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不断电

2013年2月9日 亲情不断电

文洁心语 《小屋》:愤怒开始平息

亲情不断电130209——蜗牛整理

收听     

新年钟声即将敲响,回顾即将过去的2012年,面对崭新的2013年,亲情的家人,首先文洁希望新的一年里,亲情的家人们,亲情的同工们,我的妈妈,所有我关心的我爱的人,都能够身体健康,因为文洁经历过病痛所以深深体会到健康的重要性,所以希望大家都要身体健康,希望大家每天都快快乐乐的,因为喜乐是医治百体的良药。希望亲情不断电这个节目越办越好,求主大大使用祝福这个节目,让更多弟兄姊妹听到,从中得到帮助,鼓励和安慰,希望每个家庭生活幸福美满,天天亲情不断电。

然后就是我的妈妈,我的妈妈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爱的人,希望妈妈身体健康,平安喜乐,希望妈妈有一份讨神喜悦并且胜任的工作,她以前的工作太辛苦了,希望她可以找到一份轻松的工作。

新年里,基督的福音可以传遍万邦,和平之花盛开在每个角落,我希望我的身体可以好点,再好点,求上帝爸爸医治我,因为我多么希望再看清这个世界,求上帝爸爸让我瘦下来,走出家门,装备自己,用上帝给我的恩赐服侍上帝。还希望和妈妈一起旅行,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上看绵羊,不知道何时起对绵羊有深厚的兴趣,羡慕有绵羊的弟兄姊妹,想象它洁白的毛,想象它温顺的样子,多招人喜欢啊。我还想到草原上骑马,体验驰骋疆场的感觉。在这新年钟声即将敲响的时候,让我们一起在上帝爸爸面前许下自己最美好的愿望,也为我们深爱的人送上自己最真挚的祝福吧。

《小屋》:愤怒开始平息

“好了,麦肯不要长着嘴傻傻站着那里,快过来。”高大的黑人女子走过平台,一边走一边唠叨,我们一边聊一边准备晚餐,如果你不想聊也可以到小屋后面,想干点什么都可以,”她做了翻阅屋顶的手势没往后看也没放慢脚步,“麦肯,你会在船坞旁边看见一根鱼竿,你可以去钓鱼,”她走到湖边停下来给耶稣一个吻,“你只要记得,”她面向麦肯说,“抓到的东西一定要洗干净。”她微笑一下走进小屋,手臂上挂着麦肯的大衣,伸长胳膊,让枪离身体远远的。

麦肯站在原地,嘴巴的确长着,脸上带着大惑不解的表情,他几乎没有注意到耶稣向他走来,而亚洲女子沙瑞义似乎已经凭空消失了。“她很棒吧。”耶稣赞叹,露出牙齿笑了。麦肯转身面向他甩甩头:“我是不是疯了,我应该相信上帝是一个拥有莫名其妙幽默感的高大的黑人女子吗?”耶稣大笑,“她确实非常有趣,永远会对你投出一两个变幻球。她热爱惊喜。”“虽然你可能不这么想,但是她抓的时机拥有是完美的。”麦肯一边说一边摇头。“不确定自己真的相信,所以请告诉我我应该怎么办?你没有什么应该怎么办?你可以自由做你想做的事。”耶稣停一下继续说,试图给麦肯几个建议帮助他。“我告诉你,我正在工作室里进行木工计划,沙瑞义在花园,你可以钓鱼划船,你也可以进去和老爹聊聊,我觉得自己有义务和老爹聊聊。”

听了麦肯的几句话,耶稣认真起来:“麦肯,你千万不要觉得有义务,如果你那样想,那么聊天一点用处也没有,你要记得你去找老爹必须是因为你想要去。”麦肯认真想:他决定走进小屋其实因为他想要进去。耶稣微笑着走向工作室。麦肯跨过平台打开门,他快速看看四周,小心翼翼把门打开,迟疑然后放手一搏,他喊道:“上帝。”声音相当害羞而且觉得自己很愚蠢。

“我在厨房,麦肯。只要跟着我的声音就能找到我。”


他走进去看着室内,这怎么可能是同一个地方呢?他听到心中潜藏的黑暗思绪打个冷战,他再次把它们锁了起来,客厅对面的走廊换个角度看不见了,他的目光再次注视走廊在火炉附近寻找血迹却看不到什么炉子,室内装饰非常有品味,有孩子画的和手工制作的艺术品,他纳闷这个女人是不是爱每件作品就像爱孩子的母亲一样,传来轻声哼唱,麦肯随着哼唱声进入厨房和餐厅。

里面有四人坐的桌子,屋子里比想象中更宽敞,当她跟着不知名的音乐摇摆时,面粉都飞了起来,歌显然到了尾声,她摇了几下肩膀和臀部。她转身面对着他取下耳机,忽然间麦肯想问千百个问题千百件事,其中有非常恐怖的,他确信自己的脸背叛了自己想要极力控制的情绪,他心中磨损不堪的棍子锁上门,即使老爹知道他的内在苦痛,老爹不动声色仍然开放,充满生机非常吸引人。麦肯问道:“我可以问您听什么歌吗?”“你真的想知道吗?”麦肯好奇起来。

“我听的歌是西雅图之旅,谩骂的乐团,心的旅程,其实,”她一边说一边对麦肯眨眨眼睛,“你现在听到的这种音乐,我叫它放课音乐,虽然宗教意义不太深刻。”做着舞蹈动作拍着手,麦肯往后退一步:“上帝会听放课音乐吗?”麦肯从未在宗教名词中听过放课音乐,“我还以为你会听乔治麦克瑞摩门圣母合唱团,就是教堂放的音乐。”“你不必替我担心,还有背后的心意,你忘了在神学院上的这些课,小朋友说的我都听过了,他们就是有满腹牢骚和怒气,他们都有充分的理由,在我看来他们是我爱发表意见的小孩子,你知道吗?我特别喜欢这些小男生,我会看着他们的

麦肯耸耸肩,为正在发出的问题找答案,他以前在神学院受的训练,他突然无话可说,心里面千百万个问题都遗弃了他,于是他坦然直言:“我想你一定知道,他起了头,叫你老爹对我来说有一点吃力。”“哦,是吗?”她带着惊讶和嘲讽,“我当然知道,我向来都知道,但是我请你告诉我亲爱的,为什么这太难,因为这对你来说太亲密?还是我把自己显现为母亲的样子?还是?对不起请原谅我打乱你的话,我觉得这不是一个小问题,好了,麦肯,我想继续再问你,或许你是不是认为你自己的老爹是一个失败者?”

听了这话,麦肯不由倒吸一口冷气,因为他不习惯自己深藏的秘密,罪恶感和怒气一冲而上,他想用尖酸的言辞,自己好像在无底深渊中回荡,他害怕自己一旦说出口一发不可收拾,他寻找安全的立足点,却只能成功找到一点点,最后终于崩不住咬着牙回答:“或许是因为我从来不认识任何人能够真的让我管他叫声老爹。”一听到这里,老爹放下抱在怀里的木碗,温柔的眼神望向麦肯,麦肯知道他了解他内心的起伏。麦肯知道他比任何人都关心他。

“麦肯,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会当你最好的老爹。”这项提议马上吸引了麦肯同时又令他憎恶,因为他一直要一位信得过的老爹,但是他不确定能不能在眼前找到,尤其眼前这位老爹。他们之间有一段很长的沉默,麦肯不确定应该说什么,而老爹也不说,让时光从容流失,如果你不能照顾密斯,我怎么能相信你能照顾我呢?麦肯涨红了脸,终于发现自己的双手已经紧攥成为拳头。“麦肯,我真的很遗憾。”眼泪从老爹脸颊上滑下,“我知道,在我们中间有一道多么深的鸿沟,我也知道你还不明白。但是我爱密斯,我也爱你。”麦肯喜欢他说密斯这个名字的口吻,但是特别痛恨来自他的口中,即使这股狂怒仍然在他心中撕裂,为什么他就是知道这位老爹说的话是真心的,他想要相信他,慢慢他的愤怒开始平息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