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不断电

2014年4月1日 亲情不断电

双面人安详访谈——回转向主

亲情不断电140401——冬雪整理

收听     

心洁:上个礼拜安详大哥就分享了从台湾到香港,后来他就非常勤奋地工作,白天他就像个绅士一样工作非常勤奋,有很好的收入,可是晚上他就在酒吧喝酒,用酒来麻醉自己,是因为他有恐惧,这个恐惧是从哪里来的呢?可不可以请安详大哥继续说你的故事。

双面人安详访谈——回转向主

安详大哥:上次说到我白天的时候我就像个正常人一样,晚上就像有个鬼来拉着我去做心里不愿意做的,就好像《圣经》上讲的一样心里想做的善事做不出来,心里不想做的却偏偏做了出来,最后我坏事做尽了,良心就受到责备,每天晚上心里就有很大的挣扎,善的跟恶的在争斗,到了最后,我就觉得受不了,不但是精神上受不了,我的肉体上也受不了,大概有整整两年我不能睡觉,眼睛一闭上,我就害怕恐惧,甚至精神上已经分裂成几个人了,我睁着眼睛我也看到我已经死在床上。那时候酗酒很厉害,很可能身体上都搞坏了,甚至到了酒精中毒的地步,每天不喝酒的话,两只手都会发抖。那两年我不知道是怎么过的,但是我知道我已经是行尸走肉地活着。总而言之恶是不能够胜善的。到有一天,我的极限到了的时候,我曾经自杀过,我吃药,我割腕,当刀片割在手腕上的时候,我看见血流出来,我又害怕了,我虽然想死,但是我还是想要活下去,非常可怜的是我的肉体和我的精神不受我善的那一面控制,引领着我走向灭亡。

心洁:你刚才说两边善跟恶在争斗,那时候你有没有想到神呢?

安详大哥:我有想到过,但是我心里面想到神的时候我更加地恐惧,因为当年我指着神说:“我恨你,我看你能够把我怎么样?”所以每当我想到神的时候我就更加地害怕,像我今天这样的景况我是绝对不配走回神的面前,我是那么地污秽、那么地罪恶,但是每一天我在罪中起乐的时候我又忘记了。每天我酒醒的时候,我对着镜子对自己说:“你可不可以今天晚上不要再喝酒,不要再赌钱。”我都不知道发了多少次誓,但是每到太阳下山的时候,很奇怪地,我就不受操控变成另外一个人似的。

心洁:所以你一心向好,甚至不断地启示自己说我不要再去那个地方,我不要再像那个样子。

安详大哥:甚至我自杀了也不是想死,而是我对着圣洁的上帝面前我不配,所以我干脆结束自己的生命让我不再在罪中取乐去犯罪。但是呢,另外一边又把我拉回来,“这些都是人之常情,你为什么要内疚呢?为什么要争战呢?

心洁:那这些声音从哪里来呢?

安详大哥:当时我不知道,但是今天我就知道了,因为就像圣经上讲的一样人想要做的善事偏偏不去做,宁愿跟着撒但魔鬼去走他的路,宁愿在罪中取乐来麻醉自己。撒旦的目的我当时是完完全全不知道的,但是今天回想起来,他就是想要把我拉到死亡里去。我们在光明的世界里向每一个人传福音,希望把他们的灵魂拯救出来,但是在黑暗世界里撒旦就是希望把每一个不相信耶稣基督甚至已经相信的人把他拉出来。

心洁:所以那段时间你好像被恶者挟制一样,控制不了你自己。

安详大哥:对,我想要得到自由,到了香港之后我就真的自由了,是一种为所欲为的自由,其实今天想起来那不是真正的自由,因为到后来我反而被酗酒、赌博操控了,被那些坏的事所挟制了,本来我以为自由了,但是实际上我是失去了自由了。

双面人安详访谈——回转向主

心洁:当我们读到《圣经》:“我所愿意的善我反而不行,我不愿意行的恶我倒去行。”当我们读到这句话的时候就好像在讲别人,但是当安详大哥刚刚讲的就是活生生地发生在你的身上,你想做的可是你真的没有能力去做,你不想行恶,可是你就好像不能控制自己要走到那个地方去,那这样的时间有多长呢?

安详大哥:总的来说大概有十几二十年,但是呢我一直就是不回头。

心洁:那你在香港都没有去过教会吗?

安详大哥:有去,但是我坐在教会里我就是难过,因为我害怕受到惩罚,因为我那么污秽的人怎么能到教会去呢?是不配去的,反而把教会里面的氛围里面的人给搞脏了。那这么长的时间我是怎样回头的呢?我在这段黑暗的日子里面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我的身体吃不消了,酒精中毒了,常常要去医院,查来查去什么病都没有,但是就是不能睡不能吃,身上有酒精中毒的症状。有一天我酒醒了之后,我发现我是睡在地上,我躺在一个垃圾桶的旁边,迷迷糊糊地我看见一团黑色的东西向我冲过来,我吓得真的完完全全整个人醒过来,害怕得不得了,因为我害怕地狱里的使者跑来抓我了,后来我揉眼睛再仔细一看,原来是一只黑狗,我就松了一口气,但是一分钟不到我就觉得这只狗非常可怜,它肚子里的内脏通通跑到外面来了,我猜想大概是被人家打得肠脏都已经爆裂出来,再看一下,我就觉得好恶心,一只快要死的动物还会动呢?发现它原来在找东西吃。我突然就好像被电击击了一样,整个人就嚎啕大哭,突然心里面有一个声音说:“这样一个畜牲到了一个快要死的地步它还要找东西吃,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它的生命它的意念还要活下去,但是你现在躺在地上,你是一个堂堂男子汉,竟然连一个畜牲都不如,你在干什么?你的生命有什么意义呢?你生活的目的是什么呢?你人生的方向在哪里呢?”我就坐在地上不停地大哭,哭完以后,我就不停地问自己,我该怎么办呢?像我这么污秽、这么肮脏、这么罪恶的这种人,难道还可以回到上帝的面前吗?哪里知道在我心里马上有一个声音出来,那个声音说:“天离地有多高,我对你的爱就有多深。”我就想起以前在读圣经说到的一句话,我再想一想,原来这是神的爱,我继续说:“我这么污秽,难道你的爱能够带我回来,能够盖住这些坏的事吗?”可是又有一个声音接着说:“东离西有多远,我就让你的罪离开就有多远。”

双面人安详访谈——回转向主

心洁:上帝在跟你对话啊,你离开神已经20几年了,我相信《圣经》上的话你已经全都忘光光了。

安详大哥:其实圣灵一直是跟我们每一个人同在的,只是当我们自我膨胀,我们狂妄自私自大的时候,圣灵就会离开我们而去,这20几年来圣灵一直在我身上一直在等我。听到这两句话以后,我就觉得我好像在水里,本来是在拼命地挣扎,突然有一股暖流把我扶起来,我就不必再靠自己挣扎想要逃出水面来,我自自然然地就扶了起来,哇!这种感觉真是美,我20几年来痛苦、创伤跟那些悲哀、绝望一秒钟就完完全全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