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不断电

2013年6月14日 亲情不断电

爱人如己@小屋大结局:生命翻转,影响他人


亲情不断电130614——星星、水玲珑整理

收听     


今天我们要进入小说连播的小屋的大结局的部分了,其实在我们听了以往的节目内容之后,你大概知道结局是怎样的了,可是只有好像主人公跟上帝有了一段奇妙的经历和关系之后,才会发现他的生命有了彻底的改变,才能带出在生命中所需要的影响力。


不久前我们收到了文杰妈妈的一份来信,她在信中跟我们讲了一件事,就是一对基督徒夫妻是做小生意的,可是他们在跟他们的客人发生了纠纷后,这个基督徒先生却动手打人。她特别谈到这件事对她的影响和她对这件事的看法,她说:这件事已经过去二十多天了,自己的心也有最开始祷告的愤怒的要蹦出胸腔到现在逐渐安静下来,我一直在想,爱到底是什么?我们口里一直喊着“主啊、主啊”的,可是在生活中看到有需要的弟兄姊妹的时候,我们是不是及时地尽了自己的本分满足了他人的需要呢?

这一巴掌虽然落在了别人的脸上,但是圣灵却透过这一巴掌光照了我们内心隐而未显的不作为行为。《圣经》上说,没有行为的信心是死的。真正的行为除了爱和自己有血缘关系的亲人、亲戚外,更体现在爱朋友、邻舍和爱仇敌上面,因为真爱是超越了血缘、肤色、种族和国籍的,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其次是爱人如己。如果我们连看得见的人都不去爱,又怎么说爱看不见的神呢?



我觉得文杰妈妈的这些话对我们来说是彼此提醒,也彼此勉励,我们不单在上帝面前跟上帝有彼此约定,我们要成为像他一样的人,成为属神的好儿女。更要在这个世界上要做盐做光,我们要用我们的行为来表达我们对信仰的认定,来显露我们基督徒生命到底是怎样一个被上帝翻转的生命。



接下来我们就进入到小说《小屋》的大结局了,我们来看看主人公麦肯是如何把被上帝翻转的生命带到他重新回到的世界当中去,影响周围的人的。

小屋:生命翻转,影响他人


麦肯握着女儿凯特的手,认真地对她说:“凯特,爸爸要和你谈谈密斯的事。”听了这话,凯特猛然退后,仿佛被黄蜂刺到,脸色也变得沉了下来,她本能地想把手抽回,但麦肯仍然攥住她的手,这花费了他不少力气。凯特的眼睛四处扫视着,妈妈小娜上前抱着她,凯特在颤抖:“为什么?为什么?”她轻轻问着。


“孩子,那不是你的错。”


这时候凯特变得迟疑,似乎像被人带到另一世界似的:“爸爸,你说什么不是我的错?”再一次说出这句话要花不少力气,但是凯特清楚地听见了。


“我们失去了密斯的事。”麦肯奋力地说出了这几个简单的字。而劳累也顺着他的脸颊上滑下,凯特再度退缩,转身不看爸爸。“我亲爱的孩子,没有人为了这件事情责怪你。”


凯特的沉默才几秒钟,泪水便溃堤了,“爸爸,但是……那天要不是我在独木舟里不小心的话,你也不必……妹妹密斯也不会……”她的声音里充满了自我的嫌恶


麦肯用手搭住了她的肩膀,打断了她的话:“亲爱的孩子,那就是爸爸现在试着要告诉你的,不是你的错。”


凯特在抽泣着,父亲的话穿透了她饱受交织蹂躏的心,“但是我一直以为是我的错,而且我以为你和妈妈都在气我、怪我、恨我,其实我不是故意的。”


“凯特,我们没有人希望这件事会发生,但是它就是发生了,我们学习经历这件事,但是我们要一起学,好吗?”妈妈小娜抱着自己的女儿,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后背,柔声地劝着她。


凯特不知道应该如何回应,在不知所措的情绪下,她哭着挣脱了他们的手,冲出了房门。泪流满面的小娜给麦肯一个无助却肯定的眼神,很快去追凯特。


而当麦肯再度清醒时,凯特正躺在旁边的床上安然地蜷缩着睡着觉,显然,妈妈已经帮女儿熬过了这些痛苦。小娜发现麦肯眼睛睁开的时候,便静静地靠近他,以免把女儿吵醒,她轻轻地轻吻麦肯的额头,说:“亲爱的,我相信你。”麦肯点头微笑。听到这一句话竟如此重要,令他感到惊讶,他心想,说不定是要我让她变得这么多愁善感。


麦肯的伤势在接下来的几个星期里有非常快速地进展,出院后不到一个月,他和小娜就打电话给约瑟夫镇的新任副警长——自己的好朋友汤米,跟他讨论是不是有可能回到小屋更远处的区域。由于小屋已经恢复原来的荒凉,麦肯开始怀疑密斯的尸体是否仍然在洞穴里,他向执法人员解释,自己何以知道女儿的尸体藏在何处有些微妙,但麦肯有信心。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会有一个朋友姑且信之。


汤米的确是体恤人心,即使在听完麦肯周末的所有故事,记下依稀悲痛的父亲梦境和梦魇之中的重点之后,他仍然同意回到小屋,反正他也想见见麦肯一面。麦肯的私人物品已经从威利的吉普车残骸中抢救出来,物归原主,这成了好朋友相聚的借口,因此在十一月初,一个清醒凉爽的星期六早晨,威利开着买的二手的运动休闲旅游车带着麦肯和小娜到约瑟夫镇和汤米见面,四个人一块儿前往保留区。当到达了保留区之后,汤米惊讶地望着麦肯走过小屋,一路走到某条步道起点附近的一棵树旁边,如同麦肯在车程中向他们解释的。他在树下发现并指出一个红色的弧形,他移动着蹒跚的步履,带他们开始为时两个小时的践行,进入荒野。妻子小娜一言不发,脸上却清楚地流露使她举步维艰的强烈情绪。


一路上,他们持续在树木以及岩石上找到相同的红色弧线,当他们到达广袤的岩石地的时候,汤米已经渐渐地信服,可能不是相信麦肯离奇故事的真实性,而是他们确实沿着仔细做过记号的路径前行,而这可能就是杀害密斯的凶手所走的路线,麦肯毫不迟疑,直接转进重重岩石和层层山峦的迷宫,要不是“老爹”,他们可能永远也找不到确切的地点。洞穴口一堆石头的顶端,放了一块红色记号向外的岩石,麦肯对“老爹”当时的行为恍然大悟,差点笑出了声音。但他们的确找到了!当汤米对摆在眼前的事实完全信服的时候,便叫他们住手。麦肯了解事情的重要性,因此虽然颇有微词,却也同意他们应当重新封上洞口,予以保护。他们会返回约瑟夫镇,好让汤米能通知鉴定专家以及相关的执法机关。


在回城的路上,汤米再度听了麦肯的故事,这一次是带着新的开放立场,他也趁这一机会告诉好朋友以最好的方法面对即将来临的审讯,尽管麦肯的不在场证明毫无瑕疵,却仍然可能出现严重的问题。


隔了几天,各路专家蜂拥而至,找到密斯的遗体,并且将裹尸布以及其他可能找到的东西都装进了袋子。此后只花了不到几周的时间,他们便收集到足够的证据,追踪女娃杀手,并且把他逮捕到案。


从凶手为自己留下找到密斯洞穴的线索中,有关当局因而可以探查并且寻获其他遭到谋害的小女孩的尸体。


好吧,你看完了,至少这是我所听到的版本。我知道有些人怀疑一切是否真的像麦肯怀疑的那样发生过,还是车祸或者吗啡导致他有点疯疯癫癫的。至于麦肯,他继续过着他的丰富而正常的生活,也仍然在坚称这个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故事是字字属实。他告诉我,他生命中的所有改变都足以为他作证。剧痛已然消失,以后,他都以无比的喜乐来体会他的人生。


所以当我写下这些字句的时候,我面对的问题是如何为这个故事做结。或许最好的做法是由我来告诉各位它带给我的影响,就好像我在故事的前沿中所说过的那样,麦肯的故事改变了我,我认为我生命中的各个方面无不深受感动,并以真正重要的方式受到改变,尤其是人际关系。

我认为这个故事真实啊,我希望这一切都是真实的。或许故事中的一些地方在某种地方并不真实,但是这个故事却仍旧是真实的。但愿你懂我的意思,我猜你和沙瑞昱必须把这些事情搞清楚,那麦肯呢?这么说吧,他就像我们其他人一样,是一个持续经历改变的人。只是他欢迎改变,而我呢,则倾向于抗击改变。我注意到他的爱比多数人宽广,原谅的快,请求原谅更快,他的改变已经在他不小的人生关系圈里造成了涟漪,其中有些得来不易。


但是我要坦白地告诉你,在我周遭从来没有出现任何一个用这种简单喜乐来过日子的成年人。不知道怎么的,他又变回了孩子,或者我说得更确切一点,他已经变成了那个他从不被允许成为的孩子。住在简单的信任和惊奇之中,他甚至拥抱生命中比较黑暗的阴影,而他把这些当成丰富的、深奥的知己的一部分。他知道那是以一双无形的爱之手以高潮的手艺编织而成的知己。
在我写下这个故事的时候,麦肯正在女娃杀手的审判庭上作证,他原本希望探访被告,但尚未获准。但是他已下定决心要去看他,无论在判决确定后多久,都无所谓。

如果你有机会和麦肯共处,你很快就知道他盼望一场新的革命,一场爱与善的革命,革命的中心是耶稣和他为我们全人类所做的事。以及他持续在渴望和解,渴望有个家的人身上所做的事情,这场革命不是要推翻任何东西,即使有,也是以我们之前无法预测的方式。这个革命会是日常生活中安静的力量,包括死去、服务、爱、欢笑、简单的温柔、无形的善意,因为如果有什么要紧的事,那么凡事都要紧。有一天,当一切都显明的时候,我们每一个人都会在沙瑞昱的大能下屈膝,承认耶稣是造物主,将荣耀归于老爹。


最后需要附带的提一下,我确信有时候麦肯和小娜还是会上去,到那个小屋去,单纯只是为了独处。如果是更远一点,他走向那破败的船坞,脱下了鞋袜,然后就是把脚放在水面上,只想看看能不能,就是那件事。即使如此,我也不会惊讶,下面就让我节取勃朗宁夫人的一首小诗,来作为《小屋》这个故事的结束。


在我们居住的地球上,


到处都是天堂。


每一株普通的灌木丛,

都会为上帝而感到激动,


但惟独看得见的人,


脱去了鞋。


其他人则围绕而坐,


采摘黑莓。


是的,在天父的家中有许多的房间,为我预备,也为你预备,更为愿意把自己的生命交给他的儿女们所预备天上极其美丽的家乡。我们就像上帝放在人间的小小灯火一样,希望我们每一个人,当我们的生命被上帝触摸了之后,你会发生那个奇妙的改变。当你的改变可以成为对别人的影响的时候,上帝的祝福,那个更美丽的家乡,就在你生命的此刻开始了。但愿我们每个人都能够找到那条回到家乡的通道,藉着耶稣基督,你可以有完全不一样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