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不断电

2016年11月16日 亲情不断电

理家理心(11)别让梦想挡住心路

 

亲情不断电161116——路过整理

收听     

亲情家人好!我们来继续理家理心。

上次谈到心的安息从哪里来?就是从主耶稣而来,我们要承认自己真的是有限的,不要强把世界扛在自己的肩上,我们要认识自己是一个女人,自己的肩膀能够承担的是非常有限的。

理家理心的作者说,要清理掉内心那些不适时的囤积,还有那些不能穿下的梦想,这些梦想是什么呢?对于作者来说,就是没日没夜地写作、重拾画笔、学做木工、学种菜、亲手为孩子缝一件洋装、每天把地板擦得亮晶晶……她说,很多这样的梦想,应该把它收在内心的卧室里,不要把它放在内心的工作房里,偶尔拥抱一下,不应该把它绑在脚上。再也不要让那些美丽的梦占满了通道,让今天的我走不出去;也再不要让未来的思绪挡在门口,让今天的我走不进来。

最难清理的是我们的记忆,无论是你以前的丰功伟绩,还是夫妻之前的吵架,都需要好好的清理清理。如果是不好的情绪,赶紧把它丢出去,值得记忆的也需要放进储存箱里。清理掉过时的记忆,才会让今天的你有责任,才能让你重新认识自己。

其实我们人是不能随便评价别人的,静静地听是一种爱,太多的意见是一种囤积。扔掉那些过去过多的意见,腾出空间来享受别人的意见,也让自己的心享受空闲,让那些存留的看法和想法都找到自己合适的位置。

小说连播:小屋

有时候,人选择相信常被看做绝对不理性的事,这不代表这确实不理性,当然也不能算理性,或许有超理性,就是超越一般逻辑的理性,只有看见更宽阔的现实画面的理性,或许那就是信的空间。

有许多事麦肯都不能确定,但是在结冰车道上摔倒的那几日,他的决心和理智越来越坚信,对于纸条只有三种合理的解释:那可能是上帝写的,虽然很荒谬;可能是一个残酷的玩笑;或许杀害密斯的凶手在计划更邪恶的事。无论真相怎样,那纸条在他清醒的时候支配了他的每分每秒,也在夜里支配他的梦境。暗地里,他计划下个星期开车去小屋,起初他对这件事绝口不提,连小娜也不知道。如果透露出来,他不知道自己的行为会造成什么后果,他怕自己会被锁起来,钥匙也被丢掉,反正他自我合理地认为,这种对话只能导致更多痛苦,而且不会有任何解决的方法。

“我是为小娜好才不说的。”他这样告诉自己,除此之外,坦诚那张纸条的存在,就代表他有事瞒着她,他心中觉得隐瞒这件事没有错。有时,诚实也可能造成不可收拾的后果。由于确信自己即将进行的旅程是正确的,麦肯开始考虑让家人周末离开家里而不起疑,毕竟,凶手引诱他出城伤害家人的可能性还存在,然而他无计可施,小娜太了解他,无论他怎样出招。幸亏小娜自己提出解决方法,她原本就想拜访住在华盛顿州圣胡安群岛的姐姐家,姐夫是儿童心理学家,小娜认为,听听姐夫对女儿凯特日益反社会的行为或许很有帮助,特别是她和麦肯都对凯特无计可施。当她告诉麦肯时,麦肯一口答应:“你当然要去。”小娜向他丢出质疑

“我觉得这个想法很棒,我一定会想你们大家的,但是我一个人也能撑几天,反正我有很多事要做。”

小娜耸耸肩,或许是对要离开的路这么容易打开感到庆幸:“我只是觉得这样对凯特也许还不错,还可以离开几天。”小娜补充说明。麦肯点头表示同意,很快致电给姐姐后,这趟旅程就这样排好了。

屋里变得热闹,贾许和凯特都很开心,如此就可以放一个星期的春假了,他们喜欢探望表亲而不是因为他们别无选择。麦肯向威力借四轮机动车,需要比自己的车更好才有办法在保护区行驶,而且当地还可能在冬天,可想而知麦肯诡异的要求引起威力很多的问题,尽可能避重就轻回答,麦肯仍然表示当下无法回答,等到他来换车时自然会回答。

星期四下午接近傍晚,麦肯为小娜、凯特、贾许送行后,就开始慢慢的长途车程,他推论如果这真是上帝寄来的邀请,那么他要不要带很多东西。为了以防万一,他在冰箱里装的东西超过了几倍,还有睡袋、蜡烛、火柴,以及其他求生设备。或许他会成为白痴或者成为什么恶劣玩笑的笑柄,他大可毫无顾忌开车走人,敲门声让麦肯警醒。他看见威力站在门口,他们先前的对话足以令威力提前来访。

麦肯只是觉得好在小娜已经出门了。“威力,我在这里,我在厨房。”麦肯大声喊叫,威力从走廊角落探出头,看见麦肯弄乱的东西不禁头痛,双臂互抱:“好了,我照你要求开来车,加满了油,但是你要告诉我究竟怎么回事,我才把车钥匙交给你。”

麦肯知道对朋友说谎不管用,而且他真的很需要这辆吉普车:“我跟你说实话,我要回到那间小屋。”

“我也猜到七八成,我想知道的是你为什么要回去?特别是在这时候,我连这辆老吉普是否能带我们去也不确定。麦肯,为以防万一我在车后放了链子。”麦肯走到办公室,拿出纸条,走到厨房拿给威力。

“天啊,是哪个神经病写这种东西给你,还有,这个老爹是谁啊?”

“威力,你不是不知道,小娜最爱把上帝叫做老爹。”麦肯耸耸肩不晓得还能说什么,麦肯拿回纸条放在口袋里。

“等一下,你不会以为那真是上帝写的吧?”

麦肯转身迎向他,反正他已经快打包了:“威力,我不知道应该怎么看这件事,刚开始,我还以为是恶作剧,让我生气,恶心而反胃,这让人听起来是没影的事,但是我莫名其妙受到吸引,我要去,不然一辈子不得安宁。”

“麦肯,你有没有想过这是凶手别有居心引诱你回去?”

“就算是,我也不会失望,我还没和他算账呢!”他冷酷地说完后停了一下:“我认为凶手不会写上老爹,那必须和我们家很熟。”

威力满脸困惑。

“和我们那么熟的人不会寄这种纸条,我想只有上帝会。”

“或许吧,可是上帝不会寄纸条啊,至少我没有听说上帝寄纸条给谁。而且我想不出还有什么比那里更糟的地方。”

麦肯往背后的吧台一靠:“我不知道,我猜有一部分上帝还会眷顾我,即使过这么久,我还是很困惑,而且事情并没有好转,我感觉到我们快要失去凯特了,这简直令我心如刀绞。或许发生在密斯身上的事是上帝审判我对我父亲做的事。”他抬起头看着威力。他是除了小娜之外最关心麦肯的人:“我知道我必须回去。”

两人之间先是一阵沉默,然后威力再度开口:“麦肯,我们什么时候上路?”麦肯为朋友加入他的疯狂行列而受到感动:“谢了,不过我真的需要自己去做这件事。”

威力转身走出厨房,手里拿着一把手枪轻轻放在吧台上。“我算准自己说服不了你不要去,我相信你知道怎么用。”麦肯看着枪知道威力是好意。“威力,我不能用这个,我三十年没碰过抢了,如果我过去学到什么的话,那就是用暴力解决问题,一定会有更多的问题。”

“万一那是杀害密斯的凶手呢?万一他在那里等你呢?”

“我不知道,那我就赌一下吧。”

“但是你没有办法反击啊,谁说得准他心怀什么鬼胎,那你就拿着吧。”威力把枪传过来,麦肯低头看着枪,经过一阵思虑后,小心地放进口袋里:“好吧,好兄弟,我放在口袋里。”往外走向吉普车,发现行李比预期更重,“天啊,麦肯,如果你认为上帝在那儿,你何必带着这么多的东西?”“

我只是想让基本需求一应俱全,未雨绸缪吧,也可能是不雨绸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