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不断电

2014年1月28日 亲情不断电

文洁的故事(3)喜迎生命的曙光

亲情不断电140128——冬雪整理

收听     

8月17中旬,我们市里的领导、所在区的领导、电视台的领导一起在我们家进行采访。市里的领导拿着继父的材料对妈妈说:她给温总理写的信已经经过上面的批示,转到了当地。他说:你看你们母女遇到了这样的情况,你的丈夫又把你抛弃了,你对此有什么想法?妈妈知道只要一句话,继父的工作什么都有了,但是出人意料的是妈妈只是轻轻地说了一句:他也不容易,也许他也有他的苦衷吧。市里的领导意味深长地看着妈妈说:你真是一个伟大的女人。

  继父的出逃就等于断了家里所有的经济来源,妈妈又张罗重新开小饭桌。8月末,炎热的夏天,妈妈印了大批宣传单,一个人跑到学校门口发传单。9月初,家里开始来了些学生。9月末我的激素开始减到一片左右,我又一次感冒,开始发烧,头剧烈地疼痛着,后来我腿又开始没有了力气。妈妈很担心,就让我住进了当地的医院。住院的前三天,我的高烧一直不退,所有能退烧的药物我都用过,就是不退烧。那个时候我已经从胸部以下完全没有了知觉,除了眼睛会眨,两支胳膊会动,嘴巴会动以外,其他的什么都不会动。我的呼吸困难,只能靠插着氧气管才能正常呼吸。那段时间,妈妈忙完家里的孩子就跑到医院来照顾我,一天要往返家和医院好几遍。

出院的那天,也没有想象的那样开车来接我回家,妈妈是雇医院的救护车,4个壮汉用担架担着我回到了家。到家是2008年10月2日了,妈妈知道瘫痪的病人不能动,很害怕腿部肌肉萎缩,于是,每天一有功夫就跑到我的腿边给我按摩。她真的好累好累,每天都要忙家里的学生,刷完碗还要给我喂饭,给我按摩双腿。还记得有一天中午,家里的学生吃饭去上学,我们吃完饭,妈妈忙完之后,已经是一点多了,妈妈坚持要给我按摩双腿,我说不用了,休息一会。妈妈笑着说:不累不累。可是过了一会儿,妈妈抱着我的双脚,躺在我的身边沉沉地睡了过去。她睡得那么甜那么香,像一个玩累了的小孩子躺在柔软的床上一样。可是刚睡了没有多久就惊醒过来,她用手用力的拍打着脑袋,自责道:我怎么睡觉了,真对不起我的孩子!

那一刻,我很难过,我跟妈妈以前都有梦想过,可是因为我的一场疾病,她失去了一个健康活泼的女儿,失去了那个苦心经营的家庭。11月初,我的继父竟然回来了。妈妈很开心,可是继父什么话都不跟我们说,也不像以前跟我们一起聊天,妈妈把饭做好给他,他也总是背过脸不和妈妈一起吃饭。后来,妈妈在当地的中医院请了一个中医大夫,做按摩,每天晚上半小时的针灸。后来在中医大夫的帮助下,可以一点点的动了。妈妈为了我学习他们不敢做的,打针、按摩。我以前出院的时候,下身还有尿管,后来妈妈跟医院的医生讨教,自己为我拔了尿管。我在床上不能动的时候妈妈就告诉我,要经常翻身,这样以后能站起来的时候,肌肉才不会萎缩。我躺在床上,先把上半身翻过来,用手勾住床边的垫子,然后下身拼命一甩,把腿甩过来,就这样在床上练习翻身。2009年3月份,我的大拇指会动了,妈妈高兴坏了,眼泪都出来了。

  2009年4月5日,继父第二次出逃了。就在继父11月份回家的时候,妈妈就决定不打干扰素了,一方面是效果不是很大,另一方面是这半年打干扰素把大家的捐款都花完了,我又渐渐可以扶着墙走路了。这一次,我跟妈妈商量能不能让亲爸爸涨一点抚养费。从离婚到现在,我爸爸每个月只给我80元钱,我这一次生病花光了家里所有的钱,妈妈把家里可以卖的都卖了。那天爸爸来到我家,一年的抚养费能不能涨到4000,3000也行,可是爸爸却说妈妈在吓他,头也不回地甩门走了。

  我和妈妈是在2008年2月份信主的。我的事情经过电视报道后,有位丹东的姊妹,她听到我们的事迹很感动,为我们家传福音。我们家接受了福音,08年5月受洗。渐渐地,我开始能走了。2010年是我很痛苦的一年,因为如果没有生病的话,在10年的6月份可以参加高考,可以有一个崭新的人生,可是这三年给荒废了,什么都没有做。就在高考的前一天,我给我的好朋友打电话,祝福他们,希望他们可以考出好成绩。只有妈妈跟上帝爸爸知道,我打完电话哭了好久好久。我从最开始不相信会得病,到后来相信得病,不能够接受得病,到现在已经承认这个现实。曾经也一度想过要自杀、放弃,也想在妈妈去做礼拜的时候,偷偷把家里的煤气打开,就这样结束自己的生命。但是,感谢主,认识了上帝后,我知道这样做是不对的,我知道上帝爸爸在我跟妈妈身上有美好的旨意。

  大家一定不知道为什么我喜欢把上帝叫做爸爸吧?说实话,我真的好羡慕、嫉妒小时候大家可以很轻松自然的叫爸爸,可以很随便的在爸爸的臂弯下撒娇,用他的小脸去贴爸爸长满胡子的脸。可这些一切我都不可以,所以我很喜欢把上帝叫做爸爸,我有一个世界上最全能的爸爸。

  转眼,继父离家快2年了,我的亲爸爸也躲到外地,三年对我不管不问,逃避他所该负的责任。对于继父,他的出逃我是可以理解的,毕竟不是我的亲身父亲,但却陪我们母女去北京看病。我的亲身父亲都没有做到这一点,对我的继父我能说什么呢?我妈妈常告诉我说,主耶稣来是服侍人的,不是被人服侍的。所以我的妈妈也很喜欢服侍人,她好喜欢小孩子,因为她觉得小孩子心里很纯洁、纯真。妈妈一直都希望开一间幼儿园。

我也有自己的梦想,我希望上帝爸爸可以医治我。我还没有看过《圣经》呢?我希望我的眼睛可以好起来,从头到尾彻底的看一遍《圣经》。我很喜欢跳舞,每次在电视机上看见别人跳国际标准舞、拉丁舞,我都好羡慕;我还喜欢画画、素描,虽然我不会;我还喜欢编中国节,绣十字绣,我还喜欢当一名主持人……总之,我还有好多的理想没有实现。真的好希望上帝爸爸可以医治我,因为我再也不想吃激素了,我现在变的好胖,就连我家里的小孩子都说:大姐姐,你好可爱啊,就像一个球一样!小孩子的话是最单纯、纯真和真实的。听到这些话,刚开始的时候我是很愤怒的,那个时候的脾气很暴躁,信了主后,我的性格变的温柔多了,真的要感谢主。

  今天,我把我的故事讲了出来,我们坚信上帝爸爸在我们身上一定有美好的旨意。我希望我的故事能给那些正在患难中的人们一丝鼓励和安慰,让我们大家携起手来,跨过生命中这道难关,靠着主耶稣迎来生命的新曙光。愿上帝祝福每一个爱他、信靠他的孩子,以马内利!

  说实话,每次娟子在听文洁见证的时候,眼眶还是会湿的,因为她的故事非常真实,我相信在患难当中的人没有一个人是容易的,没有一天是容易过的,每一分每一秒对于在患难当中在病痛当中的人来说都是那么地艰辛,但是我发现这个女孩子真的可以在患难中歌唱、在苦难中喜乐,这是让我非常敬佩、也非常喜欢的特质,就好像台湾著名女作家杏林子当年曾经描述忍耐的话语一样,她说忍耐是贯穿一切美德的基石,它使我们爱心持久、信心稳固、热情不致消散,推动我们通过风雨坎坷,一步步向理想迈进,并且在重重苦难中仍然发出喜悦的歌声,这不就是在描述今天的文洁吗?我深深地相信在这个女孩子身上还有很多上帝的恩典,上帝也透过她的歌声把祝福给更多在患难当中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