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不断电

2014年12月18日 亲情不断电

最美的祝福

 

亲情不断电141218——路过整理

收听     

主持人:我们上次提到你在查出白血病就是血癌的消息之后立刻住院,再次跟病魔争战,你给了我一些照片,让我来看看你住院的时候的一些经历,在第一次住院的时候你不愿意照相。但是第二次你说你已经准备好了,你要为神打一场美好的仗。我发现让我很讶异的一个现象,就是你给我看的你第二次住院治疗血癌的照片。对比你之前在罗马,虽然你当时在联合国工作,但是那时的照片却不是笑容满面的。所有的风景都很美,可是在罗马的照片当中的你却看不出笑容,在你第二次血癌再次住院的时候,虽然在化疗,每一张照片上的你,真的有像婴孩的笑容。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差异呢?

成弟兄:这些照片邮寄给我三十年没见过的同学,都说,很美啊。你去过欧洲这么多地方,风景都很美,但是你怎么没有微笑呢。我就回答说,因为我那时没有喜乐。虽然我工作很顺利,工资也很高,有很多旅游的机会,但心里面没有一份喜乐在里面,还不认识神。后来到了医院这里信主已经三年了,经历过一次大手术。第二次来我就准备好这场属灵的战役,从诊断到化疗就一个星期的时间,很快地经过祷告,跟属灵的弟兄姊妹给我的鼓励(包括家人、教牧、癌症协会的姊妹)。所以化疗的状态我自己觉得很轻松。化疗的时候头发也掉了,也会有很多的反应,但是心里面却是喜乐的,有一股平安的力量支撑着,知道我的病是可以治好的。

主持人:你那时候如果从病理上,从医生的角度,你一开始并不确定你弟弟是可以给你的,你也遥遥地等待了一段日子,才知道可不可以找到干细胞的配对。那时你和很多病友面临一样的情形,并没有一个好的治疗方案或者是治疗结果。所以从常理上,别人得了这样的病其实是应该忧虑的。

成弟兄:对,光是从医学这方面说,我面临着两个更大的风险,第一个就是,你找不到配对。你也许要做干细胞移植,但是找不到配对怎么办,中国人是很难找到的。

 主持人:每个人的白血病的情形不一样,你当时60%的干细胞就不太正常,算白血病当中比较重的一种吗?

成弟兄:大多数查出来的,都在60-80%之间,不能算是重的,也不能算是轻的。

主持人:每个人在等待配对的过程当中,到底医生会怎样判断那个人他能等多久时间,又多久之内必须得有配对才可以?

成弟兄:时间要求就是说,你要做干细胞移植一定要在缓解期才能做(缓解期就是你在化疗之后,身体的癌细胞全部都去除了)。在缓解期的半年到一年的时间内,一定要找到配对。如果找不到的话,他会复发,复发之后有些人还是有一些其它药再继续化疗,再回到缓解期。有些人复发之后就再也回不来了。每个人的时间段不一样,一定要尽早地找到一个配对,然后一到缓解期,马上做移植。

刚才讲到第一个风险。第二个风险就是针对我的特别的情况。我有两个才移植三年的器官,再做化疗合不合适,因为做化疗是伤肝、伤肾的。肝、肾都是排毒的,但是化疗的药是很多毒的。我的主治医师见过一例肝移植的,但是没有肝、肾同时移植来做化疗的,把握不是很大。所有他就跟我说,我们这里干细胞移植能够找到配对的人成功率也就66%,但是你已经有过肝和肾的移植,你的成功率会低于66%,多少我们不知道,我没有做过有两个器官移植的。

这两个风险摆在前面,我那个时候有这个信心,就算有再大的风险,我也愿意打这个仗,我愿意很喜乐,很有信心地面对每一天。我的博客里我有一天就在做一件事情,就是数算主的恩典,因为如果你每天都在想你的风险,你每天起来都没有精力去祷告,大家彼此扶持。我要做的就是每天都感恩,我今天烧退了,能够吃东西,能够出去走一圈,我就感恩。

主持人:在你第一次化疗之后的一段时间高烧不退,后来查出得了带状疱疹,那段时间应该是你身体上非常痛苦的一段日子。

成弟兄:对,很痛的。这个是神经末梢的一个病菌,痛的睡觉睡不好。回家的时候身上得带一个药水的泵,24小时打药水,半夜起来你要把这个泵关掉。还要吃很多的药。我不知道如果没有神的支撑,没有弟兄姊妹互相的扶持我是怎么过来的。

主持人:你的博客中也提到了你的两个孩子。你的长子说,家里突然多了很多的婆婆,都是我不认识不熟悉的,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样,他会感到很因惑。对小孩子来说,又一次长期看不到爸爸,又不知道怎样面对各种各样的人,来照顾他的都是教会的姐妹。所经他可能也要跟外人来熟悉。他们两个都经历了一段不小的波折,对他们情感也是考验。他们后来有没有跟你说一些他们那时候的感受呢?

成弟兄:他们两个都是男孩,不是很分享自己的情感,只能从他们平时的表现看出他们的情绪。

主持人:那你有没有把你这些故事、心情在事后讲给他们听,他们也会觉得是神的一个神迹给了爸爸吗?

成弟兄:我的小儿子比较小,大的会比较懂。我会跟他说,爸爸这样子是Cancer,是癌症。这个病很严重的,但是有神把我救回来了,是神迹。他说,是。

然后我很担心他在学校里边,因为学校小孩儿都知道得癌症是怎么回事,会误解癌症是怎么回事。比如说会把癌症跟死亡连在一起。我很担心他在学校里面会不会因为这个事情心里会有一些阴影。学校也很好,我跟校长、老师联系过,学校里面有专门的辅导员每个星期花一个小时跟大儿子聊天,帮他舒缓情绪,所以他适应的很好。他的朋友知道他爸爸得了癌症,有一次他的同学就直接跟我说“叔叔,在癌症病人中间你是我看到的最好的。”他们知道这件事情不是很好,但是是可以经历,是可以走过来的。

主持人:对小孩子来说也有一种可能是他们不太知道死亡这件事情,这两个小孩子还是在你血癌治疗的过程当中平静地度过去了,虽然可以会有些生活上的不适,但是全家人还是跟你一起度过了这段时间。

主持人:平安度过了化疗期,进入缓解期后的干细胞配对是怎样进行的?

成弟兄:先会要求跟你的弟兄姐妹,亲戚。跟父母一般是配不到的,因为有染色体的问题,在加拿大要求比较高,两个干细胞的匹配率要达到90%以上。据统计,跟弟兄姐妹的配对成功率只有25%。我们那边只有两个人,就我跟另外一个人,兄弟姊妹中间找到配对的,其它配对的都是在非亲属里面才找得到。

配对的过程当中,我妈妈是很有信心的,她天天都为我祷告,也到加拿大这边来照顾我们。她说,配对的话,找你两个弟弟。她就给我的两个弟弟打电话,让他们去验血,然后办护照。她说,两个人至少会有一个配得到的,你放心,一定配得到。我的信心没有到说,一定配得到,因为医生跟我们说有25%的几率。白血病是没有种族歧视的,我们认识的比较熟的就是中国的病友。我们四个认识的病友只有一个是基督徒,全都没有找到配对。这位基督徒的姊妹第一次没有找到配对,后来又复发了,继续治疗。我说,我们到休息室为我们的配对治疗祷告。她先生也是基督徒,然后把不是基督徒的病友叫过来一起祷告。我们那时有一个月的时间是住在同一层楼的,我们就一起彼此祷告。

一年之后,我们四个人全部都找到配对,两年之后,我们全部都做完移植。在一起聚会,很开心的。有位弟兄,原来是没有信主的,我们就给他传福音,后来在治疗过程中夫妻都信主了。

主持人:不只是肉体上的疾病得医治,灵里面也得着了新的生命,对于当时的病友来说,也是他人生中最重要的礼物了。虽然生病是痛苦的,可是他们能得到耶稣,却是比什么都好得无比的事情。

所以这一仗你是打赢了,而且很平安。虽然当中很痛,偶尔也抱怨过,但是神都牵着你的手再一次走过了死荫的幽谷。听了你的故事,会感觉神的那么地真实,他掌管着我们的生命,也盼着每一个不认识他的人能够回到他的爱里面,得着永恒的生命。

在成皿弟兄患病的这几年当中,他得到的并非只是身体上的医治,这身体有一天依然还会死亡,如同你和我。其实从出生的时候,我们就知道有一天身体会死亡的,但是在他的经历当中让我看到了一位鲜活的神。这一位神他赐的是永恒的生命,使我们的灵魂得救了。成皿在他的经历当中认识了这位赐生命的神,这才是他生命中的真正奇迹。您呢?在您的生命里你是否遇到这位愿意爱你,为你舍命在十字架上的神吗?

在耶稣诞生的日子里,愿您可以认识他,一生有最美的祝福。

歌曲:《主耶稣我爱你》《这一生最美的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