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不断电

2013年3月22日 亲情不断电

小屋:摆脱恐惧进光明

亲情不断电130322——蜗牛整理
收听     
亲爱的听众朋友好,我是娟子。今天我是带着非常兴奋的心情来录这段开场白,因为我提前收听了今天要播的广播小说,听完我莫名雀跃,因为它把我们带入了超级想象的空间,我觉得自己回转到了孩子的样子,经历难以想象的挑战和冒险。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在玻璃上行走的经验,在多伦多有个地标式的建筑,可以浏览地标性建筑,当你登上这个塔,真的觉得一览众山小。在这个塔中间有一层是玻璃建成的,可以在空中漫步,透过玻璃,可以看到车水马龙和如沙砾般小的人,胆小的人真的不敢走上去,最胆大的是谁,就是小朋友,在上面又蹦又跳,开心的不得了。大人却都是战战兢兢,恐惧、害怕,远不如小朋友那样坦然无惧。我们只能感叹随着年龄增长,经历加多,阅历丰富,我们胆小的事也越来越多。今天麦肯要经历一场看似不可能的行走。圣经中描述过耶稣的门徒彼得在海面上行走的这一场景。主人公麦肯也要面临这场挑战,他将怎样面临呢?
在工作室里,耶稣刚用砂纸磨好桌子上一个看似棺木的箱子的最后一节,他用手指划过光滑的边缘,满意地点点头,然后把砂纸放下,他走出门拍拍牛仔裤和衬衫的粉末,而麦肯也正在这个时候走过来。
“麦肯,我正把明天需要的成品做了最后的润饰,你想不想去散散步?”麦肯想到昨天晚上他们在星光下共度的时光,说:“如果你要去的话我非常乐意奉陪,”他问,“为什么你们都在讲明天的事?”
耶稣笑了:“那是你的大日子,是你在这里的原因之一,我们走。湖的那一边有个非常非常特别的地方,我想带你进去看看,那边的景色笔墨难以形容,你甚至可以在那里看到更高的山峰。”麦肯热烈地回应。
“呃,麦肯,看来你把我们的午餐都带来了,所以我们可以出发了。”麦肯料想湖的那边可能会有小径,但是耶稣没有转向任何一边,反而直接走向船坞。这天风和日丽,阳光暖暖地贴着船坞,却不刺眼,清新而来的微风温和柔情地拂过他们的脸庞,接着麦肯以为他们会乘坐其中一艘靠在船坞桥墩上的独木舟,耶稣毫不犹豫行进第三艘,就是最后一艘,他直接走向桥墩的木头。这令麦肯很惊讶,抵达船坞末端的时候,耶稣转向麦肯,咧着嘴笑了。
“你先请。”耶稣模仿西方剑客花哨的鞠躬,麦肯披头就说:“你是不是在开玩笑啊?我们是去散步不是去游泳。”
“我们是要去散步,我只是认为横越湖面比绕过湖边省时间。”
“我又不是游泳健将,而且水看上去真的很冷啊。”麦肯在抱怨,但是他突然察觉自己说错话,有点太冒失了,脸红了,“我是说水很冷啊。”他抬头注视耶稣,脸上还挂着坚硬的怪表情,但是耶稣其实对麦肯的不安感到非常有趣。
“得了,”耶稣双臂交叉胸前,“我们都知道,你是优秀的游泳健将,你还当过救生员,但是我不是说要游泳,我是说要和你一起走过去。”麦肯终于让耶稣的提议走入自己的意识。他是说从水面上走过去?!耶稣料到他的疑惑,“来吧,麦肯,如果彼得可以的话。”
麦肯大笑,实则是出于紧张:“你要我从水面上走到另一边?”
“你是这么说,你的反应很快,没有什么事可以逃过你的眼睛,来吧,很好玩的。”耶稣笑道。
麦肯走到湖边,湖水拍打之处离他站立的地方只有1英尺,但也有可能是一百英尺,那段距离深不可测,跳水还可能容易些,他已经跳过不下一千次。“但是你要如何走下船坞,踏上水面,像在水泥地上用跨的还是想要还是要像下船一样?”
耶稣依然咯咯在笑:“彼得也有这样的问题。”
“怎么跨出船里?”
“就好像从阶梯上下来,没什么了不起。”
但是,我的脚会弄湿吗?”
“当然会,水还是湿的。”
麦肯又转过头看着耶稣:“为什么对我来说这么难?”
“告诉我,你在怕什么啊,麦肯。”
“我想想我怕什么,我怕自己看起来像白痴,我怕你在作弄我,我怕像石头一样沉下去。”
“对极了,这么大的力量,光是想就令你害怕了。但是如果没有智慧,想象力就成为残酷的工头。你认为人类是被设计活在过去,现在还是未来呢?”
“我想最明显的答案是我们是被设计活在现在的,我这么说错了吗?”
耶稣轻声讲:“放轻松,这不是考试,我们只是在聊天。你说得不错,你现在告诉我,在你心里,你花最多的时间在现在过去还是未来呢?”
麦肯思索片刻回答:“我想我要承认我花很少时间在现在。我花大部分时间在过去,在其他大部分时间我又想努力搞清楚未来。”
“对。你的回答和大多数人大同小异,我和你同住的时候,是现在和你同住,不是过去,虽然回顾过去能让人回忆并且学习很多事情,但是过去只能探访不能滞留,当然我也不想住在你想见或是想象的未来。你对未来的想象总是由于某种恐惧所支配,如果有的话,你能想象得到我在未来会陪着你的画面吗?”
耶稣这一席话让麦肯再度停下来思索,这是事实,他花了很多时间苦恼担忧,未来如果不是恐惧莫测也通常是黯淡和忧虑:“上帝,一向缺席,我为什么会这样?”麦肯问到。
“你是在绝望中试图掌控你无法掌控的事,你不可能对未来具有力量,因为未来甚至不是真的,也永远不是真的,你试图扮演上帝,想象你害怕的邪恶变成事实,然后你尝试计划设想偶发事件想避开你所害怕的事情。”
“对,你说得太对了,那基本上就是沙锐郁所说过的,”麦肯答复到,“我生命中为什么有这么多恐惧?”
“很简单,因为你不相信,你不知道我们爱你。靠恐惧过日子的人不会在我的爱中找到自由的,我说的不是合理理性的危险,我说的是想象中的恐惧,等到那些恐惧在你生命中占有一席之地的时候,你既不相信我是善的,你内心深处也不知道我爱你。你会唱,你会讲,但是你不知道。”
麦肯再次吸入一大口灵魂的叹息:“我还有好长的路要走。”
“在我看来,大概只有一英尺。”耶稣笑着说,他把手放在麦肯肩膀上,那就是他所需要的。麦肯踏出船坞,为了尝试将水视为稳固的地面,不被水的流动所威吓,他抬起头看着对岸,同时把午餐袋举高以防万一。踏上水面的感觉比他想象的更轻,他的鞋子立刻湿了,水甚至没有高于他的脚踝,湖水原来在四周流动,感觉非常奇怪,往下一看,双脚似乎是站在隐形而稳固的东西上,他转身发现耶稣站在他的身边,对他微笑,一手拿着自己的鞋袜:我们做这种事之前一定先脱掉鞋袜。”
麦肯摇着头大笑,坐回船坞边:“我也会这么做,拧干袜子,确保不会湿。”他们手里拿着午餐袋,走向湖岸另一边。和耶稣走在水面上似乎是穿越一座湖最自然的方式,光想到自己在做这件事,麦肯就笑了,他还会不时低着头,看能否看见灰金鱼:“你知道,这简直是荒诞不可能的事。”
“当然。”耶稣同意,也对着他笑了,他们很快到另一边。麦肯听得到激流水声越来越大却看不见人头,他在距离岸边20米的地方站着,在他们左边,一座高耸沿着山脉的后方,瀑布飞泻而来,从此成为一条大溪流,或许在麦肯视野不及之处汇入,他们两个人和瀑布之间是一座高山,上头绽放随风任意散播的种子,此景美不胜收。
麦肯站了片刻,欣赏这种精致,一丝影像在他心中闪过却没有停顿下来,在前头等待的是山顶上是新落的白雪。左边不远处,在一块空地的尽头,有一条很快没入的小径,小心翼翼走向一根掉落的原木,他在原木上坐下,再次拧干袜子,让将近中午的阳光晒干,这时他才抬头望着湖边,那美景让人目眩神迷,他辨认出小屋,依傍着果园和森林的,炊烟从湖端烟囱里袅袅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