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不断电

2016年11月19日 亲情不断电

理家理心(13)家里的“市中心”

 


亲情不断电161121——王豆豆整理

收听     

欢迎来到贤妻良母俱乐部,今天我们继续理家理心的功课。

如果听到“市中心”这三个字的时候,你会想到什么呢?通常情况下都有两种反应:一种会认为市中心是个拥挤的地方,人多车多,而且有时会比较脏;还有一种观点是,市中心特别方便,吃的玩的看的都在市中心,而且市中心很热闹,很多活动都通常在市中心举行。今天我们就跟着马睿欣老师一起来看看家里的市中心。

你家里的市中心在哪里呢?市中心就是家里最方便最公开的地方,可能是你进门时最方便随手扔东西的小台子,也可能是厨房里随手放信件、杂志、打折券的小桌子,或者是你书房里书桌的一角,也或者是化妆台前……不管是什么地方,反正你知道在哪里,即使是你家到处都乱,那个地方还是特别的乱。虽然这些地方乱,却真的是很方便呢。那我们要不要把家里的市中心清除掉,让家里整洁无比呢?马睿欣姊妹以前的目标就是彻底的消除家里的市中心,使家里永远像郊区一样恬静整洁。但是成功了一段时间之后,市中心就在生活的空隙里慢慢探头了。在小孩生病的时候,特别忙的时候,或者是情绪低落的那几天,市中心就像杂草一样遍地沸腾,当发现的时候,通常已经不可收拾。

当认识到家里的市中心存在的必要性之后,你会发现市中心是整个家里可以让你喘口气,松弛一下,让家人感觉很方便的一个地方。只要经过安排和规划,市中心也能成为一个整齐美丽的角落。一个家是不是真的理的好,并不是家中没有市中心,而是你的市中心是否安排规划的的合理又方便。《理家理心》里提到,几乎每个家都有一个桌子名为“等一下”,这“一下”的准确解释可能是5分钟,半小时或者是一两个月直到永恒。“等一下”这张桌子基本家家都有,也是我们首先应该学习整理的地方。今天的理家理心就到这里,期待着明天和您一起学习打破“等一下”,好好的规划设计我们家里的“市中心”,通过理家理心,一起成长进步,一起体验女人的美丽心灵美丽家。


小说连播:小屋

他在小径上走了还不到五十米,就感到有一阵暖风突然从他的身后涌盖过来,小鸟歌唱的声音打破了冰冷的寂静,他前方小路上的冰雪急速的消失了。仿佛是有人把路面吹干了似的。麦肯停下来,看着周围覆盖的白雪渐渐的消融了,有各种新生的植物的嫩芽所取代。这短短三十秒的一瞬间,把春天的变化展现在他眼前。他揉了揉眼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这是真的嘛?”他又揉了揉眼睛,在惊讶中力保镇静,他抬眼望向空中,他看见即使刚刚落下的小雪,也变成了微小的花朵,五颜六色轻飘飘懒、洋洋的落向地面。


他看见的当然是不可能的事,路边的积雪消失了,山林里夏季的野花开始为小径的两旁着上了颜色,而且一路延伸到视线所及的深林中,知更鸟和其他的雀鸟在树林间相互追逐着,松鼠和花类鼠不时的穿过前方的小径,有些还停下来直起身子望着他片刻才又在钻回了树林。他甚至认为自己已经看见一个年轻的印第安人从树林中出现,但是再看一眼那个人变消失了。仿佛这些还不够似的,空气中开始弥漫着花香,不止是山上野花若有似无的芳香,还有馥郁的玫瑰、兰花,以及其他在比较热带的气候中才有的异国花香……


麦肯不再想回家了,他忽然感到一阵惊骇,他摇摇晃晃的小心转身想抓住一些清醒的感觉。这时候他整个人目瞪口呆,一切似乎都截然不同了,先前那摇摇欲坠的小屋,已经由稳固美观的木屋所取代,矗立在他与湖的正中间。他只看得到屋顶的上方,那是由手工拨开整个树皮的圆木建造而成的,每一块都刻画着完美的结构。麦肯举目所及不再是阴暗险恶的丛生杂草、荆棘和多刺的灌木,而是好像风景明信片上完美的景致似的。炊烟懒懒的从烟囱袅袅升上傍晚的天空,那是屋里面有人的迹象,一条通往并围绕着前廊的走道已经建好了,四周还有白色的简装小篱笆。

一阵笑声从附近传来,可能来自屋内,但是麦肯不确定,或许这就像经历了一场彻底的精神崩溃,他在暗自想着是不是我的精神错乱了?他又喃喃的自语道:“不可能有这种事,这不是真的。”那是麦肯在最美的梦中才能想象的地方,这使得一切变得更可疑:景象如画,香气醉人。而他的脚仿佛有自主意识一样,又把他带到走道,并走上前廊,百花在四处绽放,花香和香草植物所混合的强烈气味唤起他早已忘怀的记忆。他以前听过,我们的鼻子是和过去连接的最佳管道,如果你想叫醒遗忘的历史,那么嗅觉就是最有利的工具。这个时候他自己深藏已久的儿时回忆,也忽然从他的心中略过,一站上门廊,他又止步不前了。


声音从屋里面清楚的传来,麦肯在抗拒着突然想跑开的冲动。仿佛他是个把球丢进邻居花园里面的孩子。“如果上帝在里面也不会有什么帮助吧?”他闭上眼睛,摇摇头,看看是否能够抹除这种幻觉,重新回到现实。但是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小屋却仍然在原地,他试探的伸手摸着木栏杆,确实很像是真实的。如今他面临着另一个两难的问题,当你来到上帝可能在的屋子,你来到他的门前的时候,你应该怎么办?你应该敲门吗?上帝应该知道麦肯也已经到了吧?或许他应该就直接走进去自我介绍,但是那似乎也同样有点荒谬,而他又该怎么样称呼上帝呢?他应该叫他天父或全能的神?还是上帝先生?他是不是最好俯身敬拜呢?……

但是麦肯实在不可能有这种心情。当他正试图建立一些内心的平衡的时候,心中刚刚平和的怒气竟又开始死灰复燃,他不太在意或关心该怎样称呼上帝。在愤恨的刺激下他走到门边,麦肯决定大声敲门看看会发生什么事,但正当他举起拳头准备敲门的时候,门却自己打开了。


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名个头高大笑容满面的黑人女性。他出于本能的往后一跳,但是动作太慢了。这位女士以一种和他身材不相称的速度迅速跨越了他们之间的距离,一下就把麦肯拥入了怀里,又把他双脚离地的抱起来,像抱小孩似的转着圈,同时还大声的喊着他的名字,“麦肯西•艾伦飞利浦!”那种热情仿佛见到久违又深爱的亲人一样,最后这位黑人女士终于把麦肯放回了地面。双手搭在他的肩上把他往后一推,然后仔仔细细的再端详着他:“看看你,麦肯!”她的声音简直是爆发出来的:“你来了,还长得这么大了,我真的希望能够亲眼见到你。你来这里找我们真是太棒了,噢!我真的很爱你啊!”边说又把他紧紧的搂住了。


麦肯目瞪口呆,没有几秒钟这个女人就几乎违反了他为了保护自己而建立的各种社交礼仪,虽然麦肯也搞不清楚她是谁,但是他看着她大声叫着他名字的样子却无形中让麦肯也同样高兴能够见到她,忽然间这个女人身上散发着的香味,让他招架不住了。撼动了他,那是一股茉莉花香的味道,那是妈妈香水瓶里的味道啊!他一直保存在自己的小锡盒里。他本来就处在情绪的悬崖上摇摇欲坠,如今这股扑鼻而来的香味和伴随而来的回忆更令他几乎站不稳。


他感觉眼中开始泛起暖暖的泪水,仿佛在敲着他的心门,而他对面的这个女人似乎也看见了。“没关系,亲爱的。你可以放声的哭出来,哭吧!我知道你受了伤,也知道你生气心情很乱。所以,没关系,你尽管哭吧,偶尔让泪水流一下对你的灵魂大有好处,那是具有疗效的水。”麦肯虽然止不住眼中的泪水,却也还没有准备好让泪水决堤,“不行,我不能对着这个女人哭。”他在想。他用尽力气不让自己落入情绪的黑洞中,可是就在同时这个女人就站在那张开双臂,仿佛就是他母亲的臂弯。

他感觉爱就在眼前,温暖、动人、温柔。“你还没准备好吗?”这个女人回应道:“没关系,我们就照着你的状况和时间来进行,好吧!你进来吧,外套可以给我吗?还有那把枪,你不会真的需要吧?我们可不想让任何人受伤,对吗?”麦肯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这个女人她是谁呢?而且她怎么知道?”他站立在原地,但是又机械似的慢慢的把外套脱下。这位高大的黑人女子接过了外套,然后麦肯把枪又递给了她。


正当他走进木屋的时候,一位个子娇小一看就知道是亚洲人的女性,从他的身后冒出来。“呐!让我来。”她的声音动人,显然她不是指着外套或者枪,而是别的东西。转眼之间这个亚洲女人已经站在麦肯的面前,麦肯僵住不动,仿佛有东西从脸颊上面轻轻的擦过。他没有动,只是低头一看,她正忙着用一个水晶瓶和小刷子把他脸上的东西轻轻的擦去,这把小刷子很像他看过的小娜和凯特化妆的用具,他还来不及问。这个女子便轻声微笑着的说:“麦肯西,我们都会收集对我们有价值的东西。对吗?”麦肯心头闪过小锡盒的影像:“我收集眼泪。”他往后退的时候,麦肯发现自己不由自主的眯起眼睛,看着她的方向,仿佛这样才能把她看的更加的清楚。但奇怪的时候,麦肯仍然不能把她看仔细。这个女人几乎像是在光中微微闪烁,虽然几乎没有起风,她的头发却四散飘扬。从眼角看她几乎比正眼看她还容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