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不断电

2016年11月11日 亲情不断电

单身特辑:爱情需要仪式吗?

 

亲情不断电161111——青草地整理

收听     

我们都经历过单身的日子,我们也都知道单身的时候对爱情的渴望与向往,但是我发现我们这些成亲几十年的人,依然对爱情充满了渴望!如果在婚姻当中,仍然能够保存专属于你自己的独特的美丽,可能你们的婚姻里面的爱情,会越来越久、越来越甜的。

爱情需要仪式感吗?

这是不是现在95后要问的问题呢?仪式感是什么呢?比如你结婚要需要办婚礼,那就需要一个仪式来表达。浪漫是什么时候都可以表达的情怀,仪式感却是很仪式的。比如交换戒指、订婚等。如果爱情只是在结婚那天有这样的仪式是不够的。

如果爱情被上升到各种各样的仪式来表达的话,是非常累的。外表可以通过医生的手,越来越好看,房子车子通过自己的努力,也会得到,包括才华等等,那么,现在的爱情,还需要什么呢?

爱情,是在里面的,越久越香甜,而不是外在的一切东西来表达的清楚的。这在每个人的心里,都是完全不一样的存在。

所以说,爱情和仪式感是没有办法划等号的!

爱情里可以没有仪式感,也不要仪式感的。

可以思考,我们的婚姻是建立在爱情上的吗?我们的婚姻里,还有爱情存在吗?

爱情就像酿酒一样,不能求快!是不是有了爱情才有了婚姻,或者说是有了婚姻,那就是爱情的坟墓,如果没有婚姻,爱情就死无葬身之地啦!

所以说,爱情,需要双方一同成长!

小说连播:小屋

听着罗顿警长和威考斯基探员的对话,麦肯觉得连最后的希望也渐渐地消失了。他瘫坐在地上,把脸深深地埋在两手之间。可曾有人像这个时候的他,如此的疲惫。自从自己的宝贝女儿密斯失踪之后,他第一次允许自己想到发生恐怖事件的可能性。而一旦开始,他就无法自拔了。善和恶的想象,全都混杂成无声而且骇人的场面,即使想挣开这些想象,也无能为力。有些是快速闪过的恐怖画面,虐待和疼痛,黑暗深处有着倒钩一样的手指和锐利指甲一样的禽兽和魔鬼,密斯尖叫着找爸爸,却没有人回应,而掺杂在这恐怖画面中的,是其他记忆的闪现画面。拿着他们称作小密斯嘻嘻杯,还在蹒跚学步的小孩,吃了太多巧克力蛋糕而兴奋不已的两岁小孩,还有不久前才在爸爸怀里安然入睡的画面,种种盘踞不去的影像……

麦肯要在她的葬礼上说什么?他又怎么向妻子小娜交待呢?这种事情怎么会发生呢?天哪!这种事情怎么能够发生呢?

几个钟头之后,麦肯和两个孩子开车到约瑟夫镇的旅馆。旅馆已经成为扩大搜索的据点,旅馆老板好心提供他们免费住宿。当他搬几样东西进房间的时候,疲惫开始将他击垮。他满怀感激地接受罗顿警长的提议,让他带孩子到当地的餐馆吃点东西。此时,麦肯坐在床边,无助地任由渐增的绝望、冷酷无情地横扫猛击。他缓慢的前后摇晃着身体,撕裂灵魂的低声隐泣和哀嚎,从他的内心底处攀爬出来。而小娜就是在这种情况之下找到他的,两个心碎的爱人相拥而泣。麦肯倾吐自己的哀伤,而小娜则努力使他不至于崩溃。

当天晚上,麦肯的睡眠断断续续,各种画面像无情的海浪拍打岩石一样,持续猛力地重击着他。最后,就在太阳开始暗示即将升起之前,他放弃了。他几乎没有注意到天快亮了,一天当中,他耗尽了一整年的情绪,如今他感觉麻木,忽然间在毫无意义的世界里面漂流,感觉好像世界将永远是一片灰暗。

在妻子小娜严正的提议之下,他们都同意,她最好带着凯特和贾许先回家。麦肯会留下来尽可能提供协助,万一有需要,也就近能够到场,他根本就不能在这个时候离开,因为密斯可能还在某个地方,需要他。

消息很快就传开了,朋友们纷纷抵达,帮他整理营地,把一切行李运回波特兰。他的老板来电,尽其所能地提供支援,并且鼓励麦肯,需要在那里待多久就待多久。他们认识的每一个人,都在为这个家,为密斯祷告。

上午,记者们和随行的摄影记者开始出现了,麦肯不想面对他们或者摄影机,但是经过一番指导之后,他也花点时间,在停车场上回答他们的问题。因为他知道,这样的曝光对寻找密斯会有帮助的。他对罗顿警长跨越权限的事保持沉默,而罗顿警长也把他包括在情报圈子之内,以做为回报。愿意做任何事的杰西和莎拉,却时常空出时间,招呼前来帮忙的亲戚朋友们。他们减轻了麦肯和小娜与大众沟通的重担,而且似乎随时在情绪的骚动中,纯熟的为两个人注入一些平静的思绪。埃米尔的父母,从丹弗一路开车到了这里,协助薇琪和孩子们安全回家。埃米尔带着主管的祝福,决定留下来,助国家管理局一臂之力,协助麦肯获得该局的最新消息。迅速和莎拉和薇琪建立良好关系的小娜,也已经把注意力转移到去帮助和照顾小杰,然后让自己的孩子准备上路,回到波特兰。

当她崩溃痛哭的时候,薇琪和莎拉总是在一边陪着她哭和祈祷。当事态逐渐明朗,不再需要他们的协助时,麦迪森夫妇整理完自己的营地,在向北行之前,先过来含泪道别。杰西紧紧地拥抱着麦肯,轻声诉说彼此会再相见,他也会为他们所有的人祷告。泪眼汪汪的莎拉,只是在麦肯的额头上亲吻,然后紧抓着小娜,小娜也忍不住再次哭泣。莎拉唱起歌来,麦肯听不太清楚歌词,但歌声却抚慰了小娜,让她能冷静地让莎拉离去。当他们俩终于离去的时候,麦肯甚至没有办法忍受看着他们的背影。杜塞特一家准备离开的时候,麦肯花了一些时间,感谢安博和艾米伸出援手安慰自己的孩子,特别是他分身乏术的时候。贾许哭着道别,他再也不勇敢了,至少今天不行。另一方面,凯特倒变得很坚强,忙着确定大家都有其他人的地址和电子邮件信箱。薇琪的世界,因为这个事件而动摇,都快被自己的哀伤击倒了。大家几乎得用力拉,才能把她从小娜的身上分开。小娜紧紧地抱着她,轻轻地摸着她的发丝,又在她的耳边轻声祷告,直到她情绪逐渐稳定,能走到等待的车子旁边为止。

到了中午,各家都出发上路了,玛丽安带小娜和两个孩子回家。家人都等着照顾和安慰他们,而麦肯和埃米尔则加入了罗顿警官。他们三个人一起坐上了警长的巡逻车,前往约瑟夫镇,在镇上随便买了一点三明治,但是却一口都没吃,又往警察局开。警长自己也是两个小孩子的父亲,最大的才五岁,所以非常容易就看得出这桩案件特别让他精神紧绷。他尽可能地对两位新朋友示出善意和尊重,尤其是对麦肯,最难的部分来了,那就是——等待。

麦肯现在的感觉,就好像是在特大台风的风眼中缓缓移动,周围则是纷至沓来的各种行动、程的暴风圈。经过筛选的报道,从各地涌来,连埃米尔也在忙着和认识的人以及专家联络。联邦调查局的随行探员从三个城市的分局出发,于三点左右抵达。他们从一开始就非常清楚这个案件的负责人是威考斯基探员,她是一个瘦小苗条的女子,充满了热情和动力。麦肯马上对她产生了好感,而她也公开地回报麦肯的善意。从那一刻开始,就没有人质疑他的在场,即使最机密的对话或情报也当着他讲,毫不例外。

在旅馆设立指挥中心之后,联邦调查局的随行人员请麦肯进里边进行正式面谈。他们坚持在这种情况下例行公事。威考斯基探员从办公桌后面站了起来,伸出一只手来,麦肯伸手去和她握手的时候,他用双手紧紧地握住她的手,露出了惨淡的微笑。

“麦肯先生,很抱歉到目前为止,我都没有办法给你太多的时间,我们正在忙着和所有执法人员和其他相关的单位设置联络沟通的管道,努力要让你的女儿密斯安全回来。非常遗憾,我们必须在这种情况下会面。”

麦肯相信她的说法,对她说:“警官,你放心,你刚才所说的一切我非常谅解,我一定会配合你们的工作的,放心好了。”

“谢谢你,麦肯先生。”威考斯基抬起头,看着他的眼睛,“麦肯先生,您能回答几个问题吗?”她问。

“我尽力而为。”麦肯回答说。为自己能够派上用场,他感恩。

“好,那我不会要你再详述一遍了,你告诉其他人的事,我都会拿到完整的报告,但是有几件重要的事,我要和你确认一下。”

“任何我能帮得上忙的事都可以。”麦肯说,“我觉得我自己现在很没有用。”

“不要这么说,我了解你的感受,但是你在场非常重要,而且请你相信我,这里每一个人都很关心你的密斯,警方会尽一切的力量,安排你的女儿平安地回来。”

“谢谢你,谢谢,谢谢。”这是麦肯唯一能说的。他低着头,盯着地板,种种的情绪,似乎呼之欲出。在这种境况之下,即使是任何人所表达出来的任何一点点善意,似乎都能够使他决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