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不断电

2015年1月23日 亲情不断电

从白痴变成天才

亲情不断电150123——霜叶整理

收听     

1969年的时候,台湾流行日本脑炎,父母亲因为是矿工,又住在深山里,以为我只是普通的感冒,就这样延误了一个月才辗转送到台大医院。院方判定我的脑已经化脓坏死,告诉我爸妈说,这个小孩救活也是一个植物人。我妈妈没读过书,不知道什么叫植物人,就问医生植物人会不会呼吸,医生说当然会,她就说:“会呼吸就要救啊!”
可是,救活之后就像医生所讲的,我除了会呼吸以外,什么都不会:不会自己吃饭、大小便、认人。直到小学五年级,才在父母的坚持下,正式回到学校。老师觉得我至少要学会写自己的名字和看懂时钟,所以直到小学毕业,我的作业几乎都是写自己的名字,到毕业前还常常把“苏”的那个“鱼”和“禾”写颠倒。

感恩母亲因材施教我真的很感谢我的妈妈,我刚开始识字,几乎所有的字都是妈妈教的,有一阵子她还陪我上课。妈妈没读过书,也不识字,但常常跟我说:“为什么我都学得会?你怎么都学不会?”我后来才知道,没有一个孩子是笨的,只是每个孩子聪明的地方不大一样。我妈用了很多字卡来教我,当时学写字,每个字看起来都一样,像“马”“鸟”、“写”,它们都有大屁股和四条腿,所以就跟妈妈讲:“这个都是马。”妈妈说:“马你的头!就都不一样你马什麼?”她说:“你看脖子,马的脖子长胡须的;鸟的嘴巴尖尖的;会写字的都当官、都戴帽子。”

因为我妈喜欢看歌仔戏,后来就变得很会教,教我在字中如何异中求同、同中求异地做分辨!没想到就这样,慢慢学会了如何分辨字跟字之间的不同。学看钟也是,一直到小学六年级,我都分不清楚到底长的是分针,还是短的是分针。我妈就造了一个时钟,说:“这个大胖子肥肥的就像你妹妹;这个穿蓝色衣服的就像你哥哥,很高,爱到处乱跑,所以他走一圈才一个鐘头;你妹胖胖的,走一格就一个钟头。”我才慢慢学会看时钟。所以,没有一个人是笨的,只是每个人聪明的地方不一样;没有人是学不会的,只是学习的方法不同!我们都不知道自己到底聪明在哪里,常常会因一些失败的经验而否定自己。

大二的时候,我的教授马传镇先生帮我做智力评量时,才发现我有90%左右的智力都不如一般人,但是却有10%的智力几乎接近天才。这才明瞭原来我的分析、整合、创造、思考能力非常强;也才知道原来可以不用死记,而用分析的方法来读书。那时才找到正确的方法创下佳绩,顺利毕业。其实每一个人的内在都是个天才,只是我们天才的地方不一样。今天学这东西不会,并不表示没有这个天赋,也许只是方法不对。就像我的孩子,出生时就非常特别,后来才知道是个思考型、听力型的小孩,你一定要把每个字拆开来,讲解成故事给他听,他才学得会。我们在教他的时候非常辛苦,但是我一直有个信念,就是没有一个孩子是笨的,只有学习方法不同的小孩。也正因为改变了学习方式,一直到现在他国中三年级了,看到任何字,都还是要拆散才能够记起来。虽然有点麻烦,但在克服学习上的困难后就跟上了,甚至在某方面还比其他同学优秀。

可是大家一定会问,我是怎么应付那些考试的?想一想,一个孩子好不容易把命给救回来,好不容易学会简单的大小便、可以照料自己的生活,我爸妈其实已经很高兴了,他们觉得你愿意去读书,活得好好的,就很高兴了!所以每次考试都考零分,老师在发考卷的时候,我还很高兴地跟老师讲,我得了好多好分喔!老师可能很难过,想说这个人笨到连自己得零分都不知道难过,就把我叫过来说:“父母亲花很多钱才买这一堆鸭蛋给你,你要把这一堆鸭蛋捧好,让你妈妈煮给你吃。”
其实这件事我毫无印象,而是有一回我妈对我的孩子提起。那次他考了20分,哭着回来,觉得自己很笨。我妈实在看不过去了,就说:“来!奶奶跟你说,你爸爸小时候考一大堆鸭蛋,叫我放在锅子里煮给他吃,你爸爸都没哭,你在哭什么?你爸爸读六年总共才考10分而已,你一次就考20分,有什么好哭的?”

那10分是怎么回事?坦白讲,我也不知道,只是有一天拿考卷回家给爸爸看,我爸看到那10分很高兴,拿考卷冲到外面大喊:“快来看!”听到喊声,全村的小孩跟大人都围拢过来看那张得10分的考卷,我妈正好回来,就奖了一只鸡腿给我。邻居跟我妈抗议:“你这样宠小孩对吗?你没有看过真正的分数吗?”我妈跟他说:“就是没看过才会这么高兴。”那位邻居是我们班长,也就是第一名的爸爸,拿着考卷好骄傲:“100分你们有没有看过?你看这科,不好意思又是100分,这科你看还是100分……”结果到了第四科,他说:“这科怎么90分?10分跑到哪里去了?”围观的邻居以为他爸在开玩笑,就说:“10分跑到阿伟家,你没看到吗?”他爸马上翻脸,抽出皮带狠狠地打了他10下屁股。结果班长蹲在门口哭,我蹲在另一边吃鸡腿。这画面让我永生难忘。

有一次,有个主持人问我妈:“卢妈妈,你怎么知道苏伟用七年考得上大学?”我妈居然说:“我怎么知道他考得上?他想考,我就准备20年让他考,怎么知道他第七年就考上了。”
我一直觉得我是多么地幸运。很多人都认为我现在是不是变聪明了?我可以告诉大家,我现在连四则运算都还不大会,记忆力跟各位想像的程度差很多,我的车牌及电话号码都是特别选过的,因为记不起来。我随身一定带着笔记本,因为不记下来,马上就会忘掉。我们的天赋当中有很多不足的地方,但是不足又如何呢?我们应该去看我们会的是什么,因为这个世界需要的是我们会的能力!

很多家长问:我的孩子在成长过程中受了那么多挫折,怎么办?在家里爸爸妈妈的羽翼保护之下,少有困难挫折,但是在学校裡,老师或同学可能不这么想。小时候我也是这样,常常被骂笨,印象最深刻的是曾经被老师骂成“脑震荡的猪”。那时对学校的规范搞不清楚,常常在上课时跑出去,不知道回来,或是回到教室时发现没人而嚎啕大哭,一直到国二时才比较能理解别人讲的话。有一次老师对我说:“卢苏伟你是猪吗?猪也听得懂老师讲的话,老师讲了十几次你还听不懂。”老师一讲猪,我眼睛就亮起来了,因为小时候我妈给我一头猪当宠物,我就很高兴地问老师:“猪在哪里?”老师很生气地说:“你怎么笨到我骂你猪你都听不懂?你是脑震荡的猪吗?”等到我姐姐来接我时,她就被老师骂哭了。总是为我承担一切的姐姐回家告诉爸爸,结果他说:“如果你弟弟是猪,他也是全世界最聪明的猪。”姐姐说:“可是今天老师讲得更难听,说弟弟是脑震荡的猪。”我爸爸说:“别人脑震荡越震越笨,你弟弟会越震越聪明。”直到现在,脑海里还常浮现我爸的声音,他总是这么说:“阿伟你很聪明,你越来越聪明,全世界你最聪明。”

虽然他已经过世很久了,每想及此,我的眼泪都会忍不住流下来。虽然我的智商很多次被评定只有70,但是我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是全世界最聪明的人。我一直认为这个自信很重要,它来自于别人对待你的态度,尤其是父母亲跟老师。特别是父母亲,你认为你的孩子笨,他就笨一辈子给你看;你认为他聪明,他就聪明一辈子给你看。因为我是全世界最聪明的人,所以我想要做的事,没有一件做不到。

我从未想过要再读书,但我姐姐鼓励我,一个智商70的人考上大学,已经让那么多人感动,如果能完成博士学位,是不是可以鼓励更多人呢?我又重回学校读书了,希望能完成博士学位,给更多孩子鼓舞。我相信只要有信心、毅力、勇气和永不放弃的态度,这世界就没有困难的事情。而这个态度,才是决定生命最重要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