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不断电

2013年3月15日 亲情不断电

小屋:花园劳作

亲情不断电130315——蜗牛整理
收听     
亲情的家人平安,我是娟子。很高兴在亲情不断电中和大家相聚,一起安静听一本小说——《小屋》。我很喜欢这本小说的进展,不知大家又有怎样的想法和理解,或许匪夷所思或者认为这本小说太过宗教性质,基督徒听了以后觉得上帝、圣灵、耶稣的形象太过颠覆,和我们想象的都不一样。到底这本小说想要告诉我们什么呢?它到底要带着主人公和我们这些读者进入怎样的情绪中?我们需要怎样的理解去体会上帝进入这个世界,或者说跟我们之间有怎样的连接和关系呢?我觉得我们带着很多很多问题和思想继续去品味这本小说,在上集里面,沙瑞郁邀请麦肯跟他一起去一个花园,沙瑞郁在这本小说中的描述,代表圣灵的自由和明丽。因为是一个灵所以无拘无束,那麦肯在他后面有什么发现,让我们今天一起跟着麦肯和沙瑞郁一起走进花园里。
麦肯尽量跟着沙瑞郁从后面出去,沿着走道经过一排松树,走在她的后面就好像跟踪一道光,光线仿佛从她身上发出,随即在多处同时映照她的存在,她的本质非常飘逸,充满了色彩和动作的生动色泽色调,难怪这么多人讲到她就失常了。麦肯心想:她显然是个难以预料的。麦肯转而在走道上专心行走,他绕过一些树才看到一座华丽的花园和果园,不知道为什么,止步于一小块还不到一亩的土地,无论如何,麦肯原本期待看到的是修剪整齐、井然有序的英国式花园,但是这根本不是。
这座花园色彩纷乱,他的眼睛试图在这全然不理会确定性的杂乱中找到秩序,但却徒劳无功,灿烂的百花在随意栽培的蔬菜和植物中绽放,都是麦肯从来没有看到过的,这个景色让人困惑、震惊而又美不胜收。从上面看是不规则的碎景,沙瑞郁以欢快的口吻转过头对他说:“什么行?”麦肯心不在意说:“心里面希望掌握这种极度乱状与色彩明暗的变化。”他们跨出一步,即为上次所看到的,自以为上一秒看到的图形会改变而且无一重复。
“我不是告诉你了吗?是不规则的,有些是简单,实际上是由重复的图案组成的。无论放大多少倍都是这样,我喜爱不规则碎形所以到处放。”
“但这看起来好像是乱七八糟的。”
沙瑞郁停下来,转身面向麦肯,脸上容光焕发:“谢谢你,麦肯。多么美妙的公园啊。这里正是如此,乱七八糟,”但是她再转头看着麦肯,“它依然也是不规则碎石。”
沙瑞郁直接走道药草旁边:“拿去吧,”声音悦耳好像音乐,“老爹早餐上说的话不是开玩笑。你最好嚼上几分钟,这些绿色植物可以略去你刚才过量摄食的蔬菜。这样讲希望你听得懂。”
麦肯咯咯笑着:“但是那些蔬菜真是人间的美味。”他的胃里有些乱搅,慌乱失措,更是发作,药草的味道不算难吃,带着薄荷和不知名香料的味道。他们走着,麦肯胃中的轰鸣慢慢消退,之前无意间咬紧的牙根也慢慢放松下来,麦肯一言不发跟着沙瑞郁四处走动却发现自己很容易因为色彩而分心。翠绿和红,柑橘和淡黄绿,中间隔着桃红和不知名的绿和棕,一切都是那么美妙的,沙瑞郁全神贯注一项特殊任务,但他人如其名,像游戏人间的一阵风,麦肯一直搞不清楚沙瑞郁要到那里去,这使他想起在购物中心试着追妻子小娜的景象。
沙瑞郁走遍花园,剪短花和草本植物,临时采摘的花,簇拥成为扑鼻的香气,芬芳的香料混合成麦肯从未闻过的味道,香气浓郁到几乎令人想张口品尝。他们把最后采好的植物放在园艺工具间,麦肯先前没有发现这间工具间,“一个任务完成了,”沙瑞郁宣布,“还有一个任务要完成。”她递给麦肯一把铲子、把子、大镰刀后,就走上一条特别的路,似乎是通往花园的另一条路,沿着那条路,唱着前一天晚上的歌曲。
麦肯一边走,一边对周遭的一切感到疑惑,麦肯差点撞上沙瑞郁,因为他正分心四处张望,沙瑞郁在不知不觉中换了衣服,现在正穿着牛仔裤、工作衬衫和手套,他们位于园区中央,无论如何,他们所处的地方是开阔的地方,有桃树、樱桃树三面环绕,中间是一连串紫色和黄色的花丛令麦肯叹为观止,沙瑞郁直接说:“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明天我要在这里种上非常特别的东西。我们需要让一切准备就绪。”他看了看:“你随便讲的吧。”这里灿烂缤纷又在这么隐秘的地点。但沙瑞郁不在乎,她没有多加解释,转身不费吹灰之力破坏现在的植物。
麦肯很卖力要跟上她的速度,这对沙瑞郁来说算不得什么,但对麦肯来说是一种恐怖。20分钟之后植物都剩下根部,麦肯的胳膊上留下点点红色,是被树枝刮伤的,麦肯上气不接下气,大汗淋漓很高兴完工:“沙瑞郁,这不是令人心旷神怡吗?”“我要心旷神怡还有更好的方法,麦肯,你要是知道就好,不是工作本身,而且工作的目的让这件事情变得特别。而且,这是我唯一的工作。”麦肯靠在把子上,看着花园,然后又看着自己手臂上的红点,“沙瑞郁,我知道你是造物主,你也会造有毒的植物和刺人的荨麻和蚊子吗?”
“会的。”沙瑞郁说,声音像一阵风:“我只能拿已经存在的东西,所以说你,看起来实际存在的,包括你认为的坏东西,”沙瑞郁接着,“但是当我把东西创造出来的时候,那东西是善的,因为我就是善的。”她似乎在恭敬地告白自己。
“可是为什么那么多善变成了恶?”
这一次,沙瑞郁停顿一下才回答:“你们人类的目光多么短小,你们看不见自己在创造中的地位,选择走上独立的毁灭道路后,你们甚至不理解自己拖累了整个创造。”她摇摇头,风也通过附近树木发出叹息,“多么悲哀,但是事情不会永远如此。”他们享受片刻沉默。
麦肯从两个人站的地方,回头看着目光所及的各种植物:“所以这个花园里有有毒植物吗?”麦肯问。
“当然有,”沙瑞郁大声说,“有些还是我的最爱,有些很危险,碰都不能碰,就像这个。”她向附近的灌木丛,折断一节,枝上有发芽的小嫩叶,麦肯举起双手避免碰它。
沙瑞郁大笑:“我在这里,有时候可以安然碰它,有时候要小心谨慎,这是探索的奇妙和冒险。也是你们所谓的科学的一部分,辨别和发现我们对你们隐藏的东西。”
“你们为什么要隐藏那些东西?”
“我问你,为什么那么多小孩都喜欢玩捉迷藏呢?随便问一个对探索发现和创造有热情的人,选择对你们隐藏这么多惊奇,是一种爱的行为,是生命历程中的一样礼物。”麦肯小心翼翼伸出手碰那个植物:“如果你没有告诉我碰这个很安全,我会中毒吗?”
“当然会,但是我指引你去碰就不一样,对任何创造物来说选择自主就是愚蠢的。自由牵涉到信任和顺服。所以你没有听到我的声音就应该花时间去了解植物的性质,那何必创造有毒的植物,你的问题假定毒是不好的。创造这种东西没有意义,但是很多有毒植物,含有惊人的疗效或者混合其他植物是可以化腐朽为神奇的,人类知道的不透彻,却有极大的能力断言善恶。”顾及麦肯休息的短暂时光显然结束了,塞给麦肯一把手铲,要准备这块地必须把原本这生长的植物连根拔起,很辛苦但是是很值得的。把根拔掉它们才不会为所欲为,两个人跪在这片土上,沙瑞郁总有办法找到根部,再毫不费力剪断,她把比较短的根留给麦肯,麦肯用手铲把土铲松再把起来,再丢掉麦肯刚才爬到的土地上。
麦肯问了很多我们也曾问过的问题,也问了很多似乎是小孩子才问的问题,沙瑞郁回答你满意吗?或者你有更多问题要问,就让我们带着好奇心去听明天的节目,因为今天只是他们刚到花园里的新的探索、体会、发现。人都是有好奇心的,让我们带着这种好奇等待明天的小说环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