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不断电

2014年4月24日 亲情不断电

盛晓玫夫妇专访(1):美丽人生

亲情不断电140424——冬雪整理

收听     

今天的亲情会客室我们邀请了两位特殊的嘉宾,其中一位有非常柔和甜美的声音,她亲情的音乐有很多人都很熟悉,而且她是一位我非常敬佩的福音歌手,因为她音乐里有很多真实的生命见证,她每一次的布道会都有很多人因为她的音乐而决志信耶稣,她就是盛晓玫姐妹,还有坐在她旁边一直支持她的厉桓春大哥。


远:我是第一次见到你们夫妻,但是并不是第一次听到你们的歌曲,第一次面对面听你们说故事,其实我真的很幸福,晓玫姐可能不知道,我好多年前就听到你的歌曲,就好喜欢好喜欢,我跟着你的歌曲哭过、笑过、而且也改变过,难受的时候也因着你的歌曲能够用信心再抬起头来看耶稣,所以每一次听见你的歌曲我都能够感觉有一种更加靠近耶稣的力量,所以我今天真的很幸福。但是今天请厉大哥和晓枚姐来,就是想听一听你们的亲情故事,很多听众也愿意来了解你们在真实生活当中晓枚姐是怎样的,厉大哥是怎样的。

盛晓玫:我真实生活当中就跟一般人都是一样的,就是一个妻子、一个母亲,一个很平凡的人,我很多的想法都在我的歌里面。不管是在家庭、在工作、在各个层面,都会经历一些困难和软弱,可是很感谢主,在各种挑战当中,我们这些基督徒可以向神支取能力,走过来就发现有一位神真好,帮助我们扮演好我们的角色。

远:那晓玫姐和桓春哥都在台湾出生的吗?

桓春哥:我们都是在台湾出生、成长,大学毕业以后一起到美国留学念书的。

盛晓玫:我们当时还没有信耶稣,那时我老公喜欢给人家算命的,还是有两把刷子呢!

远:那晓玫姐是排行最小的吗?

盛晓玫:对,我爸妈有四个孩子,我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我是最小的,而且我的大哥大我15岁,所以我就像他们眼中的玩具一样。而且我爸爸是50岁才生我的,所以小时候就很受宠爱的,一路都很平顺。

远:那你小的时候喜欢唱歌吗?

盛晓玫:对,小的时候很喜欢唱歌,我5岁的时候我大哥就教我唱英文歌,还带我去参加比赛,而且我还得了一个奖,当时台湾的电视台跟我联络带我去巡回表演,结果就被我妈回绝了,后来就开始念书了,我就一直念最好的学校一直到台湾大学毕业,就到美国深造一个企管硕士,离唱歌的路越走越远了。

远:那你一直生长的环境都是很被宠爱的?

盛晓玫:对,我也蛮自爱的,并没有给父母亲一些烦恼,一路就是乖乖牌,所以就没有受到过什么太大的挫折,一直到美国留学的时候,我还记得有同学还给我一个绰号叫做“快乐小天使”,因为她们觉得说我看起来整天很开心的,无忧无虑的,那时候真的是觉得把书念好就好了,没有其他的烦恼,念书很顺利,感情生活也很顺利,那时候我就认识我的第一个男朋友,就是我的先生,一毕业就结婚了,一结婚就怀孕了,所以在旁人的眼中就太顺利了,太幸福了。其实在我生了我的老大,就是我的女儿出生以后,我才开始走进教会,知道这个世界上真有一位神,后来我成为基督徒以后才明白其实这些顺境并不能保证是长久的啦,人生不如意的事情真的是十常八九,后来我也经历了人生当中的风风雨雨,也很奇妙,在这些风风雨雨当中我更多的认识神,更经历神,也真正地明白了什么叫做基督徒的生活,找到了真正的幸福,所以就有《幸福》这张专辑,而且幸福不是说环境一定要很顺利才叫做幸福,而是在耶稣基督里面的幸福
盛晓玫夫妇专访(1):美丽人生

远:晓玫姐,如果你回忆童年生活的话,最愉快的记忆是什么?

盛晓玫:我觉得我小的时候很快乐,我的哥哥很喜欢逗我,我的哥哥和姐姐们会把毯子的四个角抓起来,然后把我放在里面往上丢,然后我就好高兴被抛在空中玩,基本上是她们把我当做一个玩具一样,然后我也很喜欢被她们这样子,就是一个很快乐的童年。

远:那父母亲有没有特别要求你一定要学什么专业啊?一定要做什么职业啊?

盛晓枚:他们倒是没有特别的要求,但是他们的心态会影响到我,我觉得他们的观念就是小孩子最重要就是把书念好,书念好了以后就是要有好的工作,所以当时我觉得我要考虑学什么的时候,我也没有考虑自己真正的兴趣,就觉得哪个出路比较好,因为我很会考试嘛,后来我就学了商,出路也比较广,我是念台湾大学的国际贸易,念完以后,最优秀的学生都出国留学,那我也就出国留学,就是一窝蜂的心态,那时候真的学这些东西没有什么兴趣,可是还是念完了,就开始工作了,只能说用我的时间去赚钱,没有什么真正的成就感和满足感。

远:那你小的时候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梦想?或者长大以后想要做什么?

盛晓玫:各式各样的梦想都有过,但是没有梦想是现在这个样子。

远:听了那么多晓枚的故事,那厉大哥是家里最在的吗?

厉大哥:我是排行老三,上面有个哥哥姐姐,下面还有一个妹妹,我的家庭是商人的家庭,所以我从小就对赚钱很有兴趣,希望长大以后能够有个成功的事业,并且赚很多钱。

远:你大约几岁定下这个目标啊?

厉大哥:大概是在小学的时候,我还记得我小学的时候老师常常问我你想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有些人说要成为医生、有些人说要成为科学家、有些人甚至还说要做总统,那这时候我就在想我想做什么?我想做最有钱的人,那谁是最有钱的人?好像是企业家吧?那我就想做一个企业家。

远:那你的生活让你是这样想的吗?还是因为你父母是商人?

厉大哥:我想可能是家庭给我的影响,因为商人就是以赚取最大的利益为最大的成就,所以什么样的行业、什么样的工作能够让你赚到最大的钱,最大的满足感,这就成为我从小这样子的价值观的取向了,所以我大学念的是经济系,到美国之后就读一个企管的硕士,也是为这个理想做预备。

远:那小的时候你是徘行老三,那跟弟兄姐妹相处有没有像晓玫姐那样很和谐?有没有什么矛盾啊?

厉大哥:基本上也都还蛮好,因为我父母虽然忙于事业,但是对我们的教育还是蛮重视的,都给我们做最好的教育安排,送我们去很好的学校,各方面他们时间不能够给得太多的时候,就希望借着教育资源方面给我们补强,我妈妈也很照顾我们的生活,注意我们的饮食健康,那我们兄弟姐妹都是念同一个学校,都有车子接接送送的,所以感觉上互动性还是不错的。

远:所以你们都是大家庭出来的两个人,因为每个人都有4个孩子,特别是在我们现在的家庭特别小,像我就只有一个妹妹,所以你们的童年应该是很丰富很丰富的,而且好像你们是在大学是同学吗?

盛晓玫:不是。

远:都是学经济的?

盛晓:2都是跟商业有关的,他念的是经济系,我念的是国际贸易,不同的学校,我们都是差不多同一个时间到美国留学。

远:刚刚我又想到了一个画面,就是一个很可爱的公主见到一个王子,因为你们的童年很顺畅、很开心、很快乐,家境又很相当,感觉像是很门当户对的公主和王子的那种感觉让我很羡慕,但是你们相遇,生活,有没有觉得不像童话故事那样公主和王子相遇了从此以后就很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


盛晓玫:我感恩的是我们俩的原生家庭都很圆满,因为很多人都是从破碎的家庭出来,那原生家庭会影响建立的家庭,所以我们俩从小对婚姻的观念都是一生一世的。其实我们俩也并不是门当户对,因为我们俩的家庭的背景并不是很相似,因为他们家是做生意的,那我们家我父亲是公务员,你知道生意人家的小孩子跟公务人家的小孩子其实是不太一样的,我一结婚就怀孕了。我前几个月害喜很严重,所以一毕业一结婚之后,我就没有出去工作过,他做房地产是没有固定收入的,我习惯的是拿薪水量入为出的这种,所以我就觉得心里很不安,可是他就觉得这有什么关系,所以我经常算我们的银行存款只够两个月了,两个月之后没有收入进来怎么办?我常常会为这种事情担心,他就觉得这种事情是很平常的事情,所以在头几年我们在这一点方面有很大的差别。

远:那你们是怎样解决这个冲突啊?你会想要改变他的工作吗?

盛晓玫:所以前几年我们有很多的争执,会有很多的看法不一致,就会不开心,可是我们个性上他是大而化之的个性,常常我担心了半天,他就没事,所以我是比较辛苦的,我常常觉得我的情绪到极点了,可是他还不知道我在生气,所以头几年那个日子真的不好过。而且我觉得我们个性上差距是相当大的,除了金钱的管理之外,还有我们的兴趣、看事情的角度真的是有相当大的差距,所以结婚头几年我常常会想我们这个婚姻会走多久,但是感谢主,我们结婚第二、第三年,我们就认识了耶稣了,我们是同时受洗的,成为基督徒以后,真的对婚姻的祝福是无法形容,简直是天差地别,如果我们没有共同的信仰、共同的价值观、共同的人生观,没有圣经这样的真理带领我们的话,真的走不到今天。

厉大哥:就好像圣经上说:“我们各人如羊偏行己路。”那今天我的目标跟她的目标完全不一样,就会浙行浙远,到一个临界点也许就要做一个决断的时候,但是我们信了主以后,我们会为这些不同的看法祷告,好像主来带领我们的道路,当然我们要明白神的旨意就要读圣经,透过神的话语我们就知道怎样去待人处事,也是借着我们去教堂、听道、还有周边一些属灵的基督徒朋友也会给我们一些帮助,给我们一些建议,当我们不再以自我为中心的时候,让耶稣坐上来,那很多的事情就很容易解决了,我想这是信仰带给我们在观念不同以及有冲突的时候最好的实际帮助了。

梦远:我觉得每个婚姻男女都不同的,没有妻子跟丈夫是完全一样的,今天听了你们很多原生家庭成长的故事,还没听够,那今天第一集的时间差不多了,非常谢谢晓枚姐和厉大哥给我们的分享,那明天我们再来听一听王子跟公主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