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不断电

2013年4月25日 亲情不断电

亲请回信:跟家人更好地沟通@@@小屋第13章:新的聚会

亲情不断电130425——水玲珑整理

收听     

亲情不断电的家人们好,在这段时间里,我们不但是与大家分享节目内容,同时我们也希望可以和你成为互相鼓励、互相帮助的同行伙伴。我们在人生道路上都需要伙伴,只是有的时候,身边的家人、朋友因为太靠近了,你会觉得有些话跟他们说可能会不大方便,也或许他们不太能够明白你、体谅你的心情。作为一个节目本身,我们希望可以成为大家的朋友,也希望在您生活的道路上有一些陪伴,如果你觉得有一些什么问题,希望我们可以有一些帮助,可以提供一些方法或出出主意。欢迎您来信跟我们分享您的生活,我们会尽我们的能力去回答您。

我手上最近有一封署名李听众的一封信,他在信中告诉我们说,他最近心里非常烦,因为家里有很多的欠债,生意也不是很好做,可是他的太太却想去纺织厂上班,因为上班的事情,他们闹的很不愉快。因为这位先生真的是好好先生,他很爱他的老婆,所以不希望他的老婆去上班,希望她好好呆在家里照顾他们仅有两岁的小孩,同时也可以帮助打理一下自己的生意。可是他老婆却并不愿意像他想的那样去做,她反而在外面找了一份工作去上班。李先生一方面心疼他的妻子每天工作12小时,环境和压力都很大,另外一方面也考虑到,他们的孩子还小,需要妈妈,需要精力去照顾,所以他现在非常头大,不知道该怎样去说服他的妻子回到家庭当中。

看到这封信之后,娟子首先觉得这个李先生非常爱他的妻子,从女性的角度来考虑,我不妨建议李听众多从太太的角度去考虑一下,太太的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你不妨听听前两天贤妻良母俱乐部里讲的,不妨跟耶稣去学习,怎样跟人沟通。其中有两点不妨给你作为参考,第一点就是温柔的触摸,第二点就是用问问题的方式去了解你太太她自己的想法。我建议你去找一个没有那么忙的时间或者是假期,牵着你太太的手,或者把她抱在怀里,跟她有一个心灵的对话。

可以先从关心妻子的健康这方面切入,然后真实地问问她的想法,她是不是真的觉得她现在的工作好得不得了,是很喜欢呢,还是出于其他的原因,或者她也许是想帮助家里可以有多一些收入才去工作的,这也说不定呢。你可以把你的担心告诉她,也可以把孩子的需要告诉她,希望她可以重新认真地考虑,同时你也要特别肯定她在家中所付出的努力对你来说是多么的重要。有比较好的沟通,没有什么不能解决的问题,女人都不是那么固执的,特别是在男人温柔的表白下,所以呢,建议你可以去尝试一下,用一个温柔的动作,然后再用一些问题,真的去了解,希望你可以邀请耶稣让你有智慧地去了解妻子内心需要,还有你们两个有一个非常美好的交谈结果。

接下去的时间就到了我们广播小说《小屋》的时间里,《小屋》当中一些非常精彩的对话,其实也是我们心灵深处的对话,我觉得上帝很会体恤人心,他能够一眼就望见我们心底在想些什么。那么我们也但愿在平时的生活里面,在跟家人和朋友相处的时间里,也可以多一点心智,愿意去聆听或者了解对方到底在想些什么,对方真实的想法是什么。当我们在沟通的时候,对一些事情有不同的理解或想法的时候,怎么去做沟通,怎么让对方明白自己真实的想法是什么,学习语言表达的艺术。


小屋第13章:新的聚会

虚假有无限的组合,但真理只有一种存在的模式。

当麦肯接近小屋的时候,他闻到司康饼或者马肯蛋糕或者某种美味食物的味道,因为沙瑞昱的时空聚合把戏,所以从吃完蛋糕到现在可能只有一个小时,但是麦肯觉得好像是好几个钟头没有吃过东西了。即使是看不见,他也能毫不困难就能找到厨房,但是当他来到了后门,发现厨房里面空无一人的时候,他感到惊讶而又失望:“有人在吗?”他喊道。

“麦肯,我在门廊上。”她的声音穿过打开的窗户传来,“拿点喝的东西过来陪陪我。”

麦肯为自己倒了杯咖啡,走到门外的前廊,只见老爹靠在一张闲置的木质休闲椅上,闭着眼睛,沉浸在日光之下。“哎呦,这太了不起了,上帝还有时间晒太阳呀,你今天下午没别的事好做了吗?”

“麦肯,你不知道我现在在做什么。”

对面还有一把椅子,于是,麦肯走了过去,坐下去的时候,老爹睁开一只眼睛。他们之间的小茶几上有一整盘看起来热量很高的酥脆甜点,还有一些新鲜的奶油和大量的果酱和果冻。“嗯,闻起来就香啊。”

“那么开动吧,那是我向你的高祖母借来的食谱,也是用基本材料从头做起的哦。”老爹咧着嘴笑。

麦肯不确定老爹所说的从头做起是什么意思,他就决定不予理会,他拿起一块司康饼,没有涂任何东西就塞到嘴里。甜点刚从烤箱里拿出来,还是温的,简直在他的嘴里面融化了。“嗯,真好吃,谢谢。”

“当你见到高祖母的时候,也要好好地谢谢她。”

“我也蛮希望的。”麦肯一边嚼一边说,“可是应该不会那么快。”

“你不会想知道。”老爹打趣地说,然后又把眼睛闭上。

麦肯又吃了一块司康饼,他鼓起勇气说出了心声:“老爹?”他问到,第一次感觉好像叫上帝老爹似乎没有那么别扭。

“什么事呀麦肯?”她睁开眼回答,露出了开心的微笑。

“对不起,我一直对你很过分。”

“是不是苏菲亚一定在影响你了?”

“她确实是,我以前都不知道,我竟然擅自当你的法官,听起来真是很狂妄自大。”

“因为事实上就是如此。”老爹带着微笑回应。

“真的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麦肯伤心地说道。

“但是一切都过去了,随风而逝,我甚至不要你因此难过,我只要我们不带着嫌隙一起成长。”

“我也是这样。”麦肯说着,伸手由拿了一块司康饼,“你不吃了?”

“不了,你吃就好。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开始烹饪之后,就会尝一口这个,尝一口那个,然后不知不觉就完全没有食欲了,你好好地享受吧。”说着把盘子推向麦肯。

麦肯又拿了一块,在往后坐着,好好地品尝:“耶稣说今天下午给我一点时间和密斯好好相处是您的主意,我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话来感谢你。”

“哦,呵呵,不用客气,亲爱的。我自己也很高兴,我很高兴让你们两个人聚在一起。我都快忍不住了,我在想小娜也能在这里亲身感受,如果是那样的话就太完美了。”老爹兴奋地透露。

麦肯默默地坐着,他不确定老爹的意思,或者不知道该怎样答复。

“密斯很特别,是吗?”她来回摇着头,“嗯,我真是特别喜欢这个孩子。”

“我也是。”麦肯眉开眼笑,想起他的小公主在瀑布的后面。

“小公主?瀑布?等下……”老爹似乎就这样看着锁住的智栓就定位了。

“显然你知道我女人对瀑布着迷,尤其是蒙诺玛公主的传奇。”听了麦肯的话,老爹点了点头,麦肯继续说道:“那就是这件事的意义吗?她必须先死你才能改变我?”

“你看你麦肯,”老爹身子向前倾一倾,“那可不是我做事的方法。“

“但是她那么喜欢那个故事。”

“她当然喜欢,这就是为什么她那么感谢耶稣为她和全人类做的事。一个人愿意用自己的生命换取他人的生命,这种故事在你们的世界里是一条非常宝贵的线索,显现了你们的需要和我的鲜明。”

“但是,如果她没有死,我现在也不会在这里。”

“麦肯,只因为我从无可言喻的悲剧中行不可思议的善,并不表示我筹划了那起悲剧。千万不要假定我运用了什么东西,那个假定就是我造成的,或者是我需要那个东西来成就我的计划,那只会让你对我有错误的认识。恩典并不依赖苦难而存在,但是苦难存在的地方,你会在很多苦难色彩中发现恩典。”

“你所说的开始让我如释重负,我一想到我的痛苦可能会缩短了她的生命,我会无法承受。”

“她不是你的牺牲品,麦肯。她现在和以后都会是你的开心果,这样的目的对她来说已经足够。”

麦肯向后在椅子上坐定了,从门廊上眺望了景观,“我觉得好猛。”

“哦,你把大部分的司康饼都吃了。”

“哦,我不是那个意思。”麦肯笑着说,“你是知道的,世界好像明亮了一千倍,我也变得好像轻盈了一千倍。”

“你的确是啊麦肯,要当全世界的法官并不容易。”老爹的笑容让麦肯放心,这个新的立足点很安全。

“要审判你也不容易啊。”麦肯补充地说道,“我之前真是乱七八糟,比我想的更糟糕,我完全误解了你在我生命中的意义。”

“不记得了吗?麦肯,我们也曾经有过一些美妙的时光,所以我们也不用言过其实。”

“但是我一项是比较喜欢耶稣,不喜欢你。他似乎比较慈祥,而你似乎很……”

“很坏心吗?这似乎很可悲吧。他来把我显明给大家看,但多数人只相信跟他有关的事,他们多半仍把我们当做好的神或坏的神,互相对抗。特别是那些虔诚的人,当他们要人去做他们认为对的事情的时候,就需要严厉的神,而当他们需要饶恕的时候,又跑去找耶稣。”

“没错,你说得没错,”麦肯举起了一根指头说。

“但是我们都在耶稣里,他确实反映了我的心。麦肯,我爱你,我也邀请你来爱我。”

“但是为什么是我呢?我是说为什么是我麦肯呢?为什么你爱一个这么乱七八糟的人呢?明知道我心里对你的种种想法,对你做出种种控诉之后,你为什么还费心试着让我了解你?”

“因为那就是爱会做的事。”老爹回答:“记住,麦肯,我对于你将来要做的事情和选择不会感到惊讶,我已经知道了。这么说,比方说,我现在正想办法教你不要躲在谎言中。当然,这只是假设,”老爹眨了一下眼睛,继续说:“再这么说吧,我知道你要经历47个情景和事件才能够真正听得进去话,在你听得更清楚,同意我的说法。改变自己之前,所以你第一次没有听见我的话的时候,我是不会灰心或者失望,我乐得很,因为再有46次我就成功了,而那第一次就成为筑起治疗之石的基石。将来有一天,也就是今天,你会走过那座桥的。”

“好吧,我现在觉得很内疚。”麦肯承认。

“麦肯,那么请你说说看,这种内疚是什么滋味?说正经的,这不是让你觉得内疚,罪恶感绝对没有办法帮助你找到我里面的自由,充其量只是让你更加努力追寻外在的伦理道德标准罢了。我看的是内在。”

“可是你所说的,我是说躲在谎言里,我猜我这一生大部分的时间都是躲在谎言里,只是方式不同而已。”

“亲爱的,你是伤害中的幸存者,这没有什么可耻的,你爸爸曾经把你伤得很重,生命伤害,谎言只是幸存者最容易选择的方式之一,它给你一种安全感,在那里,你只需要仰赖你自己。但是,那里很暗,对吗?”

“就是,那里太暗了,太暗了。”麦肯摇着头嘟囔着说。

“可是你愿意放弃它承诺给你的甜蜜和安全感吗?问题在这里。”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麦肯问道,他抬起头来,望着老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