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不断电

2014年4月8日 亲情不断电

双面人安详访谈:体味主恩


亲情不断电140408——冬雪整理

收听     

心洁:今天是星期二,在这里陪伴你的有心洁还有安详大哥,一直收听《亲情不断电》的朋友就知道安详大哥一直在星期二分享他的生命故事,那我们真的非常非常的感恩,安详大哥他愿意把他这样的亲生经历跟我们亲情的家人来分享,我相信很多人都不愿意谈以前一些不光彩的痛苦的事情,那安详大哥,你可不可以用很短的时间来说一下你为什么愿意跟亲情的家人分享你不光彩的过去呢?

安详大哥:你说得很对,那些东西那些历史那些过去都是我个人不光彩的事,是我幼稚愚蠢狂妄自大到以为可以与天对抗,以为可以靠着我自己的双手来掌控这个世界,但是我今天生命的改变我要告诉大家这是神的荣耀、神的能力、神的大爱,只有神能够把这样一个人改变,整个从生命里面改变出来造成一个新的人,就好像《圣经》说的脱下旧衣,穿上新衣,成为一个新的人一样。那么我为什么要讲出这些呢?因为这样才可以告诉大家因着神的爱、恩典,再不光彩,因着生命的改变就变成一个荣耀,是神的荣耀,我也把这个荣耀归还给上帝。

心洁:哇!真的很感恩,听着心洁很感动哦,虽然因着过去的不光彩,我们为了荣耀神我们愿意分享给亲爱的家人。好,那上次安详大哥分享了跟神有一段很奇妙很奇妙的对话,就是安详大哥问神说:“我这样一个罪人我还能够回到神的面前吗?”但是神说:“天离地有多高,我对你的爱就有多深。”但是你说你满身罪污我怎么能够回到神的面前呢?那就是:“东离西有多远,上帝就让我的罪离我有多远。”

安详大哥:对,那上次就讲到我在神面前祷告,向神说了我心里的话,我整个人就突然有一个很奇怪的感觉,到今天都不能够说出是怎样的一种感觉,我就觉得整个人好像活了起来,二十年不管是精神上还是肉体上的绝望创伤那些苦毒通通都没有了。

心洁:那我想问安详大哥,你在这样的景况下过了二十年,你那时候几岁呢?

安详大哥:我从大概二十岁到接近四十岁,大概有十几二十年的时间。

心洁:那就是人生最精华的时间,结果你就白费了,但是神没有放弃你。

安详大哥:没有,虽然白活了那么多年,但是从那一天开始,我就没有再白活了。我祷告完之后就回家,接着更奇妙的事就发生了,当初医生告诉我说你这样酒精中毒的病人要进医院起码要半年戒毒才可以戒酒,但是很奇怪,我两个礼拜里面,可以完完全全不碰酒,我看到酒,觉得再也跟我没有任何的关系,我不会因着它在我面前,我就不能控制我自己,我发现我自由了,还有更自由地就是在两个礼拜以内,我那些朋友叫我去赌钱也好叫我去干什么也好,我可以全都停下来,我感谢上帝,我把荣耀归给上帝,二十年来我求取得到自由都得不到,反而被罪去操控,而今天我完完全全不受这些东西的操控我真自由了。而且还有一个小小的神迹,我不再发脾气,连粗话也不说,本来我说粗话就好像是说话里面的标点符号助动词,但是在两个礼拜以后连粗话也不说了。

心洁:你说两个礼拜的时候你就完全变了一个人,那两个礼拜之后呢?

安详大哥:我知道我继续在这个环境里面,我不能够保证自己可以继续下去,然后我就又开始祷告,我说:“上帝,既然你让我回来,那么你就负责,你就要帮我想办法不要再在这个环境里面,因为你知道在这个环境里面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难保不回头。”很奇妙,在这些年里面,我的父母很早就移民到加拿大,他们年纪大了就希望我能够陪他们一起生活,叫我也申请到加拿大,我曾经申请了三次,都被拒绝了,因为我的财富不够他们的标准,我的学位也不够他们的标准,我也没有什么专业的技术,所以三次都不批准,但是在我那两个礼拜我的祷告里面,我说:“神啊,我不知道你怎么安排我,但是我希望离开这个让我会犯罪的环境,你帮我想办法。”就在这个时候,移民局突然来了一封信,它说:“请你准备好你的证件,找某某医生检查,在两个月内办理好移民的手续,你检查完身体之后,你要来面见。”普通的移民申请来说一般是先要等候一年的时间才有面见,面见以后过大半年之后才会叫你做身体检查,但是我那些程序完完全全是反过来的,我跟妻子说:“感谢神,我们可以离开这个地方。”我想补充一下的是在我祷告之后,那两个礼拜之前,我回到家里,我把这么多年的事我通通跟我妻子讲,我求她的原谅。这么多年以来她知道我有些地方不对劲,但是她猜不出来,她做梦都猜不出来她的丈夫日子每天都过得这么痛苦。虽然是一个很好的丈夫跟很好的爸爸,但她不懂我的心一直是这么痛苦。

心洁:哇!太让我惊讶了,安详大哥你是不是应该去做演员啊?竟然能够在家人面前、这么亲密的妻子孩子面前,他们都不知道你的日子生活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安详大哥:所以你就可以想象一下在那段日子里面我是多重性格的人,我的精神已经分裂成几个人了。

心洁:那你跟妻子说她是不是吓坏了?

安详大哥:没有,到现在我都非常激动地告诉大家,我非常感动,当我把所有的事告诉她之后,她告诉我说:“让我们两个人一起跪下来。”我说:“干嘛?”她说:“祷告。”原来在那么多年里面,从结婚开始,她就一直在为我祷告,在年轻的时候,她知道我在教会里是非常热心的,结婚之后她发现我极度地不愿意去教会,不知道为什么,她看见我这么地痛苦,开始为我祷告。我们祷告的时候,她就哭了,她说:“感谢上帝,因为你终于听了我的祷告,我们终于可以两个人跪在你面前祷告。”她告诉我:“上帝都原谅了你,我是一个罪人,我凭什么不原谅你呢?”这句话到今天我一直都记得,我相信我永远都不会忘记,突然我就觉得原来上帝的爱是那么得深、那么得厚、那么得高,我听了她这句话之后,我剩下的不自由不平安就完完全全没有了。在二十年里面,我没有自由,因为我被罪操控,我没有平安,因为我不能睡不能吃,我没有喜乐,因为罪中取乐,当时是非常大的激情跟刺激,但是完了之后呢,那不是喜乐,那是一种痛苦,但是在那些事发生之后,我发现我成为一个自由平安喜乐的人。

那讲回到没有可能发生的事情,是什么呢?在申请了几次移民不批准之后,突然移民局叫我们去体检面试,在面试的时候他们一般都会问你去干嘛?你有什么本事啊?你的目的是什么?你的意愿是什么?但是他什么都没有问,他只是告诉我说:“现在加拿大经济不景气,你去的话你要怎么怎么做。”我就觉得很奇怪,你都没有批准我去,为什么教我如何在那里生活生存呢?我在心里面又是非常感谢上帝,我说:“上帝啊,除非是你自己安排的,这些事真的是不可能发生的。”终于我们搭上了飞机来到了加拿大,更加喜乐的是在上飞机之前,我们接到移民局电话通知的同一天,她去看过医生之后,她接到医生的电话告诉她,我们将要再一次做父母,原来这个新生命在这个时候来到,我就突然想到神送了一个大礼还不算,还加上一个小礼,在我们重新做人重新生活的时候又给了我们一个新的生命,这个一定是神赐给我们,叫我们来加拿大之后我们要怎么样地生活下去,就是像他一样,重新来一个新的生命。

心洁:那在这个过程当中,你有没有求问神呢?为什么要等二十年?

安详大哥:那是人的愚蠢,那是我自己自大、狂妄、骄傲、自私,其实我发现一个人要过一个平安喜乐自由的生活很简单,只要把自我放到最低,把神放在心里面,那就是一个非常自由平安喜乐的生活。

心洁:那安详大哥,我还有一个很大的疑惑,你在这二十年当中,晚上就是这样的生活,白天又工作得很好,那我相信你要到教会才会认识方怡大姐啊,那你们是在香港认识的是不是?

安详大哥:不是,我不是提过我小时候在台湾成长的吗?我是在教会的三四年里面认识我现在的妻子方怡,我比她大好几岁,我去的时候才十几岁,她那时候还是很小,大概小学的样子,我去的时候是参加诗班,她是少年诗班,就是这么认识的,那时候在教会里只是知道有这么一个人。

心洁:那后来你去了香港了,你在香港这样的一段日子方怡大姐怎么放心把她交给你?我就很好奇。

安详大哥:呵呵,这里面有很多的故事,你是好奇我是怎么跟她在一起的吧?在台湾的时候我有跟她的兄姐们常常在一起,她那时候太小,总是跟在后面,后来我因为走投无路跑到香港之后,她就在台湾进了大学,那我在香港也有念书,算是大学吧,那时候我们有偶尔通通信,因为她们家有时候会到香港去玩,我在香港,我就尽地主之宜有见面,那时候大家都是年轻人,自然就会常常在一起聊天吃饭啊,那么就开始慢慢地有通信,因为到底分开两地,很难有火花,后来我有回台湾,就觉得大家比较有吸引,但是还没谈到婚嫁,因为当时大家都还在读书,虽然我一边念书一边做事,但是都没有,只是到毕业之后,我开始在社会上做事,她也在做事,我们一有假期,不是她飞到香港就是我回台湾见面,就这样开始接近起来了。

心洁:好,高潮即将开始,但是我们要先停在这里,那我们就期待下个礼拜来听安详大哥和方怡大姐的恋爱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