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不断电

2013年6月18日 亲情不断电

五好男人(一):如何做个好丈夫

亲情不断电130618——明冬仍有雪整理

收听     


今天我们很高兴邀请到大卫哥来到亲情会客室。


梦远:大卫哥是一个五好男人,是一个好儿子、好爸爸、好丈夫、好兄长、好领导。


大卫:唉呀,真感动哦,这是你一开场送给我的“五好礼物”哦,不过你刚刚讲的就包含了很多很多人跟人的关系,而且里头也有很多的亲子关系,譬如:我跟我父母亲的关系、我跟我孩子的关系。我有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还有我跟我弟弟还有妹妹的关系,其实这些都是在你们的主题范围之内。


梦远:说起这“五好”啊,你觉得哪一点你自己做得最好的?


大卫:说起这个,我就觉得惭愧了。


梦远:好,那你觉得哪一点做得最不好,哪一点有遗憾呢?


大卫:说到好丈夫这一块,我自己是做《恋爱季节》这一个节目,我觉得上帝真的是有他的旨意,因为以前我接《恋爱季节》这个节目的时候,我总是觉得:“天啊,我的上帝,你怎么让我接这个节目呢?”在情感方面,在我情窦初开的时候,那时候我还没有信主,所以感情有点混乱,我不知道情感的中枢是什么。年龄到了,看到漂亮的女生就想追,不知道情感婚姻方面是要学习的,再加上那时候对圣经不熟悉,所以觉得男女关系这一块是我最弱的一环。


梦远:是,因为我们中国人的传统很少教育恋爱观,在我们那个年代更难了,没有人会告诉你这些东西的。


大卫:对,因为早期是媒妁之言,婚前还没有见过几次面,更不用说了解对方,之后,稍微开放一点,男女就有时间多做一些接触。或者是在工作的场合碰到心仪的人,但都只是一些表面,聊天的时候不会聊得这么深入,或者是先有一些预备才进入这个感情。我做《恋爱季节》这个节目以后,真的认为情感是需要学习的,而且我们真的是要先做一个预备好我们自己的人,而不是去找一个适合我们的人,我们自己先要预备做一个适合伴侣的人,这其实是要先预备好自己,这一个动作是蛮重要的。


梦远:刚刚我问到你哪一点有遗憾,你就立刻提到好丈夫这一点,那我再问问你,你当时谈恋爱的时候没做好准备,那你进入婚姻以后怎么样呢?


大卫:进入婚姻以后当然初期就会产生一些小矛盾,譬如说我就不太会注意我太太情绪的问题,她嫁到我们家来,她可能要面对的一些挑战比我还多,譬如说她跟我父母亲相处的一些情况,跟我弟弟妹妹相处的情况,我没有想过她的一些心情,一些情绪。譬如说她面对她的婆婆,我以前觉得婆媳不是一个问题,因为我妈很好嘛,你就跟她好好相处,但是后来我就知道婆媳其实是一个蛮微妙的关系。当然我母亲也是第一次当婆婆,因为我是老大,再加上她跟我的祖父没有见过面,所以她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所以她也不知道怎么去当一个婆婆。

那我妻子也是一个很好的人,那这两个很好的人怎样相处呢?中间就有一个艺术,再加上我应该扮演的是一个桥梁的角色,但是我在当时没有做好这个桥梁的角色,我总是觉得想当然。还有我跟我弟弟妹妹的关系是相当亲近的,我非常照顾他们,当然我太太也非常照顾他们,可是我觉得我弟弟妹妹会有这样一个心态,感觉上说我结了婚以后,我的感情比较投入到我太太身上,他们虽然不说,但是我感觉他们会有一点吃味的感觉,他们就会对我的太太有一点嫉妒。

我太太虽然对他们很好,可是对他们从小的生活习惯和个性不知道,譬如说我弟弟是一个很多小节很注意的人,他的东西不希望别人去碰它。当他们有接触的时候,尤其是我刚结婚的时候,我是跟我弟弟住在一起的,所以就会有一些小矛盾产生,所以你想想看,有很多的夫妻在结婚之前都不一定知道对方的生活习惯,都需要一段很长时间的磨合,还不用说有一个第三者不管是父母或者是弟兄姐妹,如果万一住在一起的话,那你想想看有多少问题需要解决。所以你刚才讲到说这五种关系里面,我哪一种做得差一点,我深自反省的结果还是在做好丈夫这一块还有待加强,当然现在应该是越来越好。


梦远:大卫哥是谦虚了,我听很多同工说,大卫嫂还像是一个非常可爱的小女孩,我当时就很羡慕,我在想这大卫哥一定是一个非常好的丈夫。


大卫:对,可是呢我在这一边也要褒扬一下我太太,我太太是一个非常照顾家里的一个好妈妈、好妻子,只是有时候我不知道珍惜,我什么都觉得是想当然。所以我真的要跟做了丈夫的弟兄们要聊一聊,就是你不要觉得你太太做的事情都是理所当然,她今天帮你洗衣服、她帮你做饭、她帮你照顾孩子,这些事情不是理所当然的,因为她也没有当过太太、她也没有当过妈妈,她也在学习。当然上帝有赐给母亲一种特别的天性,就是照顾孩子的天性,那梦远你也是一个母亲,我每次一看到母亲照顾孩子那种本能的反应,那真的很感人,觉得比父亲更深。


梦远:其实我觉得不是深浅的问题,而是角度的不同,婴孩的时候,母亲确实是更细微一些,但是我觉得父亲对孩子的影响更深远,两个角度完全不同。但是我觉得一个好的父亲对孩子的性格、人生观大的方向是更深度的一个影响。


大卫:对,所以你讲到这个话题,我们就可以谈到父母能够共同养育一个孩子是一个最佳的状况,就像梦远所说的,虽然孩子跟父亲的关系没有跟母亲的关系那么亲近,但是一个父亲能够在孩子的成长期陪伴他的话,这是非常重要的。有的时候男生最会用一些借口:“我忙啊,忙得要命啊,哪有时间陪他们讲两句话,教教他们功课,然后还要跟他们玩一玩,我哪有这个空,我养家都还来不及了,我回家都累死了。”其实我觉得这个观念不正确,如果你的工作忙到这种程度的话,我建议你换工作,上帝托付我们的,其实家庭是一个基础,一个根本,今天你有了孩子,那孩子是上帝托付给我们的一个产业,你连产业都不管,那你去管那个事业有什么意义呢?


梦远:对,但是对很多人来说,爸爸很难当做一个事业来经营,爸爸这个名字代表的是一个责任,这个责任就体现在给家里吃啊、用啊,给孩子交学费,但是爸爸把他当一个产业来看,很少人会有这样的想法。


大卫:对,所以我才用一个提醒的方式,因为你可以想一想,你的孩子长大以后,如果你跟他的关系是在从小就建立好的话,就是一辈子的好关系,因为我也看过很多父亲。譬如说我们在国外,看到一些虽然不叫单亲,但是也跟单亲差不多,就是母亲带着孩子来到国外居住,父亲就放不下他国内的一些事情,然后他只是一个金钱的供应者这样一个角色的时候,等到这个孩子大了以后,我看到95%以上都跟父亲没有话说,他们心里的话更不会跟他们的爸爸说,或者是孩子碰到一些深入的情感的话题,某一些事业上或者学业上的瓶颈的时候,父亲绝对不是他倾诉的对象。


梦远:那你说这个时候,大部份中国的爸爸都做不到这个,像我周围的小留学生,他们大概初中就来这里寄宿读书了,我是很担心的。


梦远:但是我想问一问大卫哥,你要是提起你的父亲来,你会觉得你父亲对你最大的影响是什么?


大卫:说到我父亲,我觉得我的父亲是一个对我们照顾得无微不至的角色,因为我父亲是一个公务员,我认为他跟我们相处的时间是有投入的,教我们功课或者是跟我们聊聊天啊,有的时候假日带我们出去玩啊,这他都有做到。而且对我印象比较深刻的是,以前的时代,录音机这些都是很新鲜的,都是盘式录音机。有一天我爸买了一个盘式录音机,我就问我爸:“这是什么东西?”他说:“我等一下试给你看,很好玩的。等一下我说开始,你就开始唱儿歌,我说停,你就停。”我就说:“那好啊。”到后来他倒带以后,把这个声音放出来,我就吓了一跳,“这是什么东西?为什么我的声音跑到里面来了?”这很好玩,所以我印象很深刻。

刚才你说到我跟父亲的关系,我就想到很多这些小的例子。我还记得有一次,我们全家要出去玩,那我们家又没有汽车,家里就这么一台摩托车,那要怎么出去啊?我爸说:“没关系,来,全家都可以上。”我就说:“爸,这可以坐吗?”我爸就安排好位置,我妹妹站前面,我妈妈坐在后面,我妈的后面还可以坐两个,手上还抱着一个,反正五个人就上了一台摩托车。


梦远:那你们有没有留影纪念啊?


大卫:说到留影,我们家又有很多好东西,这个也是早期的照相机,我父亲对很多新鲜的好东西很有兴趣,所以确实也照了很多的照片,照了很多我们小时候的照片,都有保存下来。


梦远:你的父亲很热爱生活,而且很注重家庭生活,从大卫哥的身上可以看到这“五好”男人是怎么来的。


大卫:这是会有影响的,所以我为什么会说孩子小的时候,如果你愿意付出时间陪伴他们的话,你一定要排除万难,这个时间是非常黄金、非常宝贵给你孩子相处的一段时间。当然我们做父亲的时间可能不比母亲多,可是正因为如此,你更应该珍惜你跟你自己的孩子相处比较少的时间。你让这一段时间成为这个孩子里面未来的一个美好的记忆,而且他也会影响到他自己未来的家庭。


梦远:对,爸爸给孩子小小的种子可能将来对孩子的梦想,将来的规划都会有一定的帮助的。


谢谢大卫哥,时间过得很快,明天我们还有一天的时间请大卫哥来讲一讲你跟你自己一双儿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