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不断电

2014年2月25日 亲情不断电

阳光总在风雨后(1)

亲情不断电140225——明冬仍有雪整理

收听     

亲情不断电的家人大家好,我是娟子,在今天的《亲情那些年》的节目当中,娟子为大家选读了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可以说是这位作者的血泪史,也是她生命被更新、被改变的感恩史。到底在她的生命当中有怎样的坎坷?怎样的经历?那之后她又靠着那位加给她力量的上帝如何去面对、如何去走过的呢?

曾经有些人说:“移民是一条不归路。”就是你到了一个新的环境、新的地方、一个新的国家里面,很难再回到原来的生活环境当中去了。也有的人说:“移民是一条康庄大道,你想要什么,想有什么,在移民之后都可以实现的。”也有的人说:“移民是给自己一个重新证明自己的一个机会。”可是这所有的当中都不包括在今天这位姐妹所描述的内容里面,她又经历了怎样的移民之路呢?请听来自永红的心声——阳光总在风雨后。

我在大学修的是中文系,古今中外的爱情名著自然读过不少,总觉得书中的悲剧固然凄美感人,但绝不会发生在我的身上,不错的家庭环境,优良的学校教育,加上自己的勤奋用功,一定会有一个美好的人生,事实也是如此,我的教学受到好评,婚姻又门当户对,丈夫随后赴美留学,生活在相对传统的小镇上,如愿以偿地拥有一个可爱的儿子,这对于一个刚满25岁的少妇而言,在父母公婆身边生活的那段日子真是美满而又平静,谁又想得到,在我刚刚踏进美国的第一天,就被彻底打破了。

在机场等了许久,离别快两年的丈夫终于出现了,没有迎接的鲜花,没有思念的激情,他带来的除了躲闪的目光,还有一个身份不明的女人。“不可能,不可能啊!”单纯也好,善良也罢,我努力地打消直觉带来的疑念,礼貌地伸出手,谢谢她对丈夫的帮助,可是这个女人几乎天天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丈夫也变得异常地陌生,我彻底地失眠了,绝对不是时差。即使偶尔睡着,也会很快地从恶梦中惊醒,常常梦到刚满一岁的小儿子在惊狂地啼哭中。我不敢揭穿,也不愿意承认真相,因为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

一个月后,我去了其他亲戚所在的洲市,丈夫如释重负,难得好心情地送我前往,在一个古战场的遗址上,我问他:“准备如何处理我们的婚姻?”他回答我:“不知道。”我继续地追问:“那我们的孩子呢?”他的回答令我震惊与愤怒,“孩子嘛,自然会长大的。”我都不知道我的手掌是如何落在他脸上的,但是我知道这一巴掌换来了彻底的绝望与悲哀。

夕阳之下,撑了一个月的泪水终于从掌缝中涌出,点点滴滴落在这与故乡远隔重阳的海外,那一刻我多么想念父母亲人啊!可是我知道在1992年那个时间在我们那个民风纯朴的小镇上,离婚是一件很不光彩的事情。如果他们的女儿成了弃妇,那他们该承受多大的压力与羞辱,会为我操多少心啊!我挂念父母,更挂念幼子,每当听到婴儿的啼哭都会泪如雨下。这个曾公认的幸运宝宝难道就此失去在父母身边长大的机会吗?为了儿子我极力地想保住这个婚姻,做一个智慧妇人,可是却不认识神,于是我真正的痛苦开始了。

最后的窗户纸捅开之后,他们索性公开同居。感谢神,让我远离他们在外洲生活,不致于受太大的刺激,也不致于做出愚蠢的事情来,因为在这样的婚姻中,活着的每分每秒都是磨难。长夜漫漫,我常常把我的手臂咬得青一块紫一块,想用肉体上的痛苦来抵销精神上的折磨,可有什么用呢?我记得有一次我的情绪再一次被电话里那个女人的话推向崩溃的边缘,不记得我是怎样发动车子的,只记得当时是躯车狂奔,想开到路的尽头,生命的尽头,当时外面下着大雨,车前的挡风玻璃全是水和雾,眼镜的镜片也早已被泪水模糊了,能见度几乎是零。

那时我刚刚学会开车,也不认识路,然而我也不在乎了,甚至想把方向盘调一调,无论是撞向峭壁,还是坠向悬崖都行,但是耶和华看顾保守,什么也没撞上,最重要的是没有碰到其他人和车子,只是开累了,哭累了,也不知道身在何处,这时候一辆警车开了过来,他们问我是否需要帮助,心情平静下来,觉得我试着认识的这位神保守了我。为了我的家人,我只能做一件事就是活下去,只是我脆弱得不堪一击了,于是我对警察的回答是:“是的,我需要帮助。”

回到我租住的房间,我拨通了一个经常关心我的姐妹的电话,她给我讲了一个花瓶的故事,曾经有一位姐妹梦见自己是一个美丽的花瓶,点缀着屋里的一个角落,不料一股强大的暴力把它推倒在地上,摔得粉碎,就在它伤心难过的时候,主耶稣来了,他蹲在地上,用陶匠的手将碎片一片一片地补好,花瓶虽然补好了,但却有许多的裂缝,这个花瓶已不再有曾经的完美了,但是这个时候奇迹却发生了,主耶稣他化成了蜡烛住在已经破碎的花瓶里,这个花瓶一下子成了光华四射的华丽彩灯,照亮了整个的屋子。

这个故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的生活不就是这样破碎不堪吗?我还能有希望被重新塑造吗?重新拥有生命的美好吗?我憧憬着这样的生命蜕变,于是请求牧师在94年的感恩节为我施洗,从此我的生活中多了一群弟兄姐妹,他们陪我走过人生最艰难的一段路。奇妙的是,在那段日子里除了《圣经》其他的书我一概读不进去,“压伤的芦苇他不折断,将残的灯火他不吹灭”,“我的帮助从何而来,我的帮助从造天地的耶和华而来”,“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这些大家耳熟能详神的话语好像甘露一样撒在我伤痕累累的心田上,如闪电照亮我前面的黑暗,尽管生活的压力、前途的渺茫还是会让我失眠,可是不同的是在黑夜里有神的话语陪伴了,还能在神的面前倾心吐意地祷告了。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也如何,一个懦弱忧柔寡断的弱女子靠着神的话一天天地刚强起来。

该来的还是躲不掉的,5年之后,丈夫终于起诉离婚了,我却有出奇的平静,因为我相信无论有什么样的结局,上帝都与我一起面对。当时因为儿子在公公婆婆的家里,美国的法院是没有权力将他判给谁的,这也就意味着我实际上并没有得到孩子的监护权,我痛苦地跪在地上求问神:“神啊,我什么都没有了,你难道连我做母亲的权力都要夺走吗?”教会的老牧师和师母在我身上倾注了很多的心血和爱,他们不断地用神的话语帮助我鼓励我。

在祷告中,神让我看到我的苦毒与不饶恕人的罪,也让我认识到神为了我们得救恩所付出的代价,只是……只是我一想到不能够和儿子在一起就有撕心裂肺的痛,可是神却将他独生的爱子为了我们将他的生命倾倒了,那我们的父神又该情何以堪呢?为你的仇敌祷告,面对《圣经》清清楚楚的教导让我无处逃避,于是就拣最简单的做吧,我打电话给以前的公公婆婆,仍然以爸爸妈妈相称,问候他们带孩子的辛苦,请求他们的原谅,因为我们的婚姻失败所受的苦累,渐渐地老人们的心也被感动了,他们让我畅通无阻的让我跟儿子定时的通话。

天长日久对老人和我受伤害的心都是很好的医治,离婚之后,我拼命地努力攻读学位,想早一点把儿子接出来,也想证明我并不是一个失败者,我能靠我自己取得成功,可是神的心意是要拿掉我那属血气的骄傲,单单地仰望他,因为他说:“你们要休息,要知道我是神。”2001年,一家大型的电脑公司给我提供了一个诱人的工作机会,还答应我帮我办理绿卡,牧师和弟兄姐妹也都为我高兴,一个星期之后,公司就因为不同意我通过自己的律师办理手续,与我毁约,不再雇用我了。这个时候我对神还是有了埋怨,言语之间埋怨的心流露无遗:“神啊,我已经饱受打击了,你就不能鼓励一下吗?”这个时候牧师和师母耐心地对我说:“神有他的计划,只是我们不知道。”

是的,神有计划,只是我们不知道,我们能有几个人看得清自己生命的命脉呢?我们能有几个人真的很清醒地走完自己的一生呢?在顺利的时候我们归功于自己的努力,可是我们失意潦倒的时候,却把这些归于上天的不公。人啊,人啊!你算什么,你竟顾念他?我们都是这个样子了,我们每一个人都是这么的残缺不堪,但是上帝你为何如此地眷顾我们呢?你不愿意我们破碎到底、自暴自弃,反而总是用笑脸来鼓励我们,总是用你的话语安慰我们,把我们抱在怀里,让我们始终都能感受到你的爱,正因如此,我们知道谁掌管明天,谁掌管我们的人生、我们的未来,因为有你的同在,所以我们不怕。

今天的故事并没有讲完,你可能还要多一点的等待去等待《阳光总在风雨后》的继续,每个礼拜二亲情不断电亲情那些年与您一起分享、品味、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