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不断电

2013年2月8日 亲情不断电

小屋:见到“老爹”?

亲情不断电130208——蜗牛整理

收听     

欢迎来到亲情不断电,我是娟子。中国人的农历新年很快就到了,大家可能都带着归家的喜悦和盼望正在准备春节的行程,不常回家的朋友们最有归家的盼望和急切。同时充满了想象,想象和全家人欢聚,全家人在一起。在新年的时候享受亲情的景象,这种心情是没有离家的朋友想象不到的,正因为缺乏,正因为缺少,所以各位珍惜。

我们最常说的过年的祝福语除了新年好,新年快乐,使用最多的就是身体健康,平安喜乐了吧,这些都是我们最想送给别人最美好的心愿和祝福,也是我们自己内心深处最渴望得到的祝福。以前年纪小的时候,自己都不觉得,好像身体都很棒,不觉得健康对于自己是那么重要,可是转过年,娟子就要进入40岁的时候,我突然就发现健康对我们每个人真的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不但是在过去的一年,自己的身体,家人的身体都经历了不小的病痛困扰,我们突然发现,身体原来是需要顾惜和关爱的,这才警醒到,好的身体对家人,对自己其实都是一种祝福。

希望我们的听友们,你们不是像娟子一样,在遇到问题后,才开始注意健康,希望你们早早注意,上帝给我们的身体是需要好好顾惜和爱护的。在哥林多前书中一再提醒我们,我们相信上帝的人的身体就是圣灵所住的殿,这圣灵就是从神来的。住在我们里面,我们可以想象我们的家都要经常打扫,更何况我们的身体,我们更是要把圣灵所住的殿好好照顾好。今年娟子就是要把自己的身体照顾好,同时也要照顾好家人的身体健康,也把祝福送给所有亲情家人,希望大家这一年好好顾念自己的身体,作息时间正常,经常做运动项目对我们的身体是有百益而无一害的。

既然说到健康,娟子手中有一封听众的来信,是这位姊妹在去年12月我们放假的时候写给我们的。她有一个重要代祷事项,因为她患了乳腺癌并且有淋巴转移,刚刚手术出院,目前正在化疗。对于她经历的一切,她非常害怕,她很年轻,只有32岁,有一个和娟子儿子年纪差不多大的孩子,还有家人需要照顾,所以她说很怕死。虽然她信主,但是她现在还无法接受现在就去另外一个世界,她觉得自己还年轻,还没有活出上帝要我们活出的样子,我还想告诉更多的人,是谁改变了我,我一定要坚强活下去,无论化疗多么痛苦我都会坚持下去,可是在信的结尾,她却问娟子,你说我的想法对吗?是应该放弃自己的生命还是坚强活下去?

对于你的问题,娟子当然给予最肯定的答案,就是你目前做的还有你心里面的渴望,其实都是在鼓励你坚强面对,不要轻言放弃,但是我也明白,当疾病临到的时候,内心的痛苦和深藏的恐惧。去年亲情的老听众都发现娟子在一段时间里突然消失了,其实在那段时间里,娟子经历了一个不大不小手术,是我除了生孩子以外的第一次手术。在进手术室之前,娟子也很害怕,我也想到了死亡,我自己不是那么怕死,但是我担心我的父母,丈夫,孩子要面临的失去的痛苦。所以我当时对上帝祷告,主啊,如果我不能出手术室,请你帮我照顾我的孩子和父母,帮我的先生找到更贤惠的太太帮助他,所以我也怕,我们每个人都怕,但是只有经历过害怕,才知道上帝是真的。就像我们最近听的小屋里的麦肯,他因为亲情的痛让他重新认识上帝,有多少人因为自己爱情,友情的痛,病情的痛,不管哪种痛,都把我们带向绝望的深渊,而正是在绝望的痛苦里,你才能体会到上帝怀抱的温暖和真实,我把在那个时候上帝给我的一句话送给你,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爱因为完全就除去了惧怕。祝你在新的一年,靠主喜乐,靠主坚强,因为神的能力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愿上帝的爱时时伴随你左右,带给你无比的安慰和盼望。

小屋:见到“老爹”?

接着麦肯又从这个亚洲女人的身后看见了第三个人从小屋里面出现,这次是一个男人,这个男人看样子是一个中东人,他的穿着像一个工人,工具和手套一应俱全。他靠着门框轻松站着,他的牛仔裤上沾满木屑,身上穿着一件格子衬衫,不算特别英俊潇洒,不是在人群中特别显眼的。但是从这个男人的眼神和微笑中却看得出他容光焕发。

麦肯发现自己很难把目光移开,他往后退一步说:“请问你们还有其他人吗?”这三个人互相看着笑笑,麦肯也不禁露出笑容,“没有了,麦肯。”黑人女子咯咯笑着说,“只有我们三个人,请相信我们。”麦肯再次看了那个亚洲女子,照麦肯判断这名外表瘦小坚实的女子可能是中国北方或者朝鲜或者蒙古人,因为他必须很仔细看,才能看清她。从她的衣着假定她是管理员或者园丁,她用的不是那种厚重的男用皮手套,很普通的布面橡胶手套,麦肯在自己家中干活的时候也带这种手套。她穿着素面牛仔裤,牛仔裤膝盖因为跪着久了沾满尘土,色彩鲜艳的上衣,红黄蓝交错斑点的上衣,但是麦肯知道这一切都是他对这个女人的印象,而不是实际见到她的样貌,因为她在麦肯的视线里,时而看得模糊,时而又变得非常清晰。

那个男人上前一步,伸手碰触麦肯的肩膀,按照礼仪在他双颊上亲吻,麦肯知道自己对他非常有好感。这个男人往后退了一步,亚洲女子再次走到麦肯身边,她用双手托起麦肯的脸,尽量让自己的脸靠近麦肯的脸。正当麦肯想象她会亲吻自己的时候,她停下来凝望自己的眼睛,接着露出微笑,她身上的香气浸润麦肯的整个身体,同时麦肯觉得有一种说不出的力量把自己沉重的负担从肩头移走了。麦肯突然觉得自己比空气还轻,他的双脚不在地面上,她或许抱着他或许没有抱着他,或者这个女人根本没有碰到他。

几分钟后,麦肯往后退的时候,才发觉自己的双脚还是好好站在门外的阳台上,高大的黑人女子,看看,她在每个人身上都有这种效应,而麦肯情不自禁自言自语:“我喜欢,我喜欢。”三个人发出更多笑声,他也不太清楚原因也不太在意,当他们终于笑完后,那个高大的女人用手圈住麦肯,一把拉近说道:“我们知道你是谁,但我们或许应该像你自我介绍,我是管家兼厨师,你可以把我叫做艾露莎。”麦肯不解问道:“好吧,你可以不用叫我艾露莎,那是我比较喜欢的名字,对我有特殊意义,那,”她把双臂互抱胸前,仿佛特别用力想着,“你可以跟着小娜叫我,什么,你该不会说,”现在麦肯大吃一惊,比之前更加困惑,这不会是寄纸条来的那位老爹,麦肯颤颤巍巍回答。

“对啊。”她微笑说道,一边等麦肯说,仿佛麦肯也有话说,但是其实完全没有,“那我呢,那位男子看上去30多岁比麦肯本人矮一点,我想办法修复这里的东西,我很喜欢做手工活,我和她们一样喜欢烹饪和园艺。”“你看起来很像中东人,是阿拉伯人吗?”“其实我是过继到那个大家庭的,我是希伯来犹大家的人。”“那,”麦肯突然恍然大悟站不稳,“那你是?耶稣吗,你喜欢的话可以这样叫,毕竟,那已经变成我最普遍的名字,我的母亲叫我约书亚,但是大家都知道,我听见约书亚和耶西都会回应。”

麦肯目瞪口呆地站着哑口无言,此刻他所注视聆听的,这一切都是如此不可思议,但是他就在这里啊,还是他真的就在这里吗?突然他一阵晕眩,正当他迫切想要听懂这种讯息的时候,各种情绪纷纷向。正当他要瘫软在地的时候,那个亚洲女子靠近了他,转移了他的注意力,“我是沙瑞依,”微笑着偏着头说,“我是管理花园的人还兼职做其他的事情。”

麦肯这时候想努力弄清楚,脑子里思绪不断翻腾,他在问着自己,这些人当中有人是上帝吗?万一他们是幻影或者天使或者上帝晚一点才来那就尴尬了。既然他们有三个,那是三位一体也说不定,但是他们有两女一男而且都不是白人,然后还有自己为什么自然而然假定上帝是白人呢?麦肯知道此时自己的心思漫无定向,于是他把焦点放在最想得到的答案的问题上:“那么,请问你们哪位才是上帝啊?”“我就是。”三个人异口同声说到,麦肯依照顺序看着他们,即使他根本无法理解自己的所见所闻却不知道为何相信了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