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不断电

2015年11月18日 亲情不断电

什么时候放手?

亲情不断电151118——路过整理

收听     

在知道女儿跟我谈信仰状况的时候,内心里还是有自责的。但是神给我一个很正面的声音“一切都不晚”。幸好她只有16岁,还有两年可以朝夕相处的时间。另外我的先生跟我的意见还是很一致的,我先生跟她谈到“在信仰的问题上我们别无选择,这是我们唯一的选择,而且信仰是非常认真的事情。”对于我来说,我在想做为一个母亲接下来我应该怎么做?我想首先要从祷告开始,所以今天我很长时间以来第一次为我的孩子祷告。

其实当妈妈跟当爸爸是不一样的,我也是一个很认真的妈妈。有时我们太认真了,会有些反效果。不止是青少年的孩子,我们在信仰的道路上有时候也会质疑的,我在台湾是做社会工作的,当我来加拿大之后就觉得“主啊,你是不是忘记我了?你当初呼召我做社会工作,我在台湾做的很进入状况,要换另外一个环境做社会工作是很不容易的。”自己觉得有五到十年的时间上帝是忘了我的。直到有一天在做礼拜的时候唱到一首诗歌,一边唱一边掉眼泪。在那个过程当中上帝就跟我说“我没有忘记你,我在雕塑你。”就像我的老大,他有时会说“上帝啊,我的数学不好,明天要考试你让我数学成绩过关。”当数学不过关的时候他就质疑“上帝你有没有听我的祷告。”因为他们是一个功利思想,你给了我就相信你是爱我的,你不给我,我知道是你存在的,但是你不爱我。我们称他们为“草莓族”外面很光鲜,内心是很脆弱的。那个过程中可以先去同理他,让他讲出来,慢慢地引导。

神给我的另外一个新的功课,就是我怎样爱一个没有按照我的想法去做的孩子。他没有按着我的想法去做就不能满足我心中的欲望,但是神让我面对的就是一个独立思考的孩子。

回到我们的生命当中,其实是上帝要调整我们。之前谈论过比较,我们华人处在一个比较的环境,某某人的孩子怎样怎样,我们家的孩子怎样怎样。在那个过程中,上帝有带领我们孩子的道路,那个道路跟隔壁家的不一样。

回到刚刚讲的怎样跟上帝祷告寻求。我们在给孩子祷告的时候不是说,“主啊,我希望我的孩子能够当医生,求你来成就。”但我的祷告是这样“主啊,我不明白你要怎样带领我的孩子,但是我相信他在你手中好的无比,求你开我的眼睛让我看到我的孩子在你的眼中是宝贵,怎样扶持他走你的道路。”父母祝福孩子的祷告是很有力量的,但是我们落入一个血气里去祷告的时候就是这个世界。所以我们祷告的时候是合乎上帝的旨意去祷告,还是按着这个世界去祷告。《圣经.罗马书》提到“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叫你们察验何为神的善良、纯全、可喜悦的旨意。”我们都知道这句话,但是对我们的孩子祷告的时候我们好像又落入了这个世界,落入了血气里面,这样会把孩子拉的更远。你祷告的是世界的东西,当他走向世界的时候你又不满意了,他怎么到这个世界去了?他的信仰在哪里?当我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我会退修,先和上帝建立一个稳定的关系,看上帝怎样带领我。孩子没有按照自己的方法去做会生气,但孩子为什么要按照你的方法做?孩子在慢慢学习独立的过程,他要摸索用怎样的方法可以去走他的道路,他若按照我们的方法去做,他每件事情都要问你。但是当他要找他的伴时,他是要离开父母跟他的伴侣两个人成为一体。这个过程中父母如果没有帮助他培养独立思考的态度,等到他独立成为另一个家庭的时候,他还是会回来问你的。父母要了解自己的处理方式是帮助孩子还在是摧毁孩子,所以我们被上帝更新之后,你做出来的方式就更有力量。

什么时候我们开始放手让他们成长呢?因为有些阶段父母是希望孩子把问题带回来跟我们商量的,有些阶段我们怎样让他们自己去处理和面对,这个度做为家长有时是不太容易把握的。

有一本书《如何教养子女的品德》提到“漏斗教育”,里面提到自主能力、自由度,就是说能够付多少责任的时候才能享受多少的自由。孩子在一到两岁时无法付很多责任,他的自主性是低的,他可以享受的自由就比较低,我们需要很多的教育跟教导。但是当孩子到五岁的时候他可以付的责任他的自主性比较多了,这时他享受的自由就比较多。青少年的孩子在慢慢学习独立负责任,他可以享受有自由度多了。但是常常我们是颠倒的,孩子一两岁的时候是自由的,到别人家随意碰人家的东西,但到了青少年我们就收不回来了。

另外提到我们对孩子的教育是禁止型的,禁止他做这个做那个。其实到孩子三到五岁的时候我们可以用一个积极的方式,教导孩子他这样做的意义跟价值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