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不断电

2014年3月25日 亲情不断电

双面人安详访谈——叛逆离开神

亲情不断电140325——明冬仍有雪整理

收听     


最近一连几周我们都在收听双面人安详的故事,在他的故事里面,我们看到周围的环境对小孩子内心的影响,有来自父母的,有来自学校的,还有来自社会大环境的,都会造成一个孩子对自我认知的影响,或好或坏完全在于我们怎样对待这个孩子的态度,一个生长在一个没有爱的环境的小孩子,就像安详大哥的童年一样,他在没有感受到爱的时候,他会做出很多很多让人头痛甚至匪夷所思的事情来,所以圣经当中有一句话说得非常非常好,就是:“爱能遮掩一切过错,恨能挑起争端。”但愿我们可以从安详大哥的故事当中学会怎样去帮助身边当中特别有心灵需要的小孩。其实不需要做特别的,我们只是不要去歧视他们,不要讽刺他们,不要挖苦他们,给他们肯定,多一点微笑给他们,让他们知道爱能遮掩一切过错,这就是爱的定义。接下来我们继续收听双面人安详的故事。



心洁:今天跟心洁在一起的依然是安详大哥,记得上次安详大哥说到去诗班,有两个弟兄帮助他学习,那你在没有进教会之前感受不到爱,那么能不能说一下你在教会怎样感受到弟兄姐妹的爱好不好?



安详大哥:好的,我去教会去了三四次以后,就觉得这个地方很好,从小长到大,都没有找到过这么好的地方,继续再去,大概去了三四个月之后,就有人告诉我,他说:“你来了这里听了圣经的故事、道理,你感觉怎么样?”我说:“我愿意跟你们一样。”那他就说:“你愿意跟我们一样,很简单,只要你愿意相信耶稣基督就行了。”我说:“这么简单?”他说是,我说:“我以前这么坏,你们可以接受我吗?”他说:“没事,耶稣基督为我们流出宝血钉在十字架上,就是把我们过去现在将来的罪通通都赫免了,你只要愿意信,你承认你是罪人,你愿意接受,你就是一个基督徒。”



我说:“这么简单?”竟然得到那么多人对我好,我心里也很踏实,也不再有那种念头去打人、偷、抢什么的,心里就默默地想,既然人都有两颗心,我老是每天有良心的责备才有那么多的苦毒,信了耶稣,心里就不会有苦毒了。我说:“好。那我该做些什么?”他说:“你要祷告、决志,继续再来学习,在受洗之前学习一些道理。”我就说:“好。”在不久之后,我就受洗,成为一名基督徒。这是一个开始,很多人成为基督徒以后一路就相当平顺,我却是中间又是起又是落。


心洁:然后呢?你说你起起伏伏,你有离开神吗?



安详大哥:有,就是在好几年之后,我先说在受洗之后的三年里面,我也觉得非常地开心,非常地踏实,我也跟着他们学习圣经,遵照圣经里面的教导,我完完全全地想像圣经里面说的做一个圣洁的器皿,过一个圣洁的生活。那么我在追洁圣洁的时候,我也不再跟以前的坏朋友来往,甚至追求到一个地步,我就告诉我的父母我将来要去做一个传道人,但是我还是受了以前一些苦毒的影响,在追求圣洁的时候我就觉得我的思念里老是不能够圣洁,老是胡思乱想,我就很苦恼,为什么呢?我说:“神啊,我愿意成为一个圣洁的人,但是为什么我老是控制不了我的思想,老是想一些我不该想的一些事?”



那时候我拼命地靠我自己的力量,好像苦行僧一样把那些胡思乱想的东西给撇开,我错了,其实我应该靠着上帝来把这些消除掉,但是我没有,我的故事就是从这里开始了。怎么说呢?我这么努力成圣的时候我成不了,我的那些苦毒就又出来了,我又开始恨,恨谁呢?恨我自己,我为什么这么不成材?我为什么得不到上帝的帮助?恨多了的时候我就开始恨上帝,上帝你为什么不帮助我?我这么想要好你不帮我?就变成对上帝的恨,我说:“上帝啊,我恨你,因为你没有帮我成圣,我现在就跟你宣战,看你能把我怎么样?我从今天开始你说白的我就说黑的,你说东我就说西,我要跟你作战。”



心洁:安详大哥就把他满腹的怨气,对自己的怨气,对上帝的怨气通通都发到上帝的身上,那时候你这样做的目的到底是怎样的呢?



安详大哥:我现在回想起来并没有什么目的,就是我心里的苦毒让我这样,其实苦毒跟绝望、盼望有关系的,当一个人绝望的时候才会有苦毒,如果一个人有盼望的话就不会有苦毒。我觉得我那么地努力上帝都不来帮助我,甚至我做了很多很幼稚的事好像苦行僧一样所谓的修炼也修不到,那么我这些苦毒就向上帝发泄,除了吸毒之外,什么样的坏事我通通都干过,甚至坐过牢。那讲回到我跟上帝宣战——“看你能够把我怎么样”,其实当我再一次在
20年之后回到上帝的面前那段时间,上帝没有把我怎么样,在这期间,神一直在等待在容忍,在那些年发生了很多的事,甚至有生命危险,神都一直保守直到我来到加拿大之前我回头。


心洁:就是在移民之前来到香港的时候?



安详大哥:对,那时候在香港也是住了十几年。我在高中毕业的时候还在台湾,但是干坏事太多,走投无路了,就一个人偷渡到香港去。


心洁:那时候你没有想到教会?没有想到神?



安详大哥:没有,因为有两个原因,当一个人走歪路之后,在我的个性里,我感到自卑,我觉得我再也不配回到神圣洁公正的面前;另外一个原因就是我到香港之后完全没有约束,我爱干什么就干什么,非常醉心于罪中之乐。



心洁:所以在香港的时候你还是一样地放纵自己,爱干什么就干什么,特别是在没有父母约束的情况之下。



安详大哥:对,我在香港也找到了一份很好的工作,现在回想起来,那也是神的恩典。我找到那份工作之后呢我就变成一个多面的人,怎么说呢?我白天在我的老板面前在我的同事面前能力强,工作很努力,而且果效很高,老板都是很喜欢我,给我很重的责任,交给我很大的业务,甚至在异性面前我是一个年轻有为的青年。那时候我赚很多钱,要什么有什么,但是那些钱大部分都是我昧着良心非法挣来的,这些东西并不能让我得到真正的满足,心里更加的空虚。因为当你向钱挖取的时候会踩在旁边的人身上的,造成很多的仇人的,这样我的心里面又加多了一样东西就是害怕和恐惧。小的时候只是干坏事,没有什么恐惧,现在恐惧什么呢?恐惧不是被警察抓到就是被仇人追杀,甚至我继续这样酗酒,迟早有一天会死在饭桌上。


心洁:那你就说你白天很努力地工作,晚上就喝酒。



安详大哥:对,到了晚上我就像魔鬼变了另外一个面孔的人,晚上不只喝酒,我也赌,但是很感谢神,他保守我一直没有接触到任何的毒品。我为什么要喝酒?因为恐惧,用酒精来麻痹自己,但是麻痹之后呢更加恐惧,就变成恶性循环一样,我就解脱不了。



心洁:好,非常谢谢安详大哥过往的内心世界向我们陈述,那神的恩典从来没有离开过他,下一次安详大哥就来和我们分享在香港的那一段时间,神怎样再一次把他的心抓回来,好,我们敬请期待下次安详大哥的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