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不断电

2013年5月23日 亲情不断电

弑杀亲情的背后@@小屋:悲伤的早晨


亲情不断电130523——水玲珑整理

收听     


在今天的节目一开始,我(娟子)想跟大家分享一则我在本地的一份基督教报纸上看到的一篇专题报道,跟近期的几件发生在家庭中的案件有关系的。虽然这个题目看上去很惊悚吓人,但是也确实反映了社会中急需要关注而往往最容易被忽视的方面,那就是父母与子女亲情关系的建立。


娟子是被报纸的专题的大标题所吸引的,因为这个标题大大地写着四个字弑亲金情。那是跟亲情有关系的,又是发生在亲情中的家庭惨案。专栏特别提到了,香港和加拿大本地接连几起父母被杀案,儿子因此被拘捕的案件,震惊了华人的社会。令舆论痛斥涉嫌杀害父母者的灭绝人性和大逆不道的同时,另一方面更加认定检讨家庭伦理和社会教育的时刻刻不容缓了,以免悲剧再次地出现。

其实看到这个标题之后我在想,何止是香港和加拿大,在世界各地都在不同程度地上演类似的家庭悲剧。本来描述家庭当中的美好、甜蜜和幸福,现在真的被一幅一幅的血腥画面给取代了。现代的社会当中,我们听到负面的新闻甚至杀亲案是越来越多了,到底是什么原因引发的呢?


香港的杰出青年吕宇俊博士在这个专栏的调查当中这样分析说:这种的弑亲案件伦理惨剧的发生,正显示出两代沟通出现了严重的问题,大家没有想到在孩子沉默无语的背后,居然隐藏杀机。他也非常坦白地说道,在今天社会普遍的现象就是父母以为努力赚钱供取子女所需要的就是对孩子的前途铺路,便是称职的家长了。然而他们却忽略了跟孩子建立亲密关系的重要性,同样的,孩子们也习惯了把父母的付出看成是理所当然的,缺乏对父母的尊敬和感恩的心。要知道这些亲子关系是长年累月地累积过程,不会突然变好也不会突然变坏,父母一旦发现跟子女的关系疏远疏离,或趋向于恶劣的时候,就应该及早地照出原因,对症下药,以免酿成家庭悲剧。


看过这一幕幕地发生在家庭当中,发生在子女与父母身上的惨案之后,我们真的要好好地问一问自己,我们的家庭到底怎么了?我们的亲情关系到底怎么了?到底应该怎么做父母,怎么做孩子呢?其实,在现如今,真的有不少父母是纵容孩子的,只会不断地供给和满足孩子的物质上的要求,以至于现在很多的年轻人缺乏努力学习或者工作的动力、求生的能力和本应该有的自然的竞争力。看到很多的年轻人,反正我不工作的话父母也要让我住在家里,也要让我有吃有喝,有的用有的玩,而且可能父母对孩子找的工作不满意,对他的前途又有要求等等,都会阻碍孩子建立他自己的生活圈子,拥有自己的人际关系,甚至懒得走出家门去,于是便有了现代的宅男宅女。


报道当中的吕博士也再次提醒大家,各类的物质享受都并不是孩子真正的需要,父母给孩子最棒的礼物莫过于爱和陪伴他们成长。倘若孩子得不到这些最基本却又是他们生命当中最重要的东西的时候,就难免在日后造成负面的影响,这些负面的影响也是很难还原的。因此,如今的父母必须反思,必须改变自己对子女表达爱的方法,例如多抽空陪孩子玩耍,一同享用他们喜欢的食物,也建议父母使用他们所喜欢的一些传媒的工具,来跟自己青少年的子女保持沟通,并且适当的时候表达他们的关爱。同时也指出父母不应该过分的关注孩子,因为过分的关注就等同于纵容,这样只会助长他们的霸气,容易变成尊卑不分,不会尊重长辈,甚至打骂祖父母,更有甚者就会做出这种弑亲的恶行来了。


其实,就这些问题,娟子私底下跟梦远也有很多的交流和沟通,我们真的认为现今的社会当中,什么都不缺乏,唯独缺乏的是亲情的关系,就是关系的建立,所以我们特别特别的觉得是任重而道远,亲情成了现代社会当中的奢饰品和稀有品。我们也特别感恩,感谢上帝可以使用我们这个节目,在当今亲情缺乏的年代当中做这样一档节目,也是对我们自己是鞭策和提醒,也希望可以传达出上帝爱我们的正能量,跟所有爱孩子的家长一起来成长、成熟、承担。


这也是我特别喜欢等下我们就要收听的广播小说《小屋》的内容了,在当中我们本来看到的是创造天地万物的生命的主宰上帝,他却愿意放低他自己的身份,成为人的样式,站在不同的角度跟小说当中的主人公来交流、倾谈、陪伴他、做好吃的给他。我觉得这就是爱的关系这就是小说当中提到的关系,也是我们最近节目当中在提到的关系,同时也是我们生命当中所需要的亲密关系。

小屋第16章:悲伤的早晨


无垠的上帝能把自己送给祂的每一个孩子,祂并非分配自己,好让每个孩子都得到一份,而是把祂自己完整的送给每一个人,仿佛世界上只有一个孩子。

麦肯似乎才刚刚沉睡不久,并感觉到有只手把他摇醒。


“麦肯,起床了,我们该走了。”那声音听来很熟悉,但是比较低沉,仿佛自己也才刚刚睡醒。


“哦,现在几点了?”他呻吟了一声,喃喃自语地说,想搞清楚自己在哪,又在做什么。


“该走了。”回复的声音很轻,虽然麦肯觉得那句话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但是他仍然爬出来床外,嘟囔着摸索着,最后终于找到了台灯,把灯打开。在一片黑暗之后,灯光非常刺眼,他花了好一阵子才能够勉强睁开一只眼,抬起头来眯缝着看着大清早的访客。站在他身旁的男子看起来有点像老爹,有威严,年纪较长,体格结实,个头也比麦肯高。他把银白色的头发往后绑成马尾,身上穿着袖子绑起来的方格衬衫、牛仔裤、登山靴,配上准备践行的全套装备。


“老爹?”麦肯问。


“是我,儿子。”


麦肯摇了摇头:“你还在耍我是不是啊?”


“呵呵,我一向如此。”他带着温暖的微笑说,接着在麦肯还没有发问之前回答他的问题:“今天早上你需要一位父亲,来吧,我们该走了,我把你需要用的东西都放在床尾的桌椅上,回头,我们在厨房见,你可以先吃点东西我们再出发。”


麦肯点了点头,他懒得问他们要出发到什么地方,如果老爹要他知道,早就告诉他了。他迅速地穿上了类似老爹穿的合身服装,套上了登山靴,很快到浴室梳洗了一番之后,便走进了厨房。耶稣和老爹站在吧台边,看来比麦肯经历充沛多了,他们正要开口的时候,沙瑞昱带着一大袋圆筒状的东西从后门进来,那看起来好像是加长型的睡袋,用一条钩住两边的绳线紧紧绑着,以便携带。她把它交给麦肯,麦肯马上闻到一股美妙的麦芽香气从袋子里飘出来,那是他自以为认得的芬芳花草的混合物,他闻到了肉桂、薄荷以及盐和水果的味道。


“麦肯,这是一份礼物,待会再开,老爹会教你怎么使用他。”沙瑞昱微笑着拥抱着麦肯,或者说那是麦肯唯一可以描述的方式,沙瑞昱就是这样难以言喻。


“你可以背着它。”老爹补充说,“那些是你和沙瑞昱昨天挑选的。”


“呵呵,我的礼物会在这里等你回来。”耶稣微笑着说,他也拥抱麦肯,只有他才真的感觉像拥抱。


两个人从后门离开,剩下麦肯和老爹单独相处,老爹正忙着煎两个鸡蛋和两片火腿。


“老爹……”麦肯问道,对于叫他老得如此容易而感到意外:“老爹你不吃吗?”


“麦肯,没有所谓的仪式,你需要这个,我不用。”老爹微笑着说,“还有啊,不要狼吞虎咽,我们有很多的时间,而且吃的太快对你的消化不好。”


麦肯慢慢地吃着,在相对的沉默中单纯享受着与老爹的同在。耶稣一度把头伸进厨房,通知老爹他们需要的工具就放在门口,老爹谢过了耶稣,耶稣亲吻他的嘴,便从后门离开了。


麦肯在帮老爹洗碗的时候问道:“老爹,你真的很爱他对不对?我是说耶稣。”


“呵呵,我知道你说谁。”老爹笑着回答。他在洗平底窝洗一半的时候才停下来,“我用全心全意爱他,我想独生子一定有非常特别的地方,”老爹对麦肯眨眨眼,继续说:“那是我认识他的一部分独特之处。”


他们洗好了碗盘,麦肯跟着老爹出门了,曙光已经渐渐地划破了山巅,即将逃离的青色夜色中开始呈现金色的光彩,麦肯带着沙瑞昱的礼物抗在肩上。老爹把放在门边的一个小十字镐递给他,又提起一个背包,背在自己背上。他一手抓着铲子,一手拿着手杖,一言不发地走过了花园和果园,大致朝湖的右边走去。


当他们走到小径的起点的时候,光线已经足够让他们找到当走的路,在此,老爹用手杖指着小径旁边的一棵树,麦肯只能隐约的看到某人在树上做的红色小拱形记号,那对麦肯来说是毫无意义,而老爹也不欲解释,他反而转身走向小径,保持从容的步调。沙瑞昱的礼物以尺寸而言算是轻的,麦肯用十字镐把手当成手杖,小径带着他们穿越了一条小溪,深入森林。麦肯误踏一步,滑落岩石,而掉入急湍的水中的时候,庆幸自己的登山靴是防水的。他一边走一边还能听到老爹哼着一首曲调,但是麦肯不知道那是什么歌。


当他们践行的时候,麦肯想着自己前两天经历的很多很多事情,和他们三位分别或者共同的对话,和苏菲亚共度的时光,他自己也参与其中的祈祷事。与耶稣一起观看夜空,走过湖面,接着昨天晚上的庆祝会以高潮结束,包括那和父亲的和解,尽管是寥寥数语,却带来极大的疗愈,那实在是难以全盘吸收的。


麦肯把整件事仔细地思考了一遍,并且细想自己所学到的,才发现自己有许多许多的问题,或者他会有机会问其中一些问题,但是他感觉现在不是时候,他只知道自己不是原来的自己了。一想知道这些改变对自己、妻子小娜以及孩子们会有什么意义,特别是对女儿凯特。但是他还有一件事情想问,这件事在他们步行的时候不断地在折磨着他,终于,他打破了沉默:“老爹……”

“什么事啊我的儿子?”


“呃,苏菲亚昨天帮我了解了很多我的小女儿密斯的事,和老爹,我是说和你谈过也真的很有帮助。”麦肯感到疑惑,但是老爹停下来对着他微笑,仿佛了然于胸。于是麦肯继续说:“但是我仍然需要和你谈一谈,这样算不算奇怪呢?我是说你是比较像父亲的父亲,希望这样说有道理。


“我懂,麦肯。我们就是要回到原点,昨天原谅你爸爸是很重要的一部分,这让我今天能够让你认识我这个父亲,你不必再进一步的解释。“


不知道怎么的,麦肯知道他们的长途之旅已经要接近尾声,而老爹正在帮助他走完最后这几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