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不断电

2013年5月31日 亲情不断电

小屋:安息吧,密斯

亲情不断电130531——蜗牛整理

收听     

亲爱的听众朋友您好,您正在收听的是亲情不断电,我是娟子。最近我们都在收听广播小说《小屋》的故事,如果你跟着我们的节目收听,或者看过小说,你一定对现在这个进入尾声的时刻,非常期待,非常紧张。因为我们跟着故事中的主人公失去女儿,然后在寻找女儿的过程中又经历了非常奇妙,而且几乎是不可想象的,与上帝同在的过程。

在这个过程里面,你可以发现,其实上帝没有急着为麦肯解开答案,而是去关心麦肯这个人,他内心的想法,他真正需要的,他内心复杂的情绪上帝要先帮他处理,然后才带着他去面对真实的真相。上帝是很有步骤的,他不会像人一样着急带你去哪个地方,着急告诉你答案,然后告诉你哪些不应该啊,你的情绪不该有啊,你的愤怒不应该啊。反而让麦肯充分表达自己的情感,当麦肯宣泄了自己的情绪后,上帝只用了一句话和一个动作来表达他的情绪和认同和关爱,那就是一个我什么都明白什么都了解的深深的拥抱和一句能除去你心中一切疑虑的话语:你是我所爱的——也就是这句话让麦肯本来对凶手的愤怒,仇恨情绪慢慢平息,也让他对失去女儿锥心之痛慢慢得以接受。

麦肯回到了原地之后,他正面望着老爹,他从未凝视过如此单纯的仁慈、爱、希望和活泼的信念,“老爹,你承诺过我有一天时间我不会有眼泪,我期待那一天来临。”

老爹微笑,他伸出手背触摸麦肯的脸,擦尽麦肯满布泪痕的脸庞:“麦肯,我知道这个世界充满了眼泪,谢谢你记得我的承诺,我会擦去你们的眼泪。”

麦肯笑了,他笑得那么甜,那么灿烂,此刻他的灵魂在天父老爹的爱中得到融化,而他的剧痛得到了疗伤。“拿去,”老爹说着,递给他水壶,“我可不要你在这一切结束之前,就变成干瘪四季豆。”老爹大笑起来,连麦肯也忍不住和老爹一块笑起来,以他们的身份来说这是极不合宜的。但是麦肯一边想,就觉得这很完美,这笑声是希望和重新恢复的喜悦,代表结束的过程。

老爹带路,在离开主步道,沿着小径,到石阶前,老爹暂停下来,用手杖敲着一颗大岩石,他回过头去看麦肯,做事要他看仔细一点,又来了,同样的红色,现在他们才了解,他们沿途的步道都由带走他女儿的人做了记号。他们一边走,老爹才解释:“之所以尸体一直找不到,此人会先侦察隐藏尸体的地方,有时在绑架小女儿之前几个月就找好地点。”

走了半片岩石地,老爹离开步道,走入一道山峦,跟着又在附近的岩石正面,指出那些熟悉的记号。有些记号很容易被忽略,除非有人知道自己要寻找的目标。10分钟之后,老爹停在一道石缝前,那是两块交汇的岩石,地部有一小块洞,其中一颗有杀手的符号,“帮我搬开这些。”

同时,那些石块把山洞遮住了。他们铲开,忽然一条通道引入眼帘,或许这是某种动物冬眠的洞穴。里面散发出恶臭,老爹伸手进入沙瑞昱送给麦肯的袋子,拿出里面的大方巾麻布,绕住麦肯的口鼻,香甜气息隔绝了恶臭。

那里空间仅仅允许他们趴下来。老爹拿出手电筒,先勉强进入洞穴。麦肯紧跟在他后面,身上仍然背着沙瑞昱的礼物,没有几分钟,他们就找到令人悲喜交集的宝物。在一小块地表上,麦肯看见了尸体,他认出那就是他的密斯。她脸朝上,身体上有一个肮脏的布袋,像一只没手来穿戴手套,麦肯知道真正的密斯不在那里。美妙扑鼻,即使密斯身体下面的布很残破,但也足以让麦肯抱起她,放在所有鲜花和香料中间。抱到入口处,麦肯先出去,老爹则将他们的宝物递给麦肯。老爹出来的时候,他站起身把袋子背上肩膀。在这过程中,谁也没有说话。

“我原谅你,我原谅你。我原谅你……”只有麦肯不时喃喃自语。他们离开那个地方,老爹拿起一个弧形石块,覆盖住入口,麦肯注意到这个举动却不在意,温柔地说:“贴近自己的心。”

尽管,回小屋的路上,麦肯背着自己心爱的宝贝密斯的尸体,但时间依旧觉得过得很快。在他和老爹抵达小屋的时候,耶稣和沙瑞昱已经在后门等候了。耶稣轻轻卸下麦肯的担子,他们一起走到耶稣一直在工作的工作室。麦肯自从抵达的那天,他对工作室的简朴感到惊讶。木屑,布满各式井然有序的工具,这显然是准备放置密斯尸体的箱子而放的,麦肯在绕行箱子的时候,马上认出木头上的时刻表,发现密斯生平详情。他找到密斯和她的猫,还有麦肯念书给她听的场景,四周围的雕刻,是妈妈小娜和密斯在做饼干,搭车去瓦鲁瓦,连密斯在郊游的时候被杀前画的画,凶手身上的瓢虫标记都忠实呈现了密斯的生平,麦肯站着微笑着,这些图像是密斯最喜爱的花卉和小动物。

麦肯转身抱住耶稣,他拥抱耶稣,“麦肯,你知道吗?这全都是密斯帮的忙,她挑出了自己最喜欢的图像。”麦肯把耶稣抱得更紧,久久无法放手。我们为他的遗体准备了最好的地方,就在我们的花园里。他们极小心把密斯尸体放进箱子内,填满了箱子内,盖上盖子,抗了出去。跟着,在沙瑞昱曾替麦肯协助清理的花圃,那里位于小屋中央,周围围绕兰花,就在麦肯前一天连根拔起的地方,老爹将精雕细琢的箱子轻轻放下,给麦肯一个大大的拥抱,麦肯也抱以善意。沙瑞昱鞠躬说道:”我非常荣幸演唱密斯的歌,这是她专程写的。“她以秋风般的声音,音调则是,对黎明的延续,绕梁曲调。麦肯倾听女儿的话。

深深吹入我的气息,我或许就能呼吸活着。

抱紧我,我或许就能入睡。

为你付出的一切轻柔的拥着。

来吻我吧,风啊。带走我的气息直到你和我合一。

我们将在墓室间翩翩起舞,直到死亡消失在这里。

没有人知道我们存在,环绕在彼此的臂膀中。

只有吹入气息的那位,使我安然隐藏,远离伤害。

来吻我吧,风啊。带走我的气息直到你和我合一。

我们将在墓室间翩翩起舞,直到死亡消失在这里。

听完了这首盛晓玫的《新天地》,我的心被新天新地的荣光所充满了,好像我们听到这个时刻,那种平安、喜乐、和谐、荣耀,充满荣光的范围早已经把那些伤痛,绝望都取代了。原本我们所能想到的是一个父亲,因为女儿被杀所引发的那种痛苦,在这里居然看不到了,居然被一副美妙祥和的气氛替代了。这是怎么一回事呢?我们通常喜欢看出人意料的结局。就是这个结局不是顺着你的思路可以想象到的,那样就没什么意思。但是我们今天看到的也是一个出人意料的结局,是一个非常美好的结局。而这个结局就在上帝的应许当中。因为耶稣说:“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凡活着信我的人必永远不死。”麦肯之所以可以这样安详接受现状,完全是因为他真实知道而且经历了上帝与他同在的真实,更看到了永恒的盼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