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不断电

2015年7月3日 亲情不断电

走近谢安国牧师

亲情不断电150703——荣天、萍萍整理

收听     

在加拿大的多伦多市,很多公开的场合,不论是大型的聚会,还是报纸电视,我们都会经常看到一个捍卫真理的身影,他就是被当地华人美誉为真话代言人的谢安国牧师。在没有认识谢安国牧师的时候,他的名字就已经相当的熟悉了。因为不论是面对不同信仰的族群,还是面对政治领袖,又或是普罗大众,谢牧师正直、客观、学识广博又充满热情的演讲,可谓是独树一帜的。在如今谎言遍地的世代当中,能够持守真理、不畏权势、敢于讲真话,特别是对于社会道德的维护、公民的意识、何为真自由,以及教育带给我们的影响等等,这些又尖锐又大又难的话题,我们就会想到基督教这个代言人的名字,今天就让我们走近谢安国牧师,这位公众传媒真理代言人。

主持人:您为什么会对社会关注方面特别感兴趣呢?

谢安国牧师:关注社会,可能跟我的工作有直接的关系。因为当牧师,接触人的工作比较多,其实在教会里面基本上每个人都是有问题才会去找牧师的,例如家庭出问题、孩子不听话、婆媳关系不好、赌博、家庭破碎的问题,对这些事情特别敏感。而且在加拿大最近几十年看到社会价值观不断地转坏,我心中很着急,除了在教会里面做一些微观的对个人的帮助以外,整个社会里面有一些不应该发生的事情,我们作为基督徒、作为牧师,应该在媒体、在各种环境当中发声、表达,给当地华人、华侨社区一个比较明确的道德的声音,帮助他们,给他们一点盼望。我开始也是慢慢去做,因为没有这方面经验,但是后来慢慢跟媒体朋友关系比较好,他们有什么问题都喜欢打电话给我,跟我说,说完他们很高兴,我也很高兴,所以慢慢有这个机会可以在媒体中服侍我们当地的社区。

主持人:谢牧师17岁的时候就来到加拿大了,那个时候加拿大是怎样的情况,现在又是一个怎样的情况,以至于引发您这么多的参与呢?

谢牧师:当年我17岁,是读高中的最后一年。当时是七十年代末,人没有那么多,多伦多的人很少,当年的社区中国人也没有那么多,但是加拿大的人都很有礼貌,陌生的人早晨见面都会很有礼貌的打招呼,感觉加拿大的社会比较好。当年加拿大本地的人去教会的挺多的,但是近年,人们去教堂的心越来越受到影响,所以整个社会对基督教的传统、信仰、教义偏离,整个社会发生一些越来越不合乎传统价值观的事情,越来越多。所以我就尤其关注华人家庭,移民到加拿大,都很传统,我们都很喜欢加拿大原初的基督教的价值观。我们看到越来越受到影响,我就感觉要出来维护保持那种态度。

主持人:如果这种社会观、道德观、价值观继续偏差,会影响我们的家庭产生什么变化呢?

谢牧师:因为加拿大是一个很特殊的社会,它一方面有一个很深厚的基督教的价值观,但是同时它也尊重人权、个人的自由,要是双方面有平衡就很好了。但是现在个人,变得个人主义;自由,变得放任。慢慢地不再管价值观,我喜欢做什么就做什么。孩子在这种个人主义、放任自由、没有价值观的环境下长大,都不让家长管,自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去管后果,带来很多影响。所以我们很关心孩子在这种太自由、放任的风气环境中长大的话,应该有一个平衡,保持传统的价值,这个很重要。

主持人:对于中国的环境,不知道谢牧师了解多少?

谢牧师:基本上,我每一次回国,都跟中国学校的学生有交流,我感觉中国的社会对孩子来说是有很大压力的,因为要读书、要考试、要进入名校……父母很容易看重孩子的读书、成绩,但是比较忽略孩子在性格、道德各方面的培养。对价值观的培养往往排在第二第三位。这种成绩为主、进名校为重的大风气之下,家长的压力也很大,所以我们盼望除了成绩第一以外,更应该有一个对全人整体的看法,现在我们看到很多的研究说,孩子以后的成功与否,不是单单看他的考试分数多少,分数可能对于二十几岁的时候很重要,但是到了三四十岁,要看他的个性,看他的价值。所以我现在碰到的一些中国家庭,他们的父母也开始意识到这个的重要了。很聪明的孩子为什么不成功呢?因为成功的要求不单单是智商,还有情商,还有很多方面。我也看到一些大陆的家庭,开始知道这个重要性。在这个关口,基督的信仰真的可以为我们每一个中国的家庭提供一个很重要的保护、支持,让我们有一个正面、全面的价值观,教养孩子的方向,在这个压力之下能够开出一条新的道路。

主持人:您不光是教会牧师的身份,在家里面也是一个父亲。有家庭,有小孩,所以您也会面临关于孩子学习的问题,在您的家庭里面,有没有烦恼呢?

谢牧师:当然也会有烦恼。我有两个孩子,一个女儿,一个儿子,其实他们给我很多烦恼。虽然我们是牧师的家庭,我们知道应该怎样教导孩子,但是能够真正冲破自己的传统、包袱、从上一代学来的观念,还是要特别地去努力。把我爸爸教导我的方法用在孩子身上,不一定行得通,因为每一个孩子都是不一样的。我女儿和儿子是完全不同的人,所以对我来说需要很多的学习。老大是女儿,她很简单、很单纯,是就是,非就非,黑白分明。她读书很用功,读书方面不用我担心。但是感情脆弱,在感情上面需要我的支持。我的儿子就截然不同。比如说走路,明明可以直接走,他就要走几个圈,回答问题永远不是是或否,而是用其他方法,很多鬼主意,读书不怎么上进,和女儿完全不一样。我当初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我用教育我女儿的方法教他,结果完全失败。后来我也不得不承认我的失败,重新学习,用适合儿子的方法教导他。

主持人:孩子在成长的过程里面,他们有很多的不一样地方。在家庭里面,您是怎样处理非常棘手困难的事情呢?

谢牧师:在家庭里面,面对自己的孩子时候,我们也有束手无策的时候,但是,我也有一个信念或者说是方法,每个人都会犯错,当我们犯错的时候,我们就要在上帝面前,好好的反省认错,当我们来到上帝面前,认清自己的错误时,他总是用奇妙的作为来带领我们,或者在他的话语里,我们能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其实,真正教育孩子是没有什么固定规则的,但是,我认为只有按照圣经上的教导来要求孩子,这样才会更好的帮助他们成长,不至于在成长的路上偏离。

主持人:你有没有这样的压力呢?例如,自己作为牧师,当自己的孩子在别人面前表现不好时,是否介意别人对你教育孩子的看法。

谢牧师:这确实是很真实的,尤其是牧师,他在教会中是做带领工作的,很自然的就是有压力的。不光我们,连我们的孩子也是有压力的,他们觉得作为牧师的孩子,应该读书很优秀,头发、衣服、不能奇装异服。有一次我的女儿就在教会做见证时说,作为牧师的女儿压力很大,甚至有过想离开教会的想法,但是感谢主,感谢神的带领,让我看清更多来自上帝的祝福和恩典。儿子的学习成绩更是给我带来压力地方,但是上帝格外祝福,使他在话剧表演上,有超人的天赋,后来我也慢慢悟出,父母不能把自己的想法,套在孩子身上,每对父母都会对孩子有期望,但是孩子所走的是他们自己的路,而不是我们的路。要学习放手,学会协助他们走好他们的路。这项功课是每对父母应该去学习的。

主持人:你的太太是如何管教孩子的呢?她在和你教育孩子的时候,有没有分歧和意见不统一的时候呢?

谢牧师:我和太太从小生活的家庭环境不一样,在太太的眼中,孩子在音乐上的教育很重要,我们也因此发生过矛盾,我认为学习文化课比一切都重要,她却不这样认同。后来,我们在一起达到共识,都是为了孩子,都是彼此相爱,彼此分工,在对方教育孩子时,尽可能不参与发表意见。

主持人:是这样的,家庭之间总是会发生这样或那样的事情,大的事情还好,越是小的事情,越容易发生矛盾,越是小的事情,越不好解决。您的家庭是三世同堂,是有双方父母组成的大家庭,您作为这个家庭中,不同的角色,既是儿子,又是丈夫,还是父亲,当两个家庭之间发生矛盾或问题是,您是如何解决和平衡呢?

谢牧师:我的家庭比较幸运,可能很多家庭,尤其是婆媳之间会有问题和矛盾产生,可我的妻子和妈妈相处的非常好。可在孩子的问题上,父母总是会宠爱儿孙,爷爷奶奶总是溺爱着孩子,可能因为角色的不同,或许我们老的时候,也会这样吧,但我在教育孩子的问题上,会与父母商量。并且请他们理解,在管教孩子时,不要参与进来。这一点是很重要的,不然,孩子在老人的溺爱、维护下,是不容易管教的。圣经上要求我们做子女的要孝敬父母,尤其在孩子面前,我们会成为他们仿效的模具,我们更要做好榜样的作用。婆媳之间的矛盾也好,老人溺爱孩子与我们管教之间的冲突也好,很多时候,儿子的角色对于一个家庭来说,是很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