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不断电

2014年4月15日 亲情不断电

双面人安详访谈——进入婚姻

亲情不断电140415——明冬仍有雪整理

收听     

心洁:亲情不断电的家人平安,非常欢迎再次来到《亲情不断电》跟我们亲情相聚,我是陈心洁。

安详大哥:我是安详,亲爱的朋友你好。

心洁:嗯,非常感谢安详大哥又来到我们中间,我们特别安排星期二的时间请安详大哥来到我们中间来跟我们分享,有些人可能还不太认识安详大哥,有些人对安详大哥的声音非常熟悉,安详大哥再说一下你现在主持哪一些另外的节目?

安详大哥:我现在长期做的节目就是《天路导向》,是由迈可牧师主讲,我做翻译。

心洁:那安详大哥已经是在我们中间第6次了,当然在别的节目已经出现很久了,可能大家都不太熟悉他,因为他在节目里面是翻译,讲中文的部分,但是现在来到我们《亲情不断电》就不一样了,我也介绍过他在我们良友做义工做了十几年了,也制作过很多的节目,我们也知道他是方怡大姐的先生,在我们中间之前也讲了他很多的人生经历,那心洁要说是非常的传奇,我想问一下安详大哥,你的人生是不是从四十岁才开始?

安详大哥:可以这么说,在四十以前我的生命没有意义,生活没有目标,可以说是白活了,但是另一方面可以说神一直在我的身上有他的带领,只是因为我的冥顽不灵才搞到那么大年纪才回头。

心洁:那我们真的是看到神非常非常的爱方怡大姐和安详大哥,两个人一起地服侍神,生活当中有很多美好的见证。我们上个礼拜就说到了一个高潮,上个礼拜我就问安详大哥到底是怎么样追求方怡大姐的,为什么在那样的情况下方怡大姐还愿意跟安详大哥在一起。

安详大哥:上次我已经提到了一些,那时候我们分开两个地方,有时候暑假或者寒假或者过年的时候我们会见见面,但是一般来说男孩跟女孩分开那么远都不会有什么结果的,但是我们就靠通信,在大学读书的时候,因为见了好几次面又加上小时候的印象又加上教会里的交友,我们就有了通信,起初的时候只是一些问候的话,后来我每天写一封信给她,就这样交了朋友。

心洁:那后来呢?后来怎么样?

安详大哥:后来毕业以后她就在台湾做事,我在香港做事,那时候我已经是走错了方向,走错了路,我就觉得我只能够跟她通通信做做朋友,因为我实在配不上她,就算在世俗的人眼睛里我也是坏的,她是这么一个善良那么一个可爱的女孩,我为什么要继续下去加深情感呢?

心洁:那你当时知道你的状况是两面人,白天是一个人,晚上是一个人,那在你们交往当中你有没有想变成一个好的人来跟方怡大姐在一起。

安详大哥:有有有,但是人是软弱的,人总是没有办法靠自己去走这一个方向,只有倚靠神,但是我背弃了神更加回不了头,另一方面人的自私,我又很想跟她交往下去,所以那时候心里也是很大的挣扎和争战。

心洁:那怎么办?你跟她交往的时候你要表现出一个好人,对不对?

安详大哥:对,非常斯文有礼有风度,表面看起来很有品德,骨子里只有自己知道,现在回想起来不是只有我一个人知道,还有上帝知道。

心洁:是是是,那从头到尾方怡大姐都不知道你另外一面的生活是怎么样的?

安详大哥:不知道。

心洁:那最后你还是去追求她然后在一起?

安详大哥:最后我还是不敢,也不忍心。我们两家的父母是互相认识的,他们看到我们俩到了年纪不谈婚嫁也不提起,看到我们通信通了那么久又好像蛮好的,就建议我们要成婚。

心洁:所以你们是奉父母之命而去结婚的,那你当时的想法是怎样的?觉得我很喜欢她,虽然我不是那么好,但是还是想跟她在一起?

安详大哥:是,那时候我也很愚蠢,有一个主意,就是在父母要我们成婚的时候我反对了,她也反对了,我们觉得成婚的时候还没到,虽然那时候接近30了,但是我觉得时候还没到,我告诉她:“我说你等我几年。”我的心意是什么呢?我想在这几年里回归到正路上。她不同意是她感觉我还没准备好,她当然体贴我,既然你说再过几年就过几年呗。哪里想到我们父母太过热情了,要我们马上订婚,订婚第二个礼拜就结婚。

心洁:既然你们双方都觉得没有预备好,可是在父母之下你们还是顺服了。

安详大哥:现在回想起来也是神的安排,如果那时候我不跟方怡结婚的话,我相信我还是不会回到正路上,我相信神为我预备了她,让她这么多年来为我在祷告。

心洁:对,当你们结婚之后方怡姐才搬到香港的嘛,是不是?

安详大哥:是,我是在台湾结婚,因为我在香港有一份还不错的工作,舍不得放弃它,就让新婚的妻子到香港来开始一个新的家庭。

心洁:结婚之前方怡姐不知道你的另外一面,结婚之后你是如何仍然不让她知道?

安详大哥:结婚前我是准备不会跟她结婚的了,所以我把能说的都告诉了她,我心里也祝福她让她找一个很好的丈夫结婚去。

心洁:所以她知道一部分,但是在你们父母希望你们结婚的前提下,她还是愿意嫁给你,表示你们的感情也是很深厚哦。

安详大哥:可以这么说,但是我们俩从小对父母也是很顺服的,虽然我是很叛逆的,但是我还是很害怕父母的权威的。

心洁:所以你们还是听父母之命去结婚的。

安详大哥:对,当然彼此之间的感情也是很重要的。

心洁:好,那在特殊的情况下,虽然两人的感情深厚,但是你还是觉得不要去害这个女孩子,父母很想你们结婚,你们也很顺服地结婚了。你说你是两面人啊,那对你们的婚姻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呢?

安详大哥:本来在结婚前没有住在一起生活在一起,不会发现一些个人的习惯、嗜好、一些本来不知道的事情,结婚之后生活在一起,方怡就发现我有很多很多不能够了解的情况发生,比如说她每个礼拜都会去教会,刚刚新婚我会陪她去,可是我是人在心不在,而且总是表现出非常地烦燥不安,因为我觉得我这么一个污秽的身体这么一个灵魂,坐在圣洁的圣殿里面,我害怕神对我有所惩罚,所以我总是坐立不安,开始我就慢慢找理由找借口不陪她去,只是开车送她去,她就发现了,但是她还是能够理解,只是不高兴。

心洁:她有没有问你为什么?

安详大哥:有,但是我就告诉她一些很难接受的理由,那时候我是在建筑业里面工作的,在当时的建筑业里面一年就只有两三天休假,我就用这个理由去搪塞她,这样子也相处了一段平安无事的日子。

心洁:可是这样子无法长久下去啊,你们最早的时候你在台湾的教会这么的热心,你突然不去教会不去敬拜神,那……

安详大哥:对,你说得很对,借口也好、理由也好,久了之后她发现不是那么一回事,发现我心里有事,而不是我真的上班,当然就会有一些冲突有一些矛盾出现了,就开始有争吵有不开心,有冷战热战。但是她不知道我为了什么?经过这么多的争吵之后呢,我心里面是更加苦,更加觉得我不应该害她跟她成婚的。

心洁:对不起哦,既然你说到心里面的挣扎,那我想问你有没有想到不如离婚吧,有没有想过?

安详大哥:我从来没有想过,因为我觉得《圣经》里面说的婚姻是神创立的,是神圣的,既然成了婚就一定是上帝安排的配偶,所以二人要合为一体,我的嘴巴里就从来没有说过要离婚,就算吵得最厉害的时候我也没有说过要离婚,更何况我觉得亏欠了她,绝不会说把一个女孩子娶回家又把她赶走,用离婚来解决这些事情,因为这些事情都是从我而出的,在我来说作为一个男人更加不应该讲这两个字,因为这好象变成完完全全不负责任,而且从有人类历史以来离婚从来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

心洁:那你们有没有很激烈地争吵,争吵到觉得没有办法解决呢?

安详大哥:我听你这么说你肯定以为我们吵架是很斯斯文文的,没有大声过,有的,有的,我说得那么平淡,好像不是别的夫妻又打又骂,甚至拿武器来攻击一样,我们没有闹得那么凶,但是也有很激烈的时候,但是你们会觉得我讲以前的历史的时候好像很平静,其实我们也像普通的夫妻一样有很激烈的时候,只是没有闹得裂痕很大,只要是因为比如说夫妻真的要离婚的话,如果两边都有这个意念的话,干嘛花那么大的精神跟力气来吵呢?因为已经要离了,就没有必要吵,是不是啊?如果不想离婚的话,为什么要吵呢?因为每一对夫妻不想离婚的话,你花那么大的力气争吵,你们中间的裂痕会越来越加深加大,有很多的夫妻来找我谈怎样解决夫妻之间的问题,我就只讲了一句话:“如果要离婚的话,干嘛花那么大的力气去吵架,就好像你明明知道生意要亏本的,你怎么还把资金投下去呢?如果不想离婚,那么你就好好地去干,好好地去做这个生意,那么就更加不需要用吵架矛盾冲突来加深两个人中间的裂痕。”

心洁:那你是不想吵啊,可是另外一个人觉得你就是有某一方面的问题,有不对的地方,她要找你问出个所以然来,那你怎么面对呢?

安详大哥:虽然我那时候背弃了上帝,那是我的愚蠢,但是神始终在我的旁边,我心里面有神,说到我的妻子方怡她一直是走在神的路上,所以每当这种激烈的时候,我们会突然想到一件事:难道我们看重吵架的症结重于我们中间的感情吗?感情是非常脆弱的,吵完一次你就存在心里一次,就好像存钱一样,吵一次你就存1块钱,吵两次就存了2块钱,吵10次就存了10块钱,人是有极限的,感情也是有极限的,等到那些裂痕那些苦毒存得越来越多的时候,有一天像堤防一样决堤了,就爆破了。

心洁:所以安详大哥存着这一点信念觉得没有什么比感情更重要。

安详大哥:是,但是这不是我的功劳,这完完全全是神在我们心里动的工。

心洁:所以你们可以安然度过这十几年。

安详大哥:我就非常的内疚,亏待了了我的妻子,因为她要忍受比我忍受得多,虽然我忍受了很多的苦,但是我相信她比我受的不会比我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