旷野吗哪生命成长

2018年1月10日 旷野吗哪

请差遣我

全年读经:创世记[25–26] 马太福音[8:1-17]

古代以色列人出埃及时,四十年的旷野生活中,上帝赐给他们的神奇食物就是吗哪。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上帝为属祂的儿女预备的现代吗哪,属天灵粮就是《圣经》。神不仅能在旷野开道路,更贴心的为祂的百姓预备属天灵粮。邀请您带着承接恩典的器皿,领取今日新鲜的《旷野吗哪》。

欢迎收听《旷野吗哪》,我是孙大中,健康的生命要有神话语的喂养和造就,每天灵修的一小步,是建立信心的一大步,信心的一小步带来成长的一大步,顺服的一小步将是领受祝福的一大步,愿我们都像溪边的树,按时侯结果子显明耶和华是正直的,祂是我们的神,是我们的磐石,在祂毫无不义。

今天我们要思想的灵修题目是:《请差遣我》,所要读的经文在《旧约圣经·以赛亚书》6章1-8节,请预备好您的《圣经》,我们先来听一首诗歌《主领我何往必去》

《主领我何往必去》

1.背起十架来跟从我!我听见主慈声;
我舍生命赎你罪过,当将你所有献呈。
2.或要经过幽暗道路,或渡风暴海洋;
背我十架跟随恩主,无论主领我何往。
3.我命、我心、所有一切,献与爱我恩主,
无论领我何往必去,因祂是我王我主。
副歌:主领我何往必去,主领我何往必去,
主这样爱我,我必跟随,主领我何往必去。

读经:以赛亚书6章1-8节

【赛6:1】 当乌西雅王崩的那年,我见主坐在高高的宝座上。他的衣裳垂下,遮满圣殿。
【赛6:2】 其上有撒拉弗侍立。各有六个翅膀。用两个翅膀遮脸,两个翅膀遮脚,两个翅膀飞翔。
【赛6:3】 彼此呼喊说,圣哉,圣哉,圣哉,万军之耶和华。他的荣光充满全地。
【赛6:4】 因呼喊者的声音,门槛的根基震动,殿充满了烟云。
【赛6:5】 那时我说,祸哉,我灭亡了。因为我是嘴唇不洁的人,又住在嘴唇不洁的民中。又因我眼见大君王万军之耶和华。
【赛6:6】 有一撒拉弗飞到我跟前,手里拿着红炭,是用火剪从坛上取下来的。
【赛6:7】 将炭沾我的口,说,看哪,这炭沾了你的嘴。你的罪孽便除掉,你的罪恶就赦免了。
【赛6:8】 我又听见主的声音,说,我可以差遣谁呢?谁肯为我们去呢?我说,我在这里,请差遣我。

背诵默想金句:

「我在这里,请差遣我。」——以赛亚书6章8节

灵修短文:《请差遣我》

摘自考门夫人《谷中清泉》

我被罪束缚、捆绑,救主代我解开、释放;神爱的绳索,更紧紧的把我系上!神的恩典深厚,救我脱离虎口;那平安快乐的光芒,照射在神荣耀的面上。在黑暗的刑场,救主不是为我死亡吗?

那时我说:「主啊,我愿为你而活,甘愿死在你的身旁。主啊,我愿来宣扬,我痛苦时喊出的心底的愿望;将圣灵之火焚烧我吧,使我有引人归你的力量!」

「我乐意遵行你的旨意,甘愿做爱的奴隶。」「我可以差遣谁昵?」你犹在喃喃自语:「主啊,请差遣我,我在这里。」

远离罪恶,积极行善,常保自己在主里的圣洁,最好的方法就是常常亲近主,天天阅读神的话语。诗篇16篇第8节:“我将耶和华常摆在我面前,因祂在我右边,我便不至摇动。”《旷野吗那》节目有上帝的话语成为您每天生活的准则。

主题思想:《请差遣我》

主复活升天以前,把一个最崇高,最伟大的使徒交给门徒:「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万民听。信而受洗的人必然得救;不信的必被定罪。」

有一首孙大中很喜欢的圣诞诗歌「明星灿烂」,是一首中国调的圣诗,作者是杨镜秋牧师。其中有一段歌词说到:「神已为我立善牧,我岂依旧作亡羊!愿洁我心成圣殿,毋若客店无地方。」

过去我们好像迷路的羊,主来寻找拯救我们,领们归回祂的羊圈。主耶稣是那不能看见之神的像,祂就是在万有之上,永远可称颂的神。当耶稣基督在肉身显现的时候,就结束了所有宗教对「神」的揣摩。

使徒行传17章30-31节,保罗对亚略巴古的那些雅典敬畏鬼神的人说:「世人蒙昧无知的时候,神并不监察,如今却吩咐各处的人都要悔改。因为他已经定了日子,要借着他所设立的人,按公义审判天下;并且叫他从死里复活,给万人作可信的凭据。”」世人蒙昧无知、拜错了神的时候,神不加以追究,因为这罪主耶稣在十字架上都已经为我们担当了。

当耶稣基督来之前,因信称义的道理还未显明的时候,神怜悯人、宽容忍耐人;但神不是任凭人就这样一直下去。保罗说:「如今却吩咐各处的人都要悔改。」因为神救众人的恩典已经显明出来。

这天国的这福音原是「永古隐藏不言的奥秘」,是过去每一个时代的人都不知道的。但是到了日期,神要我们借着传扬的工夫,借着福音的宣讲,把祂的道显明,并且言明「这福音要传遍天下」,然后末期才来到。

今天在神「恩门大开」的日子里,我们要为主辩明,知道人信主的难题,信仰的误区,用温柔的心劝人悔改、归向真神,使人早早饱得神的慈爱。

保罗说:「祂已经定了日子」,并且是「审判的日子」,表示这是有时间急迫性的。神不是无限的宽容,救恩的门不是永远大开,要把握机会,免得错失。

在中国明朝的时候,公元1600年徐光启在南京问道于利玛窦,三年后信主受洗。根据可靠的文献记载,徐光启潜心考究生死大事,可惜儒家的书籍里面没有详细说明,再参考其它三教九流的书,也不得其真解,找不到答案;仰观俯察,抚今思古,心里有颇多的疑团。

明神宗万历二十七年,偶然听闻利玛窦的名字,特来南京问道。利玛窦告诉他,天地万物必有一无上真主,化育生成,祂是人类的天父,也是大君王。人的灵魂不死不灭,在活着的时候,敬畏主行善,则永归天乡,与神同在。否则沉沦地狱,与魔鬼同群。

利玛窦把信主的道教导徐光启,徐光启欢然接受,信了耶稣。当时国人因为不明白基督圣道,很多人心里主观排斥,但经由徐光启的解释和疏通,信主的人就多了。

以后马礼逊来到澳门,在那里翻译圣经。七年以后马礼逊带领了第一个中国人信主。那时信耶稣的人是很少很少的。以后内地会的创办人戴德生从英国来到中国。1858年,宁波一位棉花商人倪永发在桥头街一间小教堂内听戴德生讲道。他本是是信佛的,听完了戴德生的证道后,在位子上站起来,说:「我像先父一样追寻真道多年,四处游历,却寻访无门。儒教、佛教、道教,众家思想都无法给人平安或安息。但今晚刚听过戴先生的证道之后,使我寻获了心灵的归宿。从今天起,我决定相信接受耶稣基督。」

倪永发信主之后,兴冲冲地领着戴德生到他原先那佛教徒聚会的地方,向众人说明自己信仰转变的原因。在场有另一位佛教徒也悔改信了耶稣。倪永发突然问戴德生:「你们英国人认识福音多久了?」

戴德生有些尴尬又难为情,含糊地回答:「大约有几百年了吧!」「什么?」倪永发大声惊叫,说:「那为什么你们到现在才来传福音给我们听呢?先父二十多年来一直寻找真理,结果没有得着,抱憾而终。唉呀!你们为何不早些来中国呢?你们来得太晚了!」

1871年马偕从加拿大来到台湾,辗转来到淡水,不久带领一位文人严清华信了耶稣。这位保守的文人怎么会信耶稣呢?因为他看出神的道超越人间的传统教理。孔子只谈入世之道,不能像耶稣这样谈人的已往、现在,甚至对人死后的未来,也有明白的指引。而耶稣牺牲自己,被钉在十字架上,为了救赎我们,舍弃自己性命的大爱,更是人间所无的。

就像日本基督徒,贺川富彦所说:「别的宗教教导伟大的慈悲….但自古以来,有谁曾经像耶稣那样宣称:「这是我立约的血,为多人流出来,使罪得赦?」

美国知名的基督徒作家提姆.凯勒牧师(Tim Keller),在他的讲道中讲过一段话。他说:「我们的神是唯一有伤痕的神。民间信仰的一般的神明,没有一个是有伤痕的。只有曾经道成肉身的耶稣基督,用祂所受的伤在我们的伤处向我们说话。其它的神明并没有伤痕可以向你说话。」

严清华知道偶像不会救他的灵魂。当他决志信奉耶稣,不拜「连老鼠也能毁坏」的偶像的时候,引起很多居民的反对,但是他不顾众人反对,勇敢的为耶稣作见证。

英国「讲道王子」司布真信了主之后,曾经在传福音的事上有些迟疑,没有积极的行动去抢救灵魂。他住家的巷口有一个脚踏车店,他每次骑脚踏车出门,都要到店里打气。

有一天,车店老板信主了,一看到司布真来了,立刻兴高采烈的说:「老兄,我劝你赶快信耶稣,信耶稣可以得永生,心中有平安,灵里有喜乐,得到祝福、得到恩典,太好了。」

司布真告诉他:「这些我早就知道了,我已经是基督徒,信耶稣好多年了。」那老板一听,有点不高兴的对他说:「我看你这个人真是没心肝,你既得救多年,每天到我这里打气,为什么不向我传福音呢?你只顾你车子的需要,不顾我灵魂的需要,你这算什么基督徒!」把司布真骂了一顿。

弟兄姐妹,当主耶稣说:「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这不是一个建议,这不是一个选择,而是一个命令,是主耶稣亲口吩咐的。祂吩咐我们把福音带给这个即将面对审判的世界。祂要我们在不信的世人中间传讲福音,使世人的眼睛得开,从黑暗中归向光明,从撒但权下归向神;又因信主,得蒙赦罪,和一切成圣的人同得基业。

虽然天使力量、权能更大,神没有把传福音的工作交给天使,而是把这个荣耀的特权,给了蒙恩的人,就是你和我。神从来不是问:「我可以差遣谁呢?谁“能”为我们去呢?」而是说:「谁肯」?神说:「我要差人,我要用人,谁肯?」

许多时候,「肯」是带着一种勉强,从我们的意志发出,考验我们是否甘心乐意,是否肯为了主的缘故,被主的爱所驱使?

一个不再为自己活,而是甘心为「替他死而复活」的主活的信徒,一定是积极传福音的。因为主的爱激励他,他不肯辜负主的爱。

有一位传道人接下一间教会的牧养工作,在就职的分享的时候,他讲了一句话让孙大中非常感动。他说:「我若是不爱主,我就感到若有所失。」主爱的激励,是我们服事祂最大的动力。

十九世纪一位到新几内亚宣教,以后死在新几内亚的英国宣教士─查麦士,他有无比坚定的意志。他说:「就算经历船难,被土人围困,遭受他们枪矛的攻击和棍打,我仍要在他们中间宣教,作他们的宣教士。」同一时期,另外一位宣教士李文斯顿死在非洲,他的心也葬在非洲。

当他听见一位老宣教士─莫法特,从非洲回来,报告那边的工作,说:「在晨曦中,我向北方辽阔的平原看,千村万户、炊烟袅袅,那里还没有宣教士的足迹。」李文斯顿听了就说:「我去。」

主喜悦我们没有保留的爱祂,把自己献给祂。虽然这个世界很多地方不欢迎宣教士,对福音的反应冷淡,因为使徒约翰说:「全世界都卧在那恶者手下」(约翰壹书5章19节)

传福音需要无比的毅力,若是出于血气,往往无功而返。因为除了自己被圣灵感动以外,一般死在过犯罪恶之中的人,是不懂得渴慕神的,他们甚至宁可你不去打扰他们。

有一位年轻的宣教士在中美洲宣教,在他写给亲友的信里提到:「白天我在不同的渔船上传福音,夜晚则睡在甲板的兽皮上。人们似乎对我所传的福音不感兴趣,在挫折当中,有时仇敌会利用失败来使我灰心失望。」然后他接着写道:「不过,当我想到神并不是要求我要成功,而是要求我要忠心服事祂,我又重新鼓起勇气,奋勇前进。」

是的,神向我们所要的是忠心、是愿做的心。祂感动我们去,也感动听的人信。当我们有一颗爱灵魂的心,勇敢布道,神就会使我们有领人归向祂的力量,而那些「预定得永生」的人最终就会信。

一位斯里兰卡宣教士聂乐瑞(D. T. Niles)他给「布道」、「传福音」下了一个很简单的定义。他说:「什么是“传福音”?“传福音”好像“一个乞丐告诉第二乞丐,那里可找到面包。”传福音就像一个发现水源的人,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快要渴死的人,就是这样。」别人心灵深处渴得半死,面对不可知的永恒,想找一条通天的路,找来找去找不到,因为没有人告诉他。

加拿大「民众教会」的牧师,有「宣教先生」之称的奥斯华.史密斯博士曾说:「在我们谈论基督的再来的时候,不要忘了世界上还有大半的人,尚未听闻基督的降生。」

在中国很多人过圣诞节,但很多都不知道圣诞节的主角是耶稣,还以为是圣诞老人。所以他积极鼓励宣教。他说:「如果有一天,我发现教会用在本身事工的钱,多于宣教的费用,我立刻辞职,因为那表示我们已经变成了自私的教会,这样的教会,不配让我作你们的牧师!」

他牧养的教会有一个原则,就是教会大半的钱要用在宣教上。今天很多教会把很多钱花在「建堂」上,盖礼拜堂、盖豪华壮观的礼拜堂,这不是最好的。欧洲很多大教堂有好几百年的历史,那些歌德式的大教堂还在,但是礼拜堂里面空荡荡的,已经没有人了。有的给人买去作旅馆,甚至作赌博馆。

我们要有这样的看见,真心爱失丧的灵魂,看见主所看见的。让主的爱火在我们里面时时燃烧,不让传福音的感动,变得懒散疲弱。而是时常儆醒,为未得之地屈膝祷告,为未得之民扬声呼求。

二十世纪美国大布道家葛培理牧师,他直言:「福音在世上的果效如何,与传福音的热忱成正比。」今天地狱的火没有减弱,我们当趁着白日,竭力多做主工,因为黑夜将到,就没有人能做工了。神定意要救人,祂要施行祂的救恩,直到地极。祂要照着我们所传的福音指示万国的民,使他们信服真道。愿我们顺服主的差遣,将这大喜的福音,带到最黑暗之处;向世人作美好见证,指引罪人归向真光。

《呼求收割者》

1.远近一片成熟禾田,谷穗摇摆似波浪;
日光之下,平原山坡,远近闪耀着金黄。
2.不论清晨,不论正午,差遣他们去工作;
直到夕阳向西坠落,吩咐他们去收割。
副歌:
庄稼主,求你差工人,请垂听我们呼求,
差遣他们收取禾捆,收割期不能久留。

请我们一起祷告:

「主啊,举目向田观看,庄稼已经熟了,万民正期待这宝贵信息,我们岂可闲懒,岂能置身事外,不让全世界千万民众,得知你的大爱?求主借着今天的信息提醒我们,要尽力救人。主啊,传福音虽有艰难,有的人听是听见,却不明白;看是看见,却不晓得。好像心蒙脂油,耳朵发沉,眼睛昏迷。求主叫我们不灰心,而是在你面前尽忠,不保留、不退缩、也不后悔,因为你应许常与我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愿我们中间没有一个人是闲懒的,而是照你的旨意,在你面前留下报福音,传喜讯的佳美脚踪;愿我们中间没有一个是空手见你。求主把“感恩的心”和“爱人的能力”天天加给我们,使我们在这新的一年里为你结更多的果子,使荣耀、颂赞归与父神。祷告祈求奉耶稣基督的圣名。阿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