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不断电

2013年6月6日 亲情不断电

天使的名字叫妈妈; 小屋:留下?离开?

亲情不断电130606——水玲珑整理

收听     


有一个婴儿即将出生。

一天,这个小孩问上帝:“他们告诉我明天你将要把我送到地球,不过为什么我在那儿会那么小和无助呢?”

上帝说:“在所有的天使之中,我已经选中了一个给你。她将会等待你和照顾你。”

“不过,”小孩问了,“请告诉我--在天堂我除了歌唱和微笑之外什么都不做。这些是我快乐所需要的!”

上帝说:“你的天使每天将会为你歌唱和微笑。你将会感受到你的天使的爱,你会感到快乐。”

“还有,”小孩又问了,“如果我不懂他们说的语言,当人们对我说话的时候我怎样才会理解呢?”

“这很简单,”上帝说,“你的天使将教会你语言中最美丽和最甜蜜的词语,带着最大的耐心和关怀,你的天使将教会你怎样说话。”

小孩抬头看着上帝说:“我想和你说话的时候我该怎么做呢?”

上帝微笑着对小孩说:“你的天使会把你的双手放在一起然后教会你怎样祈祷。”

“我听说地球上有坏人,谁将会保护我呢?”

上帝把手放在小孩身上,说:“你的天使将会保护你,甚至会冒生命的危险!”

小孩看起来有些悲伤,他说:“我将会一直感到悲伤因为我再也看不到你了。”

上帝拥抱着小孩:“你的天使以后会一直跟你说有关我的事情,还会教你回到我身边的方法,虽说我一直与你同在。”

在这一刻小孩在天堂感到了无比的安详,不过已经可以听到从地球传来的声音……

小孩有点急促,温柔地问:“上帝啊,如果我现在将要离开,请告诉我我的天使的名字!”

上帝回答说:“你天使的名字并不那么重要,你可以简单的叫她——妈妈。”

当宝宝降临的时候,最爱他()的就是妈妈,最疼他()的是妈妈。总是依依呀呀不停的教宝宝说话,唱歌的也是妈妈,宝宝不会说话,心里早就懂得世上只有妈妈最好,对第一个人笑的就是妈妈,每一个妈妈都应该接受孩子们的最真心的祝福。


小屋:离开?留下?

当小密斯的话语随风逝去之后,四周围悄然无声,好像一切都凝固了一样是那样的静谧。

好一阵子之后,麦肯跟着三位一体的上帝一起说道:“阿们。”并且拿起一把铲子,在耶稣的协助之下,开始铲土填往洞口,不甘密斯的肉身化作黄土。任务完成以后,沙瑞昱把手伸进衣服,拿出她那易碎的小瓶子。她把瓶子里几滴珍藏品滴在手中,开始把麦肯的眼泪细洒在密斯安眠的黑色沃土之中。泪滴像钻石或者红宝石般的向下滑,无论落在何处,鲜花立即在那里生长、绽放。沙瑞昱暂停片刻,仔细看着此刻安放在手中的珍珠,那是一滴特别的眼泪,然后把它丢在那块土地的中央,小树那一刻破土而出,从那块土地上慢慢开始茁壮、青春、恣意又惊人。它在不停地生长,成熟至花朵盛放。

接着,沙瑞昱以微风吹拂般的轻声低语,转身对看的目瞪口呆的麦肯说:“麦肯,这就是生命树,在你心中的花园成长。”

老爹上前走到麦肯的身边,一手搭在他的肩上说:“密斯很了不起,你知道的,她真的很爱你。”

“我也很想念她,到现在还是痛彻心扉。”麦肯难过地说。

“我知道,麦肯,我全都知道。”

从太阳光线的轨迹看来,他们四个离开花园重新回到小屋的时候,时间恰好刚刚过了中午,厨房里没有准备东西,餐桌上也没有看到任何食物,老爹反而将所有的人带到了客厅,咖啡桌上放着一杯酒和一条刚烤好的新鲜面包。他们全都坐了下来,只有老爹仍然坐着,他们直接对对麦肯说话:“麦肯,”他说道:“我们有件事让你仔细地考虑一下,你在和我们共度的时间已经得到大部分的荣誉,你也学到了不少东西。”

“呵呵……”麦肯痴痴地笑着说:“我想你这样说太含蓄了。”

老爹也笑了,继续说:“你知道,我们特别喜欢你,但是现在你一定要做一个选择,你可以留下,待在我的身边,继续成长学习。你也可以回到另外一个家,回到小娜、孩子和朋友的身边,无论哪条路,我们都承诺永远与你同在。虽然第一条路是比较清楚、明确一些。”

麦肯往后仰坐下去,他确实是在仔细思考着,突然他抬起头来说:“那密斯呢?”

“如果你选择留下,”老爹继续说:“今天下午你就会看到她,她也回来。但是如果你选择离开这个地方,那么你就等于选择离开密斯。”

“这个选择对我来说确实不容易。”麦肯把头深深地埋进手里,低声说着。显然老爹是在给麦肯空间,让他与自己的思绪以及欲望挣扎的时候,客厅里沉默了好几分钟。麦肯终于问道:“密斯会想要什么呢?”

“虽然她今天就很想跟你在一起,但是她住的地方没有不耐烦,所以,她不介意等待。”

“我也想和她在一起。”麦肯微笑着回应这个想法,“但是小娜和其他的孩子们会很难受。我想再问一件事情,我回家以后,我的事情重要吗?比如说,除了我上班和关心朋友、家人之外,我真的没做什么……”

沙瑞昱这时打断了麦肯的话:“麦肯,如果有什么要紧的事,那么凡事都要紧啊,因为你很重要,所以凡是你做的事都很重要。每次你原谅了,宇宙就会改变,每次你伸手触碰一颗星,或者是一个生命,世界就会改变。每一个有形或者无形的善心或服务,都能成就我的目的,而且万物也将不再相同。”

听了沙瑞昱的话之后,麦肯下定决心地说道:“好,那我决定了,我要回去。我相信没有人会相信我的说词,但是如果我回去,我知道我可以做一些改变。无论这个改变会有多小,反正我还有几件事需要我回去,无论这个改变多小,反正我会改变。”说到这里,麦肯稍稍地停顿了一下,一个接一个地看着他们,然后他咧着嘴笑道:“你们也知道,你们知道的,是不是?”

他们都笑了。麦肯接着说:“而且我真的相信,你们永远不会离开我,而且不会抛弃我,所以我不怕回去,或者有一点怕。”

老爹说话了:“那么,这是非常好的选择,他对麦肯露出灿烂的笑容,在他的身边坐下。

现在换成沙瑞昱坐在麦肯的面前说话了:“麦肯,既然你要回去,那么还有一样礼物要你收下。”

“什么礼物啊?”麦肯问道。他用好奇的眼神望着沙瑞昱,不知道她要送给他什么样的礼物。

“我这个礼物是给凯特的。”沙瑞昱对麦肯说。

“凯特?”麦肯感到很惊讶和意外,这才发现凯特仍然是他心中的负担,“请告诉我。”

“好吧,我现在就告诉你,凯特相信妹妹密斯的死要归咎于他。”

听了这话,麦肯又大吃一惊,沙瑞昱告诉他的事是那么显而易见,凯特会自责这件事也变得非常合理。当时是凯特把桨举起,才开始了那一连串的事件,导致密斯被抓走,他无法相信自己竟然从来没有想到这点。顷刻之间,沙瑞昱的话也进入凯特挣扎的内心,开启了一道新的世界。

“沙瑞昱,太感谢你了。”麦肯对沙瑞昱说,心中充满了对她的感激。现在,麦肯势必得回去了。就算只为凯特回去也值得。

沙瑞昱点头冲麦肯笑,似乎是对麦肯做了什么。过了一会儿,终于耶稣站起来,伸手到其中一个架子上,把麦肯的小心盒拿了下来,“麦肯,我想你可能想要这个。”

麦肯从耶稣手上接过了小心盒,用双手握住了片刻,“其实,我想我再也不需要这个了。”麦肯说,“不知道你能不能帮我保管它,反正我最珍贵的东西都在你这里了,我想让你成为我的生命。”

“麦肯,我就是你的生命。”传来的声音清晰,而且带着真诚的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