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不断电

2013年4月18日 亲情不断电

小屋:怪兽的腹中(三)

亲情不断电130418——逗号整理

收听     


此刻麦肯的眼泪肆意流下,他感到紧绷的压力慢慢消失,由一股深刻的释放感所取代,终于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抬头把气吐出来,接着他不再说话,而是起身把鞋子抛在肩上走向了水里。当他发现自己踏出了第一步的时候,湖水淹到脚踝,虽然有些惊讶却没有在意,他停下来把裤管挽到膝盖以上,确保不会沾湿。接着又在刺骨的冷水中跨出一步,这一步水淹到小腿中间,下一步又淹到膝盖正下方,但是他的脚仍然踩得到湖底。

他回头看到耶稣站在岸边,两只手在胸前互抱看着他。麦肯再回头看向岸的另一边,他不知道这一次为什么不会浮在水面上,但是他决定继续走下去,耶稣在那里所以他没有什么好担心的。想到要泳一大段距离他就毛骨悚然,但是麦肯确实的知道,即使非游泳不可,他也游得过去。谢天谢地当他跨出下一步的时候,并没有往下沉,而是稍微上升,随之而来的每一大步都让他更往上升,直到他再度站立水面上,耶稣加入了他的行列,两个人继续朝小屋走去。

“麦肯你不觉得我们俩一块走会比较好走吗?”耶稣微笑地问道。

“我猜我还有更需要学习的。”麦肯也报以微笑,虽然走在水面上很美妙,但是他发现无论游过这段距离或者走在水面上对他来说都无所谓了,重要的是耶稣和他在一起。或许他终究还是开始信任他了,即使只是处于婴儿牙牙学语的阶段。“谢谢你陪我,对我说密斯的事,我从来没有真正的和其他任何人谈过这件事,我只是觉得这件事对我来说真的是一个剧痛,很恐怖,现在好像没有那么恐怖了。”

“黑暗里会隐藏着恐惧、谎言和悔恨的真实大小,”耶稣向麦肯解释说:“事实是那多半是阴影而不是现实,所以在黑暗中似乎更大。但是当光照进它们住在你心里的地方,你就会开始看见它们真实的样貌。”


“可是我们为什么都把那些垃圾都放在心里呢?”麦肯问耶稣。


“因为我们发现那里比较安全,而且有时候还是当你在努力求生存的时候,那里会真的比较安全。然后你的外表长大了,但是你的内心仍然是被怪兽包围在黑暗洞穴中的孩子,而处于习惯你会不断增加自己的收藏品,你知道吗?我们每个人都会收藏自己珍惜的东西。”耶稣的这句话让麦肯会心的一笑,他知道耶稣是指沙瑞昱说过的收集眼泪这件事。


“所以我想知道像我这样在黑暗中迷失的人怎样才能改变呢?”


“呵呵,多半都会相当缓慢,”耶稣回答说:“记住你不能自己一个人来,有些人设法用各种应付的机制和心理调适的方法来改变,但是怪兽依然存在,只是它在等待适当的时机在出来。”


“所以我现在应该怎么办呢?”


“你已经在做了麦肯,只是要学习过被爱的生活,这个概念对人类来说并不容易,你们很难分享任何事,”他继续说道:“所以没错,我们渴望的是你们重新转向我们,然后我们会来,在你们心里住下,然后分享我们的爱,这种友谊是真的。不只是想象我们打算经历这一生,你的一生和你在对话中分享这一段旅程,你可以共享我们的智慧,学习用我们的爱去爱,而我们可以替你去表达不满、牢骚和抱怨。”


麦肯大笑出声一把把耶稣推到了一边,“停”耶稣大叫了一生,他在原地站住不动。起初,麦肯以为自己冒犯了他,但是耶稣却牢牢的盯着水中,“麦肯你看到了吗?它又来了。”


“什么?”麦肯走近用手遮住眼睛的上方,努力看到耶稣究竟是在看什么,“你看,你看”耶稣压低的声音喊道,“它好漂亮,一定有差不多两英尺长,”接着麦肯看到他了,一条巨大的灰纵鱼从水面下不过一两英尺的地方滑行而过,似乎对自己在上方造成的骚动不以为意,“我想抓却抓不到它,已经有好几个礼拜了,而它竟然到这里来引诱我,”耶稣笑道,麦肯惊讶地看着耶稣看是蹑手蹑脚的闪过来闪过去设法跟上那条鱼,最后放弃了,耶稣望着麦肯像小孩子一样兴奋,“它很棒对不对,我可能永远也抓不到它。”


麦肯被则整个画面搞糊涂了,“耶稣,你为什么不命令它跳进你的船或者咬住你的鱼钩啊,你不是造物主吗?”


“当然,”耶稣说着弯下身子用手划过水面,“若是那样还有什么乐趣可言呢?”他抬起头咧着嘴笑了,麦肯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他发现自己是多么爱这个人,而这个人也是上帝,耶稣又站起来,他们一起继续漫步走回船屋,麦肯又放了胆子问了个问题,“我可以问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你的事呢?比如说昨天晚上或者是一年前或者是…”


“别以为我们没有试过,麦肯,你有没注意过在你最通过的时刻认定我是最可恶的吗?我已经对你说了很久的话,但今天是你第一次听得进去,而其他的那些时间也没有浪费,我想向你说的就是,如果你希望一颗种子能从土壤里发出小嫩芽,你就必须要先预备好土壤,对吗?”


“对,你说得对,但是我不知道我们为什么要拒绝,为什么那么强烈地拒绝你呢?现在看起来真是蠢啊。”


“呵呵,麦肯,这一切都是恩典的时间点,如果宇宙中只有一个人类,时间的安排就会相当简单,但是只要再增加一个人,你也知道会怎样,每一个选择都经由时间和关系而产生涟漪,与其他的选择互相碰撞影响,从这看似一大团的混乱当中,老爹编制出一片壮丽的织锦,只有他才能解决一切问题,而他是用恩典来解决的,所以我猜我只能跟随他了。”


麦肯下了结论:“没错,这就是重点,现在也开始明白真正的人是什么意思了吧?”他们来到船屋的末端,耶稣跳了上去,转身帮了麦肯一把,他们一起坐在船屋的末端,光着脚在水中晃荡,看着风吹过水面而形成的层层涟漪,麦肯先打破沉默:“我刚刚看到密斯的时候,我看到的是天堂吗?那看起来很像这啊。”


“是这样的麦肯,我们最终的命运不是你塞进脑子里的那副天堂的景象,正如你所知道的像是珍珠门和黄金街的景象,而是这个宇宙重新洗涤过的摸样,所以天堂的确会很像这里。”


“我想请教珍珠门和黄金的东西又是什么呢?”


“呵呵,那个东西,”耶稣说着往船屋上一躺,闭起眼睛温柔地和麦肯说:“那幅画是我和我所爱的女人。”麦肯注视着他看他是不是在开玩笑,但是耶稣显然是认真的,“那幅画是我的新娘就是教会,由很多人所共同形成的心灵城市,由一条生气怦然的河流贯穿城中央,河两岸树木上所结出的果子将医治各国的悲伤和创痛,而且这座城市随时开放,进城的每一道门都由一颗珍珠支撑。”耶稣睁开一只眼睛看着麦肯,“那就是我,”他看到麦肯脸上的疑问解释道,“麦肯,珍珠是唯一由痛苦、患难及最终的死亡所织成的珍贵宝石。”


“哦,我懂了,你就是入门的道路,但是……”麦肯稍微停顿寻找适当的措辞,“你说教会就是你所爱的女人,但是我很确定我还没有见过她,”他略表轻视地说:“她不是我每个星期天去的地方。”麦肯说的好像是自言自语,不确定吧这种话说出来是不是安全。


“麦肯,那是因为你只是看到机构,一种人造的系统,那不是我来到世上所要建造的,我要看到的是人们和他们的生命,一个有生命、有气息和爱我的群体,而不是建筑物和各种计划。”麦肯听耶稣如此谈论教会,感到有些吃惊,但话说回来又不是真的令他感到惊讶,这让他如释重负,“我要怎样才能成为那个教会的一份子呢?这个似乎你非常爱慕的女人。”


“很简单麦肯,一切都在于人和人的关系,单纯地分享生命,就是我们现在在做的,只要做这件事保持开放,让周围的其他人能找到我们,我的教会完全在于人,而生命完全在于关系,你们无法建造那是我的工作,对于这项工作我还是蛮擅长的。”耶稣高兴的笑着说。


对麦肯来说,这些话就像是呼吸道新鲜的空气,简单,不是一大堆繁重的工作和冗长的要求,也不是坐在无数的聚会里盯着别人的后脑勺,而他根本称不上认识那些人,只要分享生命就好。“可是请等一下。”麦肯心里开始浮现出一大堆混乱的问题,也许他误解了,这似乎太简单了,他发现自己又不自觉的这样想了,或许是因为人类如此彻底迷失又独立才会把简单的东西弄得复杂了,所以他三思是不是应该把自己刚刚开始明白的事情搞乱,而此刻开始问那些混乱的问题,感觉就像是把一块泥土丢入了一小池清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