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不断电

2014年7月25日 亲情不断电

寻根

亲情不断电140725——小卒整理
收听     

  (丽芬老师)提到根,上帝就感动她去找,从《创世纪》就开始提到当上帝创造亚当的之后,就说那人独居不好,我要造一个配偶帮助他,他就创造夏娃,亚当睡着从他肋骨拿出一根造出夏娃,造完之后就说: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联合,两人成为一体。上帝在造人的时候就把家庭,夫妻跟家庭就形成了。第一卷书就很重视了。

《新约圣经》第一卷马太福音第一章开始就提到亚伯拉罕的后裔——家谱,上帝非常重视家谱的,因为家谱就是我们一个人的血缘、根源。在看的时候就想到这两年,我们回台湾的时候,上帝就给我先生一个感动,他就想把他们家族的家谱写下来,就开始问我的公公,林家的家谱怎么形成的时候,我看我公公讲的很充满感情的,讲说他的爷爷、奶奶;爷爷的爷爷发生的事情这样讲下来的时候,发现他跟平常表达的方式不太一样,表达的感情因为他所描述的人是和他有关系,有血缘关系的。我先生在听的时候就很认真地记。在记的过程中上帝给他个感动就是要把这些东西留给孩子,可能他整理完之后就开始跟孩子交流。那个爱的根源从第一代开始到现代不知道几十代、几百代,这个爱的根源源源不断留下来,《圣经》有提到,上帝对基督徒的心意是我们要寻根的,知道我们的根从哪边来。在台湾不是那么多基督徒,很多人对基督教都是误解的,好像就如果子女是基督徒的话,好像死了都没人拜。当我回到《圣经》来看,不管是《新约》还是《旧约》都提到血缘的根,家族的根。上帝要我们纪念我们的祖先的,只是我们的纪念方式和一般的民间信仰不一样。

  (早晨)我以前初信主的时候,刚刚开始看马太福音,我一看家谱头就大了,赶快跳掉就不看了。后来我就发现原来这个地方,比如讲亚伯拉罕生以撒,以撒生雅各,这一代一代的下去,原来这里的每一个的名字就是一个人一生的故事,在讲这个人的时候,头都大了,因为我不认识他们,但是《圣经》在<旧约>里好像丽芬老师讲的,《创世纪》的时候就开始记录这些人每个人的故事。当你知道这些故事的时候,我再来看这些家谱,看出来的就完全不一样了。

  (凯如)我们家的孩子对历史特别感兴趣。我是2006年复活节受洗,当时我的女儿也看见我受洗,当天我就送了一本《圣经》给我的女儿。她先看的是英文版,就问一些事情,我就搞不懂,就跟她说:从《圣经》的第一页开始看,看完了可能就不需要问我了,因为上帝已经回答了你!她就说上帝为什么喜欢以色列人啊?为什么不喜欢中国人?妈妈我想知道当时上帝他是六天做好世界,第七天休息了。我们现在是不是每个星期天要去教会,休息就是要去崇拜他?我说:是。如果你还有工作的话就不能全心全意。所以我说的话对于小孩子如果她感兴趣的东西,她肯定要知道根,知道从哪里来的?哪里造的?怎么玩?就是玩具也是这样。何况对于他所喜欢的《圣经》。我们家很特别,我的母亲是在中国信主的,她来到加拿大探亲,把我带到教会去了,然后我才信主。我的女儿在中国的时候,就跟着母亲去了中国的教会。所以我说中国的教会从北美开始也是一个家庭、一个家庭,我觉得这个根最主要的也是家庭。马太福音记载的亚伯拉罕,但是《旧约圣经》里出现的亚伯拉罕还有一个侄子——罗得那个家族,那个没有任何记载,所以我们就说我们要成为蒙福的家族,我们做为父母要养育敬虔的一代,才能让我们的子子孙孙被上帝记住,能够成为上帝的家谱里的一员的话,我们必须要成为敬虔的一代。一代一代都是敬虔爱主的。这也是我今天分享的申命记,摩西对以色列人进迦南地之前真的是呼天抢地,我当时看了这几个字的时候就觉得我们作为父母,我们要把根,把什么样的根带给我们的孩子?就是把他们培养成敬虔的一代,这是我们要写家谱或是成为上帝的儿女的一员的话,我们要把我们的儿女培养成敬虔一代。让他们把他们的儿女也培养成敬虔的一代。

  我们自己要先成为敬虔的一代,让我们的孩子教导成敬虔的一代。以身作则,我相信敬虔的一代我们到教会可以读好《圣经》,但我们怎样在生命中实践我们对我们家族、对我们祖先的爱。像我们来的北美,我的孩子问我说妈妈你的爸爸妈妈怎样?爷爷奶奶怎样?我跟我的先生总是用一个爱的角度,跟我们的孩子分享这个主题。比如说我的老大讲我回台湾的时候为什么爷爷奶奶都要那么疼我?通常他们回台湾的第一天,公公婆婆都会带他们去买玩具,我就告诉孩子因为爷爷奶奶很疼我和爸爸,也很疼孙子。所以你会看到第一天通常回到台湾,奋不顾身就拉着去买玩具,那就是表达爱。虽然我们距离那么远,爷爷奶奶都是爱你们的。所以我们在打电话的时候,即使他们的语言现在不太通,因为我的公公,我的爸爸妈妈他们都是讲闽南语,他们可以听懂普通话,但不一定很能交流,而且又跟那么小的孩子沟通。但是我跟我老公只要打电话回去就试着拿给我孩子听,叫一声爷爷奶奶都OK的,当我们回到台湾时,我跟我先生尽所有的时间,陪我的爸爸妈妈、公公婆婆,让我的孩子看到我们虽然距离遥远,但是我们的心是孝敬我们的父母的。在那个过程中,他们就学习到尊重我们的根,用爱跟敬畏的方式,当我们和我们的家族相处的时候,他们就会看到说爸爸妈妈是这么爱他们的父母,所以他们也学习一个榜样:爱爷爷奶奶,爱父母。

  (早晨)中国是一个讲悠久历史的传统国家,孟子就讲过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这都是中国尊老爱幼的优良传统。小金,你的孩子有没有问过我的爷爷奶奶,我的外公外婆,我们的祖先他们是什么地方人?是做什么的?

  (小金)我的孩子小时候是跟爷爷奶奶在一块的,但是他离开一段很多的记忆就没有了。我们现在就是打打电话,都说普通话,交流没有问题。但是忘掉很多事情,还是带回去多交流好点。

  (早晨)在中国大陆,刚刚开放不久,有个歌星唱的一首歌,马上红遍中国——《我的中国心》当时觉得虽然不是住在中国大陆跟我们在一起的,但这种根的感觉,一下就把所有的中国人都打动了。距离就很近,这种根实际上是谁都去不掉的情节。《圣经》里对根的讲法也蛮有意思的。神是很看重家谱的,并不像很多不了解基督教的人误会基督徒不拜祖先,不烧金元宝诸如此类的东西,其实这是个误解。

  (丽芬老师)基督教是很尊重祖先的,也很爱祖先的,在这几年我的辅导经验中碰到有些人跟我谈他的祖先、父母,爷爷奶奶也会做错事,有时候那些事情会祸及到他们,我觉得上帝给我们的生命是不加上忧虑的。从祖先来的如果是正面的,优良文化的,我们可以把发扬光大。但是如果是负面的,比如可能有些是很悲惨的事情,谋杀案啦,或是有些家族的疾病;这是我们可以奉主的名宣告给断除的,《圣经》里上帝有医治的大能,《圣经》写说:若有人在耶稣基督里,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那我们家族可能发生过什么样的事情,或是有家族疾病。那些东西因着我们相信耶稣基督,我们奉主的名宣告,这一切都可以断除的。如果是正面就发扬光大,如果是负面我们可以宣告,我们就得医治、得到断除的。

  (早晨)这就是福音最重要的,他给我们的盼望,有一个希望,《圣经》里讲的很多都是要讲来源的,耶稣基督作王,马太福音就是讲他作王,他从哪里来的。旧约也讲他是大卫的根,整个家谱就是讲耶稣原来是大卫王室的后裔。

  (丽芬老师)我自己个人的成长经验,婚姻好像不是给我很好的观念。我周围的亲朋好友,包括我的父母的婚姻,都不是那么和睦。我到快二十岁的时候,我都不结婚的,想单身。因为那时我不信主,但是后来我读研究所,信主之后的一个月以内,我就参加教会的婚礼,我就是参加了那个婚礼我就跟上帝说:上帝我要婚姻,我也要家庭。因为教会的婚姻和家庭太美了!就是说我们信主之后,很多负面的伤害,可以因着相信耶稣基督,变成基督徒之后我们可以让那些事情允许上帝来介入的,介入之后到目前为之,我对我的婚姻和家庭生活很满意的。在以前性教育或是生命圆舞曲里面我都有提到,我的爸爸会酗酒,我就跟上帝祷告:上帝请你给我一个不要喝酒的先生,上帝垂听了我的祷告,我先生不仅不会喝酒,他大概喝三分之一杯的啤酒,就脸红要睡觉了。我们的信仰是真的,我们的上帝是真的,我们祷告呼求的要是按照上帝的心意他就会成就的。

  (早晨)《圣经》里很多地方都提到家庭,传统根的影响,比如大卫在他年纪老的时候,在《诗篇》写我从前年幼,现在年老,却未见过义人被弃,也未见过他的后裔讨饭。所以提到我们做父母的怎样做好敬虔的一代,把自己做好。因为我们的怎样的处事为人小孩都看着呢,他们将来长大可能就自己选择做我们父母这样的人或者好像丽芬老师选择我将来不要做这样的人。

  (丽芬老师)在心理学里面,我们小时候的成长过程虽然我们不喜欢,但是当我们建立家庭的时候,我们很容易找类似比如我是女的,很容易找类似爸爸的性格结婚的,男性同胞,他们也可能找跟妈妈类似性格的。即使他们不喜欢那个特质,因为很熟悉,很相近嘛!在那个过程中,我们的生命是有盼望的。我们被上帝更新过后,我们就是个新造的人,我们看事情的眼光不一样,如果从家族来不好的,上帝帮助我们清除的;那如果是好的,上帝帮助我们要把它发扬光大的。收音机旁的听众朋友,可能你现在面临的家庭让你很苦恼的,我们也有听众朋友来信写说可能父母的情况让他有压力的,或是生命当中正在面对家族的问题,让自己的生命,让自己的身体状况有些挑战的。我们《圣经》不仅是记载下来,因着我们的上帝是真的,是活生生的神,只要弟兄姐妹愿意求告他,他就会赐给我们。《圣经》说:凡叩门的就开门,寻找的就寻见,祈求的就祈得。因为我们的信仰是真实的,相信上帝会在弟兄姐妹的心里动工,只要我们肯向他求。所以要保持希望。

(小金)我在今天做节目之前还没考虑过这个问题,大家讲我自己都受益。我以前讲祖先的问题,我不是像一些中国人特别在意做一些祖先的事情,我觉得如果父母活着,在他们生的时候把他们照顾好,这样最好。到他们死后再去做很多的事情,有时候觉得很没有意义。这是我以前想的,但今天根的问题也带给我一些思考吧,调整一些我自己的想法。

  (早晨)以前有个电影得到奥斯卡奖提名的——《喜福会》讲到四个家庭,全都是中国人的家庭在北美。他们的小孩子,就想到上一辈子的故事,讲到他们的根。今天我们在这里讨论我们的根是怎么样来的,可能对小孩的影响是怎么来的,最最主要的是我们要知道怎样来做敬虔的自己。

  我们是作为第一代移民,也是家族里开始的基督徒的。像我是第二代,我父母是基督徒,我觉得我们能接受这个挑战的话,也能够有信心把孩子带到主的面前来,让他们来到主的路上,一生被主牵着手。我们找到我们的根,我们也帮助孩子找到他的根,不光是家谱,而且是在神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