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不断电

2013年5月2日 亲情不断电

孩子经常抠指甲怎么办?@@小屋第14章:动词及其他自由

亲情不断电130502——水玲珑整理

收听     

常言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在我的手上就有远方的朋友传来的书信,可爱的小鸽子又飞回来啦,我看哪,她是很久没有说话了,所以心里痒痒的,不说话就难受呢。当然,对于娟子来说,能够听到鸽子的近况,听到鸽子的声音,打探到她的消息,我还是非常欢喜的,虽然这一次她带来了她生活当中遇到的一些小问题,不过呢,也有一些她的思考。就在节目的一开始,我们抓紧时间看一看鸽子的来信。

鸽子最近身体欠安,希望你在听到我们节目的时候身体已经康复了。你在信中说有些问题想要咨询一下,是关于孩子抠指甲或咬指甲的,事件的起因是鸽子看到一位姊妹的手上涂着指甲油,她就好意地劝说:“涂指甲油多了会伤指甲的。”可是那位姊妹说:“没有办法呀,我有咬指甲的习惯,而且这个习惯是从小养成的,直到长大成人。”于是这个可怜的姐妹,为了不继续咬指甲,就只好涂指甲油在上面,因为只有涂了指甲油之后的指甲她不敢咬。于是这件事情就引发了鸽子的联想。

鸽子有一位非常可爱的小外甥,不过她的小外甥也有跟那位姊妹同样的问题,就是抠指甲。鸽子也向医生咨询,医生跟她分析孩子抠指甲的原因可能是孩子太小戒掉了母乳,给孩子不安全感,不过我去了解了一下,孩子有时候表现出这些是反映了心里的情绪,跟紧张、抑郁、自卑、敌对等情绪有关,所以,希望家长可以留意。也希望鸽子能够去跟你的姐姐有一些沟通,就是要在平时多给孩子心理上一些关注,生理上一些接触,来消除造成孩子焦虑、紧张的因素。比如,多对孩子表达爱,经常对孩子讲“妈妈爱你。”“妈妈爱你,不管你多调皮,妈妈爱你。不管你多调皮,妈妈爱你。”多给他们拥抱,有事没事就要抱一抱他,亲一亲他,让他感受到妈妈真的爱他,不管是不是有弟弟妹妹,妈妈依旧都爱他。这些言语上的表达和身体上的触摸是对孩子非常有帮助的充电器,让孩子充满爱的电源。

这里娟子有一些建议给我们的听友。第一,不要急着去纠正孩子咬指甲的行为,相反的,应该做的是忽略它。当你看到他又在咬指甲的时候,不是大声地斥责他,不要用责骂的话去刺激他,反而应该分散他的注意力,尝试着把他的手挪为其他的用途。或者是请他过来帮忙拿一个东西,帮妈妈收拾屋子或者把衣服叠好,把他的手从嘴里拿出来的其他动作都可以替代他咬指甲的动作。切记忽略他的行为,就当没看见。第二,家长要有足够的耐心和信心,不能粗暴地对待孩子,强行将他的手指从嘴巴里拉出来,这些行为反而让孩子产生更加紧张的情绪,而且加重咬指甲的习惯,所以爸爸妈妈的态度将决定孩子的习惯。当然,平时就要帮着孩子把他的指甲修剪了,帮着孩子养成良好的卫生习惯,然后再大一点,可以听懂话的时候,要耐心告诉他咬指甲的危害,可能会让他的指甲长不长或者有细菌,他会听得懂。我相信家长的耐心和智慧的处理是非常有必要的。

也希望鸽子能够把我们这个节目介绍给你的姐姐听,让她听到之后,知道如何去处理跟孩子之间的关系。


小屋第14章:动词及其他自由

上帝是动词。

麦肯往外走入午后的阳光,他对自己的感觉是一种奇怪的混合,既像一块被撵干的破布,却又生气蓬勃,令人振奋。这一天是多么的不可思议,而且只过了不到半天。有一小段时间,他举棋不定地站在那里,之后才漫步走到湖边,当他看见系在船坞边的几艘独木舟,他知道,或许它将永远是甘苦参半的象征。但乘着独木舟游湖却多年来给了他力量,他解开船坞尽头的最后一艘独木舟,战战兢兢地把小舟划入了湖里,开始划向湖的另一边。

在这之后的几个钟头,他绕着湖,探索其中不为人知的角落和缝隙,知道几条河和小溪,有的是从上游注入湖中,有的则将湖水引往更低处的盆地,他还发现了一处可以漂在水上观看瀑布的完美地点。高山的野花四处绽放,为大地增添了点点色彩,这是最安详也最和谐的平静感。麦肯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了,如果他曾经感受过的话,他甚至唱了一首歌,两首老师歌,两首老民谣,只是因为他想唱。唱歌也是他长久以来不曾做过的事,回溯遥远的过往,他开始唱起以前常常唱给凯特听的那首呆呆的短歌:“凯凯凯凯特,漂亮的凯特,你是我唯一爱慕的人。”他想到女儿,忍不住摇了摇头,女儿是那么顽强,却又那么脆弱,他不知该如何触动女儿的心,他已经不再惊异自己那么容易就泪眼盈眶了。

他一度观看由桨叶和船尾造成的螺旋漩涡,当他转回头的时候,发现沙瑞昱正坐在船头注视着他。她忽然显现,令他跳了起来。

“天哪!”麦肯惊呼道,“你吓着我了。”

“对不起,麦肯。”她马上道歉:“不过晚餐快准备好了,该是请你移驾回小屋的时候了。”

“你在这段时间都是和我在一起吗?”麦肯问道,仍是有些惊魂未定。

“当然了,我一直都和你同在。”

“那我怎么不知道啊?”麦肯问,“最近你在的时候我都能够察觉的到啊。”

“要不要让你知道和我在不在这里和你完全不关,我一直与你同在,有时候我用特殊的方式让你察觉,那是比较刻意的。”麦肯点了点头表示明白,并且把独木舟划向遥远的岸边和小屋,这个时候从灌入脊椎的一阵震颤,他清澈地分明地感受到沙瑞昱的存在,他们两个人同时面露微笑。

“沙瑞昱,我想问你,即使我回到了家,也能一直向现在这样看见你或者听见你的声音吗?”

沙瑞昱微笑着回答:“麦肯,你随时可以和我说话,我也会永远和你同在,无论你能不能察觉到我的存在。”

“现在我知道了,但是将来我要怎么听见你的声音呢?”

“你会学到在你的思绪中听到我的思绪,麦肯。”沙瑞昱向他保证。

“会很清楚吗?万一我把你和另一个声音搞混了呢?万一我弄错了呢?”

沙瑞昱听了之后哈哈大笑,笑声如奔放的流水,近乎音乐:“哈哈哈,你当然会弄错了。每个人都会弄错,但是随着我们的关系持续增长,你就会开始更认得我的声音了。“

“我可不想犯错啊。”麦肯嘟囔了一声。

“麦肯,”沙瑞昱回应道:“要知道错误是人生的一部分,并且老爹也会在错误里动工,达到她的目的。”沙瑞昱神情愉快,麦肯也不禁对她咧嘴而笑,她的论点清晰易懂。

“沙瑞昱,这和我所知的一切是那么截然不同,千万别误会,我是很喜欢这个周末你们给我的这个经历,但是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回到我的现实生活,我也说不上来,把上帝想成苛求的工头,似乎比较容易和他相处,连处理剧痛的孤单也比较容易。”

“你是这么认为的吗?”沙瑞昱问道:“真的吗?”

“至少那样我似乎可以控制一些东西。”

“似乎是对的,但那能为你带来什么呢?剧痛和更多的痛苦?非但你自己无法承受,连你最关心的人也没有办法信任,你知道吗?”

“根据老爹的说法,那是因为我害怕情绪。”麦肯透露。

沙瑞昱笑着回答麦肯:“呵呵,我觉得那次的小交流真的是妙趣横生呀。”

“我害怕情绪。”麦肯承认,对沙瑞昱似乎如此不在乎感到有些心烦,“我不喜欢情绪带来的感觉,我用情绪伤害过其他人,完全不能信任自己的情绪,你创造所有的情绪吗?还是只有好的情绪呢?”

“麦肯,”沙瑞昱似乎跃升至空中,麦肯仍然难以正视她。但是近傍晚的阳光投射在水面上,变得更难把沙瑞昱看清楚了。

“情绪是灵魂的色彩,它们既壮观,又惊人。当你没有感觉的时候,世界就变得沉闷苍白,只要相信当初剧痛如何减少了你生命中的色彩,你就会知道,你的生命只剩下单调、贫乏的灰色和黑色。”

“我求你帮我了解这些情绪。”麦肯恳求说。

“其实,没有什么好了解,情绪就是情绪,不好也不坏,它们就是存在。这里有个说法能够帮你在心中理清,麦肯,典范驱动感知,感知驱动情绪,多数的情绪都是回应感知,就是你在特定的状况之下认为真实的事。如果你的认知错误,那么你对情绪的感知也会错误,所以你要检查自己的感知。除此之外,你也要检查自己相信的典范是否属实,你笃信某件事是真实的,那件事并不会因而成真,你要愿意重新检查自己相信的事,越是活在真理中,情绪越是能够帮助你看清楚。但是即使如此,你对它们的信任也不要高过于我。”

麦肯任由桨随着水的流动在他的手边转动,“感觉好像在关系中生活,你知道,就是信任你,和你说话,好像比单纯守规矩负责一点。”

“什么样的规矩呢?麦肯。”

“你知道,就是经文里告诉我们应该做的各种事情。”

“好,”沙瑞昱带着若干犹豫地说:“麦肯,那么你说说那会是什么呢?”

“哦,你知道啦。”麦肯挖苦地回答说,“就是行善避恶,善待穷人,勤读经,勤祷告,上教会那一类的事情。”

“呵呵,我懂了,那么这对你有效吗?”

麦肯听了之后大笑:“哈哈,我从来没有好好地做过,有时候我做的还算不错,但是总是有些事情让自己很难克服,或者觉得有罪恶感。我以为我只需要更加努力,但是我发现要维持那个动机却是很难,很难。”

“麦肯,”沙瑞昱用责备的语气对他说:“圣经没有教你要遵守规矩,那是耶稣的写照。文字也许能够告诉你上帝是什么样子,甚至他希望你怎么样。但是你不要忘了,如果你只是想靠你自己的话,说实在的,我保证你一件都做不来。生命和生活都在他里面,别无他处。哦,我亲爱的麦肯,你该不会是认为靠自己可以活出上帝的公义吧?”

“哦,是有一点。”麦肯怯懦地说:“可是你也得承认啊,规矩和原则比关系要简单啊。”

“你说的没错,关系是比规矩困难很多,但是规矩永远不会给你答案,让你明白内心深处的问题,而且规矩也永远不会爱你。”

麦肯一直手浸在水里玩,看着自己的动作制造出的图案:“我渐渐地发现我知道的答案很少,我近乎无知,沙瑞昱你知道,你已经彻底把我颠覆或翻转了。”

“麦肯,宗教是关于拥有正确的答案,而他们的答案有一些是正确的,但我是关乎过程的,要带你找到活生生的答案。一旦你找到了的话,就会从内在开始改变。有很多聪明人可以依据他们脑袋里面的想法说出很多正确的事,因为有人告诉过他们正确答案,但是他们根本不认识我,所以,说真的,即使他们是对的,他们的答案又怎么会正确呢?你明白我大概的意思了吧?”沙瑞昱对自己的话发出微笑,“所以可能他们是对的,他们仍然是错的。”

“我懂得你在说什么了,神学院毕业之后,我有很多年都是这样,有时候我有正确的答案,但是我不认识你,这个周末和你分享生命远远比那些答案更有启发性。”

他们两个就这么谈着谈着,继续慵懒地顺着水流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