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不断电

2016年1月14日 亲情不断电

如何与家人建立界限

亲情不断电160114——水玲珑整理

收听     

听友来信:圣经当中教导,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成为一体。本来两个人成立家庭之后就是独立的个体了,最后我们又提到进入婚姻之前要多读一读立界限的书,要了解对方的界限和自己的界限。还好我有一本圣经让我先了解了自己的界限,可是我看了这句话之后就不大能够明白,夫妻之间是应该有界限的吗?如果有,为什么圣经上又说他们是一体的?这一体又是什么意思呢?我就不太明白了,可如果没有,他们也毕竟是两个不同的个体,我们怎么在圣经中了解自己的界限呢?

亲情回信: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成为一体。这是三个动作,所以人要结婚的时候是个个体,我们华人结婚的时候是父母的附属品,什么都是以父母的意见为意见。这里提到家庭的最基本成员就是先生跟太太,所以夫妻连合成为一体就是一个家庭单位,不是说不尊重父母的意见,而是夫妻当在决定事情、讨论事情的时候是以夫妻两个人为主,而不是先听我的爸爸妈妈才可以做决定。所以我们有一句话叫“割断脐带做大人”,当我们结婚以后就是大人,夫妻关系里面重要的单位,这是圣经里面讲的。所以一体指一个单位,因为两个人有不同的生活习惯,不同的喜好,夫妻结合成为一体之后,做事情有合一的灵,两个人共同地去经营这个家庭。

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看界限,刚开始讲到依附关系。刚生下来的小宝宝很脆弱,需要人照顾,这时候的照顾者给小宝宝完善的爱、适当的供应、很好的环境;这个孩子在0-1岁的时候发展一个信任关系跟安全感;在信任关系与安全感里慢慢成长,我们会看到一个孩子开始翻身、爬、走路,在走路的时候他都会习惯转过头来看妈妈爸爸,看他们在哪里,这个过程就是他们跟父母有一个安全信任的关系。因为他在探险,仍然需要一个温暖跟支持的环境,这时候父母的态度很重要,在孩子0-1岁的时候提供给他一个温暖健康的环境,这个孩子的发展会越健康。

但是有些家庭一直搬家,或者换照顾的人,这个孩子就没有办法固定父母的爱,他们就很难发展成信任关系与安全感。比如孩子在1岁开始走路的时候,父母一直是控制孩子的,孩子即使有一些成长过程,接着他会上幼儿园、上国小、青少年的阶段,如果这些阶段父母都是用一个控制的方式,孩子学习不到他们是一个独立的个体,这个界限就很模糊了,他一直觉得自己是父母的依附品,他没有自己的意见,也不知道自己喜好什么,学习像父母一样去控制,这个界限就是不健康的,好像是别人要为我负责或者我要为别人负责,不知道自己要为自己的生命负责。

所以这里的界限是健康的界限,不是要立一个自己的生活范围,而是帮助自己去了解自己,认识自己是一个独立的个体。在这个过程当中,当我再跟别人相处的时候,别人侵犯到我的权益或是侵犯到我的隐私的时候,我知道怎样去跟别人讲,你那样对我做让我不舒服,这件事情是我自己的,我想自己决定。有些人很容易去介入别人的界限,一直去指导别人怎么做,而且别人要照着他的方式去做,这些都是不健康的界限。

我们回归到一个家庭,结婚之后夫妻成为一体,他们有自己的角色跟责任去面对他们的家庭,这时候双方的父母一直去介入他们的生活,这对夫妻就没办法建立他们的生活模式跟他们的夫妻关系。如果是夫妻关系的时候,很需要建立界限,因为是生活在一起,但并不代表24小时生活在一起,这个界限很重要的是要相互尊重,对自己的行为负责,我去尊重我自己,也去尊重别人。所以当夫妻两个人在一起生活的时候,可能有一些共同的时间,两个人还是要培养关系,还是会去做一些事情,但是有一些是自己有需要的,比如先生喜欢听热门音乐,太太喜欢听古典音乐。有时候他们可以自己去听自己的音乐的,因为他们有自己的需要及独处的时间。当先生要去工作,先生说我工作上遇到怎样的问题,太太就给他一些鼓励,先生是自己去面对,不是带着他的太太去面对的。他去工作的过程当中知道自己要负怎样的责任,每个人对自己的界限负责就是说,界限是心里的感觉,我对我自己是个怎样的人,我要去负什么样的责任,我跟别人的关系是怎么样。比如我跟娟子,我很靠近你的时候,你就会自然地往后退,因为娟子的感觉就是丽芬靠我太近,让我觉得不舒服,所以很自然就会往后退。因为每个人跟每个人之间有一个关系,就是心理的界限,有些人的关系很靠近的,因为这个人你觉得是很尊重你的。

两个独立的个体,还是会有界限的,这个界限就是说我为我的生活负责,你也为你的生活负责,我们两个是共同一起生活没有错,但是我们两个还是独立的个体,即使对方给我出了一些方法,我还是可以决定怎样去做的。我们讲的界限有时候没有办法用条理来讲清楚,就是说当两个人在一起,你们共同的生活,你们去讨论你们理财的方式,这样的生活让你们比较满意。但是不管在哪里,因为依附关系,他本身没有安全感,就把钱握得很紧,因为他觉得这个是他唯一可以控制的。或是他进入一个关系里面,他要控制对方。在这个过程当中,他要建立健康的界限,从上帝那里建立安全感跟信任感,就会很敏感地意识到什么是我的需要,什么是别人的需要。我们怎样去帮助别人,别人怎样去帮助我。然后就不会用控制或者不控制,虐待或不虐待来经营夫妻关系了。

夫妻关系里面最困难的可能就是一方愿意,一方不愿意。怎样去找回彼此的界限呢?知道怎样去表达关系,夫妻两个人在沟通关系,知道怎样谈及自己的界限,让孩子知道自己的界限?父母有自己的角色,孩子有自己的角色,界限和角色不混乱,觉察到自己的界限或者别人的界限是被侵入的,要开始寻求帮助,这个帮助可能是家人、朋友或者专业人士,帮助之后,你的立场站稳了,你就可以去帮助别人,当别人那样做的时候,你会觉得不舒服,这个过程会帮助一个人成为独立的个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