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不断电

2016年11月22日 亲情不断电

理家理心(14)改变市中心

 

亲情不断电161122——书恋多加o-men*整理

收听     

欢迎来到我们的节目——理家、理心。今天要来学一学市中心该怎么来把它变一变。

在这本书中,马瑞新姊妹说:对付这市中心就是要为它设立一个控制中心,这控制中心内容要跟据你们家的需要有增减。她用的是三个大型的活页夹。真是有整理概念啊!里面有好几个基本内容,比如说:她会给每一个夹设立一个档案夹。整理第一关就是设立档案夹,真的是这样,不管你有什么来存档,首先得分类这很重要。还可以设立一个存档案的档案夹,把那些有用的信件、文件放在里面。也可以设立一个帐单的档案夹,还需要设立一个万用比记本。

马瑞新姊妹建议备一些便利贴,记下来回家贴在万用笔记本上,之后可以用手机拍下来,这样你就可以把本上的信息划掉了。有时信息临时需要,有时需保存的,有时家里购物需要写一张购物单、家里每天做菜的菜单、文具袋、信件的归放。有了这样的分类,家里的市中心就比较整齐了。

小说连播:小屋

接着麦肯又从这个亚洲女人的身后看见了第三个人从小屋里面出现,这次是一个男人,这个男人看样子是一个中东人,他的穿着像一个工人,工具和手套一应俱全。他靠着门框轻松站着,他的牛仔裤上沾满木屑,身上穿着一件格子衬衫,不算特别英俊潇洒,不是在人群中特别显眼的,但是从这个男人的眼神和微笑中却看得出他容光焕发。

麦肯发现自己很难把目光移开,他往后退一步说:“请问你们还有其他人吗?”

这三个人互相看着笑笑,麦肯也不禁露出笑容。

“没有了,麦肯。”黑人女子咯咯笑着说:“只有我们三个人,请相信我们。”

麦肯再次看了那个亚洲女子,照麦肯判断这名外表瘦小坚实的女子可能是中国北方或者朝鲜或者蒙古人,因为他必须很仔细看,才能看清她。从她的衣着假定她是管理员或者园丁。她用的不是那种厚重的男用皮手套,很普通的布面橡胶手套,麦肯在自己家中干活的时候也带这种手套。她穿着素面牛仔裤,牛仔裤膝盖因为跪着久了沾满尘土,色彩鲜艳的上衣,红黄蓝交错斑点的上衣,但是麦肯知道这一切都是他对这个女人的印象,而不是实际见到她的样貌,因为她在麦肯的视线里,时而看得模糊,时而又变得非常清晰。


那个男人上前一步,伸手碰触麦肯的肩膀,按照礼仪在他双颊上亲吻,麦肯知道自己对他非常有好感。这个男人往后退了一步,亚洲女子再次走到麦肯身边,她用双手托起麦肯的脸,尽量让自己的脸靠近麦肯的脸。正当麦肯想象她会亲吻自己的时候,她停下来凝望自己的眼睛,接着露出微笑,她身上的香气浸润麦肯的整个身体,同时麦肯觉得有一种说不出的力量把自己沉重的负担从肩头移走了。麦肯突然觉得自己比空气还轻,他的双脚不在地面上,她或许抱着他或许没有抱着他,或者这个女人根本没有碰到他。


几秒钟以后,麦肯往后退的时候,才发觉自己的双脚还是好好站在门外的阳台上,高大的黑人女子,看看她,她在每个人身上都有这种效应。而麦肯情不自禁自言自语:“我喜欢,我喜欢。”三个人发出更多笑声,麦肯也跟着笑起来,他也不太清楚原因也不太在意。当他们终于笑完后,那个高大的女人用手圈住麦肯,一把拉近说道:“我们知道你是谁,但我们或许应该向你自我介绍。我是管家兼厨师,你可以把我叫做艾露莎。”

“艾露莎?”麦肯不解问道

“好吧,你可以不用叫我艾露莎,那是我比较喜欢的名字,对我有特殊意义,那,”她把双臂互抱胸前,仿佛特别用力想着:“你可以跟着小娜叫我。”

“什么?你该不会是……”现在麦肯大吃一惊,比之前更加困惑:“这不会是寄纸条来的那位老爹吧?麦肯颤颤巍巍地回答。


“对啊。”她微笑说道,一边等麦肯说,仿佛麦肯也有话说,但是其实完全没有。

“而我呢?”那位男子看上去30多岁,比麦肯本人矮一点:“我想办法修复这里的东西,我很喜欢做手工活,我和她们一样也非常喜欢烹饪和园艺。”

“你看起来很像中东人,是阿拉伯人吗?”

“其实我是过继到那个大家庭的弟弟,我是希伯来犹大家的人。”

“那,”麦肯突然因为恍然大悟而站不稳:“那你是?耶稣吗?”

“你喜欢的话可以这样叫,毕竟,那已经变成我最普遍的名字。我的母亲叫我约书亚,但是大家都知道,我听见约书亚和耶西都会回应。”


麦肯目瞪口呆地站着哑口无言,此刻他所注视聆听的这一切都是如此不可思议,但是他就在这里啊!还是他真的就在这里吗?突然他一阵晕眩,正当他迫切想要听懂这种讯息的时候,各种情绪也纷纷向他袭来。

正当他要瘫软在地的时候,那个亚洲女子靠近了他,转移了他的注意力:“我是沙瑞依,”微笑着偏着头说:“我是管理花园的人,还兼职做其他的事情。”


麦肯这时候想努力弄清楚,脑子里思绪不断翻腾,他在问着自己,这些人当中有人是上帝吗?万一他们是幻影或者天使或者上帝晚一点才来,那就尴尬了。既然他们有三个,可能那是三位一体也说不定呢,但是他们有两女一男而且都不是白人,然后还有自己为什么自然而然假定上帝是白人呢?麦肯知道此时自己的心思漫无定向,于是他把焦点放在最想得到的答案的问题上:“那么,请问你们哪位才是上帝啊?”

“我就是。”三个人异口同声说到,麦肯依照顺序看着他们,即使他根本无法理解自己的所见所闻,却不知道为何就相信了他们。