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不断电

2013年8月29日 亲情不断电

逃离越界与被越界

亲情不断电130829——三工整理

收听     


越界的人往往喜欢去操纵别人,期待别人按照他的方法去做,甚至伤害到他人,他却不知道。而另一种被越界被操纵的人,他被期待按照他人的意思去做,甚至被别人发现,等到伤痕累累的时候才发现,他被别人发现期待但又不知道如何去处理。还有一种类型就是他知道自己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他知道他不可以去介入别人的生命,但是他可以去帮助、去引导他人,也就是他能够培训人。他尊重他人做自己的主人,因为他知道自己本身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他就有一个比较健康的心理界限,也就是说他跟别人相处的时候能够尊重别人,仅仅只是帮助者、引导者,并不介入他人的生命。而当别人介入他的生命的时候,他就会去觉察到并且知道用怎样的沟通方式去跟别人表达。


台湾报纸上曾有这样一篇报道:一对夫妻在结婚五十周年的那天早上,太太忽然嚎啕大哭,然后先生很委屈。太太对先生说:“这五十年来你一点都不爱我。”先生很委屈地说:“这五十年来我非常地爱你,我每天早上起来第一件事就是为你做三明治,为你做早餐。”太太就跟他讲:“就是因为这样子你才不爱我。”先生说:“你知道吗?我很辛苦哎,我自己不爱吃三明治边边,然后弄好之后才给你吃。”但是太太却说:“你知道吗?我很爱吃那个边边的,你五十年来都把它切掉了,所以你根本不爱我,你根本不知道我的需要。”看到这段很有趣的对话,其实从里边可以看到一个越界和被越界之间的沟通问题。太太五十年前就可以跟先生讲的,而先生在五十年前也可以问太太的,但是却因着没有沟通到位,而产生了一个越界替她做主和一个被越界,所以这位太太就很委屈。当然话说回来,其实我们很多事情如果有一个良好的沟通,那么越界与被越界的问题就可能迎刃而解了。


孩子从小到大的成长过程当中,父母很重要的部分就是如何建立一个健康界限,那怎样学习建立呢?第一个就是觉察,先觉察自己本身跟原生家庭的界限是不是健康的。很多时候我们华人的界限一般是不清楚的,所以希望听众朋友们听了我们的讲座能够比较客观跟清楚地建立健康的界限。就好比很多时候我在教育自己孩子的时候,就会感觉不太放心,很不放心,我开始想我不放心什么?就开始省察我不放心他什么,如果他出去做什么事情会怎么样,就一直问自己问题,有可能是有可能不是。这时你就会发现在那个觉察的过程中自己的问题就先处理了,然后在跟孩子讨论的时候就会告诉他你做什么事情妈妈会担心,他去试的时候就会注意,当然还是要鼓励他去尝试,等他失败回来的时候我就会过去问孩子你试的过程你觉得怎样?你下次会怎么去做?这个又是继续去帮助他独立且也能帮助我去处理那种分离焦虑的状况。


当然我们也要帮助我们自己了解孩子的情况跟我们自己的情况,他是独立的个体我们也是独立的个体,而不是大部分的时间都在操纵他。但是往往我们华人环境中的家庭大部分还是属于那种家长式的,就是父母说什么就是什么。父母介入到孩子的生命当中的时候,那么在他成长的过程当中就会有想要逃离这个家,因为孩子也有自己的想法看法,压抑久了他要么是逃跑,要么是逆来顺受。而到他们碰到压力的时候,就不能很好的处理问题去做决定,甚至会在以后会把他同样的问题带到他所组建的家庭中去,所以这个是真的值得我们父母去思考的。


建立健康界限的第二点就是如何对常常越界或被越界说“不”也就是设限。我认识一个朋友很会帮助别人,只要他人有需求,他就立马过去帮忙,而这也导致了他的家人常常抱怨,如此忙忙碌碌直到病倒才会停下。为什么会这样?因为他没有觉察到自己也需要有独处的时间也要给家人的时间。那其实上帝给我们身体就是当我们太疲惫的时候,身体会告诉我们的。所以他的心里停不下来但是身体就用生病的方式让他停下来,等到他康复之后就又开始重复的做同样的动作,所以这个过程中我们就要学习怎样说“不”。比如说丽芬老师是做心理辅导的,常常会有人打电话或在教会里问:“丽芬老师什么时候给你打电话方便,因为我有一件事需要你协助我一下。”丽芬老师通常会讲晚上十点以前。其实这就是一个设限,除非紧急情况。十点之后对我来讲是我的休息时间也是我家人的休息时间,如果我一直讲话就会影响到我的家人也会影响到我自己的休息时间,所以这个就是一个学习说“不”跟“设限”。


当然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就是停止抱怨,就好比我们之前分享的越界去抱怨或被越界的人去抱怨,这个时候都要停止,因为对自己的痛苦负责而不是去责怪他人,这个时候更要做的是停止抱怨去面对处理问题。就是对自己的生命付自己的责任,因为责怪别人没一点益处,且在那个过程中得不到任何力量,所以当你停止抱怨而回到自身去觉察问题的时候,你就会想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状况?那在处理这个的过程当中就回到一次性沟通了。所以当我们停止抱怨的时候,你就会越来越有力量去处理问题,因为你心中的焦点不再是抱怨而是对症下药,那这个时候你不再是被动的受害者而是积极主动的去处理面对自己的问题。而最后一个便是向自己扭曲的思想挑战,也就是在自己成长的过程中因为越界或被越界常常会有扭曲的思考,从而导致心态的扭曲,那在这个过程中就需要帮助自己建立正确的思想来经营自己的生命。而当发现这些思想具有伤害性的话,那么这个时候就需要找第三者来帮助我们,建立正确的思想观。而这方面就可以找心理辅导人员来协助我们建立正确的思考跟健康的界限,比较有力量的重新找回生命的主动权、选择权来经营自己的生命。


上官娟子大人语录:如果你附近没有心理咨询人员也不方便去查询一些资料的时候,我们就欢迎你来找丽芬老师帮你,当然我们良友电台也有其他的辅导类节目都可以去咨询,我相信我们都是非常愿意来为大家服务的,同时来给出合宜的建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