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不断电

2013年3月1日 亲情不断电

《小屋》:探索奥妙

亲情不断电120301——蜗牛整理
收听     
欢迎来到亲情不断电,我是娟子。今天我们要多花些时间了解麦肯在小屋中的经历,上次我们听到耶稣邀请麦肯一起看星星,让我们跟着耶稣一起去看去想去听。
很感谢蜗牛(哈哈,娟子姐给我回信了)给我们来信,她对小说中上帝老爹,圣灵以女性的身份向麦肯显现表示非常不理解,不单是蜗牛、娟子,麦肯也都不理解,现在还不是小说揭秘的时候,让我们继续听下去。
来吧,耶稣说,他打断麦肯的思绪:“我知道你爱看星星,要看吗?”这句话在麦肯听来就像满怀期待和希望的孩子一样。“好,我看,我想看。”麦肯回答,说完想起上次看星星是和孩子们一起的不幸之旅,或许是该慢点想事。他跟着耶稣,逐渐暗淡的光中麦肯还能辨认出岩石构成图案,仍然维护得非常漂亮,附近溪流似乎哼唱某种音乐曲调,深入水里50米的地方有一个船。麦肯只能隐约看到,有三艘绑好的独木舟,夜幕迅速低垂,遥远岸边充满蟋蟀和青蛙的声音,耶稣握着他的手臂带他走上小径,当他抬头望着繁星点点,他赞叹不已。他们一路走上船坞四分之三的地方,躺下看天空,海拔高度让天空显得更高,麦肯也醉心于看到如此浩瀚的繁星。
耶稣建议闭上眼睛,让黄昏最后的光随黑夜消失,麦肯顺从了。当他再次睁开眼睛,不禁令他感到很奇妙,众星向他飞驰而来,伸手能够碰触钻石,一颗接着一颗,在黑丝绒般的天空中,真是不可思议,他赞叹。耶稣也轻声说,黑暗中他的头靠近麦肯:“这景象我真是百看不厌。”“即使是你创造的也百看不厌?我用道创造繁星然后道成肉身,尽管我创造了这景物,现在以人类的眼光看待它,不禁感叹这美令人印象深刻。”麦肯不知道如何描述自己的感觉,当他继续躺着,用心观察和聆听浩瀚的穹苍,感受到这也是神造的。他们惊讶看着时,流星不时发出短暂痕迹。他们的惊讶此起彼伏,你看啊,这太棒了。
在一段特别长的沉默之后,“我觉得和你在一起很自在,你和其他两个人不一样。”耶稣温柔的声音,从黑暗中发出,麦肯思索的时候。“你比较真实,比较平易近人。”“我不知道,”他苦思措词,耶稣躺着静候,“我们好像似曾相似,老爹和我期望中的上帝截然不同。而沙瑞义,她简直遥不可及,因为我是人类,所以我们有很多共同点,但是我还是不懂,我是人类与老爹和沙瑞义建立关系的最佳管道。见到我就是见到他们,你从我身上感到的爱和他们爱你的方式没有什么两样,但是请你相信我,他们就和我一样真实。”“你讲的沙瑞义是神吗?她是创造,她是我的灵。她的名字是人类语言中简单的名字——风。她很喜欢那个名字。”“哦,这不普通啊。”耶稣回答:“老爹那个名字爱露莎,那是个美妙的名字,爱是作为造物主的名字。露莎是存在和全然真实。这个名字的意思是全然真实,万有之根基的造物主。这也是很美的名字。”
两个人沉默一阵子,麦肯思索耶稣的话,带我去吧。他觉得自己在为全人类访问。“这是我们邀请你去的地方,就是爱与目标的正中心。我想我可以接受。”耶稣低声笑:“很高兴你说这句话。”说完两个人大声笑。好一阵子没有人开口,寂静如毛毯般落下,麦肯真正察觉到的只有湖水拍打船坞的声音。
他终于又打破沉默,“耶稣,什么事,我对你一件事很惊奇。”“什么事?我猜我期待你是个更……”麦肯更小心说,“就是更出色一点的人。”“麦肯,更出色的人,你是说帅吗?哈哈……”他大笑。“我不想用这个字,不知道怎么的,我总以为你是完美,体格健壮,相貌及其英俊,问题出在我的鼻子。”麦肯不知道说什么,耶稣笑了:“你知道我是犹太人,我的外祖父有个大鼻子,我母亲家族中的男人都有大鼻子。我以为你好看一些。反正你一旦真的认识我,长相对你而言不重要。”这些话刻意说得亲切但是不刺耳。究竟刺到什么,麦肯躺在原地几分钟,他觉得自己尽管认识耶稣但是不尽然,他认识的可能只是一种肖像。理想,而不是一个人,他只是透过这些象征想要掌握某种感受,“为什么?你说如果我真的认识你,你长得如何就无所谓?”“这很简单,本质超越外表,一旦你认识这张美或丑的脸后面的本质,直到外貌无足轻重,这就是为什么爱露莎是这么美妙的名字。上帝是万物的根基,万物最终以真实面貌浮现,外貌就无所谓了。”
麦肯在心中思想耶稣的话,沉默随之而来,他宣告放弃,决定问一个更冒险的名字。“你说我不算真正认识你,但是我们永远这样谈话要认识你就简单多了,无可否认,这是特殊状况,我们想帮你摆脱,但不要认为你看不到我,我们的关系一定不真实,这份关系不一样,或许更加真实。”“何以见得?我的目的是住在你里面,你也住在我里面。”“这怎么可能呢?你是真实的人类,怎么可能在我里面呢?”“令你惊奇了,这就是老爹的神迹,沙瑞义的力量,他是神的灵,要在你里面生活,我呢,我选择以完完全全的人类身份生活,我是实足的人,实足的神,我说过我就是老爹的神迹。”“你是真正存在内心而不是地位或者神学上的东西。”“当然,”耶稣讲道,声音坚决而肯定,“人类由有形物质创造而形成可以再次让属灵生命完全存在心中,非常真实,充满活力而且主动合一。”“哦,你的话几乎令人难以相信。”麦肯轻声惊呼。“但是我知道我需要再想想,但是我可能问更多的问题。反正我们有一辈子的时间来理清这些问题。”麦肯痴痴笑,但是到目前为止讲得够多,让我们再一次在星夜中畅谈。
随后,麦肯让无垠的空间和点点亮光让自己变得渺小,让一切都关乎人类,这一切都是为我们而造的种种思绪,在一段似乎很漫长的时间过了之后,耶稣先打破寂静:“这美景我怎么看也不厌倦,这一切的奇妙,就像一位弟兄说的,这是辉煌隆重的创造,即使到现在依然如此优雅,充满渴望与美感。”“你知道,”麦肯回答说突然他再次震惊。“他所在的地方,他身旁的人。有时候你听起来好,我现在躺在全能的主旁边,你听起来是真的人,但是好吵。”说着耶稣又轻声笑起来,起初是安静节制的笑,但是后来一发不可收拾,麦肯也笑了,笑声是会传染的。他已经很久没有从内心深处发笑了。耶稣伸手抱住他,他因为笑声抽搐,麦肯感觉更干净,有生气,健康。他记不得从什么时候开始没有这种感觉。
夜晚的沉寂再次申明主权,青蛙也安静下来,麦肯躺在原地,对欢笑感觉到罪恶,即使在黑暗中,仍然感到剧痛铺天盖地,“耶稣,”声音哽咽,“我感到好冷。”一只手伸过来紧握他的手,“我知道麦肯,我并不敏感,但是这不是真的,我和你同在,但是你仔细听我说,你并不茫然。”他的新朋友说的话舒缓他的紧张感,耶稣说着站起来并且弯腰伸出手拉住麦肯:“你还有一个大日子要过,我们先让你睡觉。”耶稣伸手拉住麦肯的肩膀,麦肯突然感到筋疲力尽,或许经历一晚逼真梦境他会在自己的床上醒来,但他内心某处仍然希望这么想是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