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不断电

2014年3月11日 亲情不断电

安详找工作

收听     

亲爱的听友,欢迎来到《亲情不断电》的《亲情那些年》,我是娟子,在前段时间娟子又请回了方怡大姐畅谈童年的记忆和趣事,在采访的过程当中她就提及了她的另外一半——她的先生安详大哥,安详大哥也曾经是《亲情不断电》的嘉宾主持人,他这个人的身上充满了非常戏剧的色彩,跟他聊天的时候会有很多出奇不异的故事听到,对于方怡姐的突然出现,也让我引发了对安详大哥的想念,那我也记起在《亲情不断电》当中有心洁采访过安详大哥的录音,那不妨在《亲情那些年》这个版块我们再次回味当年陈心洁采访安详大哥的采访录音。


心洁:我们等待了很久,期盼了很久,心洁访问了在良友办公室同工十几年,但是他一直是以义工的身份在我们中间,那可能你听过他的声音也有可能没有听过,那这位大哥是谁呢?我们请他来自我介绍好不好?


安详大哥:亲爱的朋友你好,我叫安详,平安的安,详和的详,是良友电台的一名同工。

心洁:对,我们都是同工,只是有支薪跟没支薪。那安详大哥,你的大名可能在其他节目其他听众朋友听过,那你做过哪些节目啊?

安详大哥:哦,我做过很多节目,我记不太清楚,我只记得蛮久以前的《相对论》,还有更久以前的《唱不完的爱》。最近就做了《天路导向》,这是一个英文的讲道,我是做翻译的部分。

心洁:那在其他的节目当中听过的朋友就应该知道安详大哥是谁了哦,他就是我们方怡姐姐的先生。安详大哥除了在电台当中负责一些节目之外,他还是一个非常能干非常手巧的人,我们录音室的桌子、台子都是安详大哥一根钉子一根木头给做起来的,还有我们洗手间、办公室的装潢都是安详大哥做的。那我想问安详大哥你是不是学土木工程还是建筑?

安详大哥:我在学校里面学的是建筑行业,来到加拿大的时候,因为经济不景气,所以我就转了很多的行业,我在学校读书的时候成绩很不好,但是神给我一种很奇特的恩赐,手做的工就学得非常的快,只要做过几次我就会了。

心洁:安详大哥的手也很细,譬如说缝纫,还有织毛衣。

安详大哥:这些都是求生的本能,因为学问不好,就只有手做的技巧多一点才能够挣到一口饭吃。其实我干过很多行,很奇妙,神给我走过很多的路,像钳工,还有机械匠,喷漆、烧焊、木匠。建筑是我的本行,刚刚来的头十年就改行了,做了很多的企业。

心洁:刚刚说到安详大哥是个非常手巧的人,现在在电台里面用口来服侍神,可是在这十几年当中,不管他帮我们做装潢、录音、主持人也好,或者是说做配音也好,完全是没有支薪的义工,那我们就很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原因、什么样的背景让安详大哥愿意在电台做了十几年的义工无怨无悔,那我就想请安详大哥可不可以从你的生活背景、童年背景来跟我们分享。

安详大哥:好的,好的,我现在解答我为什么可以不支薪也可以生活下来。这很感谢神,我来了加拿大的时间做了大概有七八个行业,最后在神的安排下我还是回到了本行,但是在加拿大我不是自己报销、自己开公司,是在政府里面做房屋检验,这也是在非常奇妙的机会之下神让我得到的。

心洁:既然说到这里,那我们就先说这个,那是怎样一个奇妙的机会?让你得到这么好的工作,然后有时间来我们良友电台做义工。

安详大哥:好,那我慢慢说,刚才我说过刚来加拿大的头年,因为这里的经济不景气,我找不到我本行的工作,我在来这里之前我自己做过建筑公司,也在其他地方的政府里面做过,来到这里我就找不到工作,为了生活,我就不能够死等,我就改行,在最后的工作之前,我是在飞机工厂里面做钳工,那时候我在工厂里面凭着自己就学会了全部机器的操作,那我考到了最高级的钳工,那时候薪水还是不错的,工资很好,在这里蓝领跟白领的工资差不多的,有时候还会偏高。那我就很感谢神,让我在这工厂里面有一份稳定的工作,那我就想大概可以工作到退休了。


哪里知道,在我工作了四五
年之后,工厂就罢工,一罢就罢了六个月。后来很奇妙的,我以前的一个同学他也移民到加拿大,他就跟我说:“你为什么不试试看做回本行呢?”我说:“不用试,因为我以前已经试过无数次都没有办法找回本行的工作,那既然我做了蓝领,我也觉得很合适,收入也不差,干嘛要回到本行呢?”他说:“你试试看,没有害处的嘛。”我说:“这不可能的,因为在这里你没有本地的经验,本地的学历,本地受训执照的话,尤其我离开这一行有10年了,所以人家根本不可能接受。”他说:“你试试看不会有损失的嘛。”我说:“我说,开玩笑,既然你这么热心,那你就帮我写履历。”我就觉得有点不高兴,你竟然拿我来开心,你既然认为我可以,那你就帮我写履历,写完就请你老婆来帮我用打字机打。他真的是一个很好的朋友,帮我写完打完还帮我寄,寄出去之后,政府就打电话来,说要面试,我一想,糟糕了,我连一套像样的西装也没有,领带也没有,我怎么去呢?那我就去问我的同事,我的同事就说:“那你就去买一件吧,又不贵。”那我就说:“这种没希望的事还要花钱去买西装没意思。”

心洁:那在安详大哥觉得他失了10年的工作都没有希望,他什么事也不想做,一根指头都不想动的情况下,安详大哥你是怎样得到这个政府的工作?

安详大哥:那长话短说,就在人家叫我去面试的时候,我也花钱去买了一件像样的西装,去的时候,我心里发慌,如果是笔试的话,填空的话我还可以,结果去到那里的时候就问话,一个是大老板,一个是小老板,就坐在那里也不吭气。我说:“你们不是要考我吗?那考卷呢?”他们说:“我们不是笔试,我们是口试。”我一想糟了,我就对上帝说:“你让我来这里是真的还是假的?”因为笔试的话或者做一个东西我没问题,我还可以应付,如果是口试的话,就要用英文表达,那我英文不好,不可能通过口试的,说一两句还可以,第三第四句就不行了。那我就说:“那你们就问吧。”他们说:“我们也不问,你就把你以前的工作经验和历史说一说。”那很奇妙,真的是奇迹,他们在不问的情况下我竟然说了很久,偶然间他们会提出一两个问题。问完之后,我出来以后我背后全都是湿的,看了一下手表,有2个钟头,我真的没想到用英文说了两个钟头。我对上帝说:“既然你让我来,我就顺服,但是明天是什么事我不去想它,因为不可能得到这份工作的。”后来我就跟我同事说,他说后面大概有40多人的面试,只取一个人,我就完全把这件事忘记掉,我还是回到我们的工厂去罢工。


那在过了两个礼拜之后,我的同学就跟我说:“嘿,在这里的规矩面试完之后你要表示你是很渴望得到这份工作,所以你应该打电话去问一问。”我说:“我那天乱七八糟地不知道说了什么,你还叫我打电话?当面的还可以用肢体语言来表达一下,在电话里我就更哑口无言了。”
我说我不打。又过了一个礼拜,他又催我,你要打,那我就回去祷告,我说:“上帝,你已经给了我一个很好的工作,就是在工厂里做钳工,那我也不稀罕这份去政府做的工作。”后来我朋友又说:“你再去试试看。”因为现在在罢工,不知道罢工要罢到什么时候,事实上我是真的家里没钱开饭,因为在这里的生活你挣多少就花多少,反正这里有养老金,我们也不会说去刻意地去存钱。我就硬着头皮去试,试了以后,哪里想到一打去,那边的主任就接电话,我就告诉他我是谁谁谁,他说:“哦,在下个礼拜一到三还有十几个人要面试,你可不可以再下下个礼拜一打电话来。”我一听到,头上就发麻,我在想,你既然不录取我就干脆对我说不录取就算了吧,干嘛假装不好意思怕我没面子叫我再过两个礼拜打呢?可是我没有办法,我挂了电话还是回去罢工。


又过了两个礼拜,我就又再打电话,打的时候哪里想到他说明天还有两个人还要面试,他说你明天之后再打来。我心里想完了,我说:“神啊!是不是我犯了什么错受这种折磨。”后来我的朋友又问我怎么样,他说:“如果他有回电话给你就表示你有希望,你也别来折腾我了,他既然叫你再打电话去,你就试试看吧,反正你都没钱开饭了,你还有什么损失的嘛。”我没办法,过两天再打过去。这真的是神迹,我打电话过去,那个主任一接电话就问我:“如果我们请你的话,你什么时候可以正式上工?”我一听整个就愣掉,我就想他们是不是搞错了,把我的名字填到要请那个人的名单上,结果把我错填上去了?还是不相信他们真的要请我,心里突然有一种很坏的念头出来,我就在想我不如将错就错,告诉他们我明天就可以上班了,那么我上班了他们就不可以辞退我了。其实我很幼稚,就算我上了班,他们还是可以辞退我的。这个时候人的罪性就发出来了。


我就赶快告诉他:“我明天就可以上工了。”他对我说:“你不必急,我们准备的文件要你填要你签的也要准备个两三天。”我就想完了完了,这两三天他们一定会发现搞错了。所以我就在想神一直在安排我们前面的路带领我们,引领我们,但是我们的信心实在是极度的小,而且非常地不相信上帝赐给我们的恩典,所以我当时就流了眼泪,我当时就祷告说:“神啊!你这样来安排引领我的工作,简直是神迹。”后来我知道
48个人里面取了两个人而已,我是英文最不好,完全没有本地经验,也根本没有造过本地木造的房子,结果四十几个人里面,我竟然是其中的一个,你说这不是神迹吗?

心洁:对,非常感谢安详大哥,那神给你这么好的工作,你的养生没有问题,可以在良友电台给我们做义工,一做就是十几年,可以说是从方怡姐姐来到这里就有安详大哥了,好,那安详大哥在下一次会继续分享他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