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不断电

2013年5月10日 亲情不断电

小屋第14章:动词及其他(四)


亲情不断电130510——蜗牛整理

收听     

沙瑞昱似乎对麦肯的缺乏了解并不感到惊奇,坦然地回答说:“要让东西起死回生,就必须在那些混乱的物中引进新鲜活跃的东西,要从只是名词的东西转换成活泼不可预测的东西,转换成现在式,有生命的东西,必须从律法转变成恩典。我可以举两个例子吗?”

“请说,我洗耳恭听。”麦肯表示同意。耶稣在一旁咯咯地笑了,麦肯对他皱起眉头,接着才转向沙瑞昱。

当沙瑞昱重拾话题的时候,脸上隐约略过一丝微笑:“我们就用你们的两个词来说吧,责任和期许。你们的词语变成名词之前,原本是我的词语,是潜藏的动作与惊艳的动词,是回应及预期的能力,我的词语生动活泼,充满了生命和可能性。而你们的词语是死的,充满了律法、恐惧和评断,那就是你们在经文里面找不到责任这个词语的原因。”

“妈呀!”麦肯露出了怪的表情,开始明白这段话的意思,“我们似乎还常常用到这个词啊。”

“呵呵,宗教必须用律法来取得权利,并且控制他们需要的人才能生存,我给你回应的能力,而你的回应是在任何的状况都能够去爱和服务。因此每个时刻都不同,都独特而美妙,因为我是你回应的能力,所以我必须在你里面。如果我只是给你责任,我可能根本不必和你同在,那责任就应该是一项必须履行的任务,必须尽到的义务,也是会失败的东西。”

“妈呀,我的妈呀!”麦肯又重复地说了一次,但是语气并不热烈。

“下面我想用友谊来做个例子,就知道从这个名词中移除生命的元素能多么剧烈地改变一段关系。麦肯,假设你和我是朋友,我们的关系存在一种期盼,当我们彼此相见或分离的时候,就会有要在一起欢笑、交谈的期盼,这种期盼没有具体的定义,它生动、活泼。我们共处的时候,浮现的一切都是独特的领悟,没有其他人能够共享。但是如果我把期盼改成期许,不管是说出口的还是没有说出口的期许,那么会怎么样呢?突然间律法就进入了我们的关系,我开始期许你的表现能达到我的期许,我的生动的友谊迅速地恶化为带有规则和要求的一种死东西,它不再是关于你和我,而是转化为朋友该做什么事或者好朋友应该担负的责任。”

“我明白了,或者,”麦肯再补充说:“比如说父亲、丈夫、员工或者是各式各样的责任,我懂了!我宁愿活在期盼里。”

“呵呵,和我一样。”沙瑞昱若有所思地说着。

“可是,如果没有期许和责任,难道不会把每件事都弄得分崩离析了吗?”

“只有在你属于那个世界又分离,属于律法控制之下的时候,才会这样。责任和期许是罪恶、愧疚存在的基础,而且为促进成果是身份与价值这个观念提供了价格。你很清楚,没有活出别人的期许是什么感觉。”

“唉呀妈呀,我当然清楚了,”麦肯喃喃自语说:“那种感觉可真是难受哇。”他短暂地停顿了一下,一个新的想法闪过了他的脑筋。


老爹现在开口了:“亲爱的,我从没有对你或者任何人有过什么期许,期许背后的意义是要有某个不知道未来和结果的人试着控制行为达到希望的结果。人类透过期许希望大规模控制行为,我知道你和一切有关你的事,我为什么要对我知道的事有期许呢?那会很愚蠢,除此以外,因为我没有期许所以你永不让我失望。”

“你从不对我失望吗?”麦肯努力试着消化这句话。

“从来没有。”老爹加强语气说,“我有的是在我们的关系中一种恒长而活泼的期盼,我也给你能力去回应自己所处的情形的状况,即使你转而期许和责任,即使你不认识我也不相信我。”

“还有,”耶稣打岔说,“即使你会活在恐惧中。”


麦肯仍然不信服:“可是你们不要我们设定优先顺序吗?”

“你们也知道上帝第一,接下来什么,接下来是什么,按照优先顺序的麻烦事。”沙瑞昱开口了,“把每件事都视为阶级或者金字塔,我和你已经讨论过这个话题,如果你把上帝放在首位,到底是什么意思,要多重要呢?你又献给我多少时间,才继续过一天中剩下的时间,而且你对剩下那部分更有兴趣多?”

老爹再度打岔说:“你看麦肯,我要的不只是你一部分,或者你生命中的一部分。即使你给我最大的一部分,那也不是我要的,更何况你办不到。我要的是全部的你,以及你和你一天中的每个部分。”

耶稣再次开口:“麦肯我不要成为一份价值表里的第一位,我要位于每件事情的中心,当我住在你里面,我们就能一起度过所有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我不想在金字塔的顶端,我想成为一个活动物体的中心。在这个活动物体中,你生命中的一切,朋友、家人、职业、理想、活动,都和我联接。然后我们在一起随着风而内外前后移动,跳出不可思议的生命之舞。”

“而我,”沙瑞义总结说,“我就是风。”她露出爽朗的微笑并且鞠躬。麦肯理清思绪的时候,现场一片沉静。麦肯紧紧抓住桌子,寻求支撑点。

“好了,这样够了,”老爹声明,一面从椅子上站起来,“我们玩乐的时间到了,你们先离开吧,我把食物放好,待会洗碟子。”

“那奉献呢?”麦肯问道。

“麦肯,没有所谓的仪式,”老爹说着拿起几块食物,“所以今晚我们要做些不一样的事,你一定会喜欢的。”

麦肯站起来,转身跟着耶稣走向后面的时候,仿佛有手搭在他肩膀上,他转过头去,沙瑞昱站着很近正专注望着他:“麦肯,如果你愿意,今晚我想送你一份礼物,我可以碰你的眼睛医治他们吗?只有今晚。”

麦肯很惊讶:“我的视力非常清楚,不是吗?”

“其实,”沙瑞昱怀着歉意说:“你看到的很少,虽然就人类而言,你是看得相当清楚的。但是只有今晚,我想让你看一点点我们看到的东西。”

“当然可以,”麦肯同意地说到,“请你碰我的眼睛,而且你愿意的话,请多多益善。”

沙瑞昱向他伸出手,麦肯闭上眼睛,身子前倾,她的触摸像寒冰,出人意料,令人振奋。一阵美妙的寒颤,伸手握住她的双手,什么也没有发生,于是麦肯慢慢开始张开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