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不断电

2014年12月16日 亲情不断电

生死边缘见主爱

     
     
     
     
     
 

亲情不断电141216——明冬仍有雪整理
收听     
各位听众,欢迎来到亲情会客室,
今天继续由程敏弟兄分享他的故事。
梦远:昨天你提到说在06年你工作比较失意,但是比失去工作更严重的在你面前就是在3个月内失去健康,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对你们夫妻真是晴天霹雳,而且你两个孩子都还很年幼,你会觉得很不幸吗?那时候你信主了吗?
程敏弟兄:没有,那时候还没有信,反正那时候是很失落,也有恐惧在里面,恐惧我们家里面以后怎么办?面对这突来的打击,我们不知道怎么回应。那时候我太太也没有信,也不知道祷告,也不知道去哪里找帮助。我们问医生这移植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如果等不到怎么办啊?医生说一直都有很多人在排长龙等,也有的人是等不到,他们只能是尽力,但是不一定保证一定能等得到。
梦远:在那个时候,你是怎么接触得到福音呢?在那个患难当中你还没有意识到要寻求神,那是什么刺激让你全家去认识神呢?
程敏弟兄:我认识神以前就知道耶稣,没有知道怎么去信靠神,只是头脑中知道他的存在。我在91年的时候曾经去过两年的教会,但是没有什么感觉,就觉得为什么需要神呢?觉得还是自己靠自己的本事找到工作,然后工作要到处走,就这样慢慢地离开了教会,离开了神,偶尔在上飞机前也会祷告一下:“神啊,请保守我。”从91年到06年的时间,是我最辉煌的时候,觉得不需要神,但在06年的时候我就失去工作,但是有一点感恩的是我们搬家就搬到离我们现在的教会比较近一点地方,那个时候可能我有一些属灵的需要吧,我没有工作,又有那么多年没去教会了,就想去教会走一走,那时候也没有想要去求工作,求健康,就觉得久违了,就去走一走。刚到教会的时候听道也老是在批评,直到在07年生病的时候才想到也许我需要神,求神帮助我吧!那个时候也不知道怎么祷告,也不知道神的救恩,神跟我有多大的关系也不大清楚。我父母也在这个时候来到我们身边,我妈妈她不是基督徒,但是她主动去找牧师问:“我儿子现在这个情况有什么办法”,就想牧师呼吁一下信徒能够帮助我,从那个时候我妈妈在弟兄姐妹的帮助下就看见神了。
梦远:看见神真的不容易,因为在头脑当中知道神跟你在生命里面看见神这一步真的每个人走起来都不容易的,对于你来说真的是在危难当中看见神。之后真的顺利吗?教会真的能帮到你很多吗?毕竟你还是要等待你的奇迹不是吗?
程敏弟兄:对,教会真的做到,它给我们很多精神上的支持还有心里上的平安,做很多感动我们的事情,有时候来我们家探访,为我们祷告,为我们读经,给我们很多的资料,我从他们的身上看到这真的是基督徒的样式,真的是基督在他们的心里面,我以前的工作看到的就是利益关系,你有利用价值人家才会帮你的,但是我从这帮基督徒身上看到的是完全不一样,我们素不相识他们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呢?这真的是让我看到这跟这个世界完全不一样的世界,心里非常感动。
梦远:其实我有些好奇,你说他们送你一些经文,一些属灵的书籍,在那个时候你看得进去吗?
程敏弟兄:当我听到耶稣基督的时候就觉得这是我一根救命稻草,我以前有接触过但是不太理解,我还是有心思去看圣经的,去看耶稣的生平,我看完以后心里是有平安的,而这种平安是从上帝而来的。还有另外的是从弟兄姐妹他们身上我看到的是我们素不相识,他们为我很恳切地祷告、唱诗特别感动,我觉得他们不是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利益,是有神的爱在他们里面,我就觉得很有吸引力,就吸引着我去看《圣经》,特别想知道耶稣到底是谁?在那个时候我也学会祷告,除了为自己的病祷告以外,还有一个最重要的是要认罪祷告,比如说我对父母不尊重的罪,对妻子不好的罪来祷告。
梦远:认罪祷告对你容易吗?因为你以前的工作这么好,应该会很骄傲的。
程敏弟兄:对,不容易,我以前在教会的时候听到一个见证,在多伦多有一位医生,他得了肝癌,他就祷告,过了一段时间以后,他的肿瘤就全部消失。他分享说他祷告他就认罪,他忽略了他的妻子,忽略了他的孩子就是为了他在医院里面的名利和职位,他就为这些祷告,我就相信他说的,我觉得作基督徒信耶稣一定要作这个认罪祷告,这是必需的。
梦远:我现在听了还是非常地感动的,因为在你最强壮似乎走到生命最尽头的时候,你可以在耶稣的身上找到平安。那医治方面呢,你等了多久呢?
程敏弟兄:感谢主,这真的是一个神迹,因为医生都说了,很多人在等,也有很多配对的问题,在最后的时候,我在ICU吐血,还有昏迷,开始说胡话了,这是肝硬化最后的阶段,我父母知道很伤心,我的时间不多了,教会为我更加恳切地祷告,我是在8月份住院的,在11月份中旬,有一个护士对我说:“已经为你准备了。”我们听到当然很伤心,到第二天早上,那个医生才对我说:“我们找到了一个配对给你了,一般我们只做一个,可是你的情况你肝移植了你的肾还是会衰歇,所以你的身体能够承受得起的话,我们就同一天不但给你肝、移植肾也给你移植了。”
梦远:我对医学这方面的知识不是很多,我就想问你两个重要的器官都移植的话你的生命真的没有生命危险吗?
程敏弟兄:这个真的没有讨论过,因为那时候已经没有选择了,就算风险再大都是一定要做的。在做手术的过程当中,做肝移植做了6个小时,摘除了肝,然后再接,大概要6-8根动脉要接,胆管也要接,那个时候身体已经很差了,原来是148斤,瘦到90斤,心脏肌能也很差,医生解释现在只能试了,因为做这个手术身体状况要很好,6个小时以后,医生出来说:“还好,心跳很好,各方面指数:氧气、呼吸都好。”还要大概要2个小时吧,所以用了一天的时间在做。
梦远:我无法想像你的太太是怎样一秒一秒地熬下去等这个平安的消息,因为平安这两个字对你们夫妻意义很大。
程敏弟兄:还有一件很平安的事情,就是在做手术的那一天,我们教会轮流24小时为我们做守望祷告,所以在这个时候弟兄姐妹互相扶持才能走得过来,才不会感到忧虑悲伤。
梦远:神也透过弟兄姐妹让你的家人看到神的真实,他是赐平安和大能的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