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命日粮

2015年3月26日 灵命日粮

坚定的选择

 

收听     

全年读经:约书亚记22-24章

路加福音3章

健康的生命需要每日的保养,健康的灵命更是要有每日的喂养。《灵命日粮》提供您每日的灵粮,欢迎收听《灵命日粮》。

欢迎收听《灵命日粮》,这个陪伴你一起灵修的节目,我是孙大中。

《诗篇》42篇第1节,诗人说:“神阿,我的心切慕你,如鹿切慕溪水。”神是我们的磐石,是我们的救赎主,是我们的力量,是我们的盾牌。我们心里依靠祂,就得帮助。让我们心中欢乐,用诗歌来颂赞祂。求主给我们顺服的心,天天蒙受祂的训诲,走在平安的路上。

今天我们要思想的灵修题目是《坚定的选择》,所要读的经文在《旧约圣经·约书亚记》24章15-24节,请预备好您的《圣经》,我们先来听一首诗歌《既然跟从了主》。

诗歌:《既然跟从了主》
既然跟从了主啊我就不回头
既然认定了主啊我就不后悔
虽然道路难行没有一句怨言
虽然泪水满面我心却甘甜

服事主不是在那不是在那绿荫下
服事主不是在那不是在那温室中
要走进那牢房走过流泪谷
经过玛拉才能到达以琳

读经:《约书亚记》24章15-24节

【书24:15】若是你们以事奉耶和华为不好,今日就可以选择所要事奉的,是你们列祖在大河那边所事奉的神呢?是你们所住这地的亚摩利人的神呢?至于我和我家,我们必定事奉耶和华。

【书24:16】百姓回答说,我们断不敢离弃耶和华去事奉别神。

【书24:17】因耶和华我们的神曾将我们和我们列祖从埃及地的为奴之家领出来,在我们眼前行了那些大神迹,在我们所行的道上,所经过的诸国,都保护了我们。

【书24:18】耶和华又把住此地的亚摩利人都从我们面前赶出去。所以,我们必事奉耶和华,因为他是我们的神。

【书24:19】约书亚对百姓说,你们不能事奉耶和华。因为他是圣洁的神,是忌邪的神,必不赦免你们的过犯罪恶。

【书24:20】你们若离弃耶和华去事奉外邦神,耶和华在降福之后,必转而降祸与你们,把你们灭绝。

【书24:21】百姓回答约书亚说,不然,我们定要事奉耶和华。

【书24:22】约书亚对百姓说,你们选定耶和华,要事奉他,你们自己作见证吧。他们说,我们愿意作见证。

【书24:23】约书亚说,你们现在要除掉你们中间的外邦神,专心归向耶和华以色列的神。

【书24:24】百姓回答约书亚说,我们必事奉耶和华我们的神,听从他的话。

背诵和默想金句:

「我们定要事奉耶和华!」–《约书亚记》24章21节

灵修短文:《坚定的选择》

我父亲在信主之前很看重祖先祭拜,然而,他在九十岁高龄,接近人生终点的时候,却说了一段很不寻常的话:「我死后,除了教会的安排,其他人不要做任何事情。不要占卜、不要祭品,也不要任何祭拜仪式。我的生命已交在耶稣基督的手里,我死后也是这样!」

父亲在年老时,接受了耶稣成为他个人的救主,并决心跟随基督。他的同辈朋友取笑他说:「哎唷,看你这把年纪了,还去什么教会啊!」但我父亲却明确地表示要跟随并敬拜这位真神,绝不动摇,就如约书亚所带领的以色列人一样。

约书亚对以色列人说:「今日就可以选择所要事奉的……至于我和我家,我们必定事奉耶和华」(<约书亚记>24章15节)。那时,百姓明确地表示,决心选择事奉上帝。后来约书亚警告他们说事奉上帝可能需要付上代价(19-20节),他们仍定意要跟随耶和华,并谨记祂的拯救、供应及保护(16-17、21节)。

然而,这坚定的选择需要以坚定的行动来回应。约书亚切切地提醒他们,「除掉……外邦神,专心归向耶和华」(23节)。你是否已选择要为上帝而活呢?

主啊,求祢教导我明白选择跟随祢的意义。

让我的言语、行为和态度,

都能流露我心中对祢的爱。

祢是至高的主,全然配得我们的赞美与服事。

坚定的选择需要付诸坚定的行动。

世界上没有两片相同的雪花,相同的树叶,也没有两个相同指纹,相同DNA的人。你我都是上帝独特美好的创造,因此不需与人比较,只要存心谦卑,看别人比自己强。《灵命日粮》伴你天天在主里成长。

思想主题:《坚定的选择》

许多人说为什么在中国人信耶稣是这么困难呢?因为有一个来从传统文化上来的阻力,就是「祭祖」问题。中国自古重视孝道,所谓的「百善孝为先」。但是许多人不知道早在中国古书和儒家讲孝道以前一千年,圣经已经明载「当孝敬父母」在十条诫命里。《出埃及记》20章12节,经文说:「当孝敬父母,使你的日子,在耶和华你神所赐你的地上,得以长久。」《利未记》19章3节,经文说:「你们各人都当孝敬父母,也要守我的安息日。我是耶和华你们的神。」

「孝敬父母」是人伦关系第一要务。神把祂的吩咐,写在石板上交给摩西,把它列为十诫当中人伦关系的首要。神的诫命远早过中国古圣先贤开始讲孝道之前。

《圣经》不但强调孝道,而且严格要求要实践孝道。比如,《出埃及记》21章15节,经文说:「打父母的,必要把他治死。」《出埃及记》21章17节,经文又说:「咒骂父母的,必要把他治死。」

《申命记》21章18-21节明说:「人若有顽梗悖逆的儿子,不听从父母的话,他们虽惩治他,他仍不听从。父母就要抓住他,将他带到本地的城门、本城的长老那里。对长老说:“我们这儿子顽梗悖逆,不听从我们的话,是贪食好酒的人。”本城的众人就要用石头将他打死。这样,就把那恶从你们中间除掉,以色列众人都要听见害怕。」原来神是这样的看重儿女们对父母的孝行,不孝的行为要严严惩治。

《箴言》30章17节,雅基的儿子亚古珥说:「戏笑父亲,藐视而不听从母亲的,他的眼睛必为谷中的乌鸦啄出来,为雏鹰所吃。」换句话说,不孝的儿女,是受咒诅不得善终的。

到了《新约·以弗所书》6章1-3节,神再次强调子女孝敬父母的责任,经文说:「你们作儿女的,要在主里听从父母,这是理所当然的。要孝敬父母,使你得福,在世长寿,这是第一条带应许的诫命。」

神不但要求我们要有「孝心」,还要有与孝心相称的「孝行」。在中国做儿女的要怎么表达「孝行」呢?中国古书《礼记》记载:「曾子曰,孝有三,大孝尊亲,其次不辱,其下能养。」

最基本的,是奉养父母,让父母衣食不缺,温饱无虞。「孝」的表现在于「能养」。但是「孝」的具体表现不能停留在仅仅「能养」这个层面。有人说了:「不敬何以别乎?」「养牛、养马也是养,如果对父母没有尊敬的心,又有什么不同呢?」对牛、马是「饲养」,对父母是「奉养」。你可以把食物扔给牛、扔给马,但是,你不能把食物扔给父母。你要用尊敬的态度,带着爱和关怀,把父母所需要的奉上。

这样又来到了另外一个层次,就是对父母的尊敬和关心,不要让父母感到被羞辱。作儿女要有好名声,不要因为作奸犯科,让父母蒙羞,在众人面前抬不起头来。要有好名声,让父母感到光荣,感到安慰。

所以「孝有三,大孝尊亲,其次不辱,其下能养。」这是中国人表达「孝行」的三个层次。父母不愁衣食、倍受关心尊重、儿女有美名,让父母感到很有光彩,得到众人的祝福,这是「孝」的具体实践。

《圣经》说「要孝敬父母」,《圣经》把「敬」(honor)这个字提出来,做为孝的核心。

中国把「孝」和「顺」连在一起,孝的具体实践在于「顺从父母」。中国以「顺」来表达「孝」。《圣经》以「敬」来表达「孝」。看起来相似,其实很有大的不同,什么地方不一样呢?

「敬」自然会「顺」,因为「敬」里面是带着爱。但是「顺」可能是被动的。「顺」就不一定「敬」了。差别就在于「主动」和「被动」。《圣经》要求为人子女的孝必须是主动的。

第二、中国人以「顺」来表「孝」就遇到一些难题。什么难题呢?父母并不是完美的,虽说「天下没有不是的父母」,但父母终究是人,受限于他的经验,他的成长背景,可能会错。结果为了「孝」,父母说什么我都听,叫我做什么我都顺着、不敢违逆,就可能出现「愚孝」的问题。

你说「爸爸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那,问题来了「爸爸在怒气之下叫你死,你是不是就去死呢?」你说:「不能这么说:我一去死就给爸爸留下臭名了。」所以「大棍则逃,小棍则受。」那「中棍」呢?你就发现「顺从父母」,必须有一个范围,有一个限度。这个范围,这个限度在哪里?中国文化并没有交待。但《圣经》给了我们答案,《以弗所书》6章1节经文说:「你们作儿女的,要在主里听从父母,这是理所当然的。」

「在主里听从父母」,就是在「真理的范围里听从父母。违背良心、违背法律、违反道德的事情,纵然父母要我去做,我也不能做,因为那会陷父母于不义。

第三、有的父母对孩子不好,不爱自己的孩子,疏于照顾,甚至虐待,孩子从小没有感受到父母的恩情,长大了就不愿意孝顺父母。但《圣经》告诉我们孝敬父母是基于对神的敬畏。父母纵然对我不好,我还要爱他们、尊敬他们,因为这是神的吩咐。哪怕他们没有好好照顾我,我还是要爱他们。

第四、就是因为父母并不都是完美的,曾子说要「喻父母于道。」就是作儿女的有责任帮助父母明白真道,用温柔的态度规劝父母,这样才是真正的孝。

奥古斯丁说:「唯有认识神才能获得最大的幸福。」因为只有神才能给我们带来真正的盼望和喜悦。所以要趁着父母还在的时候,把福音传给他们,带领他们信主。父母蒙恩得救,我们以后与他们再相会于天家,这才是对父母最大的祝福。

我们给父母吃得再好、穿得再好、住得再好,父母终究有一天要离开这个世界。真正的孝,不但是奉养父母、关心父母,有好名声,使父母感到光彩,更是要跟父母传福音,使父母还活着的时候,因为明白真理有永生的盼望。

最后第五,当趁着父母还在的时候表达我们的「孝行」。今天多少人父母还活着的时候,不好好尽孝。父母死了以后,拼命祭拜,好像父母在一个缺衣少食的地方。

宋朝的欧阳修,曾经感叹:「祭而丰,不如养之薄。」今天中国人谈「孝道」的时候,往往不是把重点放在生前的孝敬,而是死后的祭拜,把「祭祖」看成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历史学者研究中国人「祭祖」最原初的用意,不是重视孝亲,而是对祖先的恐惧感。在商朝的时候,社会上充满着拜鬼神的习惯。万事万物都有神,人死了以后就变成为鬼。

为了避免祖先认得路,回到家里作祟,商朝的人就勤于祭祖。所以最早的祭祖是恐惧祖先的鬼魂为害,祭祀一下,保佑全家可以消灾避祸。并不是表示对祖先的孝顺,而是对祖先鬼魂的恐惧。这样,「祭祖」就带着迷信的成份。

到了周朝,周公制礼作乐,为解决社会乱象,才有了祖庙、祠堂。祖先牌位供奉在祖庙里,按辈份排列,使得后人不忘。

所以「祠堂」原本是一个家族的「纪念馆」,是家族用来教育后代的场所。中国的大家族利用祠堂开设私塾,教育子弟。而中国人重视人「死留名」,祖宗牌位的摆放就在于「留名不忘」。

那么,《圣经》里面,重视「留名不忘」吗?非常重视。从哪里可以知道呢?从「家谱」。整本《圣经》里面有很多的篇幅是记载「家谱」的。甚至马太和路加都以「家谱」来左证耶稣基督是大卫的后裔。路加甚至一路推溯到始祖亚当。

所以「孝亲」和「敬祖」原是「伦理」层面的事情,但是因为掺入了宗教祭祀的迷信。人们由于心灵的不平安,就产生了祭拜。但十条诫命的第一、第二条神明说:「除了我以外,你不可有别的神。不可为自己雕刻偶像,也不可作什么形像,彷佛上天,下地,和地底下,水中的百物,不可跪拜那些像,也不可事奉它,因为我耶和华你的神是忌邪的神。」

敬拜是单单归给创造天地万物,赏赐生命气息的神,而不是给死去的人。

「祭祖」的原意是表示「不忘本」。「祖」就是「本」,作人要慎终追远,饮水思源。父母是生养我们的「本」,祖先是传家的本,但神是造人之本。《使徒行传》17章26节,经文说「他从一本造出万族的人,住在全地上,并且预先定准他们的年限,和所住的疆界。」

家谱就是记录我们的「血脉」,从我们这一代,顺着血脉追溯上去,最后就追溯到亚当。亚当是我们的始祖,是首先的人,而亚当是神的儿子。

在慎终追远的同时,不能忘记神的创造之恩,祂才是万有之源。这样,孝是百德之根,始于事亲,终于敬神。「敬神」是孝道最高的表现。而基于爱神,就使人具体实践孝亲,这本不冲突。

基督教的信仰和中国文化在「祭祖」问题上的冲突问题根源是什么?就在于「神本」的孝道观和「人本」的孝道观的不同。

「神本」的孝道观因为是源于神的启示,所以是周全完备的。「人本」的孝道观,因为罪入了世界,堕落的人受到罪的影响,使得「孝」流于理论和空谈。不但如此,经常带着「迷信」和「功利」的色彩。不是出于清洁的心,不是单单为表达孝心、记念祖先,而是同时期望能消灾避祸、祈求祖先保佑。结果,要挑日子、选时辰、看风水。在祭拜的时候,不但要上香,烧纸钱,还有许多繁琐的礼俗。有人感叹,一场丧葬下来,「非要活人累死,交通堵死,生态整死,把人吵死」不干休!

但人死了以后真能享用这一切吗?《传道书》12章7节,告诉我们:「尘土仍归于地,灵仍归于赐灵的神。」《路加福音》16章让我们看见财主在阴间受痛苦,拉撒路在亚伯拉罕怀里得安慰,因为人的结局已定是不能改变了,财主只能希望他那五个弟兄,不要也来到这痛苦的地方。所以把给去世的亲人烧的「纸钱」改成「福音单张」,劝人信主才是最正确的作法。

当基督徒要追念亲恩的时候,可以一起聚会,为去世的亲人默哀,为亲人生前的善行美德作见证,并且一起向神感恩,用神的话语彼此安慰。求主帮助我们在慎终追远的事上有美好的见证,能够透过合宜的礼仪,来见证神。

诗歌:《神掌权》

神掌权,神掌权,神掌权,神掌权。

何等佳美,那传主福音的脚踪,
传扬福音,福音。

宣扬平安,传报真喜乐的信讯,
神掌权,神掌权,

请我们一起祷告:

主啊,你知道我们何等愿意孝敬父母,以及在亲人面前表达我们敬祖的心意。只是因为信仰的缘故,许多方式不是照着传统习俗。巴不得你所喜悦的「神本」的孝道观慢慢被人理解,带来文化的创新和超越。恳求福音的真光照亮世人的心,也深愿每一个你的儿女,在还不能理解的家人面前,都能靠着你的恩典实践孝行,让家人看见美好的见证,领受更美的指望。愿我们还没有信主的家里,都能早日归向你。求主洁净我们的心,使我们坚心倚靠你。祷告祈求奉靠救主耶稣基督的圣名。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