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不断电

2016年11月14日 亲情不断电

理家理心(9):清理心里的囤积

 

亲情不断电161114——王豆豆整理

收听     

欢迎来到贤妻良母俱乐部,今天的理家理心要真正进入第二部分理心的过程了,开始处理内在囤积。

穿越身体的墙,走进我们的内在生命,里头也存在不少囤积。随着年纪的增长,经历的增加,每个人的心里应该也囤积了不少的事物。比如,某些浪漫的回忆该移到“储藏室”了却还横在眼前霸气的占据明显的位置,让现在的自己没有活动的空间;比如,一直想做却没有决心开始做的事情,认为该做却迟迟耽搁着的事情,或者是现在正在做的明明不对的事情所拥有的不正确的想法。我们真的是习惯性的往心里面塞东西,生活在一个不重自省的时代,对内心世界的陌生让人对内在空间产生恐惧,有什么就往里面丢,总觉得多比少好,忙比闲好,有比没有好。我们往往很少有意识去内心的空间看看,偶尔想进去看看却找不到可以走动的空间,硬挤还粘出一身蜘蛛网来。

事实上,拥有的太多了,我们的心并没有得到多的自由,反而被限制住了呢。仔细想一想,到底是什么在我们的内在空间里囤积的最多?

每个人都会有一些错误的想法和观念堆积在自己的内心。一个人最难的是改变思维,人所有的行为都是从思想开始的。只有弄清楚什么是正确的,才能丢掉错误的。事实上,正确的观念就在神的话语里,在我们的圣经里。

人人都是平等的,只是分工有所不同而已。神在创世之初,亚当和夏娃的工作就是管理伊甸园。所以,从小接受的“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这种观念是不对的。

我们往往还会在内在囤积抱怨,而往往却不自觉。神会通过圣灵来提醒我们,有些话如果对对方没有任何益处就不要说。生活中一定有许多我们以为自己已经放下,以为自己能够看淡,以为自己不怎么在意的事情,是囤积在你的内心。当你意识到的时候,没关系,清理掉就好了,随时发现,随时丢掉它。

今天的理家理心就到这里,期待着明天和您一起学习理家理心,一起成长进步,一起体验女人的美丽心灵美丽家。

小说连播:小屋

维考斯基接着对麦肯说:“好吧,麦肯先生,我和你的朋友多顿警官谈过,他已经告诉我你和他讲过的每件事,你不需要为他掩护什么,因为他没有什么问题。”麦肯露出笑脸点点头。所以,他继续说:“你有没有注意到过去几天家人身边有可疑的人物?”麦肯一惊往后靠向椅背:“你是说他在跟踪我们?”“不,他随意挑选受害者,这些受害者和你的女儿年龄相近,头发颜色相似,我们认为,他一两天前就找到了她们,他似乎是就近观察,然后下手。你有没有在湖边发现不该出现的人或者浴室附近发现可疑的人?”

想到自己的孩子被盯上,麦肯惊讶地往后退,努力回想,脑中却一片空白:“对不起,我想不起来。”“你在路上有没有停下来,或者观光时发现可疑人物?”“我们路上在蒙诺马瀑布停下,这三天我们走遍了这一带,可是我想不起来有什么可疑的人,谁会想到有可疑的人?”“你慢慢想,可能以后会想起来,无论事情多小或者不相关,都请你告诉我们。”维考斯基看着桌上另一份报告:“你有没有发现绿色军用卡车,你们在这里有没有注意类似的东西?”麦肯拼命回想真的不记得。维考斯基探员继续问了15分钟,没有打开麦肯的记忆,没有有用的线索,他关上笔记本:“我重申对密斯的事情非常遗憾,如果案件有进展,我第一时间会告诉你。”

下午5点,第一个有用的消息来了,从英娜哈路障那里传来,维考斯基果然守信用,告诉麦肯细节。有两对情侣发现了吻合搜索特征的绿色军用卡车,他们在国家保育区4260国道与250国道交界处见过这辆卡车,他们留意那辆卡车有露营用具和瓦斯罐,那个司机似乎在车里找东西,帽檐压低,在大热天穿很多衣服,似乎很怕他们,他们以为是军中奇怪的人,置之一笑。

指挥组紧张气氛上升,一切都符合女娃杀手的特征,凶手知道自己的目的是走到人烟罕见的地方,只是没有想到会有其他人也在这么偏远的地方。办案小组立刻讨论是现在还是傍晚行动,每个发言人似乎都受现在情况的限制,大多数人都看不过去,对孩童加诸伤害是不可饶恕的,就算是监狱犯人也会为伤害孩童发怒。

麦肯不耐烦地听着争吵,如果他自己可以行动的话,他几乎要绑架警长了,此时刻不容缓,等各部门的人都同意行动,马上出发,虽然那些道路不多,设置路障后。有一点很重要,老练的步行者可能从东进入爱德华荒野或者北进入华盛顿州,当他们联络好附近的官员时,麦肯迅速告诉小娜最近的情况,然后和多顿警长一起离开。现在麦肯只剩下一种祷告:亲爱的上帝,请你一定要照顾我的密斯,我现在无能为力了。眼泪顺着他的脸颊滴下,滴落在衬衫上。

联邦警卫队的警车、警犬等,一起开入英娜哈公路,最后进入保林区,他们没有进入山路,而是沿公路北上,最后走大坝路。麦肯庆幸和熟悉的人一起进入,有时大坝路在四面八方出现,命名的人似乎是累了、醉了,把每条路都命名大坝路,好快点回家,不用找路。这些路狭窄,边缘陡峭,在漆黑的夜晚更加险恶,他们终于经过最后一次看见绿色卡车的地方,再走差不多一公里进入250号国道。

他们按照计划兵分两路,往森林和东南方向,再度一分为二,维考斯基走4260道,多顿警长走250道,走了一会儿,多顿和警犬车继续往终点走,其他人往4240国道穿越公园,朝唐古拉斯溪流走。至此探索更加缓慢了,探员在强烈探照灯下徒步寻找最新的活动迹象,任何能够代表他们搜索的迹象。差不多两个钟头后,在前往250国道的方向,多顿警官收到维考斯基的无线电,维考斯基探员的探索结束了。

有一条被荒草淹没的道路直接往北两公里,他们几乎视而不见完全错过,但是一名探员在离干道不足50公里处发现一个轮圈盖,发现上面有很多绿色油漆,那个轮圈盖可能是卡车陷在附近多个深坑的时候掉下来的,多顿警长这一组立刻调头,麦肯不想让自己再次燃起希望,他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他,密斯不可能还活着了。这一次无线电告诉他们,已经找到卡车。直升机和探照灯绝对看不到,因为它藏在一个用树枝和树叶盖起来的棚子里。

麦肯和第一组用三个钟头汇合,搜查工作告一段落,警犬找到一条小径可以到达一个隐秘的小山谷,众人发现一个小屋,前方半英里有小溪水。湖水前方有溪流,一百多年前可能是拓荒者的家,有两个房间,可能是一户人家,从那个时候起,可能是猎人偶然会使用的小屋。天渐渐亮了,为了保护作案现场,他们在附近搭了基地营,警犬往不同方向搜寻,偶尔的警犬叫声发现一些东西,但线索再度消失。他们继续返回,再度编组,策划白天的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