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不断电

2016年10月24日 亲情不断电

郭晓庄的戏剧人生(1)

 

亲情不断电161024——霜叶整理
收听     
戏剧是大有讲究的,今天我们请到了一位国剧大师级人物——郭晓庄老师,郭老师堪称台湾的奇女子,今天不远万里来到我们亲情录音室,跟我们聊聊她的戏剧人生,她人生里的亲情:
我是生长在台湾,从七岁半就开始学习京剧。在京剧的工作将近四十年的时间,我非常感恩认识了主耶稣基督,回头这一生都是他给了我美好的旨意。
我在十五岁就认识了戏剧大师于大刚教授,他们夫妻就像我的父母,不但耐心地教我诗词,还常常带我到各个公园去学习,因为他觉得艺术是从你的诗词、你的眼睛、你的内心发出来的,所以他一步一步带领我认识这个京剧。
我父亲也特别热爱京剧,所以我七岁半的时候正赶上戏曲学校招生,他就问我要不要试试去学京剧,我爱父亲,我就跟着父亲去报名了。在学习戏剧的头七年,是练基本功,很苦,但是我的父亲没有让我一个人孤单的承受,父亲在每个关键时刻,对我都有一个正确的指引,给我一个对的方向。比如,父亲常常为了我的生活,跟戏剧大师在电话里说七八个小时。因为他觉得演员的生活应该很单纯,所以规定我除了演出,每天晚上九点之前一定要回家。
大家看到我后来在台湾能够改革京剧,然后得到那么多的殊荣,其实这个过程真是非常感谢主给了我那么好、那么爱我的家人和老师、长辈、好朋友带领着我来完成对我这一生的计划。
回想我十岁的时候第一次登台演出,是演一个宫女,大师姐给我化妆的时候,我好开心啊!但是因为我家都是有那个肥胖基因,女主角看见我的时候就说:“这个宫女怎么又肥又丑?”她就要换人,我自尊心很受伤,泪水就在眼睛里转。但是感谢神给了我一个正面的思想,从那时候起,我就立志,一定要从丑小鸭变成天鹅。
过了两天,父亲来看我,我就哭了,我说,我不要学了,父亲说,为什么?我说人家嫌我又胖有丑。我父亲说:“女儿,你要把泪水,换成汗水,你要练私功。”我有一个理由就是,我没有刀枪、靶子,父亲就为我定制了刀枪、靶子。我练了几天,父亲并没有来看,我心想,你不来看,我为什么要练?可是我那天没有练,父亲就来了。他说,你怎么没有练?我说,我练了几天,你都没有来。父亲说:“女儿,你练私功,不是为父亲,是为你自己。”父亲这句话,一直使我受益,在京剧事业这四十年来,我一直没有停过私功。我五十三岁认识耶稣成为基督徒,我仍然已经养成习惯要练私功,就是要背神的话,要读圣经。越认识神,越是敬畏,生命也可以柔软和更新。懂得了感恩,才知道自己原来是不懂、不配的。真的认识到神在造就我,我真的是一个很蒙福的人。
那个时候,戏剧大师要为我编写新剧的时候,很多老师都不看好我,我的父亲居然为了我跟名师学唱,竟然把我们整个家从板桥搬到台北,跟名琴师家就隔一条马路,住在他家对面。新家住进去,客厅墙面全部安装了镜子,就是变成了我的排练室。我父亲就跟我的弟弟妹妹说:“我们要帮助姐姐成为一个艺术家。”
后来,因为我跟戏剧大师学习京剧,听父亲的话我练私功,七年之后我以优异的成绩进入剧团。进入剧团之后,在我十七八岁的时候,我就成为了女主角。那时候就开始拍电影、演电视剧,而且演的都是女主角。那后来我觉得拍电影、演电视剧可以赚很多钱,所以我跟父亲说:“不要当京剧演员,好苦(因为每天要练功),我要拍电影。”那时候电影公司就要跟我签约,就希望我成为他们的正式演员。我父亲就鼓励我一句话,他说:“当明星也很好,但是女儿你要记得,明星可以一夜成名,但是它也有时间性的,不像京剧,京剧比较有艺术价值。”就像我现在六十多岁,我仍然可以演十八岁的少女。只要你保持的好,你就一直可以做女主角。所以这都是我父亲给我的正确的指引。
最重要就是戏剧大师在这时间对我的教导,一部一部为我编写新京剧,为我请到很多老师,唱功的、身段的,再加上他自己为我解说每一个词句,他叫我问很多问题……加上我父亲激励我,在拍电影那么忙的时间里,又以优异的成绩进入文化大学。进入大学,接触到年轻人,才能够发现到,年轻人为什么都不看剧剧。就在我念大二的时候,戏剧大师心脏病突发去世在计程车上。我感到很突然,因为我非常感恩这个于老师,所以就化悲痛为力量,把眼泪擦干,更加用心、用功在京剧事业的改革上。
现在想起来,真是感恩神给我预备了这么好的家人,这么好的老师,赐给我智慧、谋略,也预备了拍电影挣的那么多钱,才创办了后来的“雅音”。因我父亲给我很好的身教,就是一生不抽烟、不喝酒、不打牌,所以我们家人很单纯,我也在那时候立下团规:雅音的庆功宴不喝酒。万一你喝了酒,他们对你不礼貌怎么办?就不让他们有机会犯罪。我觉得很多事情你要先有规划,所以立了团规。家有家规、团有团规,我们的圣经里也有诫命,我觉得雅音的策略来自神,还有爱。你当一个领导人一定要有爱,我创办雅音的时候,就当自己是一个仆人一样,当我第一个到的时候,我就把桌子、椅子、茶水准备好。在京剧界他们尊称我老板,在台湾尊称小姐,但是我就说,你们就叫我的名字,我跟你们一样,都是有一个相同的目的,为京剧改革。我觉得神给我顺服、谦卑,才能跟大家合作得愉快,凡事想到别人,我们大家相处的非常好,因为有爱
除了感谢老师的栽培、感谢父亲带领,我还要感谢我的母亲,我母亲对我的照顾真是无微不至的。因为我做演员,嗓音非常重要,身材也需要控制,母亲就花尽心思为我做燕窝,做既有营养又不会长肉的食物。父亲为我剪报、弟弟妹妹为去我贴海报宣传。我们一家人关系非常好,母亲八十二岁心肌梗塞离开我,我非常难过,接受不了这个打击,一年多时间都活在泪水里,因为我没有结婚,所以跟父母亲的关系非常紧密,这一生都是父母在无微不至的照顾我。母亲一走,我又非常担心父亲再走,我就没有依靠,没有支柱了,所以我每天都很难过,以泪洗面,活在恐惧里面。就在那一年,我认识了上帝,在我受洗的那个晚上,我感受到温暖的爱和保护,一年多没有睡好觉,那天晚上睡得特别安稳,神的手从那时候就没有离开我
我心里不解的就是我母亲,她怎么可以舍得离开我?我这么孝顺她。神就让我翻到《启示录》第七章16到17节:“他们不再饥,他们不再渴,日头和炎热也不再伤害他们,因为宝座上的羔羊必牧养他们,领他们到生命水泉源。神必擦去他们的眼泪。”我就明白了,原来我的母亲是被上帝接走了,而且卸下了劳苦重担。她舍不得我,神也把她的眼泪擦干,同时,神也把我的眼泪擦干。
我认识主今年是第十年,父亲今年也一百岁了。父亲这一生这样培植我,从我七岁半进戏剧学校报名表,到我第一次登台的报纸剪贴,一直到我退休的那一天,父亲都认真地做了剪报保存着。我现在在台湾出了三本书,全靠父亲的些收集记录。以前那些演出是录影带,我父亲八十多岁还学习了剪接,把他们变成DVD。我退休以后台式文化为我出了书,也为我发行了DVD,其实就是因为父亲的爱。上帝差派了这么好的父亲来爱我,真的不舍得他老去,他一直到现在,睡觉的床上都放着两根拐杖,因为我和我小妹没有结婚,他觉得他还要保护我们。上帝让我认识了他,更让我知道,属世的父亲都这样爱我,何况天上的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