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不断电

2013年4月5日 亲情不断电

小屋:再见密斯

亲情不断电130405——蜗牛整理
收听     
亲情不断电的家人们平安,欢迎来到大家相聚的时刻,我是娟子。我们今天会继续收听广播小说《小屋》接下去的内容。不过在继续下去之前,让我们先回顾一下上集麦肯所经历的一系列难以相信的过程。那个过程虽然难以相信,但是却似乎如此真实,那个神秘女子步步追问麦肯,把他的思绪和思路拽向心灵深处,甚至让他回避曾经对很多人和事做出的自我中心的相当主观的评断,也让他看见他对五个孩子难以取舍的爱。
那个神秘女人让他一步步认识上帝的心意,甚至让他坐在上帝坐的座位上,去审判他经历的人和事。当他发现他无法坐在上帝的位置上去审判世界的时候,他才知道自己根本无能为力,他应该把审判的权利交给上帝手中,而他自己也能活得更坦然,所以他走下上帝的审判席,回到自己应有的地方。
不知道你有怎样的感受,但娟子听的时候感到自己和麦肯一样,似乎自己在生命中对很多人事有评断,觉得自己像有裁判权力的法官一样。但当作者描写麦肯爬上高大的审判椅的时候,我觉得我难以相信。我们似乎经常坐在上帝的位置上看待周围的人和事,当我们都要做出决定的时候,就会像麦肯一样痛苦,今天麦肯又要经历怎样难以相信的经历呢?我们一起听下去。
麦肯从椅子上站起来,喃喃说道:“我再也不想当法官了,我真的想信任老爹,”他没有察觉,但是他绕过桌子走向一开始的那张朴素的椅子的时候,房间再度点亮了。“我需要帮助,我需要帮助。”
女人伸出手来抱住麦肯:“现在听起来你现在好像真的准备要回家了。”
“真的。”
山洞的寂静忽然被孩子们的笑声打破,声音似乎穿过墙而来,随着房间越来越明亮,他可以清楚看到那个墙。他盯着墙的时候,石头表面越来越透明,日光渗入山洞。麦肯一惊,终于分辨出孩子们在远方,“这听起来好像是我的孩子。”麦肯惊呼道,嘴巴不觉张开,走到墙边,那层薄雾好像有人拉开的帘幕,他又看到那个湖,他眼前隐约呈现的背景是白雪皑皑的高山,壮丽无比,又有浓密繁茂的森林作装饰,而依偎在山脚下的小屋清晰可见,他知道老爹和沙瑞域在等他。天外壮阔的溪流,流经山涧流入那座湖,小鸟歌唱的声音,空气中充满了夏日芳香,这一切麦肯都在一瞬间看到、听到、闻到。但他的目光被动作吸引,那是一群在溪边玩的人,距离不远,他在那里看到自己的孩子,小强、泰勒、贾诩、凯特。
“等一下,”他倒抽一口气,石墙仍然在他面前。他走向他们,视线变得清楚,密斯!她仿佛听到他的声音脱离那群人向他跑来。我的天,密斯,他大叫试图向前移动,穿越令他们分离的纱,他撞上某种不可抗拒的力量,仿佛磁力增加,令他弹回室内。
“她听不见你的声音。”
麦肯不在乎,“密斯!”他大声叫,密斯离他好近,他一直拼命努力不要失去,但是慢慢流失了,现在又刹那间回来。他想找个把手,把墙撬开,但那里什么都没有。同时,密斯已经到达,直接站在他面前,她的目光显然不在他身上,而是在他们之间什么更大的东西上,她显然看得见那东西,但麦肯却看不到,麦肯终于放弃和那股力量搏斗。
他一半转向那个女子:“她看得见我吗?她知道我在这里吗?”他迫切问道。
“她知道你在这里,但是她看不见你。从她那里她正看着美丽的瀑布,其他什么都没有。但是她知道你在后面。”
“密斯就是看不腻瀑布啊。”现在麦肯专注看她,麦肯试图再次记录她的表情,头发和双手的细节。他这么做的时候,密斯脸上露出特大的微笑,露出两个酒窝,在极为夸张的慢动作里,麦肯好像看见她的口型好像在说没有关系,我,然后她用手势说出,我爱你。太超乎想象,麦肯喜极而泣,他仍然不停注视密斯,再次这么亲近她很痛苦。看她以密斯的站姿站着,一脚向前,一手放在身后。
“她真的好,这一生只是未来更伟大的世界的接待室。你们的世界里没有人可以完全释放潜力,这只是老爹在心中一直试想的准备工作。”
“我可以到她身边,抱她亲她吗?”
“不行。”
麦肯平静地祈求。“这是她要的方式。她要这样?”麦肯困惑地问:“她是非常明智的孩子,我们的密斯,我非常喜欢她。你确定她知道我在这里?”
“我确定。”她让麦肯放心。“麦肯你知道吗?她一直兴奋地期待这天。可以和哥哥姐姐们玩,也可以看到你,她非常希望母亲也在这里,但还需要等待另一个时间。”
麦肯转向椅子:“我其他的孩子真的在这里吗?”
“他们在这里,也不在这里,只有密斯真的在,其他人都在做梦。在每个人内心深处都有模糊的记忆,有些人比其他人记得更清楚,但没有人能完整记住,这对其他人来说都是平静的做梦时间。只有凯特例外,这场梦令她难熬,不过密斯是完全清醒的。”
麦肯看着心爱的密斯做的每个动作:“她原谅了我吗?”
“原谅你什么?”
“我对她的亏欠。”麦肯低声说。
“如果有需要原谅,她的天性就会原谅,只是没有什么需要原谅。”
“可是我没有注意那个坏蛋把她带走。”他的声音逐渐变得……
“如果你还记得,你当时在救你的孩子。”
“密斯不相信,小娜不相信,老爹也不相信。或许该是放手的时候,让谎言离开。即使错在你,她的爱远远超过你的过失。”
有人叫密斯的声音。她高兴尖叫,忽然她停下来,跑回爸爸身边,做一个大大拥抱的姿势,闭上眼睛做出吻的姿势。一瞬间她站着静止不动,然后挥手转身重回其他人身边。现在麦肯才清楚看到谁叫他的密斯,耶稣在他的孩子群里游戏。耶稣把她转了两圈,然后大家一起笑着在湖面上打水漂。他们喜乐的声音,令麦肯的眼泪自然流下。毫无预警,水在他眼前,冲刷了所有景象。现在才发现山洞的墙,他正站在墙边,女子的手搭在他肩上。
“结束了吗?”
“暂时结束了,”她温柔回答。“麦肯,审判不关乎毁灭,而是把事例摆正。”女人轻轻带走麦肯,直到他再次看见在岸边打水漂的耶稣。“我想有人在等你。”她的手放开,麦肯不用看也知道她走了。穿越潮湿的小径,找到一条瀑布外延的路,回到了日光之下,精疲力竭而又深刻的满足感,闭上眼睛片刻,试着把密斯现身的每一刻记住,他能够唤回每一个想念密斯的日子,记住每个细微之处和每个动作,忽然他非常非常想念他的妻子——小娜。
“走吧,走吧,亲爱的孩子……”在这个歌中,真的道出父母对子女放手的不舍的情怀。我沉浸在歌词中,一半也是在回想刚才听到的《小屋》当中,麦肯在山洞中经历的景象。这实在太有画面感了。娟子是对画面感比较有感觉的人,我相信如果这是影视作品,我想当我看到那个画面的时候,娟子一定流泪了,事实上,我已经流泪了。人能够想到的,上帝一定能做到。
所以,在我们有限的想象当中,如何体会上帝的真实,不是容易的事,是蛮有挑战的。但是当你真的经历过与上帝同行同住的日子,你一定会了解上帝的真实可信。这话不好理解,貌似自说自话,但是如果我打个比方,你就不难理解。
如果我告诉你我爸爸的兴趣爱好、行为举止、风格为人,我们一起经历过怎样的事情,有开心、悲伤、痛苦、难忘,很多很多告诉你的时候,你就认识我爸爸了吗?不行。你必须面对面看见我爸爸的时候,你才了解。所以你永远不能经历我的经历,当然,我也不能走进你的经历。
但是有一个人可以,他既可以进入你的经历,也可以进入你的过去和未来,他就是耶稣,他就是神,他有神的形象和荣耀,当你邀请他进入你的生命中,你就成了上帝国度中的儿女,那我们就有相同的经历了。这就好像一个大家庭,有很多小孩,这些孩子因着个性的不同,经历的事情也不同,对父母也有不同的认知。但他们毕竟是一个家庭中的成员,他们印象中的父母还是有许多相同之处。我不知道这样解释你是否明白,但是在上帝的爱中,在天父的国度中,我们就是一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