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不断电

2013年5月16日 亲情不断电

小屋第15章:朋友狂欢节(一)

亲情不断电130516——水玲珑整理

收听     

现在的人们彼此联络最方便的、最常用的一种方式是电子邮件,可能有更快捷的方式,不过电子邮件真的已经快要取代书信了。不管是应聘、找工作还是与朋友相联络,电子邮件真的是最快捷、最省钱的一种方式。不会再像以前,我们等一封信可能要等上一个月半个月这样的时间。同时资讯量也大了起来,一封电子邮件你可能转发无数的人,同时你也可能收到无数人给你的电子邮件。电子邮件的容量是越来越大了,当然信息量也会随着容量的增大越来越大了,我们现在生活在一个资讯非常丰富的年代当中。


前几日我就收到了一封朋友分享给我的精彩图片。题目叫做“创造之美”,看完之后我真的倍感受益,更从这些美妙的图片背后看到摄影者的心思,他们抓拍的每一个瞬间真得都是非常非常精彩的。我觉得这个名字起得非常好,你真的只有感受到造物的神奇,你才能抓到造物美的瞬间。其中有一组北极光影的,在夜空上面的非常绚丽的样子,真的让我唏嘘感叹。因为娟子本身就很喜欢光影,呈现出来的丰富多彩的色泽上面的变化,特别是作者抓拍的角度,真的让人很难以置信,我相信有看到过北极光的朋友一定有那种非常奇妙的梦幻感,就像在仙境一样,看到了很不真实的光速,就会给我很不真实的感觉。但是它确实又是真实存在的。就好像有人告诉你,你的身体能发出一种微光,是你的肉眼看不到的,你能相信吗?


如果不是生活在现在科技发达的年代当中,我是不会相信的,因为现代科技已经能够发明出一种仪器可以感受出我们身体的热量所产生出来的光影的,所以,如果你在特定的仪器的后面去运动的时候,那个仪器上面产生出来的就是你的光影。这个如果是在几十年前,或者我小的时候跟我讲我都不会相信的。但是今天的科技可以证明这一点,我们的人体其实是一个带有发光源的个体。所以在今天我告诉你我们的身体就是一个小小发光体的时候,你可以不用再特别的差异了,因为这确实已经被证实是事实了。


在今天的小说连播的内容里面,麦肯将会用一种完全不一样的眼光去看到一些非常不寻常的景象,如果你很好奇的话,那么就跟我一起走进好奇,去看一看麦肯的眼睛究竟看见了什么。


第15章:朋友狂欢节


你可以和家人吻别之后,与他们分隔千里,但同时也把他们带在你的心里和脑海中。因为你不只是活在世界里,世界也活在你里面。

当麦肯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必须又马上遮住眼睛,挡住令他措手不及的漩涡强光,接着,他听到声音。

“你会发现你很难直视我。”是沙瑞昱的声音,“不但是我,还有老爹,但是,等你的心习惯这些改变之后,就会比较容易了。”


这个时候,麦肯仍然站在闭着眼睛站的地方,但是小屋,还有船坞,以及园艺工序间都不见了,他变成了站在屋子外边,位居一座小山丘的顶端,上面是耀眼却没有月亮的夜空。他可以看到繁星从容平稳而又精确地运行着,仿佛有伟大的天国指挥在统筹它们的运行。偶尔,彗星或者流星雨,仿佛同时听到暗示似的,从星空中流泻而下,加添了那流畅舞蹈的变化。接着,麦肯看到一些星星变大了,改变了颜色,仿佛马上就要变成新星或者白矮星。仿佛世间本身也变得精力充沛、轻松活泼。为看似脱序,却管理严谨的天体加添了如天堂一般的样貌。


他又转向沙瑞昱,而沙瑞昱仍然站在他的身边,虽然沙瑞昱仍然令人难以直视,但是麦肯现在已经能够辨认出她身上图案的对称和色彩。就好像一件缝上了各色的小钻石,蓝宝石的光袍掀起波浪型的移动,接着则好像威力四散开来。“啊,这一切真是美的不可思议啊!”被这般神圣壮丽的景物环绕着,麦肯忍不住低声说道。


“的确。”沙瑞昱的声音从光中出现了,“麦肯,现在请你看看四面八方。”


他环顾四周,倒抽了一口气,即使在深夜中,一切仍然清楚明澈,用千变万化的色调与浓淡组成的光环发出光芒,森林本身就发出光线和色彩早就的熊熊火光,但每棵树皆清晰可见,每根树枝、每片树叶都是这样。鸟和蝙蝠飞翔或彼此追逐的时候,形成一条缤纷的火径,麦肯甚至看到远方有一大群生物出场。有鹿,有熊,有高低绵羊,森林边界附近雄壮的麋鹿,湖里的水獭,每一只都发出自己的色彩和光辉,为数可观的小动物蹦蹦跳跳,四处狂奔,每一只都活在自己的光辉当中。在一片由桃、李以及一大片红粟栗形成的光芒中,一条鳄浮出水面,却在最后一刻拔高掠出水面,双翼发出的水花像火一样,一条斑斓如虹的灰大宗鱼冲破了水面,又在一阵迸发的色彩中落回湖中。


此时,麦肯觉得自己的身量比实际身高高出很多,仿佛视线所到之处他都能到达,两只在母亲脚边玩耍的小熊吸引了他的目光,它们翻滚着发出它们原本的笑声的时候,黄果、薄荷以及榛果纷纷地落地,从站立的地方,麦肯感觉他伸手就可以触到他们,就在不经思索的情况下,他伸出了手臂,把手又抽回。在惊讶之余,发现自己也正在闪闪发光,他看着自己的双手,如制作精巧美妙的工艺品,在光的流泻色彩中,清晰可见。那光似乎是为他戴上了手套,他看着自己身体的其他部位,发现光线与色彩已经把他完全地罩住,有若一套能够使他自由行动又得体的纯净衣着。


麦肯还发现自己的疼痛感也消失了,即使经常疼痛的关节部位也安然无恙,其实,他从来没有感觉这样的健康,这样的完整。他的头脑清醒,深深吸入院里沉睡花朵的芬芳气息,其中有许多花已经渐渐苏醒,开始准备迎接这场庆祝会,狂欢而美妙的喜悦由内心涌出。麦肯终身一跃,慢慢地浮向空中,接着由轻轻返回地面。这简直跟梦中的飞翔一模一样。他心里这样想着。接着,麦肯看到了许多的光线,一个个移动的点从森林中浮现,在他和沙瑞昱站立处的平原上聚合,如今,他可以看到这些光线勾画成色彩在周围的山上忽隐忽现,顺着看不见的路径,朝他们而来。它们冲入草原,是一群孩子,没有蜡烛,他们本身就是光。在他们自身的光线中,每个孩子都穿着别具特色的服装,麦肯猜想那些服装代表着不同的部族,虽然他只认得出其中几种,但是,无所谓。这些是大地的孩子,老爹的孩子,他们带着沉静的尊严与优雅进入,面容充满了知足和平安。年轻的孩子用手牵着更小的孩子,麦肯一度想知道自己的宝贵女儿是否也在其中,他找了一会儿,还是放弃了。他让自己平静下来,麦肯相信,如果密斯在,也想向爸爸跑来,她一定会来的。


孩子们现在已经在草原里面围成一个大圆圈,从麦肯站着的附近开出一条小径,直达圆圈最中心,小小的火光迸发,像运动场上慢慢点亮的运动灯泡,在孩子们的笑声或者低语声中燃起。尽管麦肯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这些孩子显然知道,而且似乎已经是迫不及待了。一群人出现在他们生活的空地,围成了一个更大的光圈,麦肯推测他们是和他一样的成人,这些人缤纷绚烂却又顺从柔和。忽然间,麦肯的注意力被一个不寻常的动作吸引,似乎是外圈的一个光体遇到了一些困难,紫罗兰色与象牙白的闪光组成一条长龙,成湖色射入他们所在的夜空。长龙撤退后,取而代之的是接着向他们迸发的淡紫和金黄,火红金发色灿烂的光束,熊熊的映衬着当下的黑暗,最后消退,回到他们的源头。


沙瑞昱轻声地笑了。


“这是怎么回事啊?”麦肯低声问道。


“这里有个人很难隐瞒自己的感觉,”沙瑞昱开口了。无论是谁,正努力挣扎的那个人无法再控制自己,搅动了附近的一些光体,当闪光延伸至周围的孩子圈时,涟漪效应清晰可见,最靠近始作俑者的那些光体似乎在回应他,因为色彩与光线从他们身上移到了麦肯的身上。出现在每个人身上的颜色组合都独一无二,而且麦肯看来,似乎对造成骚动的人有着清楚分明的回应。


“我还是不懂。”麦肯再度轻声说道。


“麦肯,每个人身上的色彩和图案都是独一无二的,没有相似的两个人,也没有两种相同的图案,这里,我们能真正看见彼此,而看见的部分必须是个体的色彩和情绪在色彩比光下显而易见。”


“真是不可思议呀!”麦肯惊呼道,“那为什么小孩子的颜色多半是白色的呢?”

“是这样的,每当你靠近他们,就会看到有很多色彩融入了白色,而白色包含了所有的颜色,等他们长大成熟,成为自己真正的样貌的时候,他们展现的色彩就会更加的鲜明,独特的色泽与浓淡就会浮现出来。”


“不可思议。”麦肯只想出这句话,他也看得更投入了,这时候,他注意到成人圈后面又有其他人出现,平均环绕着整个圆圈,他们是比较高的火焰,似乎随着风的气流而吹,是相似的宝石蓝和水蓝色,并且有少许其他独特的颜色镶在每一个身上。


“麦肯,让我来告诉你,那些是天使、仆人,以及看守人。”沙瑞昱在麦肯没有发问之前就回答了他。


“真是不可思议,不可思议,太不可思议!”麦肯连说了三次。


“不止这些,麦肯,这会帮你了解这些特别的人所面对的难题。”沙瑞昱用手指着发生骚动的方向,即使是麦肯也能看的出来,无论那个人是谁,显然不断遭遇到困难,悠忽而唐突的色彩与光线之矛,时而射得更远,朝他们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