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不断电

2013年3月29日 亲情不断电

小屋:大法官来了

亲情不断电130329——蜗牛整理
收听     
亲情不断电的家人们平安,很高兴再次和大家相遇,我是娟子。在每次这段短暂相聚中,其实有很多话想和大家讲,有时又觉得听广播小说么,大家都想知道小说的进展,小说的主人公现在的情况,娟子前后加些啰嗦的话,是否有人听呢?我们每个听完的人都加上自己的思想,但是我相信小说的作者他真的经历了和上帝对话的过程,然后进入深度思想的过程,所以我真的很羡慕主人公和三位一体的神能够交谈,一起生活,一起吃饭,一起行走,一起分享,这真的都是我非常羡慕的地方。也许其他人有其他想法,神应该是高高在上的,不该和人有亲密的关系,但是在我们的信仰中,我们的神就是这样慈爱的,有丰富情感的,切实为我们着想的。他爱他的每个孩子,他也要这个世界,他喜欢他的每个创造,所以他希望我们可以和他建立在亲情中的亲密度。
我想这也是《小屋》这部小说可以在亲情中播放,是让我们思考我们是否可以活出天父对孩子这样的情感,我们对自己的孩子是不是有过多的要求而忽视了他们的需要?我们经常把自己的想法和意志加在孩子的身上却很少问问他们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却很少去尊重一下他们的选择。我们在小屋中间看到的是一位愿意走近人,愿意和人对话,愿意聆听人心里所思所想的天父上帝的形象,这也是我希望你们听完广播《小说》后,对亲情的思考。今天我们继续跟着麦肯的脚步往前走,让我们继续收听《小屋》。
麦肯沿着穿越瀑布远离河边的小径而走,经过一片浓密的松树林,不到5分钟就到了尽头,那条小路引他直接走向一块营地,那是一扇轮廓不清的门,从表面看几乎难以察觉,显然他应该走进去。于是他犹豫地伸手一推,他的手竟然穿了过去,仿佛墙壁并不存在,麦肯继续谨慎向前,直到全身通过了那块山壁上坚固的石头外墙,里面一片漆黑,他什么也看不见。他深深吸一口气,两手向前伸,放胆往目测的黑暗中跨出小小几步,又停下来,恐惧深深控制他,他不确定是不是要继续向前,他的胃部一挤,他要感觉到巨痛落在他肩头,他拼命想回到外部的光明中,但是他终究相信耶稣不会无缘无故把他送到这里来,于是他继续奋力向前。
从光天化日进入深邃的黑暗,他的眼睛慢慢从空气中恢复了视力,1分钟以后已经适应黑暗,并且看见左边有弯弯曲曲的通道,他沿着通道走去,后方路口的亮光渐渐消散,由微光所取代,走了不到100米,通道又弯曲向左。麦肯发现自己站在他认为是大山洞的边缘。这种幻觉因为唯一存在的光源而放大,那是一道包围他的朦胧辐射的光芒,但是不到10米元便向四面八方,除此以外,他什么也看不见,只有一片漆黑,伴随一股渗人的寒气,他低下头看到地面上微弱的倒影的时候松了一口气。地面不是隧道,而像是上过蜡的云母石地板一样光滑深黑,那道光芒跟着他移动,他感觉更有自信,开始慢慢刻意往眼前方向走,并且专注地板。开始担心地面会随时往下,麦肯目不转睛盯着方向,结果撞到前方某个物体而跌倒,那是一把椅子,看起来非常舒适的木椅。
周围什么都没有,麦肯很快决定坐下。他一坐下,那道之前辅助他的光还是继续向前,仿佛他还继续向前走。他现在已经能辨认这是庞大的檀木桌。当光聚集在一点上的时候,他跳了起来,终于看见了她,桌子后面坐着高挑标志的,有着古铜色皮肤的女子。她有着西班牙人般轮廓分明的五官,穿着平滑的长袍,她的坐姿庄严,像高等法院的法官,美得令人目眩神迷,她真美。麦肯心想众人费尽心思都无法得到的极致美色,在微弱的光线下很难看到她脸型。她的头发融入了面孔,眼睛闪烁动人,仿佛星光映照她身躯里不知名的光晕。麦肯不敢说话,深怕自己的声音怕聚集于她身上的强烈情绪所吞没,麦肯想自己仿佛像和伟大的歌唱家帕瓦罗蒂说话的米老鼠,在怪诞的画面中分享到简单的乐趣。
她一对着麦肯微笑,周遭立刻显著地明亮起来,光是这样就让麦肯明白自己在这里受到期待和关注。她仿佛出奇地熟悉,仿佛麦肯之前就认识她,或者过去曾在哪里见过她。只是麦肯自己知道自己以往没有真正见过她或是认识她。“能不能请问,请容许我,我想问您是谁啊?”此时此刻,麦肯笨嘴拙舌说着,麦肯觉得自己的声音怎么听都是米老鼠,却像回音一样盘绕不曲。
她对麦肯的疑问充耳不闻:“你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吗?”她的声音像微风轻抚尘埃,把麦肯的问题轻轻引到室外。麦肯几乎可以感觉到她的话,如雨落到他身上。传送美妙的音符,他打了个冷战,对自己对谁说话都好,只要自己能够在场,麦肯这样想,但是对面的她却在等候着。
“你知道,”麦肯的话语突然变得极为浑厚洪亮,“我真是毫无头绪,因为没有人能够告诉我。”
“好吧,麦肯,我在这里是要帮助你。”如果彩虹会发声,或花的生长有声音,一定就像她的笑声。那是一把大量洒落的光,是交谈的邀约,麦肯跟着咯咯笑,笑得莫名其妙也无所谓。不久之后又是一阵沉默,她的面容依旧和蔼,却呈现出强烈情感,仿佛她能够深入体会麦肯的内在,穿越礁石得到外表,进入显少提及甚至不曾提及的地方。今天是非常严肃的日子,同时也会带来非常严肃的后果。
她听了一下,仿佛要为已经感到沉重的话增加分量:“你在这里有一部分是因为你的孩子,但是你在这里也是因为……”
“我的小孩,什么意思,我在这里因为我的小孩?”
“麦肯,你非常爱自己的孩子对吗?”
“我当然爱我的孩子,每个父母都爱自己的孩子,但是为什么这和我在这里有关?”
“就某些观念而言,每个父母都爱自己的孩子。”她回应又忽略麦肯的第二个问题。“但是有些父母太衰弱没法好好爱孩子,还有些父母完全没有办法爱孩子,这你应该了解,你的确用心爱你的孩子。”
“谢谢你,这是我从我的妻子小娜身上学到的。”
“对吗?我想是吧。在破碎人性的奥秘之中那是相当了不起的一样。在让你学习,也容许改变,”她平静犹如无风的海,她继续问:“那么麦肯,我可以问你,你最爱的是你哪个小孩吗?”
麦肯内心发出微笑,孩子们一一报到的时候,他就深思过:“我没有偏爱哪个孩子,我用不同的方式爱他们每一个人。”
“那么请你解释给我听听,麦肯。”她非常感兴趣的说。
“我的每个孩子独一无二,那种独一无二和特别的个人特质,引发我独特的回应。”麦肯靠回椅子坐好,“我记得我的老大小强出生的时候,我深深着迷于这个小生命的奇妙,担心我没有心力爱第二个孩子,但是当泰勒生下来的时候,她好像带来非常非常特别的礼物给我,那是一种全新的能力使我可以特别爱她,想到这里就像老爹说她特别喜欢哪个人一样。我特别想到我的每一个孩子,我特别喜欢他们每一个人。”
“说得非常好,麦肯,”她的赞赏清晰可见。但接着她稍微向前倾,语调柔和依旧却带着严肃,“那他们不乖的时候,或者他们的选择和你想要他们的选择有出入的时候,甚至是在他们粗野好斗的时候呢?他们在其他人面前让你出糗的时候,那又如何影响你对他们的爱呢?”
今天这集的内容,很直接涉及亲情的内容,当我们的孩子刚出生的时候或者可爱的时候,我们觉得他们每一个都像天使。当这个不知名的她,这个美丽的女人,她问了麦肯这些问题的时候,也是问到了我们这些做父母的人的痛楚,当孩子不听话,粗暴无礼的时候,当他做的决定不顺你心的时候,你又会怎样爱他,你又会怎样表达呢?这真是令人深思的话题,我期待下次的内容,我很想知道他们的谈话如何继续,麦肯又会如何回答神秘的她的问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