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不断电

2016年1月19日 亲情不断电

彩云的见证(二):女儿突发恶疾,婚姻再次瓦解

亲情不断电up160119阳光oO——整理

收听     


亲情的家人朋友平安,我是娟子,欢迎来到今天的亲情不断电。有些时候真实的人生,往往比创作出来的剧本更加跌宕起伏。人间冷漠残酷无情,常常会让人措手不及地中招,以为峰回路转却又陷入另一个困局。盼望从何而来呢?面前难道只有无尽的黑暗吗?今天请继续收听由文洁的妈妈、蒙爱的侍女带来的彩云的见证。

2001年的春天,经人介绍我认识了后来成为我第二任丈夫的人,他是在专业领域有着一定地位的技术性人才,他也是吃尽了婚姻的苦头,两颗在苦水中浸泡过的心,经过一年多的了解,才靠拢在一起。我以为他就是今后生活中的幸福,是老天爷派来治疗我第一次婚姻中留下的伤疤的天使。他说过他会像疼爱自己的女儿一样疼爱我的女儿,他说过无论外面的世界怎样变,他都会紧紧攥住我的手,永远不会放开。但是,他的这些甜言蜜语、海誓山盟,在我女儿的疾病面前却不战而败。


2003年的春天,我走进了第二次婚姻,他带着一个女儿,婚后我们一家四口过着平淡、平静的日子,因为两个孩子的生活起居都需要人照顾,所以我主动放弃了工作,回到家里承担起一个家庭主妇应该承担起的责任。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在2007年的8月11日,我的女儿右眼出现了状况,孩子眼睛上半部分能看见,下半部分什么都看不到。我带着女儿在我们当地医院进行了相关检查后,便又带着女儿来到省城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和第二医院进行相关检查,后来在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住院治疗,在医院治疗五天后,孩子视力没有什么改善。


我便又带着女儿来到北京,从那天起,我和女儿便踏上了漫漫求医之路。
同仁医院、宣武医院、中国中医科学院眼科医院、北京武警总医院、北京协和医院等等,我拿着女儿的病历和检查报告,一个一个去挂号,然后我再一个一个去咨询医生孩子的病情和治疗方案。在北京,女儿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医院度过的,单是北京协和医院就住了三次,每一次住院对女儿的身体和心灵都是一种折磨。虽然病人是住在同一个病房,但是,他们所表现出来的临床症状不一样,再加上病人的性格不同,表现出来的行为也是五花八门。女儿在第二次住进北京协和医院神经内科病房时,病人的状况真叫人吃惊,大白天里病人吵吵嚷嚷,就好像喧嚷的超市。晚上病人发出各种恐怖的声音,又好像是动物园。我以前从没见过这种场景,更没经历过这么可怕的场面,这样的经历在女儿的心里留下了阴影,严重影响了女儿的睡眠。可是让我最害怕的不是睡眠质量的好坏,而是女儿用药那么久却没有看见效果,我眼睁睁地看着女儿的视力一点一点减退,而我这个做妈妈的却不能代替女儿来承受失去光明后的那种恐惧、黑暗,我的心犹如火烧,又如刀割。


我带着女儿来北京治病的时候,女儿自己可以走着进出医院,但是,在经过一次次住院治疗后,特别是中国中医眼科医院治疗29天后,女儿的视力不仅极速下降,而且左侧身体也出现了偏瘫,在这样的状况下,我无奈地把女儿再一次转到北京协和医院神经内科。我拿着女儿拍的片子,一次次挂协和医院各个专家的号,因为在我看来,专家就代表着权威,权威就代表着学术前沿。我把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那些权威身上,我迫切地希望能从权威那里得到关于我女儿这种疾病的有效药和治疗方案。


一次次满怀希望而去,我又一次次满心失望而归。后来我又想到在生活中有很多疾病,可以通过血浆植换和器官移植等办法,来帮助达到治愈目的。我也迫切地希望医生能进行这种手术,用我健康的脑袋来代替我女儿的。但是医生无奈地对我说,现在整个世界也没有做脑袋植换手术的,多发性硬化这种疾病到目前为止,都没有可以治愈的药,比较好的方法是可以控制病情复发的药物,从国外进口的一种药叫做重组人干扰素比利贝塔尔法。我以为通过手术可以治好的,可是就连这点希望也被医生的话彻底否定了。想着当初我信心满满地带着我的女儿不远千里来到北京,这个在国内无论文化还是科技能力都很发达的城市,以为女儿的病在这里一定会被治好治愈。可是辛苦奔波了那么久,我的孩子遭受了那么多的罪,结果却是没有什么药物可以治愈,这样的结果对我来说就是晴天霹雳。


女儿的人生画卷都还没来得及展开,她还没有来得及去实现自己的梦想,疾病就这样轻而易举地夺走了她的视力,夺走了她的健康。我的心禁不住发出绝望地呐喊,谁能救救我的孩子,老天爷请带走我留下我的孩子吧!我呼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我的心惊恐地颤抖,绝望的泪水在我脸上肆意地流淌。我辛辛苦苦养大的孩子,现在变成了这个样子,我还有信心去过明天的日子吗?我还有活路吗?处于极度恐慌中的我,想的最多的就是怎样放弃自己。但是,当我看见躺在病床上既瘫痪眼睛又看不见的女儿时,恋恋不舍加自责的声音,一次次撞击着我的心。我知道死亡是一件无论怎样阻隔都不会错过的事情,它总会在某个地方某个时刻冷冷地等着我,那我又为什么急着去赴死亡的约呢?孩子此时最需要的人就是我,我是女儿的全部。我不可以就这样自私地死去,当我想明白过来,我为有过想放弃自己的想法而感到羞愧。


“妈妈我没事你别怕,我没事。”当女儿用她的小手摸索着握住我的手,这样对我说时,愧疚的、感动的泪水再一次盈眶而出,从女儿颤抖的声音里明明感觉出,她也在害怕,可是她还来安慰我。女儿的勇敢体贴更让我心疼地缩成一团,我要活下去,我要振作起来,我要用我那颗不很坚强的心,为我女儿撑起那片早已坍塌的天空。孩子虽然眼睛看不见,也瘫痪。但是,毕竟还活着。活着就好,我是孩子的妈妈,我要保护我的女儿。我要用我的生命来共同面对这个可怕的病魔。


我就像一个在战场上受了重伤的士兵,为了我的女儿,我忍着剧痛从消极情绪中一点点艰难地爬出来。我从残忍现实的痛苦中一点点挣扎着站立起来。我在详细了解了重组人干扰素利比贝塔尔法后,女儿在协和医院终于用上了这种药物,医生口里说的能够控制病情复发的药物。


2008年的大年三十,我和坐在轮椅上、眼睛已经看不见、左侧肢体又瘫痪的女儿,终于回到了久别的家。紧绷了大半年的神经,原本以为回到家后可以稍微地放松,可是我的丈夫在得知我给我女儿用上了昂贵的药物后,立即就跟我提出了离婚,曾经的山盟海誓瞬间崩塌。我本以为连死亡都无法使我们分开的爱情,在现实面前竟然溃不成军。女儿没患病以前,我是他的幸福,是他手心里的宝,女儿的患病后,我便成了他厌恶想要甩掉的一根草,在他最后一次离开家时,不甘心地再次问了我同样的话,你能不能把孩子送到她爷爷家去,孩子现在眼睛看不见又无法动弹,我需要守护在身边,我是妈妈,我在哪里,哪里就是孩子的家,他竟然就这样轻易放开了我的手。


当人拒绝向文洁母亲伸出援手的时候,上帝却向她们展开了怀抱。人的尽头就是神的起头,人的无路就是神的出路。所有的危机都可以成为一个转机,最大的危机也是最大的转机。在人看似无路可走的时候,一个人物及时地出现,挽救了这个破碎的家和两颗破碎的心灵。故事还没有结束,峰回路转不是不可能,要看如何转?要转到哪里?谁来转?卖了这么多的关子,目的就是为了吸引您来收听,明天请继续收听彩云见证的大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