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不断电

2014年3月18日 亲情不断电

安详的叛逆期

亲情不断电140318——冬雪整理

收听     



大家好,我是娟子,今天我们继续收听双面人安详的故事。其实说到这个双面人,娟子之前也不知道,对安详大哥了解也不太多,可是听过了对他的采访之后,我才对他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因为我们看到的安详大哥现在的样子很风趣、很幽默,爱给我们讲故事、讲笑话,而且更是一个爱神、爱人的人,可是真的没有想到在他的经历当中居然是一个很叛逆的人,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浪子回头,他说:“人啊,如果不吃到那些苦头,你就不知道神有多爱你。”当年我们听到他说这些话的时候还很年轻气盛,现在回头看的时候,觉得这话真的是过来人讲的,是有经历过才可以讲出来的话,所以安详的故事你不能不听,进入双面人安详的世界吧。


上次安详大哥跟我们分享到他得到一份很好的政府工作,是神迹似的得到这个工作,那今天他继续分享他为什么愿意在我们电台做这么久的义工,好,我们非常欢迎安详大哥。


安详大哥:大家好,上次讲到我得到目前的工作,那这次我就回答我为什么愿意在这么忙碌的工作中愿意做很多机构的义工。上次我说过我神迹似的找到这份神给我的工作,我的工作性质就是每天早上在办公室跟建筑公司、承包商约时间出去检验,这些工作的节奏跟数量和时间都是我自己安排的。我读书不行,但是我做事还是蛮有安排的,所以我每天大概在中午之后把一天的工作量就做完了,做完之后几乎是整个下午到晚上都是我的时间。那我不但在找工作方面神给了我很多很多的恩典,在其他方面神都是给了我超过我很多的恩典,所以在我接触很多人之后,我发现很多人心里有苦毒、有创伤、后悔甚至有绝望,那么我就觉得他们所缺乏的就是爱,心里没有爱,尤其是上帝的爱。我既然得到上帝那么多的爱,要解决他们的问题唯一的办法就是把我得到上帝的爱去跟他们分享,所以这就是我做义工的一个动机、一个开始。其实我三四十年前在别的地方也给良友电台也有做过义工的,那么在这里其实是四十年前的一个延续而已,只是今天上帝给了我一份很好的工作,我的剩余时间多得很,我就把我的时间和精力奉献给神,这是为了神所爱的世人。

心洁:喔,很感动啊!那安详大哥,你说神给你一份很好的工作,收入也不错,也有很好的时间,但是并不是每一个人有好的工作有时间就肯把时间摆上啊。

安详大哥:这只是在我真正地信了耶稣基督之后,神把我的生命从里面改变出来,我既然受了这么大的恩典这么多的爱无以回报,那么只能做的就只是遵照上帝的话,因为上帝爱世人,所以我也要去爱他所爱的人,做义工就可以帮助很多很多身边的人,也就是上帝所爱的人。

心洁:那我们还想多认识安详大哥,因为我知道安详大哥并不是在一个基督教的家庭里面长大的,刚刚你提到的是你工作方面,那神在什么时候拣选你?你什么时候认识到耶稣基督?可不可分享你信主的经历?

安详的叛逆期

安详大哥:我过去的经历跟生命如果真要讲的话真是永远都讲不完,先从我的生命开始。我是出生在上海,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就跟了我的父母跑到台湾去观望,因为父亲在上海生意难做(三代都是做建筑),那时的台湾也是在发展中,他就听朋友的话想去台湾看一看,所以我们就全家去了。去了之后,因为解放的关系,本来他们想要再回上海的,但是因为两边的沟通中断了,就无法回去。我在那里一住就是十几年,简单地说就是在台湾成长的,我就在那里念小学、念中学。在我念中学的时候,因为我读书老不好,就爹不疼、娘不爱的,老师也老是在打我,在这个情况下,我小小的心灵就觉得没有人喜欢我,所以我从小的心里就是恨、苦毒,老想着自杀,就是在这种扭曲的状态下成长起来的。到了初中,我的体形长大,块头也长得挺高的,尤其到了高中的时候,我就开始报复,想当年你们欺负我的、打我的,我就开始想要报复。


其实我真的很不想讲以前非常丑恶的事,其实报复就是心里有那种仇恨苦毒,这些仇恨苦毒也不是本来就在我的心里,就是因为我接受不到任何的爱,我以前老是被父母老师责打责骂,所以当我有能力的时候,所谓有能力就是我长得比较大,我就开始偷偷地破坏,破坏学校的公物,有的时候甚至放火烧,老师继续地责打,我就去揍老师。在学校自然有一批所谓放牛班的孩子自己团结在一起,向全世界宣战,既然我们以前受欺负,那么我们现在就欺负人家。这些人就很自然地聚在一起,非常地坏,只要是坏事我们就干,当看到欺负我们的人被打,我们心里就高兴,心里的苦毒就可以发泄出来,其实这很可怜也很幼稚,因为冤冤相报何时了,这个发泄不是真正的发泄,而苦毒只会越积越多。


其实人是有良心的,当神创造人的时候就把一口灵气放在我们身上,成为有灵的人,是跟畜牲有分别的人。那么我刚才讲过创伤是越积越多,我更加不觉得自己心里有爱,因为人在这种情况之下看见我就怕,更加不会来爱我,其实我的目的是想得到爱,我甚至去打人的时候也只是想得到爱,但是我错了。
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我还是想得到爱,我心里觉得空空的,我觉得我活着是干什么?我到底在干什么?我堂堂一个男子汉,我的前途、我的将来是什么?我还是空虚的。

安详的叛逆期


在一个很偶然的机会下,我的父母认识了一对基督徒夫妇,他们到我家的时候看我的眼神让我很讨厌,他们的眼神就是告诉我,我就是一个不读书的坏孩子,其实是我的心里的问题。这一对夫妇是在教会的诗班,他们听见我的喊叫声,就对我父母说:“你的孩子声音底子不错,既然他不学好,就让他试试看,让他到教会去。”我父母不是基督徒,就问他们:“带他去教会干啥?”他们就说:“既然不学好,那就让他去教会呗,教会里的人都很有爱心,你的儿子去了以后,慢慢地就会受到影响,受到熏陶,既然你的儿子那么喜欢唱歌,叫他去呗。”


我父母就觉得死马当活马医,没希望了,就逼我去教会,我去的时候是怀着仇恨去的,也相信那里没有什么好人,哪知道去到以后,在那里不管是跟我同年龄的人,比我年长的人都是笑脸相迎,请我进去,然后跟我解释很多我不懂的东西,安排我坐一个座位,在诗班里面,有人教我怎么试谱,教我怎样发声,我就觉得真不错,把我看作是同一等的人,愿意教我,我心里就开始想这个地方蛮不错的,跟我以前所处过的地方不一样,这就造成了我下个礼拜,再下下个礼拜继续去的动机了。


下个礼拜我们继续请安详大哥来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