们在一起,你和我,我们在你待在这里的时间,会处理一些事,但是我也希望你知道,即使有更多我能告诉你的事你不明白,但是你可以尽可能放下心。”麦肯默默表示同意,接着看见老爹手腕上的伤疤,麦肯在尝试将心里的话告诉老爹,“我亲爱的,”麦肯奋力,把心里话告诉老爹,“很遗憾,你和耶稣当时非死不可。”给麦肯一个大大的拥抱,“但是你要知道,这很值得,我们一点也不遗憾,我的孩子。”转过身问耶稣这个问题,而耶稣刚刚走进小屋。“对极了,即使只为你而死,我也愿意,但是我不止为你而死。”耶稣露出迷人的笑容,麦肯告退了,找到浴室,设法让自己镇定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