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命日粮

2015年9月17日 灵命日粮

上帝不在乎吗?

 

收听     

全年读经进度:箴言27-29章;哥林多后书10章

健康的生命需要每日的保养,健康的灵命更是要有每日的喂养,《灵命日粮》提供您每日的灵粮,欢迎收听《灵命日粮》。

欢迎收听《灵命日粮》,我是孙大中。又到了我们相约一起灵修的时间。

《罗马书》15章13节,保罗说:“但愿使人有盼望的神,因信将诸般的喜乐平安,充满你们的心,使你们借着圣灵的能力,大有盼望。”神永不撇弃祂的圣民,让我们坚心依靠祂,敬畏祂,用智慧行完全的道。

今天我们要思想的灵修题目是《上帝不在乎吗》,所要读的经文在《旧约圣经·哈巴谷书》1章1-11节,请预备好您的《圣经》,我们先来听一首诗歌《向高处行》。

诗歌:《向高处行》

1.我今前往高处而行,灵性地位日日高升;
当我前行祷告不停,求主领我向高处行。
2.世上充满疑虑恐怖,非我所愿长居之处;
别人或愿世间久居,但我祈求更高之处。
3.虽然魔鬼暗箭猛攻,世俗生活何足轻重,
凭信得闻快乐生活,天上圣徒所发赞颂。
4.我必上升穹苍极境,进入天堂荣华美景,
如今我灵祈祷不停,求主同行直到天庭。
副歌:
求主助我,使我坚定,凭信站在天上乐境;
我心向往更高之地,求主领我向高处行。

读经:哈巴谷书1章1-11节

【哈1:1】先知哈巴谷所得的默示。

【哈1:2】他说,耶和华阿,我呼求你,你不应允,要到几时呢?我因强暴哀求你,你还不拯救。

【哈1:3】你为何使我看见罪孽?你为何看着奸恶而不理呢?毁灭和强暴在我面前。又起了争端和相斗的事。

【哈1:4】因此律法放松,公理也不显明。恶人围困义人。所以公理显然颠倒。

【哈1:5】耶和华说,你们要向列国中观看,大大惊奇。因为在你们的时候,我行一件事,虽有人告诉你们,你们总是不信。

【哈1:6】我必兴起迦勒底人,就是那残忍暴躁之民,通行遍地,占据那不属自己的住处。

【哈1:7】他威武可畏。判断和势力,都任意发出。

【哈1:8】他的马比豹更快,比晚上的豺狼更猛。马兵踊跃争先,都从远方而来,他们飞跑如鹰抓食。

【哈1:9】都为行强暴而来。定住脸面向前,将掳掠的人聚集,多如尘沙。

【哈1:10】他们讥诮君王,笑话首领,嗤笑一切保障,筑垒攻取。

【哈1:11】他以自己的势力为神,像风猛然扫过,显为有罪。

背诵和默想金句:

耶和华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以赛亚书》55章8节

灵修短文:《上帝不在乎吗》

为什么醉酒驾车者在车祸中毫发无损,而没喝酒的受害者却身负重伤?为什么坏人有钱有势,而好人却要受苦受难?有多少次你对这些发生在你生命中的事感到困惑,以致呐喊:「难道上帝不在乎吗?」

哈巴谷也有同样的困惑,因为他看到在犹大境内令人忧伤的景象,邪恶及不公义到处猖獗(<哈巴谷书>1章1-4节)。他的疑惑驱使他询问上帝,何时祂才会解决这个情况。但上帝的回应却也令人费解。

上帝说祂要使迦勒底人成为管教犹大国的工具。迦勒底人以他们的残酷恶行闻名(7节)。他们心中只有暴戾(9节),而且崇尚武力、敬拜假神(10-11节)。

当我们不明白上帝的方法时,我们需要相信祂永不改变的属性。那正是哈巴谷所做的。他相信上帝是维护公义、慈爱及真理的上帝(<诗篇>89篇14节)。在这过程中,他学习从上帝的属性来看自己的环境,而不是从自己环境的变化来看上帝的属性。他最后得出结论:「主耶和华是我的力量!祂使我的脚快如母鹿的蹄,又使我稳行在高处。」(<哈巴谷书>3章19节)

主啊,我常常因自己的景况而改变对祢的看法。

求你帮助我,

即使我不明白所有的事,

不了解你的旨意时,

能记得你是良善信实的神。

若从上帝的角度来看我们的处境,可能截然不同。

每天灵修读经的五大好处:
一、更能意识到神
二、使我们与神亲近
三、明白神的原则
四、神感动我们做正确的选择
五、圣经成为我们祷告寻求引导时宝贵的帮助。
让神的话语成为我们每日宝贵的精神食粮。《灵命日粮》节目鼓励您天天读《圣经》,时时亲近神。

思想主题:《上帝不在乎吗》

当我们以自己有限的眼光来看待生命的时候,会觉得神似乎对于罪恶并不在乎。为什么恶人昌盛,义人却受苦呢?我们常常把自己的视野当作是一切,把自己所看见的「现象」当作就是事实的「真象」。就如同我们在街头看交通繁忙的街景时,感受到的是混乱和危险,但是从摩天大楼的高处看下来,看到的街道却是规划完善、井然有序的。

神知道祂在做什么,祂有丰富的智能和知识,祂能做比我们所能知道的更美的事。祂是创造万象,引导群星的主。祂的带领,祂的安排,祂的许可,祂的拦阻,甚至祂的任凭是我们测不透的。《哈巴谷书》1章2-4节,先知哈巴谷说:「耶和华啊!我呼求你,你不应允,要到几时呢?我因强暴哀求你,你还不拯救。你为何使我看见罪孽?你为何看着奸恶而不理呢?毁灭和强暴在我面前,又起了争端和相斗的事。因此律法放松,公理也不显明;恶人围困义人,所以公理显然颠倒。」

先知哈巴谷为着社会的不公义向神发问,为着所见的强暴向神哀求。神怎么看着不理呢?哈巴谷心里悲哀、焦急,对所见的感到失望。他不明白,一方面神对社会的奸恶好像看着不理。另一方面神还兴起迦勒底人,就是那残忍暴躁之民,来吞灭比自己公义的,而且毫不顾惜,怎么会这样呢?他直接向神发问,要神解释,用一个更邪恶的国家来惩罚犹大,这公平吗?《哈巴谷书》2章2-4节,神对哈巴谷说:「将这默示明明地写在版上,使读的人容易读。因为这默示有一定的日期,快要应验,并不虚谎。虽然迟延,还要等候;因为必然临到,不再迟延。迦勒底人自高自大,心不正直;惟义人因信得生。」

神要我们对祂有信心,纵然祂没有照我们所想的,行古时的神迹,好像没有复兴祂的做为,祂仍是可信的。神会刑罚自高自大的迦勒底人,祂不会让邪恶得胜。神从前曾经惩罚亚述王自大的心,和他眼目高傲的态度。因为他以为所成就的事是靠他手的能力,和他的智慧聪明。《以赛亚书》10章15-16节,神说:「斧岂可向用斧砍木的自夸呢?锯岂可向用锯的自大呢?好比棍抡起那举棍的,好比杖举起那非木的人。因此,主万军之耶和华必使亚述王的肥壮人变为瘦弱,在他的荣华之下必有火着起,如同焚烧一样。」

亚述是神手中的杖,当亚述自高自大的时候,神在一日之间把他如同荆棘和蒺藜焚烧吞灭,让亚述好像一个患病的人逐渐虚弱。神借着先知那鸿预言尼尼微的倾覆毁灭。我们可以看《那鸿书》2章6-7节的记载,经文说到:「河闸开放,宫殿冲没。王后蒙羞,被人掳去;宫女捶胸,哀鸣如鸽。此乃命定之事。」

尼尼微素来不怜悯人,结果就受神无怜悯的审判。而如今,神也必罚巴比伦王和他的地,像从前罚亚述王一样。《耶利米书》50章24-25节,神说:「巴比伦哪,我为你设下网罗,你不知不觉被缠住。你被寻着,也被捉住;因为你与耶和华争竞。耶和华已经开了武库,拿出他恼恨的兵器;因为主万军之耶和华在迦勒底人之地有当做的事。」

迦勒底人心高气傲,但当神刑罚的日子来到,他必绊跌仆倒,无人扶起。那些信奉虚无之神的,到了神追讨他们的罪时候,他们必站立不住。然而神却怜爱祂的百姓,向他们施恩。《耶利米书》51章5节,经文说:「以色列和犹大虽然境内充满违背以色列圣者的罪,却没有被他的神万军之耶和华丢弃。」19节又说:「雅各的分不像这些,因他是造作万有的主;以色列也是他产业的支派。万军之耶和华是他的名。」

巴比伦虽然强盛一时,神兴起玛代波斯,借着波斯王古列打碎他们,藉以报复巴比伦人和迦勒底居民在锡安所行的诸恶。《耶利米书》51章7-11节,神说:「巴比伦素来是耶和华手中的金杯,使天下沉醉;万国喝了她的酒就颠狂了。巴比伦忽然倾覆毁坏;要为她哀号;为止她的疼痛,拿乳香或者可以治好。我们想医治巴比伦,她却没有治好。离开她吧!我们各人归回本国;因为她受的审判通于上天,达到穹苍。耶和华已经彰显我们的公义。来吧!我们可以在锡安报告耶和华我们神的作为。你们要磨尖了箭头,抓住盾牌。耶和华定意攻击巴比伦,将她毁灭,所以激动了玛代君王的心;因这是耶和华报仇,就是为自己的殿报仇。」

果然,当巴比伦最后一个王,伯沙撒作王的时候,神介入历史。《但以理书》5章1-9节记载:「伯沙撒王为他的一千大臣设摆盛筵,与这一千人对面饮酒。伯沙撒欢饮之间,吩咐人将他父尼布甲尼撒从耶路撒冷殿中所掠的金银器皿拿来,王与大臣、皇后、妃嫔好用这器皿饮酒。于是他们把耶路撒冷神殿库房中所掠的金器皿拿来,王和大臣、皇后、妃嫔就用这器皿饮酒。他们饮酒,赞美金、银、铜、铁、木、石所造的神。当时,忽有人的指头显出,在王宫与灯台相对的粉墙上写字。王看见写字的指头,就变了脸色,心意惊惶,腰骨好像脱节,双膝彼此相碰,大声吩咐将用法术的和迦勒底人并观兆的领进来,对巴比伦的哲士说:谁能读这文字,把讲解告诉我,他必身穿紫袍,项带金炼,在我国中位列第三。于是王的一切哲士都进来,却不能读那文字,也不能把讲解告诉王。伯沙撒王就甚惊惶,脸色改变,他的大臣也都惊奇。」

《但以理书》5章10-12节,经文接着说:「太后因王和他大臣所说的话,就进入宴宫,说:“愿王万岁!你心意不要惊惶,脸面不要变色。在你国中有一人,他里头有圣神的灵,你父在世的日子,这人心中光明,又有聪明智慧,好像神的智慧。你父尼布甲尼撒王,就是王的父,立他为术士、用法术的,和迦勒底人,并观兆的领袖。在他里头有美好的灵性,又有知识聪明,能圆梦、释谜语、解疑惑。这人名叫但以理,尼布甲尼撒王又称他为伯提沙撒,现在可以召他来,他必解明这意思。”」

《但以理书》5章13-16节记载:「但以理就被领到王前。王问但以理说:“你是被掳之犹大人中的但以理吗?就是我父王从犹大掳来的吗?我听说你里头有神的灵,心中光明,又有聪明和美好的智慧。现在哲士和用法术的都领到我面前,为叫他们读这文字,把讲解告诉我,无奈他们都不能把讲解说出来。我听说你善于讲解,能解疑惑;现在你若能读这文字,把讲解告诉我,就必身穿紫袍,项戴金炼,在我国中位列第三。”」

为什么「在国中位列第三」呢?这里有个典故,原来伯沙撒是巴比伦王拿波尼度的长子,当时父子两人共同作王,拿波尼度已经不管事了,把国政交由长子伯沙撒处理。

《但以理书》5章17-28节,经文说:「但以理在王面前回答说:“你的赠品可以归你自己,你的赏赐可以归给别人;我却要为王读这文字,把讲解告诉王。王啊,至高的神曾将国位、大权、荣耀、威严赐与你父尼布甲尼撒;因神所赐他的大权,各方、各国、各族的人都在他面前战兢恐惧。他可以随意生杀,随意升降。但他心高气傲,灵也刚愎,甚至行事狂傲,就被革去王位,夺去荣耀。他被赶出离开世人,他的心变如兽心,与野驴同居,吃草如牛,身被天露滴湿,等他知道至高的神在人的国中掌权,凭自己的意旨立人治国。伯沙撒啊,你是他的儿子,你虽知道这一切,你心仍不自卑,竟向天上的主自高,使人将他殿中的器皿拿到你面前,你和大臣、皇后、妃嫔用这器皿饮酒。你又赞美那不能看、不能听、无知无识、金、银、铜、铁、木、石所造的神,却没有将荣耀归与那手中有你气息,管理你一切行动的神,因此从神那里显出指头来写这文字。“所写的文字是:“弥尼,弥尼,提客勒,乌法珥新。”讲解是这样:弥尼,就是神已经数算你国的年日到此完毕。提客勒,就是你被称在天平里,显出你的亏欠。毗勒斯,就是你的国分裂,归与玛代人和波斯人。”」

《但以理书》5章29-31节,经文记载:「伯沙撒下令,人就把紫袍给但以理穿上,把金炼给他戴在颈项上,又传令使他在国中位列第三。当夜,迦勒底王伯沙撒被杀。玛代人大利乌年六十二岁,取了迦勒底国。」

根据古历史学家──希罗多德的记载,玛代人攻打巴比伦的时候,古列下令将流入城中河水的一段河床改道,利用巴比伦的两名叛军为前导,沿着干了的河床进入了巴比伦城。而当时巴比伦人正在为了敬神而设的筵席上畅饮,喝得酩酊大醉,正如《但以理书》所描述的。玛代人进城后就杀了伯沙撒,古列正忙于别处的战事,就由玛代人大利乌在巴比伦暂时作王两年,以后把政权交给波斯人古列。《以赛亚书》44章28节,经文提到:「论古列说,他是我的牧人,必成就我所喜悦的,必下令建造耶路撒冷,发命立稳圣殿的根基。」

神有工作要交给古列去做。《以斯拉记》1章1-4节记载:「波斯王古列元年,耶和华为要应验藉耶利米口所说的话,就激动波斯王古列的心,使他下诏通告全国说:“波斯王古列如此说:“耶和华天上的神已将天下万国赐给我,又嘱咐我在犹大的耶路撒冷为他建造殿宇。在你们中间凡作他子民的,可以上犹大的耶路撒冷,在耶路撒冷重建耶和华以色列神的殿[只有他是神]。愿神与这人同在。凡剩下的人,无论寄居何处,那地的人要用金银、财物、牲畜帮助他,另外也要为耶路撒冷神的殿甘心献上礼物。”」

原来神有独特的计划,自始至终祂都在掌管,时候到了祂要刑罚迦勒底人,使全地的人都认识祂,归荣耀给祂。《哈巴谷书》2章14节,神告诉哈巴谷:「认识耶和华荣耀的知识要充满遍地,好像水充满洋海一般。」

神自己会显出祂的荣来,我们不用为神担心。祂在人的国中掌权,使君王成为祂的用人,安排他们适时出现。《诗篇》46篇10节,神说:「你们要休息,要知道我是神。我必在外邦中被尊崇,在遍地上也被尊崇。」哈巴谷明白了,他的态度就从愤慨转为喜乐。结果整卷《哈巴谷书》是以悲叹,以极度的失望开始,却以赞美神的诗歌,活泼的盼望作结束。

亲爱的弟兄姐妹,神的恩典是够用的,我们不但因信称义,还要因信得生。虽然许多事情让我们感到很困惑,但我们知道神不误时,也不误事。祂是万世之王,祂的道途义哉!诚哉!不要见恶人和狂傲人享平安就心怀不平,要等候神,不要被那看似不公的现象压垮,要思想神的话,《以赛亚书》48章22节:「耶和华说:恶人必不得平安!」神已经说了,恶人乃像糠秕,被风吹散。《诗篇》73篇19节,诗人说:「他们转眼之间,成了何等的荒凉!他们被惊恐灭尽了。」要记住:「恶人必不得平安!」

在沮丧困惑的时候,让我们来到神的殿里,进入祂的圣所,亲近祂,让祂对我们的心说话,在祂的殿里求问。《诗篇》73篇28节,诗人说:「但我亲近神是与我有益;我以主耶和华为我的避难所,好叫我述说你一切的作为。」

当我们谦卑等候神,就必定能看见神的荣耀,并且在各处述说祂一切奇妙的作为。

请我们一起祷告:

主啊,帮助我们透过信心的眼光看见乌云背后你荣耀的宝座。当在我灰心失望,几乎失闪,脚步险些滑跌的时候,求主拉住我,以你的训言引导我,叫我我不被眼前的现象所困惑。主啊,你的作为是洁净的,你是行奇事的神;你曾在列邦中,彰显你的能力,你造光、又造暗;你施平安、又降灾祸,你必定会为自己的荣耀行事。我要因你欢欣,我要靠你喜乐。求主坚固我的信心,扶持我。祷告祈求奉靠救主耶稣基督的圣名。阿们!

诗歌:《拯救衣》

我的心因上帝大大欢喜
我的心靠上帝大大快乐
我的心因上帝大大欢喜
我的心靠上帝大大快乐
他把拯救衣给我穿上
他把公义袍给我披上
好像新郎戴上华冠
好像新娘佩上珠宝
他把拯救衣给我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